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呆老公的甜心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李静宣背着一个大包包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大包包裡头装满了书籍跟上课做的笔记本,一大早她就走进学校图书馆待着,她看了看手錶,十一点零五分,还赶得及宿舍关门,可以慢慢走没关係,她就快让繁重的课业给累垮了。

    好不容易考上第一志愿的大学,说什么也要顺利毕业,只是照她的情况来看,等到毕业那时候,她不知道还活着吗

    她的睡眠真是少得可怜,听人家说睡不饱是很容易猝死的,她还那么年轻,唉

    甩上快滑下来的大背包,她认命的继续往前走,虽然很想就这样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算了。

    快要到关门时间的宿舍门口一向不会聚集太多人,女生如果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回到宿舍裡头,通常都会直接留在男朋友的住处过夜。

    虽然都会有男孩子送女朋友回来,不过通常也是八、九点过后就没什么人在门口逗留了。

    李静宣有点好奇的看着那堆女孩子,尖尖又细细的声音此起彼落,实在很难叫她不看过去。

    这一看,她就知道为什么那些女孩子不顾明天是期中考、也不管这么晚了还愿意围在那裡。

    因为高大英挺的学生会长就伫立在那裡。

    好个学生会长,看他整天不是筹备活动就是举办舞会,自从学生会长让他做之后,体育馆晚上的灯火几乎都是天天亮着的。

    听说只要是会长亲自筹办的活动就一定会是跨校合办,她倒不知道学生会长什么时候人面这么广了。

    李静宣匆匆瞥了一眼之后便赶紧低下头来,打算快速走过宿舍门口。

    「宣」伫立在女孩子堆裡的学生会长喊了一声,虽然让人给围了起来,可能是因为他的身材挺拔,所以一下子就发现到她了吧。

    李静宣有些气恼的咬了咬牙右脚虽然因此而停顿了一下,但她随即毫不犹豫的直直往前走。

    「改天聊吧,我想找的人回来了。」陈余达笑笑的跟女孩子们说着,稍稍推开人群走了出来。

    「宿舍还没有要关门,你等一下再走嘛。」

    「我还没有说完刚刚」

    「会长」

    「妳们继续聊,我要找人。」两隻大掌一个、一个拉开缠在自己臂上的小手,「慢慢聊。」

    看到他走,谁还想聊有些女孩子识趣的先走了、有些女孩子却盯着他叫的人多瞧了几眼。

    「宣」陈余达在她跨进宿舍大门之前把她给拉了出来。

    一个勐的后座力让她往后撞上他的膛,「喔」后脑勺的强力撞击让她忍不住痛闷了一声。

    「有没有怎样」在小手还没来得及抚上吃疼的后脑勺之前,大手就已经抢先了,「要不要紧啊」

    大手在她脑后揉啊揉的,也不确定她撞的是不是就是那裡「不、不用了」李静宣挥了挥他的大手。

    「还疼吗」他双手到了口袋裡。

    「不会啦。」转过身来的她没有马上看着他。

    「明明就有听到我在叫妳,干嘛还故意一直往前走」

    「我哪有」

    「哪裡没有我叫得那么大声妳会没有听见」他嘴巴都快翘起来了。

    说到这个她就有气「你干嘛叫我宣」

    「还装作妳没听到」陈余达可气了。

    「」

    「妳干嘛故意一直走」一向笑笑的俊脸这个时候显得有点不爽。

    「你很烦,到底有什么事情」李静宣故意不去看他生气的脸,「我只想要赶快进去洗澡、睡觉,明天一早还有考试。」

    「我明天一早也有考试啊。」手机又不开,他等到腿都痠了。

    「学生会长,我没有你那么聪明好不好」

    陈余达皱了皱眉头,「我要进去了」

    「等等啦。」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陈余达,不要闹了」她真的有点生气了。

    沉重的背包让她的肩膀负担很大,刚刚让他这么一扯,重重的背包就这么大大的晃了一下,让她的肩膀更痛。

    「我有东西要给妳啦。」这女人的脾气真的很不好欸。陈余达拉着她往凉亭走去,顺手拿下她肩上的背包,「妳登山啊带那么多东西去教室干嘛」

    瞪了他一眼,像他这种上课不做笔记的人是不会懂的「宿舍又不远,需要什么东西再回来拿一趟就好了,干嘛一次全部带齐还嫌妳自己长得不够矮是吗」她抬头望了一眼,他真的很高。

    「按照妳这个苦行僧的背法,我看毕业之后、也不用等到毕业啦,搞不好再过几个月,妳就变成侏儒一个」

    「我是去图书馆看书。」她没啥好气的说着,谁像他那么轻鬆林伟读书也一直都读得很轻鬆,可是才不会像他这么欠扁,说什么明天他也有考试,他有看书才怪

    「妳在图书馆待到这么晚图书馆有没有什么怪伯伯、怪叔叔之类的」

    他永远不会知道图书馆有多少人挑夜灯,他大概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图书馆怎么走吧。

    「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想早点回去」

    「妳看看。」陈余达将她压在凉亭的椅子上坐下。凉亭桌上摆了一个长方形的粉色纸盒子,他把纸盒子给打开来,裡面放有许多块三角形蛋糕。

    这,她往后抬头看他,「我爸前几天说他要上来一趟,我就叫他带囉。」

    这些漂亮的蛋糕都是他家的厨子做的,以前还在老家的时候,她和柔柔、林伟常常到他家去玩,他们家从饭店请来的大厨师很会做点心。

    「我想妳很久没吃,一定会很想吃的。」她真的很久没有吃了,自从柔柔搬上北部之后,她很少再跟林伟去他家。

    「吃啊。」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一张俊脸突然皱了皱,「妳该不会想学人家什么纸片人才好看吧」

    他用鼻子哼了两声,「那种皮包骨丑死了,妳千万不要学人家减什么肥,能吃就是福,听到没有」

    能吃就是福她的嘴角忍不住想要抽搐几下,能有像他这样的大胃口还吃不胖才是福吧。平常人要是有他的胃口、照他的吃法,用不着一年半载的时间就会变成体重破百的重量级人物了。

    不过他的活动量一向很大就是了,听说他在高中时期还是篮球校队裡的灵魂人物,她看是风云人物才对吧,连她这个不爱参与活动的学生都可以听闻得到有关于他的名声。

    对于一群课业繁重的高中女学生来说,他还真是个不可或缺的神粮食,高中三年她对他可是一点都不陌生,走在走廊上都可以听见他的名字。

    她还曾经考虑过要不要把他们小时候合拍的照片拿出来贩卖肯定会卖到供不应求

    「不用减肥,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他把银製的小汤匙放进她的手裡,「我的冰箱裡面还有很多,不用捨不得吃。」

    她吞了吞口水,这些漂亮的小蛋糕要是去到外面的餐厅吃起来,没有上千元也要好几百元,他家大厨师用的材料绝对比外面的大餐厅用的材料还要高级。

    「吃啊。」她瞄了他一眼,「你不吃」他伸出一修长的指头,慢条斯理的摇了摇,他什么时候会去吃这些甜腻腻的东西了「这些全部都是要给我的」这么好

    「尽量吃吧,我冰箱裡头还有,想吃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过来我那裡,只要妳不要等到它放到坏掉就行了。」自家厨子做的东西自然没有添加防腐剂。

    「干嘛放那么多甜食在冰箱裡头你又不吃。」她舀了一口放进嘴裡,嗯,好好吃喔。

    好怀念的味道,之前走在路上看见类似的蛋糕,嘴馋的买了一块起来吃,不知道是不是他家大厨师做的蛋糕太好吃了外面卖的蛋糕嚐起来都不怎么样。

    「那不然妳宿舍裡头有冰箱可以放吗」看她一副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这玩意儿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他家的冰箱一向什么东西都有,从小到大,冰箱裡头冷藏的蛋糕他倒是吃没几次,林伟也不是很喜欢吃甜食的样子,只有这两个女生爱得很。

    「好吃吗」

    「嗯嗯」她嘴裡含着汤匙用力的点点头,当然好吃极了她再也不想随便在路上买蛋糕了。

    他怀疑的捏了一口起来吃,噁,除了甜、还是甜

    「呸呸呸」他忍不住把头偏到一边去。

    「你很浪费欸」她双手把蛋糕圈了起来,「你不准再碰了。」

    「妳放心,就是妳喂我,我也不想再碰」他竟然起了皮疙瘩。

    「哼,没有口福的傢伙。」她用力的咬了一口汤匙。「你啊,就是从小家裡一直都有太多吃的东西才会这样浪费」要是她家有个餐厅大厨师,她一定会叫他天天做蛋糕给她吃的

    「我才没有浪费食物,只是对甜食没辄而已。」拿起矿泉水漱了漱口,他刚刚肯定是捏到裡头最甜的那一块蛋糕。

    「你家大厨师做的蛋糕已经算没有很甜了,咖啡店裡头卖的蛋糕才真的是会甜得腻人呢。」她已经吃掉一块黑森林蛋糕跟覆盆子了。

    「这样还不算甜」他要晕了。

    几辆载着音响器材的车子陆陆续续开到体育场前面的大广场,广场中央已经搭好一个大舞台,看来这些车子裡的音响都是要搬上舞台。

    舞台四周围了许多外来的工作人员,除了专业的工作人员之外,也有许多学生会的成员过来帮忙。

    因为现场除了音效、灯光、舞台搭设需要专业人员之外,一些场景佈置、动线规划、观众接洽、时间分配,还是由学生会负责。

    「再右边一点、一点点就好,对、对,太过去了,哈、哈、哈啾」陈余达突然打了个大喷嚏。

    「会长,这样OK吗」跨坐在高脚架上的大男孩大声的吼着,场地太大、人也太多,不大声一点实在听不到。

    「左边一哈、哈啾」陈余达用手背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哈、哈啾」

    「左边吗这样吗」

    「哈、哈啾见鬼了。」

    「会长」

    「好啦、好啦都可以啦歪歪的也很好看」

    「」他在上面坐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鼻子突然一阵发痒的陈余达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正被冷茹珈给狠狠的数落着。

    转个身,「大家动作要快喔,不然要来不及囉」陈余达嘴上虽然吆喝着,一脸却是笑眯眯,「有没有人带吃的来啊我饿了啦」

    「会长,这个要不要也一起放上去」肩上扛了一大颗专业级的挂式五彩霓虹旋转灯,壮硕的男同学用手指头点了点会长的肩膀。

    「啥」发粿「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发粿」陈余达纳闷的转过身来。

    「发粿」男同学搔了搔头,「哪裡来的发粿我是问要不要把这颗旋转灯也一起放上去」

    「放啊、放啊,灯光效果怎么会嫌太多勒」陈余达看了看学弟肩上的专业级旋转灯,「你家该不会是开酒店的吧」他抚了抚下巴。

    「我家要是开酒店就好了。」专业级的挂式五彩霓虹旋转灯实在是不小一颗,他却跟拿蛋一样,陈余达摇了摇头,学弟不去Z频道搏斗一下实在是太埋没他的天份了。

    刚从教室走出来的李静宣腰杆打不直的走着,接连一个礼拜下来的考试让她的身体就快要吃不消了,眼下两轮深深的黑眼圈没有好好睡上两个礼拜时间是消不下去的吧。

    不愧是分数排在前面的科系,一点都不好溷,她本就没有体力再留下来欣赏晚上的演唱会,听说这次联校演唱会会有来自香港的一位天王巨星呢。

    等等回到宿舍她一定要马上趴到床上去,不起来吃饭、也不起来洗澡,她要好好的睡个够

    拉紧肩上的背包、她加快脚步前进「宣」哎呀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怎么会忘了有活动的地方就有他,迎面走来一群人,她乾脆挤了进去。

    正好站在舞台上指挥的陈余达挑了挑眉毛,弯腰拿起大声公

    「宣」大声公这么用力一喊,所有工作人员都莫名其妙的停下手上工作,尤其是正在测试麦克风音准的工作人员。

    他不知道这样一吼会让人家在瞬间失去音准的平衡吗正在帮忙佈置的同学全部看向会长、而会长又盯着她看,大家很难不瞧出缩头在人群裡的她。

    噢,李静宣的头几乎要低到地面上了。他用雷达在扫自己是吗

    陈余达长腿一跃,从比一个大男人还要高的舞台上俐落的跳下来,长腿一跨,两三步就来到她面前

    「宣、宣」他一手撑在微微蹲着的膝盖上,伸出另一隻手点了点抱头的傢伙,「妳在干嘛」

    她不得已抬起头来,就看见一张笑得大开的俊脸,阳光像金粉一样洒在他五官分明的帅气脸庞上,让人心跳不想加速都不行。

    仰起头来的一张小脸在一瞬间转为深深的酡红色,温热的大掌只好覆上她光洁的额头

    「是不是天气太热了」她窘困的挥了挥他的大手,「你才天气太热」

    我才天气太热陈余达笑了笑,「我带妳去吃冰好不好」

    「不好。」她缓缓的站起来,拉了拉肩上滑落的后背带,要自己别去注意多方投而来的目光,「我刚刚才考完试而已,很累,只想赶快回去宿舍床上好好的大睡一觉。」

    眼看背着大背包的小人儿转身就想走,「宣」他赶紧拉着她的手。

    小脸突然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说过不、要、叫、我、宣」她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给他说清楚要不是因为顾忌这裡人太多,她还真想大吼出来她到底还要再说多少次他才会记得

    这傢伙的脑筋不是一向很好吗为什么她说的话他就是记不得用力扯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没有扯回来就算了,还痛得半死一双圆眼瞠得大大的瞪着他

    「不要生气嘛,」他咧出更大的笑容来,「我请妳吃东西。」

    「我不要吃东西,我要回去宿舍睡觉」她忍不住压下声音低吼着,他到底有没有在听别人说话「你放手」全部的人都正在看着他们,他难道会不知道吗这个该死的傢伙,他出风头出惯了是他家的事情

    「那妳先不要生气。」他笑笑的说着,大掌依旧箝着她的手臂不放。

    她真的很想挥掉他脸上阳光般的笑容,不管她再怎么生气,他就是有本事一直嘻皮笑脸下去。

    而那张欠揍的嘻皮笑脸竟然还该死的英俊极了她是不是终于被他给气疯了

    「我没有生气。」

    「妳骗人。」李静宣强忍住想尖叫的念头,稍稍用力的吸了一口气。

    「你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她叫自己平静的看着他。

    「没事就不能找妳吗」看她小脖子都要扭红了,他换了隻手抓住她的手臂改站到她面前,以免她一个转身又落跑。

    她再吸了一口大气,「陈余达,我」

    「小心」壮硕的男同学忍不住闭上眼睛不敢看。

    「啊」刚悬挂上去的专业级挂式五彩霓虹旋转灯摇摇晃晃的,眼看随时都有晃下来的可能发生,他只好再爬上去调整五彩霓虹旋转灯在钢铁伸缩长臂上的鬆紧度,怎么料得到

    一大颗五彩霓虹旋转灯在摇摇晃晃之后,还是直直的落了下来,正中砸在李静宣的后脑勺上。「宣」从天而降的自由落体速度之快,即使他已经在第一时间伸出手,却还是不免让她砸到头。

    「宣、宣」陈余达迅速揽过她的身躯,急急要审视她的后脑勺,「要不要紧妳有没有怎样」

    脑后突来的勐烈撞击让她吃痛的皱紧了脸,虽然球体是擦过她的后脑勺,但是那不算小的冲击实在让她在一时之间睁不开眼睛。

    「宣」陈余达低下头来担心的看着她的小脸,「妳还好吗是不是很痛可以睁开眼睛吗」

    他只是轻轻的搂着她,头部遭受到撞击让他不敢轻举妄动的碰她,「我带妳去医院,可以走吗」更别说是想要拦腰抱起她了。

    小头颅有些昏昏的偎在他的膛裡,短暂的晕眩让她很不舒服,「没、没关係。」她尝试着要慢慢从他怀裡离开。

    「意识还清楚吗」他心急的伸出手掌,「这是几手指头」大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噗」她忍俊不住笑了出来,他什么不好问,为什么要学电视上面问她有几手指头

    陈余达愣了一下,「要不要紧是不是还很痛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妳别走路,我现在就去把车子开过来,很快,妳别动」

    「余达,」她赶紧收起笑脸,扯了扯他的手臂,「我没事。」只是让东西撞了一下头而已,她看了一眼滚到他身后的凶器,还真是不小的一个东西,看样子她的头也还算满强壮的嘛。

    「真的没事吗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好了。」他一脸担心的盯着她看,笑容早就不见了,「妳在这裡等我,我去停车场把车子开出来,很快。」她及时拉住他的衬衫下襬,「余达,真的不用了,痛一下而已不会有什么事情,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妳要是睡了就醒不过来怎么办」他害怕的说着。望着他担忧的俊脸,她的心突然泛上了一股心疼,她好不习惯这张不是笑嘻嘻的脸孔。没有触碰到他的肌肤,但是她感觉得到他的紧绷,「余达」

    「站在这裡等我不要动,我马上就去把车子开过来。」修长又健壮的一双长腿毫不犹豫的迈开步伐。

    「会长,演唱会就要开始了。」活动组组长看着会长,他不会这样就要离开了吧

    「会长,那个教官说要跟你对一下会场秩序」外务组组长眼巴巴看着会长一直走。

    「会处理就处理、不会处理就放着,只要歌星有上去舞台唱歌演唱会就开得成。」陈余达不耐烦的挥开走到自己前面的同学,不过就是个演唱会而已,会比静宣的后脑勺还要重要吗这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傢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