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呆老公的甜心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下了车,李静宣用力「碰」的一声给他阖上车门

    她的嘴角忍不住扬了扬,嘿嘿心疼死你最好瞧她的手都麻了。

    陈余达按下按键,「揪」的一声锁上车子,正好看到她的笑颜,他也跟着笑了。

    哼她转身走了进去,才不要等他勒。

    「静宣,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正和冷云翔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的陶水柔问着。

    她撇了撇嘴,他开车当然会比坐公车还快。「不要问了。」她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只要想到刚才在公车站牌底下发生的事情她就觉得很丢脸,她再也不想要到那里去等车了。

    「阿达,你跟静宣一起来的喔」转着钥匙的大手停了下来,他撇了撇嘴,「陶水柔,不要再叫我阿达了,你才阿达、阿达的。」

    「我哪有阿达」陶水柔低喃着,不要叫就不要叫。

    「这个给你。」冷云翔将桌上的牛皮纸袋递给他,「你大哥要我顺便交给你的,他说他就不再过去你那边一趟了。」

    「我大哥」

    「嗯,你大哥今天早上有进来我公司。」冷云翔说着。陈余达没有打开牛皮纸袋,看都不看就塞到屁股边边去,也不怕弄皱了里面的东西。

    「里面是什么啊」陶水柔好奇的往他这边靠了过来,她本来想偷偷打开来看一下下的,可是云翔哥哥说不行。

    「你这么好奇做什么无聊。」

    「才不会无聊,借皇一下下会怎么样了吗」陶水柔往李静宣身边挨了过去,「静宣,你也想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对不对」

    李静宣看了他一眼,他有些不自然的挪了挪屁股,似乎是想要把牛皮纸袋给坐到屁股底下。

    「干、干嘛,突然一直这样盯着人家瞧人家会不好意思的。」他怪怪的笑了笑。

    「里面装了什么」她也有点好奇。

    「没、没什么啊,哪有什么东西」他索一口气把牛皮纸袋塞到屁股底下

    「哪里没有什么东西整个纸袋都被你藏到屁股底下去了」陶水柔指着他的屁股大叫。

    陈余达咬了咬牙,「喂,管好这只泼猴好不好」把手从屁股底下抽了出来。

    冷云翔拿着遥控器转来转去,「她是我没过门的老婆,不是泼猴。」

    陶水柔俏脸一红陈余达翻了翻白眼,「那叫你没过门的老婆闭嘴。」

    「你管她。」

    「我管她」他哇哇的叫了出来,「谁要管她啊」

    「明天中午十二点整在薇俪餐厅,」冷云翔看着电视萤幕说道,「你大哥要我顺便警告你,他说要是胆敢没有准时出现的话就等着瞧。」

    「什么」陈余达跳了起来,「这个卑鄙的家伙,老是以为我还打不过他就这样威胁我,可恶死老头一个」

    突然,一道冷冷的视线瞥向他,「你说谁是死老头」

    「当然是我大哥啊欧吉桑一个,每次都这样,自己不想要做的事情就丢给我,我又不是捡垃圾的,只会压榨、荼毒我而已,又老又卑鄙的家伙」

    欧吉桑老只见冷云翔的脸色愈来愈难看,他才几岁而已就要被叫到欧吉桑

    「我跟你大哥的年纪是有多大」冷云翔撇过头盯着他。

    他撇了撇嘴,又来了,「不大、不大,你跟柔柔搭配起来刚刚好,是绝配、天生一对,」他扬起手来挥了挥,「没有人会说你是老牛吃嫩草、老兵吃幼齿。」

    「云翔哥哥才不是老兵勒」陶水柔气呼呼的站起来叫着冷云翔挑了挑眉毛,她实在不用跳下去帮他对号入座。

    「我又没说他是老兵。」陈余达摆了摆手。

    「哼」陶水柔用鼻孔大大力的喷出了一口气,「你的意思就是这样,你以为我会这么笨听不出来吗」

    冷云翔揽了揽气愤的小人儿坐下来,「算了,我们不要跟那种阿达计较。」

    「喂,谁是那种阿达啊我已经不叫阿达很久了。」陈余达站了起来双手着腰说道,他到底还要再自我申明几次他们才会记得牛皮纸袋让他结实的屁股这么揉啊揉的,里头的照片慢慢的散了出来,没有封起来的信封口散出了两三张照片,「说你不老你的记还这么差不要再叫我阿达了,人家不知道的还真的会以为我是阿达。」不用动手,李静宣就可以把散落到沙发上的照片看得一清二楚,陶水柔往前推开双手腰的男人,趴到了他原来坐的沙发上面

    「哇原来是照」

    陈余达回头一看,「啊」他十分俐落的把被坐皱的照片通通收进牛皮纸袋里头。「你们怎么可以用偷看的」

    「我才没有偷看勒,是照片自己掉出来的。」陶水柔盯着他手上的牛皮纸袋说道。

    「你干脆跟我说照片有长脚好了。」

    陶水柔鼓起双颊,「我们真的没有动手翻,是照片自己掉出来的,不信你问静宣,真的要偷看的话才不只看两张。」

    李静宣抬起有些黯淡的眸子看了看他,陈余达扯开了嘴角,「宣」

    缓缓转过身去面对电视机,她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我说过,不要再叫我宣了。」

    陶水柔默默的往后爬回冷云翔身边,她怎么突然有种森森的感觉冷云翔搂了搂准老婆。

    「宣,我跟你说,这个照片是我大哥给我,不是我」

    她冷冷的回头看他一眼,「我说了,不要再叫宣。」

    「呃」

    「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姗姗来迟的林伟跟冷茹珈走了进来,「大家都在等我们吗」冷茹珈看见大家都坐在客厅里。

    「帮佣阿姨应该还没有煮好吧。」陶水柔一边说着,一边伸头探了探厨房。

    「怎么了吗」林伟推了推鼻梁上的深色框眼镜,看着好兄弟问道。

    陈余达有点困难的扯开略略生硬的嘴角,「柔柔,你去厨房看看好了没有我肚子快饿扁了」他僵硬的笑了笑。林伟看了看他一眼、再看了看静宣盯着电视萤幕的背影,没有再说些什么。

    「林伟」冷茹珈挽着他的手。

    「我们先去厨房好了。」

    「静宣,今天的东西不合你的胃口吗」陶子健看着没有什么在动筷子的她说着,知道她是个不挑食的孩子。

    「没有啊。」她扒了两口饭进嘴里。

    「有什么想要吃的菜吗我再叫帮佣炒一下。」

    「不用,这样就够了,已经有很多菜了。」

    「林伟,等等别太快回去,先跟我到书房一下,我有些东西要先给你,你拿回去慢慢看。」

    「好。」他侧过头看向冷茹珈,「如果我太晚离开的话,你就先跟冷大哥回去。」

    「没关系,我等你。」冷茹珈小小声的说道。

    「冷茹珈,冷茹淇今天到哪里去」只有看到一个妹妹,冷云翔忽然想到。

    「不知道,我没有问二姐,我下班就直接跟林伟一起过来了。」

    「不知道」那丫头现在该不会是跟拓莲那小子处在一起吧冷云翔不是很高兴的猜测着。

    「林伟,你不知道茹淇姐姐去哪里吗」陶水柔也问了。

    「我怎么会知道」林伟睨了她一眼。这个没大脑的女人,坐在他身边的女人一直都是冷茹珈,她没感觉吗

    「你怎么会不知道拓莲大哥可是一直把你都当作情敌勒。」陶水柔幸灾乐祸的说着。

    「那是因为他跟你一样没大脑。」林伟夹了一块新鲜的鱼放到冷茹珈的碗里。

    陶水柔朝他吐了吐舌头,「你才没大脑。」

    「快吃。」冷云翔再替她的碗叠上一块,他实在无法反驳林伟所说的话。

    蒲生拓莲是当事人,爱昏了头、搞不清楚状况就算了,可是他的老婆为什么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他就不懂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自己这绝对不是因为脑子太迟钝的问题。

    陈余达一口饭、一口菜的吃着,一向爱嚼舌的他对于他们的话题显然不是很热衷。

    「余达,陶爸看你今天的胃口不是很好哦。」

    「是吗我已经吃掉快两碗饭了。」他把手上剩没几口饭的碗朝外露了露。

    「我还以为电锅会被你清空。」

    「哈哈,我也不是每一次都很饿」他扯开嘴角笑了笑。

    是他比较敏感吗陶子健怎么看都觉得这群孩子今天似乎比较安静

    吃完饭后,大家都移座到客厅里头去,帮佣也已经切好一大盘新鲜的水果放到桌上。

    李静宣坐到沙发上面,眼睛虽然是盯着电视机不放,可是眼神却渐渐的飘走了。

    口的郁闷让她感到不太舒服,刚才桌上的炸块她竟然只吃了一块,平常她可以吃上四、五块炸也不会觉得腻。一向爱喝酸辣汤的她,刚刚也只舀了半碗,桌上切的清凉水果不但有她最爱的小玉西瓜、还有一颗颗红咚咚的草莓,通常她只要看见好吃的草莓就会很高兴,可是她现在连拿都懒得伸手去拿。

    呼怎么会这么闷电视机叽叽喳喳的在说什么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最后,她还是站了起来,「我想要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坐。」她转身说着。

    「静宣,还很早」陶水柔的一身软骨头从冷云翔身上直了起来,「看完这部电影再回去也不会很晚嘛。」

    她摇了摇头,「我想早点回去。」陈余达拿了车钥匙也站起来。

    「你不用这么早回去。」

    「我不是想走了」

    「你继续坐,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这个时间还很早。」虽然一向都是由他送她回宿舍,可是其实不顺路,再说,今天回去的时候不会很晚。

    「我载你来,当然也要载你回去啊。」哪一次他没有送她回去了

    「不用了,你不用这么早走,我自己去搭车就行了,更何况时间还很早,我想要去书局逛逛。」

    「那我就跟你一起去书局啊。」

    「我说不用。」

    「你今天干嘛一直说要自己坐车啊」陈余达受不了的叫了出来,「我的车子里面有跳蚤咬人是吗」

    一张小脸凝了下来,「我喜欢自己搭车,不想要麻烦别人。」

    「哪里麻烦啊你要是觉得会吵,我不说话就是了嘛。」她坐在他的身边,他就会忍不住想要一直跟她说话嘛。

    她才不是嫌他吵,「反正我要去搭公车啦,」她一挥了一下手,「我今天很累,没有力气跟你卢,你不要烦我。」

    「人家哪有跟你卢」陈余达有点委屈的说着。「不管啦,我也要回去。」

    「那你就回去」李静宣抓起自己的包包,转身走了出去。

    「啊」陈余达的手伸在半空之中,看着她气冲冲的背影,他竟然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直到门扉「碰」的一声阖上,他才追了出去。「宣」

    「喔」陶水柔无意识的发出声音,她今天的心情果然不好,而且是很不好喔为什么当眼睛瞄到那黄黄的纸袋,「啊」陶水柔抓着牛纸袋跑了出去。

    冷云翔原本伸出去到一半的手又放了回来。冲到外头的陈余达一把拉住李静宣,「你到底在气什么」他感觉得出来她不高兴,今天下午遇到她的时候就是这样了,但是他不知道她在不高兴什么

    晚上他是不可能让她一上人去搭车的,太危险了

    李静宣用力甩着手,却怎么也甩不开他的大掌,「陈余达,你放手」她一直想要扳开他的大手。

    「你先告诉我,你是在生我的气吗在生气我什么事情」她对他发脾气没有关系,但是他要知道为什么总不能让她就这么一生气下去吧。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回去而已,为什么你要一直阻止我」她失声的吼了出来

    她真的受够了从今天下午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她为什么要忍受他在自己身边

    她可以一个人来、一个人走的不是吗「咦」跟在后面跑出来的陶水柔不得不出声一下,「阿阿达,你的东西忘了拿」红了眼眶的李静宣急急的转身过去

    陈余达不是很甘愿的拿过牛皮纸袋,「忘了就忘了,还拿出来做什么」他嘴里喃喃的说着。

    「那、那个静宣,你要不要在我家过夜等等穿我的衣服就好了,反正我们两个身材差不多。」陶水柔有点担心的看着她的背影。

    静宣不像她都会自动自发的把事情说出来,每次都要一直问她。「不用了,下次再来找你,掰掰。」李静宣没有回头,左手朝后挥了挥,便往一旁走去。

    「我会送她回去。」陈余达也挥了挥手、跟了上去。

    「啊」陶水柔一只小手伸在半空之中,她也不知道要不要追上去她还满想要静宣晚上跟她一起睡觉的。

    李静宣直直的往公车站牌走去,柔柔家在半山腰上,只要往下走一小段路就会有公车站牌可以等。

    那个大笨蛋他又知道她是在生他的气了她连自己都不知道她自己在生什么气

    口好闷,闷得她好难受,看到他,她的口就会更闷

    「大笨蛋」她用手背揉了揉湿润的眼睛。在骂他吗陈余达不敢确定的怀疑着,他实在很想叫她不要走在大马路中间,虽然马路很宽、晚上也没有什么车辆会经过,但这样还是挺危险的。

    「烦死了,每次都故意要跟人家作对,看我不爽就对了。」他困惑的皱了皱眉头;是在说他吗他什么时候跟她作对过了可是「很烦」应该指的是他没有错。

    他才没有看她不爽,「讨厌、最讨厌了。」手背揉出愈来愈多的泪水,让她更是感到气恼。

    他放轻手脚、小心翼翼的跟在她后面,不敢声张、不敢跟得太近、更不敢让她发现,他才不想被轰上去山头勒。

    可是她那微微一吸一顿的纤细背影却让他的脚步忍不住急了起来。

    她在公车站牌停了下来,湿润的眼眶、微薄的路灯让她看不太清楚周围,连一部车子都没有的大马路上,更是让她放心的哭了出来。

    「呜」她早就想要回去宿舍哭了,干嘛一直忍到现在「讨、讨厌,都、都是他害的,呜呜」

    他、他吗他的脚步显得有些踌躇,「呜呜,讨、讨厌、讨厌」低着头的她,不知道过了多久,眼里突然出现了一双大鞋子,一张满是泪痕的小脸惊讶的抬起来,饱含泪水的眼眶更是楞楞的盯着他。

    他咧开好看的嘴角,「终于发现到我了。」两只大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泪水太多擦不干,他只好撩起自己的衬衫下摆往她脸上抹了过去。

    推开他的手,她微微侧过身去,吸了吸鼻子,两只手胡乱的抹了抹自己的脸一把,「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把你气哭了」他有点不知所措的问着,两只大掌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要怎么样帮她擦干泪水

    她这样用力的擦一定会很痛,「你、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努力压下带着哽咽的嗓音。

    「对不起嘛,你不要生气,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生气,可是你可以跟我说啊,不要生气了,对不起嘛。」

    「你干嘛要跟我对不起」她很想让声音听起来就跟平常没有两样。

    她是在生他的气没有错,可是他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是她自己生气得毫无道理可言

    「因为你在生气啊。」她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好缓缓那充满浓浓鼻音的嗓子,「我生气,可是跟你没有关系,已经没事了。」

    「哪里跟我没有关系你刚刚骂的是我吧。」他可是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跟在我后面」

    「呃」他不大敢说是,「你、你不是说你要去书局吗我也想去嘛。」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我、我知道你不想要我跟你的后面,可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会很担心欸,而且我已经跟柔柔说了我会送你回去,我不骗人的」看他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只母老虎一样,不知道他站在她面前多久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她今天该不会就像泼妇一样吧「等一下坐公车我会离你远一点,这样可以吧不过你要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喔。」这是他最大的让步。

    「你不是要开车载我回去吗」

    「噫」他楞了楞。

    「你开车载我回去好了。」

    「真、真的」英俊的脸孔显得有点目瞪口呆,「你要坐我的车子」

    「可以吗」她今天的表现似乎很过份。

    「当、当然可以啊」平常求都求不到勒「走」

    望着他拉着她的大手,他为什么不干脆不要理会自己算了她今天明明就对他特别的凶,虽然平常对他大吼大叫惯了,但是她总觉得今天的自己似乎是特别的莫名其妙

    看着他宽阔的肩背,她突然有种想要依偎上去的冲动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