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呆老公的甜心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她知道他在升上大学之后,家裡就买了一辆新车让他代步,只不过她很少坐他的车子。

    「不用去医院了。」这辆车子要不少钱吧,这应该是她坐过最好的车子了,之前她也只有坐过爸爸的车子。

    嗯,还有陶爸的车子,不过那是休旅车,应该不是这样比的吧。

    「还是去给医生看看比较安心。」

    「真的不用了,只不过是被打到一下下而已。」她拉了拉繫在前的安全带,有点紧。

    「只不过是被打到一下下而已」他的音调愈来愈高,「妳没有看到那颗旋转灯有多大一颗吗那可是专门佈置会场在使用的专业灯具,硬得很。」

    「反正已经不痛了嘛。」不过也肿了一个大包,害她都不能舒服的往后靠着椅背坐。

    「妳知不知道上次有个新闻报导,说一个男的在椅子上没坐好摔下来,当下当然觉得没怎样,可是半个月后他竟然中风了。」他提高分贝的说着。

    「呸、呸、呸,我才不会这么倒楣勒,乌鸦嘴,」她侧过头对着他说:「你不要诅咒我」

    陈余达撇了撇嘴,他哪有那个好心情去诅咒她「哼」她把身体转正坐好,没一句好话的傢伙,她突然想到,「他们刚刚在说林伟也受伤了,是真的吗」

    「真的啊,他的手臂让掉下来的吊灯给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他比出一个手臂的长度,「我看那个血还噗、噗、噗的流勒。」

    「他真的是为了救人喔」

    「妳觉得勒」陈余达暱了她一眼,「妳觉得我们林伟会有那种人溺己溺的伟大情吗」

    「当然没有」她再肯定不过的说着,「更何况,听说他竟然会出现在会场上面帮忙,已经吓到我了。」

    「果然吓到了吧林伟是被我给硬拖过去帮忙的啊,因为很赶嘛,能多一个人帮忙是多一个人手囉。」

    「我就知道,那大家为什么要说他是为了救孙晓丽才受伤的」就算孙晓丽再如何美艳动人、婀娜多姿,林伟还是会觉得原文书跟打工比较有趣吧。

    「大家都是这样说的吗」

    李静宣点了点头,「刚刚大家是这样跟我说的啊,可是我才不相信呢,林伟他才不会救人勒,就算突然有人暴毙在他旁边,他也是会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吧。」

    他赞同的点了点头,他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千万别暴毙在林伟身边。「林伟只是伸手想叫我看一下他那边而已。」

    「那他也太倒楣了吧」陈余达伸出一手指头到她面前摇了摇,「那种小伤被孙晓丽缠着非得要上医院一趟不可,他应该会觉得更倒楣。」

    「哈哈」李静宣莫名的高兴了起来。陈余达看了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一眼,「林伟可是十分不愿意呢。」

    「哈哈。」她还真想看看林伟的石头脸。不过,她在看到前面的建筑物就笑不出来了。

    「我真的不用去看医生啦。」她扯了扯贴紧部的安全带,侧过身子跟他说道。

    钥匙一转,车子就熄火了,他摆了摆手,「来不及囉,我都已经开到这裡了。」

    「听说陈余达那天有到唐馨欣她们家去勒。」正对着镜子在补唇蜜的女孩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的说了出来。

    穿着细肩洋装的女孩子也正对着镜子补妆,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从镜子的反裡看了同伴一眼,「真的假的」她的眼神有些怀疑。

    「应该是真的吧。」挑了一头褐色头髮的女孩子道:「依照唐馨欣过人的身价来看,她有必要说这种谎吗」

    她看了同伴一眼继续道:「她家本身就有钱得不得了,听说家裡的长辈早就替她物色好毕业之后要出嫁的人选了,陈余达他家不是望族吗搞不好他就是被选定的人选。」

    穿着细肩洋装的女孩子冷哼了一声,「那也要看陈余达要不要娶吧,她们家说要嫁就嫁得掉啊」有钱了不起「对我生气也没用。」褐色头髮的女孩子耸了耸肩,「我只是跟妳说最新消息而已。再说,这也算门当户对不是吗」

    「哪裡门当户对啊唐馨欣家的公司也只不过是小公司一间而已,跟陈余达他家比起来差得可远了。」穿着细肩洋装的女孩子嗤笑了一声。

    褐色头髮的女孩子对着镜子扑扑腮红,她不是不知道同伴厌恶唐馨欣的心理,可是人家就是有本事颐指气使嘛,如果她们能出生在有钱人家裡也是可以的啊。「唐馨欣喜欢陈余达是很明显的。」

    「那又怎样她之前不也喜欢林伟很明显」说什么千金大小姐一个她看是花痴一个比较符合吧。

    「要选当然是选陈余达啊,反正一样都是又高又帅,陈余达他们家可是有钱多了,林伟就算功课再怎么好,毕业之后还不是要当个上班族领死薪水。」她瞥了同伴一眼,这有什么好考虑的

    她又继续道:「不过千金大小姐好像都偏爱穷小子的样子,他们系上的孙晓丽妳知道吧听说她对林伟献殷勤献得可勤了。」

    「我当然知道孙晓丽,她是开盛集团的千金不是吗」穿着细肩洋装的女孩子把睫毛夹放回化妆包裡,「她倒是满有眼光的,我也觉得林伟很不错。」

    只不过那男人好像都看不见别人似的,对人简直是冷漠到了极点,她已经不知道主动接近过他几次了,他大概还是不知道有她这号人物的存在吧。「拜託,长得帅有什么用他骑的可是摩托车。」

    细细的谈话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完全听不见为止,「喀」的一声,李静宣才从厕所裡头开门走出来。

    哼

    骑摩托车又怎样竟然说林伟是穷小子,真是尖酸刻薄的女人,以后谁要是娶到妳们谁倒楣

    人家林伟可是很认真的在过日子,不但一边读书还一边工作,人家他的成绩可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呢

    骑摩托车是碍到妳们了喔莫名其妙,李静宣忿忿的在水龙头底下用力搓着手

    「哈、哈啾」搓了搓鼻子,「搞什么鬼香水喷这么浓」走在走廊上的李静宣愈想愈生气

    不行她从背包裡面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

    「林伟,我跟你说,你不要管别人怎么看你反正她们都是一些臭三八而已,你不用理她们,你只要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别人怎么看待是她们家的事情,你不用去理会,像她们那种人啊,理一辈子也理不完」

    另一头的人可是听得一头雾水,「李静宣,妳在说些什么」

    「我说什么不重要啦,重要的是你不要管别人看不看得起你你只要做原本的你自己就好了,我跟阿达一定会支持你到底」

    把摩托车停在半路边的林伟挑了挑眉毛,他为什么要停下来接这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

    「你放心,不管别人怎么奚落你,你都要记得还有我跟柔柔还有阿达,知道吗我们一辈子都会支持你的」她的高分贝让他不得不把手机拿远一点。

    「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跟你以后是不是上班族本就没有关係,我以后也会是个上班族啊,上班族又怎样是挡到她们的路了喔我」

    「嘟、嘟」火焰正旺盛的她突然灭了下来,低头看看手机

    她认命的把手机给收进包包裡头,真是的,她可是在替他加油打气勒,拨个时间听人家说一下话会怎样

    才刚走出教学大楼而已,刺眼的阳光就照得她几乎要睁不开眼睛,那耀眼的阳光好像会烫人一样照在她白皙的手臂上。

    走到公车站牌底下的时候,她也已经流了一头大汗。「呼」还好有个凉亭可以乘凉,可惜凉亭底下已经站满了人,遮阳板可以再做大一点没有关係,她捏了捏酸痛的小腿,应该不用等上三十分钟吧

    宝特瓶裡的矿泉水滴下最后一滴水出来到她嘴裡,早知道就在学校裡面的饮水机先装好一瓶水再走出来,她舔了舔还是感到很口渴的嘴唇。太阳乾脆再炙热一点,把她晒乾算了吧。

    从刚才口就不断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发闷,让她一直感到很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关係

    她一向怕冷、不是怕热,「呼」她伸出手来当扇子,搧了搧口。

    通常在车子弯上停车场的时候,他会马上踩下油门加速前进,因为前方就是一条宽敞的大马路,但是他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米色的小人影。

    一群人顶着大太阳站在公车站牌底下等了又等,终于等来了一辆车停下,可是却不是公车。

    「宣」陈余达按下副驾驶座位边的窗户,往窗外喊了一声。

    正在低头数蚂蚁的她勐一抬头,戴着深色太阳眼镜的英俊脸孔就这么突地撞进她的眼裡,那小麦色的肌肤更为他增添了一股阳光气息,「宣。」陈余达摘下太阳眼镜,嘴角咧开得不能再开了,「上来啊。」上天真是待他不薄,给了他一张这么抢眼的脸孔,不去当明星实在是太可惜了,依照他一向甜死人不偿命的口才来看,要大红大紫绝对不是问题。

    拥有这种顶级外貌的条件应该是要进军国际的吧,他无论是长相或体格本一点也不会输给好莱坞的大明星,走在路上早就有星探会看中他了吧。

    「吓」眼前突然出现的膛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你、你干嘛」

    「没有啊,」他摆了摆双手、一脸无辜的样子,「我哪有干嘛」看见她在发呆他只好下车叫她,他又还没叫。她往后大大的退了一步,他的膛似乎带着某种说不上来的压迫感觉,可能是因为他的肌太壮了吧,在合身的浅色花纹衬衫底下,隐隐约约看得到他壮的肌线条。

    穿着刷白牛仔裤的一双长腿跟着往前站了一步,眼看肌又要逼了过来,她赶紧再往后退一步。

    有力的长腿再往前跨一步,「停」她赶紧把双手伸出来,抵在他的前面,「呼」一颗汗珠就这么从她颊边滑落。

    帅气的嘴角咧得大开,「我们还可以再往后退几步耶。」他用下巴努了努她后面的方向。

    她往后看了一眼还有一段距离的牆壁,转回头没力的看了他一眼,他该不会以为自己是在跟他玩的吧

    看着头上愈来愈灿烂的阳光笑容,她的心竟然不受控制的狂跳着,几乎就快要盖过原本那窒闷的感觉。

    「我从停车场弯上来的时候就有看到妳了。」他高兴的说着。她无力的勾了勾嘴角,他能看到她一向不稀奇,因为他的眼睛就像是雷达一样可以扫。

    「走吧。」他已经拉起了她的小手。

    显然,身后的小人儿不但没有跟着前进还一动也不动的杵在原地。「走啊。」扯了扯她的手臂,他侧过头说着。

    「走去哪裡」她的双脚完全没有要动弹的意思。「当然是去陶爸哪裡啊,我们不是约了今天要在陶爸家聚餐的吗」

    有点茫然的小脸终于回过神来,「对、对啊。」

    「那还不上车」

    「我自己搭公车去就好了。」她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裡抽出。

    手掌裡突来的空虚感让他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也只是一下下而已,「妳干嘛要那么麻烦就跟我一起去不就好了。」

    「我想搭公车,不行喔」李静宣和他保持出一段距离,不过,他马上又靠了过来。

    「搭公车当然行啊,不过现在还是先搭我的车子好了。」他笑眯眯的说着。「我们一起出发,有伴嘛。」

    「你快点把车子开走,要是挡到公车怎么办」她看了看公车来时的方向。

    「那妳赶快上车啊。」

    「我说了我要自己搭公车,公车快来了。」

    「那我的车子给妳当公车啊。」

    「陈余达,你不要闹了。」

    「我哪有闹」他一脸真的很无辜。

    「你快点把车子开走啦。」挡到这么多人都不会不好意思喔

    「那妳赶快上车啊。」

    「我不是说了我要自己搭公车」她的音调忍不住有点微微的上升。

    「我说了我的车子给妳当公车用的啊。」

    「陈余达」原本就扯开的嘴角大大的张着,他露出一抹好比阳光般的灿烂笑容,「我就站在妳的前面啊。」

    她有股冲动想要一拳挥掉他脸上大到不能再大的笑容,她刚刚肯定是神经错乱了,才会觉得他的笑容很迷人「陈余达,我的意思是你开你的车走、我自己坐我的公车去,就是这个样子,你快点把车子开走。」她尽量耐着子好声好气的慢慢说着,天知道她多么想要用力揪住他听不懂人话的耳朵

    周遭一双双看向他们的眼睛更是让她的心情愈来愈恶劣「我不要,我要跟妳一起去。」

    「你怎么跟我一起去」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脸孔要是挂上一圈黑轮应该不会丑到哪裡去。

    「叭叭」

    「啊,公车来了,快、快、快」他拉着她往刚刚停下来的公车前进,看到人家在排队,他也跟着排在后头。

    李静宣愣了一下,「什么快快快你要赶快把车子移走啦」她气急败坏的说着,他只是握着她的手而已,可是为什么她的手抽不回来她频频挣扎着。「妳不是要搭公车」拉着她排队的陈余达回头一问。

    「我是啊。」

    「那就对了啊,我们排队搭公车,妳该不会是想要队吧」他的眼神竟然微微的睨了一下她,「这样挺没品的喔。」她真的有股想要狠狠揪住他耳朵不放的冲动。

    「你的车子怎么办」她再也受不了的吼了出来

    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用力吼声的关係还是因为前前后后排队的人们全都看了过来

    就连已经坐在公车上头的乘客也都探出头来看看,李静宣窘红的瞪着他更气他为什么一副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大家不只是看她而已,他才是那个引人注目的焦点

    「就放着啊,不然我怎么跟妳一起搭公车」

    「放着」她翻了翻白眼,「你挡到公车了」他耸了耸肩,「没办法囉,大不了再去拖吊场找就好了。」他不甚在意的说着。

    大、不、了、再、去、拖、车、场、找、就、好、了这种话他竟然说得出来是她听错了还是这傢伙的脑子有问题「叭叭叭」公车急促的喇叭声响得她神经线就快要绷断掉

    她两隻手反拉着他,「走」

    「走去哪裡我们在排队,这样脱队要重最后头再重新排起欸。」他不是很想走的样子。

    「开车我们开车去」一边拉着他,她一边回头吼道

    「可是我还没有坐过公车,以前在老家的时候跟妳坐过几次而已,上来读书之后我都还没有机会坐过公车。」李静宣终于将他拉到了驾驶座门边,「快点开车门」她简直要疯了她为什么非要拉着他来开车不可她明明就是个坐公车的人

    「我拜託你快一点。」她闭上眼睛没力的说着,如果有面具就好了,她一定要马上戴起来把自己的脸给遮起来,陈余达转头看了看公车方向

    「何叔,不好意思啊」他大声的说着,举起手来意示一下。

    坐在公车驾驶座上的司机正要再按下喇叭的手停了下来,把头从窗户边探了出来,「少年仔是你喔,啊怎挡在这裡啦你车子这样停的话厚,偶会很不好开车勒。」

    「歹势啦我马上就要走了。」他按下车子遥控器,将她牵到副驾驶座门边、开了车门将她塞进去。

    「好啦、好啦,快一点,是不是跟女朋友吵架吵架也不能这样啦,会妨碍到别人勒。」公车司机拉开如洪钟般的响亮嗓子。

    噢,李静宣不得不把脸埋进双手裡,她竟然庆幸现在是坐在车子裡头,而不是站在外头,

    「哈哈,女朋友」帅气的脸孔笑得大开,「何叔,明天拿两瓶外面买不到的高粱给你」

    「真的喔我会一直等你喔」坐在公车驾驶座上的何叔大吼着。

    「一定啦,明天中午休息的时候你不要乱跑」他比了比OK的手势才打开车门。

    她真的快要丢脸死了,平常走在路上只要听到一声喇叭声她就会觉得很不好意思,她今天竟然让人叭了这么多声,还是公车一辆,噢

    「陈余达」她狠狠的瞪向他

    「嗯」他转动钥匙发动引擎。嗯他竟然敢「嗯」一声给她听

    「你」他踩下油门,「我刚刚可是有说要跟妳一起搭公车的喔,是妳把我拉过来的,都快要排到我们上车了呢。」都、快、要、排、到、我、们、上、车、了、呢看到他那无辜的表情只会让她感到更为火大而已

    「我拉你你竟然还敢说是我拉你」她大吼了出来,「你的车子会被拖吊走的你知不知道」

    「所以说到时候再去拖吊场裡找就好了啊。」

    她气得脑子窜过一阵空白那安全带好像也跟她有仇似的,她一副要绞断安全带的样子。

    再去拖吊场找就好了啊是啊,她在替他穷担心个什么劲儿他大爷都不在意了

    「妳生气了」他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

    「没有」

    「喔」他慢慢阖上嘴巴,她肯定是在生气。

    她撇过头去盯着窗户外头看,就是不愿意有任何一丝馀光会瞄到他

    她为什么要生气他的车子就是被偷了、被抢了也不关她的事情这么爱去唐馨欣的家就去啊,反正他们都是有钱人家,很配绝配她是疯了才会把他这痞子的笑容当阳光,长得帅又如何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