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犬地带外一篇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愛情 象徵

    大清早,主人開心裏把我從狗屋裏牽出來,滿臉微笑的對我说“沒想到我們的小玉也有別的母狗喜歡哦,人家都找上來門了,快來。”我被牽到客廳裏,只見雪兒爬在她主人面前伺候著她主人的腳,看來她們真的是要來找我結婚了,雪兒看見我似乎非常激動,全身在抖,她的主人牽著她,她不敢動,只是看著我,風兒主人牽著我坐下來,對我说“舔腳。”我便乖乖地開始舔著主人的腳,主人穿了一雙黑色的絲襪,舔起來特別有味道,風兒和雪兒的主人沒有理我們了,主人说“小玉真的是很不乖,叫她去完成任務,居然跑到蕾兒那裏去了,真調皮。”原來那個主人叫蕾兒,不過這名字那麽怎麽有點怪蕾兒笑笑说“哪里,你們小玉那麽乖,跑來幫我們雪兒訓練考試,看她們那麽有感情,雪兒又那麽喜歡小玉,我覺得讓她們結婚。”風兒用腳伸到雪兒下巴下,用腳尖抵住雪兒的下巴,慢慢擡起來,雪兒也慢慢把頭擡起來,接著,風兒的腳伸到雪兒嘴邊,雪兒很懂事,開始舔風兒的腳底,風兒说“恩,這只母狗是不錯,不過才只是一隻低等母狗,怎麽可以配得上我家小玉”蕾兒说到“雪兒是剛來的母狗,條件很不錯,也很乖,以後一定會是很好的母狗,不信你看看。”说完一拉雪兒脖子上的鐵鏈,雪兒蹲起來,兩隻爪子放在胸前,伸出舌頭,蕾兒拿起一跟皮鞭,先指到雪兒的乳房“怎麽樣不小吧,比小玉的都大,以後撫養小狗是非常不錯的哦。”说完又指到狗陰“還沒上環,也就是初來的母狗,小陰非常美,水也多哦。”風兒看了看,點點頭说“果然是好狗,小玉,你喜歡雪兒嗎”我點點頭,風兒無話可说,問蕾兒“你的意思是把雪兒交給我了”蕾兒沒有正面回答風兒的話,说“組織的規定,兩隻母狗都同時深愛對方的話,在一方母狗的主人同意的情況下,可以去請求結婚,母狗的等級相差不能過2級,結婚後等級低或做母狗時間少的母狗必須與另一隻等級高的母狗在一起,也就是说,追隨另一隻母狗在另一個主人的管理下生活和調教。”風兒呵呵一笑,沒再说話,只把腳踩在我頭上,大概風兒不願意再養一隻母狗了,經濟條件也沒那麽好,蕾兒也看出風兒的難處,说“雪兒和小玉結婚以後,我可以支付雪兒日常生活的費用,像你那麽優秀的母狗兼母狗調教師,我想任何一隻低等的母狗誰不願意被你調教呢”風兒終於沒说的了,點點頭说“行吧,我答應你,你現在和我去楓大人那裏請示,她們兩隻母狗就實施母狗結婚前的第一件大事吧。”说完,兩個主人把我們牽到一間密室,這裏我從沒來過,雖然也是風兒家,可是非常隱秘,沒有窗戶,燈光很暗,裏面空無一物,只有牆上有兩個栓項圈鏈子的口,主人把我們栓在上面,然後说“這是結婚前的第一件重要的事,你們要在這裏度過三天,不過沒有吃的,我一會兒會給你們準備3天的水,你們在這裏是溝通感情的,想辦法不吃東西的過,當然,你們項圈上的鐵鏈也是鎖好的,你們爬不遠,只能在原地爬,你們可以聊天。”我看了一眼雪兒,她很開心,我也放心了,風兒接著说“還有一點,我要把你們的頭套也取下,讓你們在這三天內好好地看對方的樣子。這可是必須的過程,小玉,來,我現在給你取頭套。”我乖乖地爬到主人面前,主人開始給我取頭套,另一邊雪兒的頭套也開始取下,終於,我的頭套取下來了,啊,真不習慣,帶了那麽久的頭套,現在不帶了,總覺得有點怪怪的,兩個主人把我們頭套拿下以後,就出去了,外面的門被鎖上,只留下我與雪兒兩隻母狗爬在房間裏,我背對著她,沒敢去看,她也有點害羞,低著頭,過了一會,她輕聲说“小玉,你不敢看我嗎,怕我醜嗎”我说“哪有啊,人家只是,沒準備好。”雪兒嘻嘻一笑,说“來嘛,看看人家。”我轉過頭,她擡起頭,我終於看見了她的樣子,大大的眼睛,很水靈,是我見過最美的,不過我對這長相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她見了我以後也十分吃驚,我們各自往後爬了一步,我驚問“怎麽是你”她也很驚訝地問“沒想到是你,怎麽會怎麽樣”

    初一那年,我在学校裏学習很好,老師都很喜歡我,讓我做了班長,後來又進了学生會,在学生會裏我喜歡上了一個男生,他也很喜歡我,我們經常在一起学習,在一起玩,学校的人們都很羡慕我們,可是,在第一次文藝演出上,我因爲腳被扭傷,所以缺席了年級的一個女孩跳的舞蹈,那時候他是在後臺幫忙的,幫那些女孩準備跳舞的衣服等等,而我只有在場下做觀衆,那天晚上,我們約好了在学校後面的公園見,可我等了一晚上,沒有見他來,我很失望。第二天他告訴我,因爲表演結束後還有很多事要做,所以沒有來,就這樣,我和他的關係開始一天不如一天,朋友告訴我,他認識了其他女人,也是我們年級的,經常見他們走在一起,我不信,沒有理會這些話。一個冬天,那天下了一場不算大的雪,我孤獨的坐在教室裏,放学很久了,我不願意回家,再過幾天就是聖誕了,該送他什麽好呢正在憂鬱中,我聽見了隔壁的辦公室有桌椅的響聲,那麽晚了,怎麽還會有人我走過去,門沒有關好,當我推開門的那一刻,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居然和一個女的一絲不挂地在做愛,那女的叫王詩雨,是同年級的一個女的,也有人说她是我們学校最漂亮的校花,他們見了我以後,馬上停了下來,可他並沒有來安慰我,只是穿上了衣服,走到我旁邊,把我拉到了門外,说“對不起,我愛的不是你。”那句話如晴天霹靂,我也含著眼淚頭也不回地跑了。正當我快要把他忘掉的時候,事情又發生了,同樣是一個下午放学,我單獨留在教室裏做黑板報,正當我快做完的時候,教室裏沖進來三個女的,其中一個就是王詩雨,她們三人什麽話也不说,把教室的燈關上,門關上,窗簾也關上,沖到我旁邊一把把我按在地上,我聽見王詩雨對我说“你膽子還真大,敢和我搶喜歡的人。”说完把我脫光,用做黑板報的彩色筆在我身上畫畫,寫字,接著她用穿著高跟鞋的腳踩在我臉上说“以後我不想見你再靠近他,然後發現了,有你好看的。”她們把我的內衣,內褲和襪子都拿走了,我只有狼狽的回家。第二天來到学校的時候,發現這三樣東西分別挂在我們班的門窗上,都寫上了我的名字,大家都在笑我,她們也在旁邊哈哈大笑,我只有當著她們拿回自己的東西走了。這裏心裏的傷疤在我做了母狗以後也忘記了

    我爬在地上,看著她的眼睛,她也儘量回避我的眼光,“王詩雨,怎麽是你”她又低下頭,我接著说“今天終於讓我們再見面了啊。”“恩是啊。”她搖了搖頭,老天真是不開眼,爲什麽雪兒就是王詩雨我絕望了,“希望你原諒我,我們現在都是母狗了。”我沒理她,想著以後要和她結婚,生活  WWW.在一起,真是说不出的難過。她爬到我面前,舔了舔我的臉“小玉,以前的事,忘了吧,我們現在是母狗,怎麽還可以記著原來的事呢昨天你不是才找回信心嗎”“可我如何接受你呢”“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你,小玉,以前的事是我不對,我給你道歉。”说完她舔著我的腳,“少來了,我是母狗,沒有資格叫你給我舔腳。”我把腳伸回來。暗淡的光下我們開始了沈默,她爬在我後面。我心中的氣實在沒法消去,我沒有理她,爬下睡覺。~~好餓,好渴~~~~我從夢中醒來,她仍然爬在那裏,看著我,我見她委屈的樣子也有點同情啊,“你餓嗎我好餓啊,主人怎麽沒送水來。”她看了看我,说“送來了,是你姐姐送來的,我見你睡那麽香,沒叫醒你。來,我喂你喝。”她旁邊有個大桶,裏面裝滿了水,她爬到裏面喝了一口,又爬到我嘴邊,把水喂進我嘴裏,又來回喂了幾次,問“不渴了吧”這時我實在不忍心再不理她了,點點頭,她又说“餓了嗎”“恩”“看來沒吃的了,我們只能吃自己的大便,可今天吃了,明天,後天不知道還有沒有。”聽她這麽说,我才想起,對啊,原來還可以吃大便,我二話不说,開始努力拉大便,還好昨天吃得有點多,拉出的大便也不少,看著香噴噴的大便,我沒理她,開始大口大口地吃起來,也許是太餓了,大便幾下就吃完了,她笑著看著我,说“好吃吧”我说“你怎麽會來说母狗呢”她見我不再生氣,開心的爬到我旁邊,说“你的突然失蹤,学校裏有點傳聞,说你那麽漂亮會不會被拐賣了,他知道你失蹤,有點擔心,所以就經常去找你,我也擔心他,所以就經常去外面找他,有點晚上他沒回家,我很急,就去找他,我以爲他去他朋友那裏了,就去他朋友家找,他朋友家很多人,喝得亂七八糟,我發現他不在,準備走,卻發現他朋友牽了一個女的從房間裏爬出來,那女的像一隻母狗一樣,什麽也不穿,很聽話的任他使喚,我很驚訝,確覺得這樣很誘惑我,他朋友沒留意我在場,開始叫大家去調教那只母狗,我在一邊看了以後覺得自己受不了了,就自己上前去請求想這樣,他朋友一開始不答應,说無法向他交代,我也只好走了。我到他家,發現他拿著你的照片,在哭,也許他真正喜歡的是你,我在他後面站了很久,他才發現我來了,我说要和他分手,他也很爽快的答應了,一周後他朋友打電話問我是不是和他分手了,我说他,他朋友说他離開学校了,轉校去準備考試了,叫我去他朋友那裏,我去了以後就像那天一樣,他朋友問我想不想,我说想,他們就給我準備了一套刑具,開始調教我,後來我每天放学就去調教,調教了一個月以後,他們問我想不想做更好的母狗,我當然想,就把我送到這裏來了”她说得很仔細,也很離奇的感覺,我實在沒話说了,她又接著说“後來我愛上了你,我希望在這裏和你一起做到更好的母狗,所以希望你把以前的事都忘了,我們來了這裏做母狗,也不能回去了,就不要想以前的事了,好嗎”我終於答應了她,“雪兒,以後我是你的妻子,你也是我的妻子,我們可以一起生活,以前的事我早忘了,我只知道我是母狗。”我終於對她说了,我們以前的恩怨就這樣沒了,她開心地向我撲過來,我抱著她,纏綿在一起。

    三天過去了,我們靠著大便撐過了3天,主人把我們放出去,這時我才發現,客廳裏好多主人啊,都是來看我們結婚的,楓大人坐在上座,手裏拿著一跟長長的皮鞭,對我说“小玉,以後好好照顧雪兒,雪兒也要好好照顧小玉哦,過來,我送你們禮物。”楓大人拿出一個大箱子,说“裏面是我穿過的絲襪和靴子各一雙,穿了很久沒洗的,送給你們了,以後要多聞哦。”我們開心地拿了禮物,風兒牽著我说,“小玉,快爬回屋子裏,姐姐們等著給你化妝。”原來還要化妝啊,我和雪兒都要,雪兒被她主人牽了過去,我爬回屋子裏,姐姐們笑嘻嘻的等著我,犀利的把我身上脫得一樣不留,佳佳姐拿出一雙白色的手套,給我戴上手上,然後一雙白色的長筒絲襪給我穿上,接著一個白色的頭套,戴在我頭上,接著裝上尾巴,耳朵,都是白色的,又拿出一條極短的白色花邊裙,说“來啦,小母狗,結婚當然要穿成這樣,才像一隻小公主,穿上小裙後,姐姐們給我戴上口球,鐵鏈和項圈,”哇,妹妹好美啊。快出去吧,大家等著呢。“我慢慢地用高雅母狗姿勢爬到了客廳,見雪兒和我一樣的打扮,跪在楓大人面前,我也連忙跪過去,”好了,婚禮開始了,小玉和雪兒兩隻母狗今天正式結婚以後兩隻母狗都做妻子,無性別之分,在一起生活,調教,雪兒的調教師現在改爲風兒母狗,現在婚禮開始。“楓大人的話说完以後,所有主人都開始吃飯,沒有理我們,我和雪兒開始接吻,接著互相舔著狗陰。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