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呆老公的甜心

章节目录 第六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他混浊呼吸的关系,她的呼吸也开始有点急促了,火热的感觉让她有胴体染上一片嫣红,粉嫩的双颊更显得酡红。

    罩着双的大掌慢慢的搓揉了起来,在掌中心的两株花蕊娇柔得有些颤抖,「余达,我」

    他轻轻的啃着她的锁骨,「宣」

    砺的指头捻起峰上的花蕊慢慢揉着,身下微微颤抖的女体让他不敢太过于躁进,灵活的舌蛇在她优美的肩颈间来回穿梭着。

    低下头,将那颤抖不止的花蕊含进嘴里,窜动的舌蛇不断逗弄着嘴里的花蕊,似乎是想要让嫣红的花蕊为他完全绽放开来。

    「唔」小腹窜上的燥热让她不安的动了起来,她咬了咬下唇,像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她的私处慢慢的流了出来一样。

    两只小手揪着床单,她不知所措的拢紧双腿,想阻止私处里的体流出。

    「宣」陀红的小脸让他舍不得移开视线。

    下体窜上的陌生悸动让她有些害怕的曲起双腿,微曲的双腿却不经意的触碰到了他那早已挺翘的棍。

    他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罩住房的大掌往下移了过去,滑过那平坦的肚皮、小腹,在浓密的芳草上抚了抚

    「把腿张开。」他呼吸浓厚的说着,大手像梳子一样在浓密的芳草上轻梳,碰触到小腹的掌心就像火炬一样炽热。

    「不、不」放肆的大掌让她忍不住惊慌了起来,她卷起身子侧身过去,「不不要了我不要了」他怎么可能放任她临陈脱逃

    将她的双手箝制在头顶上,罩着她私处的大掌硬是往她腿间窜了进去,蛮横的指头一下子就到了湿润的瓣

    「啊」陈余达低头吻了吻惊慌的嘴角,「没事的、没事的,你已经湿了」他有些心疼的柔声的说着。

    她瞠着一双圆眼看着俯身在自己上头的他,不敢相信他、他竟然着自己的那个地方不放

    「没事的,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他缓缓的落下一个又一个温柔的吻,吻在她惊慌的眉眼、吻在她忘了呼吸的鼻子、吻在她不知所措的嘴角。

    砺的指头轻柔的搓着她身下的瓣,两片瓣他都轮流爱抚着,花似乎因此而流出了更多的透明花蜜。

    他往下探了探,大的指头慢慢压进那藏匿在瓣中间的缝隙,「不」她猛的睁开眼睛。

    他倏地将手指入缝隙里,「乖,没事的」他让指头浅浅的停留在花里头,不断在她耳畔低语着,「一会就好了,你会很舒服的,我不会伤害。」从没闯入过异物的花径不断排挤着他的指头,尽管他只是浅浅的探入而已,但是紧窄的花还是泛上一肌疼痛,「我我不要」

    停留在花里头的砺指头暂且静止不动,他揉了揉她如雪般的凝,胡乱挥动的两只小手让他不得不加重力道。

    「你走开、走开」她怎么也推不动他不动如山的强壮身躯,「我不要了,你听到没有」

    她慌得就快哭了,他的一只手还、还放在她的身体里面,陈余达咬着牙,狠心的将原本只是浅浅探入的指头猛的尽没入。

    「啊」推着他的双手突然失去了力气,下体瞬间窜入的那股强烈刺痛感撼得她四肢无法动弹。

    「一会就好了为我忍忍」他极为不舍的吻着她,那痛皱的小脸更是叫他心疼,「一会就不疼了。」她痛苦的睁开双眼,这该死的家伙,他徐徐的从紧窒的花里头抽出指头。

    「别、别动啊」她睁开眼睛说着,他难道不知道她很痛吗要不是提不起力气,她一定会狠狠给他一拳

    即将退出花的指头又猛的了进去「啊」该、该死的家伙,她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他

    「忍一忍」他哑着声音说着,要是不先用手指头这么抽几下,等等一定会让她痛得哇哇大叫。

    「你、你还动」一双圆眼瞠得更圆了,「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她有些哽咽的说着。

    已经涨红不堪的一张俊脸不由得苦笑了出来,他加快手指头在紧窒通道内的抽速度。

    「陈余达」她费尽力气的吼着,真的很想抬起手来挥他一拳

    手指头每一次抽都是几乎要全退了出来、再尽没入,愈来愈剧烈的刺痛撼得她就要受不了的迁出眼泪

    「你不、不要这样,停快停下来」私密处的阵阵疼痛让她无法拢起双腿,无力的双手也只能微微的揪着他的衬衫,一点也挣扎不了。

    「不、不要不要了你住手你快住手啊」她再也受不了的哭了出来。

    眼看她哭了出来,他不得不先将沾满透明花蜜的指头从花里头抽出,他暂时从她身上离开,快速的褪去一身衣物。

    就在她松了一口气、正打算从床上坐起来之际,他又将她给扑倒了,「你」

    他一口堵住她的唇,捉住她的双手那甜美的小嘴让他爱不释手、不愿意离开的一再品尝着。

    「唔唔」她左右摇着头,却怎么也甩不开他紧追在后的吻。

    他高高举起她的双手搁在头上,那丰满的双因此显得更加挺俏,尽管房里的灯光昏暗,他还是能够看清楚她这一身白皙且泛红的诱人胴体。

    撑开一双匀称的大腿,他强横的挤了进去,好让白嫩的大腿横在他的左右。

    「你」她还来不及出声,他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更为惊慌,他竟然捉住她的脚裸,大大的扯开她的双腿「不」

    她胡乱的踢着双腿,然而被捉牢的脚裸却怎么也挣脱不开他的大掌,在一片浓密的乌黑芳草底下,是晶萤透亮的两片粉嫩瓣,那微微溢出的透明花蜜将两片瓣沾得湿湿滑滑。

    被扯得大开的双腿甚至牵动了两片紧闭的瓣,微颤的瓣不由得往外开启着,那藏匿在其中的小小缝隙隐隐约约可以窥见。

    「不要看你为要看」方才的疼痛已经让她没有力气再挣扎,她只能无力的任他张开自己的双腿。

    湿润的瓣完完全全在他眼前绽放开来,突地,那小小的缝隙竟然流出汩汩的透明花

    「不不要看不要看啊」她羞愧的哭喊出声,她现在不但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私处甚至是如此不堪的曝露在别人面前。

    陈余达盯着水嫩的花口不放,那粉嫩瓣就好像是不断诱惑他一样的微微颤抖着,他困难的吞了吞口水,低下头。

    「不、不」她再也忍受不住的的痛哭出声他、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做,他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舔瓣,那粉粉嫩嫩的瓣好似万般娇柔,他就怕会稍稍的弄痛了她。

    两片瓣让溢出的透明花蜜沾得湿湿亮亮,叫他只想一口含住。

    「呜不不要不要」满满的羞愧占据了她的心头,下体有了欢愉的快感更是叫她感到不堪。

    他温柔的吮着颤栗的瓣,她下体的小嘴紧得跟什么一样,叫他不得不将舌头放缓下来,火热的舌尖轻轻戳刺着瓣间的缝隙,一下、一下、又一下

    略薄的嘴唇紧含着颤抖的瓣不放,他将螫人的舌头猛的窜进那小小的缝隙里头,直直往洞里钻。「呃」她一时之间几乎要停了呼吸

    灵活的舌蛇不断在那小小的洞里头进进出出,当紧窒的内壁缠住窜动不已的舌蛇的时候,原本就涨红的一张俊脸几乎就快要爆炸了,身下的棍更是胀得他呼吸困难

    私处又溢出一道汩汩的透明花蜜,叫她羞得不敢睁开眼睛,一身白皙的肌肤全染上了层层红晕,顶下的花蕊更是殷红不已,紧闭双眼的一张小脸羞涩不堪的埋进枕头里,一头秀发有些迷乱的散落着,微微颤抖的红唇叫他怜爱,「宣」

    他的双手依旧捉住她的脚踝不放,捉牢一双纤细的脚踝,压向她那白嫩的腿部,圆润小巧的膝盖就这么立了起来,往外扳开她的膝盖,水水嫩嫩换花儿只得再次绽放在他眼前。

    无力的四肢让她放弃挣扎,她更加不敢睁开眼睛,「不」他用硕大的圆端先是轻轻的摩擦那两片水嫩瓣,火热的圆端在沾染上溢出花口外头的透明花时,几乎要叫他吼了出来

    赤热的棍瞬间变得更为巨大,竟然胀得他很是痛苦。

    「啊」花口的酥痒让她情不自禁娇吟出声,让她自己吓了一跳。

    她那一道娇嫩的呻吟叫他再也无法忍耐,有力的腰杆一挺,「啊」

    紧闭的双眼瞬间瞠得大圆,那痛彻心肺的痛楚几乎要她停了呼吸,皱紧的一张小脸终于忍不住的流下眼泪。

    她咬紧了下唇,那撕身般的痛楚疼得她随即没入血色。

    赤铁般火热的棍一举入她那已经湿润的花里头,猛的冲破了那薄薄一层却有些坚韧的膜。

    莫怪她会痛成这样了,「宣」那强忍着痛楚的小脸叫他心疼不已,他宁愿她叫出来声音来。

    「呜呜」她紧咬着下唇,却还是忍受不住的哽咽出声,那眼泪更是不听话的扑簌簌流了下来。

    痛、痛死她了

    私处的酥麻感早已经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撕裂般的疼痛。

    无法适应异物的花频频排挤着棍,但是太过紧窒的洞内壁却反而像是在紧紧裹着大的棍不放一样。

    他几乎就要爆炸了

    「宣再为我忍耐一下就好、一下就好」大手伸进了他俩紧紧密合的神圣密处,他用大拇指轻搓着两片瓣的上方交接处,希望能揉出那小小的花核。

    「你你又要做什么」她无力的吐出几个字。

    他巴不得能够马上掏弄出她更多花蜜来,好缓缓她破身的痛楚,经过他一番搓揉的那小小花核似乎有愈来愈突起的倾向。

    「住手、你住手我不要我不要了你听到了没有」她奋力抬起双手来推着他宽阔的肩膀。

    他压着翻天骇浪般的欲望取悦她,没想到这女人倒是一点都不领情。

    「停你停听到了没」他将叫嚣的棍从紧窄的花里头抽了出来,在硕大的圆端即将退出来口之际,他再用力的顶入,「啊」秀气的眉头瞬间皱得死紧

    「太太紧了忍着点宣」他痛苦的硬是挤出几个字来安抚她。

    可是身下娇柔不堪的小人儿似乎不懂得他的用心,一双小手只管胡乱的拍打着。「走、走开我不要我不要了啊」

    天知道他多想不顾一切的尽情抽、多想用力的一次次挺入,他多想疯狂的捣弄着她的花不放。

    一颗又一颗的汗珠从他宽阔且饱满的额际滑下,滴落在她皱紧且发白的一张小脸上。

    他的忍耐就要崩溃了。

    被小小花紧紧裹住的棍正不听话的跃动着,就像是正在一股劲儿的催促着他愚蠢的主人。

    她不安的扭动着一身疼痛的躯体,只想要马上从他的身下挣脱开来,然而这轻轻的一扭,却叫他断了那一紧绷的线

    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扯开脚裸的双手改而握住她那两片小巧又圆俏的臀办,他猛的把棍一次次顶入

    那狂妄的力道每一次都将硕大的圆端重重顶入那花心深处

    「不不」强忍着不哭的她溃堤的喊了出来那强硬撑开下体的力道撼得她向乎就要痛麻了身子。

    抓紧她的臀办,他一次又一次的蛮横顶入,那瘦的腰杆像强力马达一样的猛烈律动着

    他已经让她湿得不像话了,会痛是因为她的通道太过于窄小,天啊她怎么可以紧成这样

    握住臀办的大掌移到了前面,压开她白嫩的双腿,原本就被棍挤开的瓣也因此再扯开了此

    「痛痛啊」她本无力阻止他的侵犯。

    与巨大棍交接的花口让他带出了一丝丝血迹,那嫣红的处子血就像一朵又一朵的小花似的散落在雪白的大腿上,有些甚至染红了底下的被单。

    他依旧毫不留情的用力撞着她的花,那蛮横的力道叫柔嫩的私处无法不渐渐的红肿起来

    有力的腰杆不断耸动着,被撞得红肿的花还是泌出了汩汩花,只是还来不及润滑他俩交合的紧窄通道时,就又让膨胀的棍给挤出了花口外。

    一堆堆透明的蜜堆在滑腻的两片瓣上,小小的通道让棍塞得满满

    「不不要不要了不要再了」她疼痛万分的哭喊着。

    捉紧她的小臀,他一次又一次在湿润的通道里头尽情穿梭,那温暖的小偎得他燃烧

    中涨了鼓鼓的满足感,叫他怎么也缓不下来,他加快腰杆摇摆冲撞的速度,那交合的水声滋滋作响,诱得他不得不奔驰起来

    她不知道他到底还要再这样入自己的私处多久两只小手无力的搁在头侧,看着他狂乱的一张俊脸,她竟然无法对他生起气来,那涨红的俊脸还是一样迷人

    「宣」大手抚着那虚软的小脸,她那发白的唇瓣让他不舍极了,然而瘦的腰臀却还是不断的朝花里头用力挺进

    「啊啊」她觉得她似乎快要晕了过去,他突然猛的冲刺起来,一次又一次更加蛮横、霸道的撞击着花,捏紧了她的臀办、用力压向他的方面,炙滚滚的硕大圆端终于在花底处喷出最浓烈的浊白

    「啊啊」她被那滚烫的灼得尖叫出声那喷进去的浓甚至比她自己泌出的汁还要具有强烈的存在感早已经汗湿了膛的男躯体重重的压在她柔嫩的胴体之上。

    他喘着气,抱着虚软的她翻身过去,她不让自己沉得的重量压坏了她,大手轻轻拨开她颊畔的发丝。

    「嗯嗯」高潮的颤栗让她不由自主的微微抖着身子,那瘫软的四肢就好像不是她的躯体一样。

    「宣」迷蒙的小脸让他吻了又吻,他好像怎么也亲不够。她累得睁不开眼睛,只得任由他的舌头四处游走,大掌不舍的抚了抚她赤裸裸的背肌,他早就知道这会是她的第一次,他实在不该如此的放纵自己。

    可是谁叫她要这么甜美甜得他本把持不住,只能奋力的冲刺着他都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

    盯着她闭上双眼的小脸好一会,直到她那小巧的鼻尖传来匀称的呼吸,他才跟着闭上双眼。

    虽然正值夏日,但是寂静的夜晚时分还是会令人感到微凉,尤其这高级公寓的景观十分辽阔,四周并没有任何遮蔽物。

    偌大的床铺上卧躺着两个赤裸裸的躯体,曲线分明的娇躯正卧躺着,一头乌黑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她的脑后,露出一张清丽的小脸来,那稍嫌整齐的一头秀发似乎是有人替她抓拢过,以至于不会搔痒到她的脸颊。

    纤细的两只胳臂虚软往一旁瘫软着,一身白晳的肌肤布满了点点红紫的痕迹,大腿内侧更是瘀青成一片,娇柔的胴体让一双铁臂给牢牢霸占住

    一只胳臂穿过细细的颈子,握住她瘫直的小手,另一只大手则是握住其中一只丰满的凝不放,健壮又结实的一条长腿横跨上背对着他的小俏臀,跟着主人一同休息的棍可是抵着那红肿得可怜的瓣不放。

    尽管身躯让他牢牢巴住,但是夜晚微凉的空气还是抚上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被后头庞然大物紧紧缠住的胴体微微的动了一下,李静宣缓缓的睁开眼睛,酸涩的眼睛本不想张开,但是过凉的空气却叫她的肌肤泛上一层皮疙瘩。

    她想转过身子,但是却动弹不得,由私处传来的撕裂疼痛就像是「轰」的一声,敲进她的脑袋,小头颅猛的回头,只看见一张熟睡的俊脸,他那挺直的鼻梁正缓缓吐出匀称的呼吸,贴紧她的温热膛也规律的起伏着,就是睡着了,他的嘴角也好像带着笑,他真的很英俊

    天、天啊她、她竟然跟他做了她、她在想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觉得他好看,噢

    那一幕幕羞人的画面好像活生生的浮现在她眼前,他、他竟然舔了她的私处

    噢,她将羞红的一张小脸深深的埋进小手里,她疯了是不是她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来

    她懊恼万分的垂下双手,低下头,一双杏眼圆睁的瞪视着覆在自己上的大掌,她简直不敢相信,这该死的家伙,都睡着了还敢吃她的豆腐

    一张小脸因为意识到杵在臀间的大棍而显得更加酡红,那火热的圆端竟然抵着她的口,噢,从私处不断窜上的疼痛感好像在提醒她,他们昨晚有多激情一样,天、天哪她究竟是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出来

    喔她干脆疯了算了

    她奋力的提起他那吃尽豆腐的魔爪,试着悄悄的要将他的大手推过去另一边,这该死的家伙,竟然用大脚这样跨着她他难道会不知道他自己是有多么的重吗真想给他一拳

    李静宣使劲儿吃的力气抬起他的大腿,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他大爷咕哝一声,一条长腿自己横了过去、成大字形仰躺着,「呼」这该死的家伙,要不是怕吵醒他,她早扁他了

    李静宣狠狠的瞪视着身边熟睡的男人,一双圆眼却在瞄见一柱擎天的棍时,完全没了气势,方才使了一番力气已经够让她脸红气喘的了,这下子可好了,他那仰天的巨龙几乎要叫她止了呼吸

    「大色狼」她急急的撇过头去,秀丽的一张小脸就像是浸泡到红墨水里头一样。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