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呆老公的甜心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她看着窗外景色,下了山之后,夜晚的街景真的很热闹。

    「你有话想要说就说。」她看着窗外说道。

    「没有啊,」他赶紧把视线转了回去,「哪有」大笨蛋,透过窗户她早就清清楚楚看到他一直在偷瞄她。

    「我们去逛夜市好不好」她问道。

    「噫」

    「你不想去吗」她有些遗憾的说着,以前在老家的时候他们四个人晚上常常一起去逛夜市。

    「想、想啊」他慢半拍的说着,「谁说我不想去」

    「那我们去逛逛吧,好久没有逛夜市了。」陈余达一张有型的嘴巴咧得大开

    夜市里的人潮很多、外面的车潮也很多,他们只能把车子停到大老远的位子上才有得停。

    随着愈来愈接近夜市入口,他也愈来愈靠近她,因为人多嘛。

    看准时机,他一把牵住她的手,「要跟她喔,不然会走丢。」他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就怕她会甩开自己的手。

    她抬头眯了他一眼,当她三岁小孩啊大手不自觉的握紧,很怕给她松开

    「等一下我吃不完的东西你要负责吃完喔。」刚刚已经在柔柔家里吃过饭了,等一下可能会没有办法吃完,来夜市怎么可能吃看不吃只买一、二样小吃而已呢

    「喔、喔。」他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勒,「那有什么问题你随便买、随便吃,剩下的我一定会通通吃光光」他拍着膛保证。

    「真的吗」她有点怀疑的看着他,「我可是都只会吃几口而已喔。」想吃的东西实太多了,胃要是也有他那么大就好了。

    他用力的点了点头,「童叟无欺。」

    「童叟无欺勒,当我是小孩还是老人」

    「呵呵,你是最漂亮的女孩子。」咧着嘴巴,他满脸笑容的说着。

    盯着他的小脸突然一红「骗人」她呐呐的转头看他。

    「我是说真的」他赶紧把嘴巴阖起来,免得她又以为自己不正经了。

    「你啊,就爱逗我。」她的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真的你很漂亮,你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女孩子了,以后也会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女孩子」他很认真的说着。

    李静宣歪着头看他,「嘴巴这么甜,等一下你要吃什么我通通买单」她笑得一脸灿烂的说着。

    这家伙就是有本事让女孩子心花怒放,瞧她现在不就是了吗难道他的人气要这么旺了,如果不是打小和他一起长大,她大概也会跟学校里的女生一样迷他吧。

    光是他那爽朗的笑容就已经够叫人着迷了。「才不是嘴巴甜呢,我是说真的每次都不相信人家。」帅气的脸孔有些不甘愿的说着。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先吃蚵仔煎好不好」她指着前面的一家摊贩说道,「好想要吃大颗蚵仔喔。」只要一想到那一颗、一颗肥美又饱满的超大粒蚵仔,她就忍不住流口水了。

    「你一定还是不相信对不对每次都这样小心眼,明明就是在敷衍人家。」被她拖着走,他嘴里还不忘喃喃的抱怨着。

    「老板,一盘蚵仔煎」她大声的说着。

    「马上来。」

    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两肘撑在桌面上、手背撑着下巴看他,他是真的长得很好看呐。

    棱角分明的脸庞配上小麦色的肌肤,浓浓的剑眉、明亮的双眼、挺直的鼻梁、爱笑的嘴角。

    还得天独厚拥有一副高挑又结实的健壮身材,个不但开朗、又很随和,若不是他年纪轻轻就一身昂贵名牌服饰、开百万跑车,大概没有人会去联想到他是个家财万贯的公子哥儿吧。

    难怪学妹们要叫他阳光王子了。

    也难怪小时候他就骗倒了一群婆婆妈妈,这家伙就是天要塌下来了,他也会先笑一笑吧。

    「怎、怎么了吗」陈余达了自己的脸上两把,「有什么东西黏在我的脸上是吗」

    她笑笑的摇了摇头,不管她怎么吼、怎么大叫,他就是有办法笑得出来,还笑得很灿烂,有点欠扁。

    他真的很爱笑,不是吗「蚵仔煎来了一份就好了吗」老板娘说着一口浓浓的台湾国语腔调,「少年仔,要不要帮女朋友多点一份」

    「哈哈我们等一下还要去吃很多东西,一份就够了。」陈余达爽朗的大声说着。

    她也只是笑了笑,从塑料桶子里拿出两双免洗筷。他看了她的脸。

    「快吃吧。」她看准了蚵仔、筷子马上夹了下去。

    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像是原本想要说出什么一样,可是还没有说出口,他就又阖了起来。

    「好吃吗」他问着。清脆的小白菜跟美味蚵仔在嘴里化开的滋味让她满意极了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嗯嗯你快吃看看。」

    「你好像饿死鬼喔。」

    「你才是饿死鬼。」她娇娇的睨了他一眼。

    突然,有一滴水珠落在盘子边上。

    「我们等等要吃什么好呢」蚵仔煎才刚刚端上来而已,她已经在垂涎下一道美食了。

    「我看,我们干脆从第一摊吃到最后一摊好了。」他说着。

    「你是认真的吗」她有点怀疑的看着他,这倒是很有可能,他胃应该是跟恐龙一样大。

    「真的啊,我跟林伟有空就会出来干这种事情啊。」这蚵仔还算满肥、满大颗的,一滴、两滴水珠落在桌子上。「他说这叫扫街。」

    扫街「你们两个人凑在一块儿就不能做一些正常人做的事情吗」她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吃东西很正常啊,难道我要跟他去挽仙桃来吃挽的到才有鬼。」

    「还说我像饿死鬼你跟林伟才是饿死鬼投胎。」

    桌上的水珠突然多了起来,一滴又一滴的接着落下来,他们两个抬起头来相互对看了一眼

    「该不是要下雨了吧」她说着。突然,陆陆续续落下了许多水珠,有些还打到了他们的脸上。

    「很有可能喔,你看看我的脸。」都是水。

    「噗你干嘛仰起头来接水啊」她笑了出来,「好像水桶喔。」

    「去哪里找这么帅的水桶」竟然他说成水桶。

    「啊今天晚上又别想做生意了」只听见蚵仔摊老板哀号了一声。

    「对啊,如果是水桶,你应该会是最好看的那一个。」高兴的说着。

    「真的又没得做了,昨天晚上也是。」隔壁鱿鱼羹摊老板也叫了出来。

    鱿鱼羹摊老板才刚说完没多久而已,一场大雨就哗啦啦的下了下来,「啊」

    「怎么这么突然」猛的,一场雨下得又急又汹,逛夜市的人潮纷纷用手遮着头部,找寻可以避雨的地方,原本就喧闹的夜市此时更嘈杂沸腾。

    「快走、快走」

    「啊一下子下得太大了吧,这什么」逛夜市的人潮纷纷躲避不及这急汹汹的大雨。

    陈余达赶紧付了钱把她拉到最近的骑楼下。

    「怎么突然下得这么大」她抬起一张淋湿的小脸。

    「对啊,真的是一场好大的雨。」淋湿的俊脸笑了笑,「你站在这里等我,我去把车子开过来。」他跨出一脚回头,「就站在这里等我,不要动喔。」

    李静宣拉着他的手臂跟了上去,「一起去就好了啊。」

    他急急的把她推回骑楼,「这样会淋湿的,你站在这里等我就好了,乖乖的、不要动」

    她揪住他的手,「一起去就好了嘛。」

    「淋湿很容易感冒的。」他难得皱起眉头。

    「一点小雨而已,我的身体才没有这么差呢。」她摇了摇他结实的手臂,「而且我好久没有淋雨了,你忘记我们小时候常常一起淋雨了吗」

    粉嫩的小嘴微微的嘟了起来,就好像在撒娇一样,不过她本人并没有发觉,倒是他觉得那微微噘起的小嘴十分可口。

    「走啦」

    「要是你敢感冒了,我就打你屁股」揽着她的肩,他用两只大手遮住她的头顶,快步从骑楼走了出去。

    「才不会呢」她吐了吐舌头,揪着他已经几乎已经湿透的衬衫走了出去。

    好不容易跑到大老远外的停车场,「还不快进去」陈余达淋着大雨,一手扳着驾驶座边的车门开关、一手抵着车顶,大声的朝她说道。

    一场大雨下得猛烈,浠沥哗啦的雨声隆隆作响,几乎要盖过他的声音,汹涌的雨水不断打落到他的脸上。

    「可是我全身都淋湿了。」她伸手抹了抹不断打在脸上的雨水,雨势大到影响了她的视线。

    陈余达大步一跨、来到她身边,打开车门将她一把给塞了进去心急的他顾不得力道有些鲁。

    「车、车子会湿掉的」

    随着他用力阖上车门,她的声音消失了,他快速的越过车头,开了驾驶座这边的车门坐了进来。

    「你的椅垫怎么办人家说皮革不可以碰到水的,湿了就不好了。」她担心的屁股动来动去,好怕毁了这车昂贵的装备。

    「毁了就毁了,难道我们要站在外面淋雨啊你脑袋是不是装大便」他有些大声的说着,钥匙发动引擎之后,他赶紧按下暖气开关。这个蠢女人,东西买来就是要用、车子买来就是要开

    「你的车子很贵嘛。」要是爸爸那台老爷车她才用不着担心勒,「你怎么可以说我的脑袋装大便,恶心死了」她大声叫着。

    「再贵也只是一辆车子,会比身体重要吗」她嘟了嘟嘴,感冒看医生只要花个挂号费一百五,他的椅垫没有花上个上万块她才不信呢。

    「还会不会冷」他把暖气开关调到最大。

    她摇了摇头。「先去我那里冲个热水澡。」

    「不用了」什、什么先去他那里她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

    「干嘛」他撇了撇嘴,「我的屋子里头会有毒是吗欧巴桑每个礼拜都会固定过来打扫两次,你不会中毒的。」

    「不、不是啦。」

    「要我先送你回去宿舍也可以,可是路途这么遥远,等我再回到家的时候就已经感冒了。」他没啥好气的说着。

    要是她一个人跟他回家,她不是没有去过他现在住的房子,可每次都是跟柔柔或林伟一起去,她没有单独一个人过去他家,她不想一个人过去

    她拉了拉身上因为湿透而黏贴在身上的衣服,「那、那我去你家等你冲个澡好了。」

    应该没关系吧她看了看窗外滂沱的雨势。怎么会突然下起大雨来了又不是午后雷阵雨,干嘛防他跟防贼一样啊修长的手指头不爽的敲着方向盘

    陈余达将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之后,带着她直接坐上电梯,她跟在他的后头走进去偌大的高级公寓,她每进来一次都忍不住要再惊叹一次

    光是他的客厅就比她老家的房子还要大上许多,如果老家的房子能够再大一点,她和妹妹就能够自己拥有自己的房间了,这家伙真是浪费

    「你去我房间里的浴室冲澡。」他丢了一条大毛巾给她。

    「什、什么」她盯着他看

    「你全身都湿了,还不赶快进去冲个澡还在什么个劲」他扒了扒一头湿发,「快点进去,我也要去洗澡了。」他走向另一个卫浴设备。

    看到他好像不耐烦的背影,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太大惊小怪了,他今天应该受够自己了吧她抓着大毛巾走进他的房间,她很快的冲了个热水澡走出来。

    「你进去没有洗澡吗」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陈余达皱起眉头,洗完澡的他套上一件及膝的卡其裤跟花色衬衫。

    「有啊,我不是走出来了吗」她拿着他刚刚丢给她的大毛巾擦头发。

    「那你干嘛冲完澡了还穿着原本的衣服脑袋有问题啊」他的音调忍不住上扬了起来。

    「你脑袋才有问题,这里又不是我家,我怎么会有衣服可以换」她给了他一个小白眼。

    「我在床上不是放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喔」

    「喔你说那套白色的运动服喔」

    「没、错。」他抿了抿嘴。

    「不用了,等等我还要回去宿舍,要是给人家看见就不好了。」怎么要以穿她的走出去她才不想自找麻烦。

    他深呼吸一口气,真的很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大便

    「李静宣,你洗完澡不换上干的衣服,你这样跟还没淋雨有什么两样」

    「冲过了热水澡之后身体已经比较暖和了,你赶快送我回去就好了。」她走向门口,「你为条大毛巾借我回去好不好我洗好了再还给你。」她刚刚也顺便洗了头发,还很湿。

    「你给我过来。」陈余达抓着她的手。

    「干嘛啦」这么用力。

    「给我进去把湿衣服换下来。」他把她给推进了房间。

    「陈余达」她转过身来拍着门板,「快开门啦」

    「快点把湿衣服给我换下来」

    「不要闹了,我会来不及赶上宿舍关门的时间」她心急的叫着。

    「那你就赶快把湿衣服给我换下来,我马上载你回去。」

    「会被别人看到的我穿这样回去就好了。」

    「你把湿衣服换下来,我才要载你回去。」他没得商量的说着。

    「陈余达」她就快要被他气哭了宿舍里头有一群女生成天盯着她,每次只要让她们看见她跟他碰在一起儿就会有难听的话传了出去,等等要是让她们看见她穿了男孩子的衣服回去宿舍,她

    「你快点开门啦我要回去」每次都是因为碰到他才害她被指指点点,她要自己不要去理会,可是完全不会难过是骗人的。

    「你到底要不要把衣服换下来」

    「我不要换,也不用你送我回去,你只要快点把门打开就好了」她用力的拍着房门。

    「你真的很固」

    一双泛红的圆眼让他止住了,「宣」

    她急急的侧过身去,胡乱的抹了抹脸上一把,她从他身边钻了出去,「我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不用送我了」现在出去说不定还赶得上最后一班公车。

    抓住她的手腕,他将她的身子扯了回来,「放、放开我」

    他用食指和拇指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了起来,低头吻了下去。

    「唔」她瞠大了一双略略泛红的眼睛。

    将她的双手反锁在身后,一手压着她的头颅,好让他可以吻得更深

    他有些蛮横的撬开她紧闭的牙关,舌头一股脑儿的窜进她的小嘴里,迫切的扫着一颗颗洁白贝齿。

    她从来没有如此的靠近过他,一手压着她的后脑勺,他轻轻的吮着她的唇瓣,柔嫩的唇瓣勾引出他心中的渴望,带着热度的舌尖舔了舔她的上唇。

    放大的俊脸仿佛带着魔法似的诱惑着她。

    她慢慢闭上一双瞠大的眼睛,她不讨厌他的吻,这一次,他不用撬开她的贝齿,她微微张着自己的嘴,他欣喜的不再逗弄外边的唇瓣,火热的舌头再次窜入了她的口中

    搂紧了她的腰,他将她的身子微微的提了起来,索求的唇更是往她的小嘴压了下去,当四片唇瓣贴合在一起的时候,他忍不住收紧了环绕住她的双手

    两手揪住了他腰侧的衬衫,初次接吻的体验让她忍不住有些颤抖。

    好甜啊想不到她的小嘴是如此的芳香,难怪那些热恋中的男女要忍不住在半路就吻了起来。

    尝过一次她的味道,他大概一辈子也忘不掉了。

    他的亲吻愈来愈狂乱、呼吸也开始絮乱了,体内就像是有簇火苗的蠢蠢欲动一样

    他将舌头伸出微启的小嘴,爱恋的吮了吮她的唇瓣,才慢慢往下移到了她那白晳的颈子,舌头舔着她小巧的下颔没去。他的吻让她不得不仰起头来,「余、余达」

    大手扯了扯她肩上的衣服,他那微薄的唇瓣正沿着她纤细的锁骨轻轻吻着,然而碍事的棉质T恤就像是故意跟他作对一样,紧紧的裹着她的肌肤。

    只扯出一小截雪白的肩膀,本不足以满足他,他有些挫败的啃咬着

    「啊」她敏感的畏缩了一下。

    他搂紧了她将头放在她小小的肩上,絮乱的呼吸着,「给、给我好不好」说话的同时,搂在她腰后的大手已经从T恤下摆伸了进去。

    他松开内衣的后扣,内衣都湿透了她也穿上去

    双突然失去支撑的晃动让她叫了出来,「你、你怎么可以」

    抓牢她的衣服下摆,他迅速的拉开她的衣服,「吓」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两只小手急急的覆上部,那松开的内衣几乎要从她的肩上滑了下去

    他打横抱起楞怔怔的她,双双跌入加尺寸的昂贵床铺。

    「你、你」

    一手扯下她那碍眼的内衣,将布料远远的丢了出去,「给我嘛,好不好」他露出像小男孩般的恳求表情。

    「我要嘛,给我啦。」帅气的嘴角竟然微微的嘟了起来,「给我嘛」他又扯了扯她的小手,「给我啦」李静宣咬了咬下唇,她不讨厌他,甚至可以说是有喜欢他,可是

    要是真的给了他,她还能跟以前一样洒脱吗

    喜欢他的程度,似乎比有点还要再更多

    「宣,给我啦,我要嘛」他贴着她的额头说道,还一边拉着她的小手不断摇着,「给我啦」

    「不管了啦」他的大手往下伸了过去,松开她的裤头,连着底裤一同扯了下来。

    他急急覆上她的唇,略略急躁的吻让她不得不张大小嘴,他胡乱的啃着她的小嘴,只要让她没空说出拒绝他的话就好

    大掌从她柔软的腰侧滑了上去,牢牢覆住那高高隆起的房,「呃」擅自行动的大掌让她倏地红了一张小脸。

    他那一向带笑的眸子黯了下来,他微微撑起自己的身躯,看看身下已经赤裸裸的胴体,深黑色的双眼似乎跃动着一簇簇火花。

    那突起的喉结滚了滚,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下身的变化,一双大手与她的小手十指交扣着,他俯下头,吻了吻她迷人的眉眼,那纯净的眸子就像一潭清澈可见底的净水一样。

    薄唇滑过她挺俏的鼻子,吸起了她那软绵的唇瓣,灵活的舌头更是贪心的舔了起来

    「唔」两片唇瓣都被他给牢牢覆住,她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腔里头的空气就好像快要不够用似的。

    逗弄了软绵绵的唇瓣好一会,像小蛇般的舌头又想窜进她的口中,可惜身下的小人儿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他捏了捏掌中的房一把。

    「啊」他施的力道不大,但却足以叫她惊呼出声,陈余达如愿的将舌头窜进她的小嘴里,灵活的舌蛇随即擒住她那丁香小舌,渴求的吸吮着,小嘴里甘甜的津就像是会上瘾一样的缠着他。

    愈来愈狂野的吻让她开始有些招架不住,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亲昵的接触,她的初吻才刚刚被他夺走而已。

    覆在她身上的他就像一座山一样,怎么样也撼动不了半分,她只能任由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嬉戏着。

    随着他愈来愈迫切的吻,她渐渐觉得身体似乎在愈来愈燥热了,一股莫名的渴求让她的双手攀上了他的肩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