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呆老公的甜心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阿锋,快点」站在空地中央的一个男孩大喊着。

    陈余锋牵着弟弟刚走出转角而已。

    「好」他有力的朝同伴应了一声,接着低头道:「老样子、不能给我乱跑,只能待在熘滑梯附近玩而已。」

    「好。」五岁的陈余达捏起小拳头,很有义气似的朝口捶了捶。「阿达只在熘滑梯附近玩而已。」

    「不是教你别叫自己阿达了吗」陈余锋耐着子再说一次。

    因为家裡的长辈跟同伴们都叫他阿锋,所以弟弟一直觉得自己要叫阿达,他长大之后一定会后悔。

    「那不然阿达要叫什么」身高只有到哥哥大腿边高的陈余达抬起头来。

    刚升上国一的陈余锋已经快要有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了,加上青春期的发育,日后大有可能长到一百八、九十公分高的身材。

    「余达就好了,用不着叫到阿达。」

    「可是阿达喜欢叫阿达。」仰起头来的小男孩一脸认真的说着。

    「那你就真的阿达了。」陈余锋不甚在意的说着。

    「阿锋」在空地裡的男孩又喊了一声。

    「来了」他回过头对着弟弟,「好了,自己到熘滑梯那边去玩,别给我乱跑,知道吗」

    圆圆的小拳头又抬起来捶了捶口,「嗯嗯,一会儿见。」说完,陈余达便迈开小腿,往旁边的游乐器材跑过去。

    矮小的五岁小娃儿背后还揹了个小包包,一边跑、包包也跟着一边晃来晃去。

    陈余锋摇了摇头,不知道他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节目老是要学猩猩捶口。

    拿着球手套的陈余锋跑向另一边的空地,爱打球的他常常在放学之后和同学约在附近的空地上打球,因为空地对面有一个小公园,有熘滑梯、盪鞦韆、翘翘板、摇摇椅种类还算满多的游乐器材,所以他也都会顺便带弟弟出来玩。

    平常在空地上面打球的陈余锋偶尔会朝对面的熘滑梯看过去,看一下弟弟是不是有乖乖的在熘滑梯附近

    「阿达来了。」

    「阿达」年纪小小的陈余达人缘可好了,才刚刚到公园而已,小朋友就都围了上来。

    「我给你看我妈妈昨天买给我的新玩具。」年纪相彷的小男孩手上抓着一隻新型的机器人。

    「我也有带我的玩具喔。」刚滑下熘滑梯的小女孩怀裡抱着一隻金头髮的芭比娃娃。

    「阿达,你要不要跟我们玩办家家酒今天要开拉麵店喔。」蹲在沙堆上的几个小女孩也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我等一下再当客人。」陈余达朝拿机器人的小男孩走过去。「我也有带我哥哥买给我的机器人,那个卖玩具的阿姨说这个是最新型的。」

    摇摇晃晃的小背包裡面不但有机器人,还有满满的零嘴,当然都是他小少爷喜欢吃的。

    「那你跟我的机器人交换玩一下下,好不好」

    「好啊。」两隻小手在包包裡头翻啊翻,他从一堆零嘴裡面捞出机器人,「你看。」

    「哇」看到阿达的机器人,小男孩忍不住羡慕的叫了出来,他的机器人就跟电视上的一模一样,不但有发器、还有喷引擎

    陈余达把机器人塞到同伴手裡,「你先玩,我好渴喔,喝一下饮料。」刚刚他跟哥哥是边走边跑过来的。

    原本陈余锋都是骑着脚踏车载弟弟出来打球,但是因为脚踏车轮胎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刺到大支铁钉,破洞的轮胎一下子气就消光了,他们只好先把车子牵到脚踏车店裡去修理。

    「这瓶给你。」

    「谢谢。」

    「我也想要喝。」

    「林伟还没有来吗」小头颅快埋进小背包裡了。

    「他妈妈刚刚有来这裡找他,然后就一起走去买东西了,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要再来找我们」

    陈余达拿出小背包裡头的东西,「我有叫我们家阿福要帮我装很多可以吃的东西进来。」玩具他就自己装了。

    陈余达和玩伴们在熘滑梯底下坐了下来,虽然下午四点多的夏日阳光已经没有很炙热了,但是照起来还是会让人发汗的,尤其这裡又是南部。

    「阿达,你哥哥好好喔,常常买玩具给你,偶哥哥都会跟偶抢玩具。」右边的小男孩带着点台湾国语的腔调说着。

    「对啊,你的玩具都是很贵、很贵的,我爸爸都说太贵了,不行买给我。」对面的小男孩一边吸着饮料一边说着。

    「我们来吃王子麵好不好」右边的小女孩也拿出自己的小背包,「我姐姐说她上学的时候都会去福利社买这个来吃。」

    陈余达陌生的看着那包装的零食,他家的零食最多、最丰富了,竟然有他没有看过的

    「我知道这个麵麵,很好吃喔。」一旁的小朋友拍着手说。

    几个小男生、小女生全部围成一个小圈圈坐着,今天的野餐时间好像来得比较早,平常他们都是玩累了才会坐到熘滑梯下面来,可能是今天特别热吧,就连一向爱活蹦乱跳的小男孩也都一个个跟着坐着。

    「阿达,这个是什么好好吃,好甜」小嘴巴裡面塞了一颗大糖果的小男孩指着自己的嘴巴问着。

    「不知道,阿福放的。」额头不断冒汗的陈余达一下子就喝掉一瓶小果汁,他再拿一瓶起来喝。

    小小的公园中央有许多游乐器材,可是没有人在玩,因为小朋友全躲到熘滑梯底下休息,除了小朋友细细软软的讲话声之外,还有连续不断的蝉叫声,而小公园对面的空地也常常传出哥哥们打球的吆喝声。

    五岁的李静宣站在大树底下靠着树干,一会儿站痠了就蹲下来、蹲痠了就再站起来,因为大树前面有隻石头刻的大象,所以一直没有小朋友发现到她。

    而站在树荫底下的她也原本就好像是想要躲在大象后面一样,但是她有时候又会像现在这样,微微偏过头去,看看那些小朋友在做什么

    「小宣、小宣」穿西装的瘦高男子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跨进小公园门口的矮小铁杆。

    纳闷着小朋友怎么都不见了原来是都躲到熘滑梯底下。

    「小宣」他还是没有在一群小朋友堆裡面看见自己的女儿,也没有看见有小孩子在玩游乐器材,李陆诚不由得抓了抓后脑勺。

    「叔叔,你在找人吗」穿着花裙子的小女孩问着。

    「是啊,我在找我们家小宣。」李陆诚朝孩子们露出开朗的笑容,「你们有没有看见我们家小宣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的上衣」

    「爸爸。」

    「喔」李陆诚让细细的声音给叫回头,「妳跑到哪裡去了」

    只见细细的小手指指了指后头,李陆诚蹲下来了女儿的小头颅,就是因为看见这个小公园裡头有许多小朋友在玩耍,所以才将她暂时留在这裡一会儿,没想到她还是一个人躲了起来。

    「那边很凉,没有太阳公公,对吧」李静宣点了点头。

    「肚子饿了吗」他看见每一个小朋友手上都拿了零嘴。

    小小的李静宣摇了摇头,「爸爸,要回家了吗」

    「喔,说到这个」他才想到,「我们以后要在这裡住下来囉,刚刚爸爸已经找到房子了。」

    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我们住的房子离这个小公园很近喔,小宣以后可以常常来这裡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爸爸看这裡有很多小朋友来,小宣一定很快就会交到很多好朋友」

    李陆诚牵着女儿慢慢走出公园,因为要走路去看一连好几间正在出租的房子,加上现在南台湾的天气又正闷热,他乾脆让女儿留在公园裡头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

    「小宣喜欢这裡吗」她还是点了点头,「喜欢,妈妈可以跟我们一起住了吗」

    「嗯,这个要先问医生伯伯才行喔,医生伯伯如果有说可以的话,妈妈就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家,不然的话就还要住在医院裡面才行喔。」

    「喔」一张小脸难免有点失望。

    「不过,妈妈最近身体不错的样子喔,医生伯伯应该会让妈妈出院才是。」

    「真的吗」李静宣仰起头来看爸爸。

    李陆诚硬是扯出嘴角笑了笑。「阿达,你认识那个女生喔」手上抓着一隻机器人的小男孩问着。

    陈余达摇一摇伸长脖子的小头颅,拍了拍抵在水泥地面上的两隻小手、两隻膝盖跟着离开地面、往后坐好。

    「那你在看什么」

    「我以为她在跟我们玩躲猫猫。」拿起刚刚喝到一半的果汁,陈余达嘴裡含着吸管说着。

    「躲猫猫」

    「哪裡有人在玩躲猫猫偶们一直坐在这裡勒」都说台湾国语的小男孩说道。

    「刚刚躲猫猫躲在哪裡」

    「对厚,奇怪怎么躲哪么久还不出来」陈余达用力吸了几口,把剩下不多的果汁全部喝光光。「我们来玩躲猫猫吧」他颇有气势的站了起来

    幼稚园的下课钟声一响,教室就变得闹哄哄,其实在上课时间也不会太安静到哪裡去。

    「阿达」穿衬衫的小男孩一下课就赶紧走到隔壁班的教室门口。「你快来啦」小手来啊来的挥着。

    正在跟同学交换卡片的陈余达抬起头来,看到他手上的小盒子他才想到,「喔,一下下就好了。」他赶紧把桌上的卡片收一收。

    「牠好像快要死翘翘了,怎么办」

    「不会啦,牠才不会这么快就死翘翘。」拿起同伴手上的小盒子,陈余达拉着快要哭出来的小男孩往外面走。「一定是你很小气,都没有喂牠吃东西。」

    「我有喂啊,我来上学的时候都叫我妈妈要喂牠,我妈妈说她每天都有拿水果给牠吃」

    「那就不会死啊,」陈余达又捏起小拳头,往口捶了捶。「大不了死了我再抓一隻给你,我很会抓甲虫喔,而且不是很大隻的我不抓。」

    「真的吗」衬衫的小男孩跟他肩并肩的走着,「可是我还是最喜欢这一隻虫虫了,我已经养很久很久了,我每天都要跟牠一起玩。」在经过隔壁、隔壁班的时候,陈余达突然停了下来。

    「我生日的时候我妈妈送给我,我妈妈说牠的生日跟我一样」

    「小宣。」陈余达突然叫了一声。坐在小椅子上的李静宣转过头来,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叫她

    李陆诚才刚带女儿进来幼稚园而已。「妳跟我读同一间幼稚园喔」陈余达一脸开心的走进隔壁、隔壁班,一点都不介意这裡不是自己的教室。

    李静宣把头转回来,没有说话,今天她穿了一件水蓝色的新洋装,爸爸还帮她在头上绑了同样是水蓝色的髮带。

    「我昨天有看见妳喔,妳有看见我吗」陈余达站在她前面笑眯眯的说着,妈妈说他笑起来最好看了。

    「阿达,我的虫虫」衬衫的小男孩在教室门边站着,没有跟着走进去。

    「昨天那个高高的男生是妳爸爸吗你们以前有来公园裡面玩过吗我都没有看过妳耶」

    李静宣坐在椅子上面的小屁股朝右转了个四十五度角,陈余达也以她为圆心,往左挪了个四十五度角。「妳是不是刚刚搬家啊我家离公园不会很远喔,我常常都会跑到哪裡去玩,我哥哥也都会在旁边打球」

    小手扶着椅背,屁股连着小椅子,她再往后转了个四十五度角,陈余达的小左脚往左挪了两步,又站到她面前来。

    「我有很多小朋友都会在那裡玩,今天放学以后我也会再去喔,妳要去吗我会带很多果汁跟糖果去喔。」两隻小手也比了很多、很多的样子,「我今天叫阿福带蛋糕好了,女生都爱吃漂亮的蛋糕,妳喜欢红色的蛋糕吗」

    抓紧椅背,小屁股连着椅子,两隻小脚垫了垫,她再往右转了四十五度角,陈余达挪了挪左脚,一样站到她面前。

    「阿达,我的虫虫」衬衫的小男孩依旧站在教室门口,盯着阿达手上提着的透明盒子看,只是他的眼睛都湿了。

    「那个蛋糕是饭店裡的大厨师做的喔,不但很漂亮又很好吃,我跟妳保证妳一定会很喜欢、很喜欢」捏起小拳头,他又往口捶了捶。

    抓着椅背,小屁股一样连着椅子,小脚再垫了垫、往右转了四十五度角她恢复到原来的方向了,陈余达当然也挪了挪。

    「幼稚园放学以后妳也来小公园玩好不好我很想带蛋糕给妳吃,妳一定会很喜欢吃的」

    「哇阿达,我的虫虫真、真的死掉了啦,哇哇」教室门口突然有个小孩子大哭了起来。「不、不会动了啦,哇哇哇」

    陈余达把装有甲虫的透明盒子提高起来、放在小脸前面一看,还真的不会动了

    「我抓一隻更大隻的给你。」没有提盒子的另一隻小手捶了捶口。

    「我、我要原来的,哇哇」

    「妳放学以后要记得来小公园喔。」陈余达膝盖微微蹲着,把脸端到了她面前笑眯眯的说着。「要记得喔。」再三叮咛之后,他赶紧抓着大哭的同伴去抓大甲虫。

    可是放学之后,李静宣没有出现在小公园裡,因为她跟爸爸到医院去看妈妈了。

    「王建明九十二,周晓婷九十,接下来要发的是分数没有达到九十分以上的人,少一分要打一下。」站在讲台上面的班导师手上拿了一迭月考考卷,「李静宣八十八。」

    李静宣早有心裡准备的走到讲台前,这次月考她没有温习,数学考的几大类型都是她不太熟悉的部份。「这次妳的成绩退步了很多喔,是不是考试之前都没有好好的看书」

    班导师手上握着的藤条,扎实的藤条已经打到有点变形,微微的弯了起来,眼看举起的藤条就要落在一双白皙的手心上头,「老师」班导师提起的一口气就这么哽住了

    「陈余达,你有什么事情吗一定要这样大叫。」李静宣有种不妙的感觉

    「老师,我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会大叫啊。」这么的一藤条给她打下去,她不痛个半死才怪勒,她又不是男生

    「请问你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班导师高举的藤条放了下来。

    「我要帮小宣代打。」这话一出,果不期然,又引起全班一阵哗然

    班导师叹了一口气,显然一副很无奈的样子,「陈余达,这个分数是她考的,你觉得你代打有用吗」

    一百七十几公分的身材威风凛凛的走到讲台面前来,一把揪住班导师金华火腿般的手臂。

    「好嘛老师,一次就好了嘛,妳就打人家就好了嘛。」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公分高的班导师翻了翻白眼,「陈余达」

    「老师,人家也想要被打看看嘛」

    「你想要被打看看是吧那有什么问题。」班导师举起藤条,先是往他缠着自己不放的手掌打了下去,陈余达出于本能、手一缩藤条竟然打到金华火腿般的手臂上。

    眼看自己的手臂迅速红肿起来,「陈、余、达」

    「呵呵」阳光般的俊脸尴尬的笑了笑,「老师也不先通知一声,就直接挥下来,「呵呵」

    「通知」班导师高举起藤条,「我现在就通知你」

    陈余达一熘烟就到了教室后头,「老师,妳不要生气嘛,生气对身体不好。」

    「我自从教到你之后,身体就没好过」高高举着藤条,班导师也走到了教室后头来,「站在那边,不准动。」

    「老师,有话好说嘛。」

    「你不是想要被打打看吗我今天一定要让你看个够」

    「呵呵」要死了,这藤条今天搞不好就会被打坏掉。

    「说了不准动还动」班导师指着他的鼻子大叫。

    「人家哪有动」李静宣拿了自己的考卷,先坐回到位子上。

    「静宣,我看接下会有两堂课都自习耶。」陶水柔压低声音高兴的说着。

    李静宣耸了耸肩,那傢伙体力太过于旺盛,要他跑上个一天一夜也没有问题。班上有几个女生一边看着李静宣、一边窃窃私语着,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知道能做什么这个大笨蛋。

    「小宣」李静宣回过头来,果然看见他跟林伟。

    「不是说好放学都要一起回家的吗怎么又一个人偷偷先走了,真的很不够意思欸妳」穿着卡其色制服的陈余达三步併两步的跑上来,脸色似乎有点不太高兴呢。

    腿也很长的林伟跟了上来。「已经不同校了,干嘛这么麻烦」从幼稚园、国小、到国中毕业为止,她和柔柔、余达、林伟都会在放学之后一起走路回家,柔柔在国中毕业之后搬到台北,余达、林伟和她也都分别考上了男、女高中的第一志愿。

    「怎么会麻烦」陈余达很不以为然的说着,「我们都已经不同校了,才更要一起走路回家」

    是吗林伟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镜。「你们这样绕过来会很不顺路的。」高中的课业已经没有像国中的时候这么轻鬆了,「还是早点回家可以看书。」

    「李静宣。」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妳会不会把裙子改得太短了腿全部露光光了。」

    「会很短吗」在膝盖上面应该是刚好吧,「林伟,我这样穿会很短吗」

    一隻大掌迅速罩上林伟的双眼,「我兄弟的看法当然跟我一模一样。」李静宣皱了皱鼻子,才不打算理会这个奇怪的傢伙。

    「妳直接去我家好了,我家的佣人会改长度。」

    「不用了,我想回家看书。」她的头脑可比不上他们这两个,她的智商普通,不努力是不可能考上第一志愿。

    「到我家我可以教妳啊,妳忘记我的功课一直都是很好的了」他得意的拍了拍膛。

    「我先走了。」林伟突然冒出一句话。

    「喔,好,明天见。」他跟兄弟挥了挥手。

    「他要去哪裡」李静宣问着。

    「打工。」林伟往另一条马路走了出去。

    「还在打工」她有点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以为他升上高中之后就会停掉」要是她自己这样的话,她的成绩肯定没办法维持在前几名。

    这样花在看书上面的时间不会太少了吗「要不要去我家玩一下妳很久没有来我家了。」

    「我想要回家看书。」她说着。

    「我说了我可以教妳嘛。」

    「可是我现在没有不会的。」

    「那就来玩一下下嘛。」

    「我不是说了我要回家」

    「回家之前先来我家一下下嘛。」

    「陈余达。」

    「我家有很多妳会喜欢吃的东西,昨天我看到冰箱才刚刚补完货而已,塞得满、满、满」

    「我要回家。」

    「小宣」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