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呆老公的甜心

章节目录 第九章

    「你过来干嘛」李静宣咬着牙、尽量不露出唇语、尽量不看向他、尽一切可能的低声说着。

    「我等一下想要坐在你的旁边。」他才不想要跟系主任坐在一起,一个老男人跟一个年轻小伙子无聊死了。

    「快回去。」她视线看着前方,才不想让别人发现这里有异样。

    只是,坐在观礼席上的来宾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陈余达不但走在最前面、那魁梧奇伟的身材更是让人无法忽视

    陈家夫妇不知道儿子怎么会突然脱队走到后面去这入场队伍应该是不变的,又不是载歌载舞会有队伍变换的表演。

    陈余锋盯着弟弟,想要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只是往后转的弟弟本看都不看向他这边一眼。

    「不要,我要坐在你的旁边。」他们之前演练过了,入席座位是按照行走队伍一个一个坐进去的。

    「快回去,你的位子空出来这样子很奇怪。」抬起头来瞪他太明显,她只能微微侧过头瞪他。

    「那你等一下会让我坐在你的旁边吗」走在她旁边的陈余达问着,被挤后退一位的同学莫名其妙的看着学生会会长的背影。

    「随便你,快点走回去。」她有点敷衍的说着。

    「你骗人,座位明明就是一个、一个的坐进去,你要怎么让我坐在你旁边」他才不相信她会在旁边替他留一个位子。

    李静宣抓紧了双拳、双眼不耐烦的闭了一下那他在问个什么劲儿啊

    「不要闹了,我拜托你快点回去。」

    他撇了撇嘴,「我才没有闹。」他哪有这种无聊的心情「反正等一下我是一定要坐在你旁边。」躲他躲了这么多天,她以为这样就可以算了吗

    「你不能排在这里啦,你等一下不是得上台致词吗快点走回去,动作不要太大,就是趁现在,快一点。」她心急的说着。

    他才不管,他就是要这样排进去座位。

    眼看走在最前头的人已经开始入位,李静宣的心简直是荡了下去,她再也受不了了的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你看看你,都这样瞪我了,要是我真的照你说的走回去,你会帮我留位子才怪勒」他哇哇叫着。

    「小声一点」她捏紧了双拳就快要发抖了。

    「哼」他的鼻孔用力的喷出两口气。她多想揪着他的耳朵大吼,好把他给吼到前头去。不行,再忍忍,只要过了今天,她就海阔天空了

    陈余达如愿以偿的坐在她旁边,待大家入座不久,系主任想要再跟毕业生代表确认一下等等上台顺序的流程,可是侧过头看见的却不是学生会会长。

    系主任回过头来寻找突然消失不见的毕业生代表,只见显眼的陈余达伸起手来挥了挥,脸上露出他惯有的笑容。

    他跑到这么后面干嘛「你为什么都不接我的电话而且你一直在躲着我,为什么要躲着我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吗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你安静一点好不好」这椅子贴的这么近,前、后、左、右都听得到

    「不好。」他双手在前,「谁叫你要一直躲着、故意不见我,我有拜托别人进去女生宿舍里头看看,你明明就待在房间里头,还故意装不在」

    「」

    不知道他要碎碎念多久李静宣把视线专注放在台上。

    「你到底是怎么了吗生气就跟我说你在生气嘛,顺便告诉我理由啊,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在生气什么事情」

    「今天很荣幸能够受邀来到贵校参加一年一度、盛大的毕业典礼,首先要先祝福各位毕业生」台上的来宾正在致词。

    校长、贵宾先后在台上致词,李静宣的耳朵旁边也有人在致词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好多天都没有看到你的脸了,本来想要去买一顶长的假发戴起来,再借一条裙子走进去女生宿舍,可是我怕你会生气,」陈余达一脸认真的说着,「怕你会生气,可是你又一直不肯出来见我,你知不知道我很烦恼」

    「」该烦恼的人是她。

    「明明就知道你在女生宿舍里头,可是我又不能闯进去,我不是怕喔,顶多一个大过而已,好了,顶多记两个大过好不好这样的惩罚够重了吧反正我都要毕业了,而且我嘉奖、记功很多,才不怕勒。」他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不想要让你感到为难啊,知道你是女生,脸皮当然比较薄,那我只好体贴一点,可是你也不能因为仗势着这一点就委屈了我吧我」

    「」她真想拿胶带封住他那一张说个不停的嘴巴,校长跟来宾早就致词完毕了,他大爷的一张嘴竟然还停不了

    「颁发毕业证书」司仪说着。

    「我每天都在想你说有没有照三餐按时吃饭你都不走出来宿舍,要吃什么东西宿舍里头哪有什么东西可以吃以前我们刚进来学校的时候,一开始林伟不是有住过宿舍吗」他自言自语的问着,「我有进去男生宿舍里头看过,只有一台泡面贩卖机跟一台饮料贩卖机而已,女生宿舍应该也是这样,你该不会都是吃这种东西在过日子吧」

    又过了许久,「颁奖」

    「反正到时候你先把东西全部搬到我那边放着,用不到的物品看是要丢掉还是搬回老家,放在我那边也没关系啊,反正我的房子很大」

    「你快点回到前面去,差不多就快要到毕业代表致词啊。」李静宣推了推他的手臂。

    「我刚刚跟你说了这么多事情,你有没有听进去」他从头到尾看她都没啥反应的样子,「反正搬出宿舍之后,我要你跟我一起住啦。」

    「什么」她让他的说词给吓到了,「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住」

    「你是我的女朋友,当然要跟我一起住。」他盯着她说,问这是什么废话

    「谁是你女朋友我才不是勒」她惊慌的说着。

    「毕业生代表致词」台上的司仪正说着。

    「李、静、宣」陈余达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我的第一次已经给你了,你还想要怎样你是不是想要赖账、不负责任啊」他生气的大声吼着

    「哗」现场马上响起一阵哗然巨响,盖过台上司仪的麦克风声音。

    李静宣吓呆了,「呃」司仪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发出。

    「噗」蒲生拓莲把嘴里的气泡矿泉水给全吐了出来坐在他旁边的冷茹淇楞住了。

    不只是现场来宾目瞪口呆,四个毕业生的亲友团更是震惊

    「白痴」陈余锋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冷云翔跟蒲生拓莲都很同情的看了阿锋一眼。

    冷云翔摇着头,他就说那小毛头一点也不像阿锋嘛。

    李勉茗看着妻子阿、阿达这个孩子刚、刚才说了什么何秋也很不敢相信的看着丈夫。

    袁淑蓉揪紧了丈夫的手臂,一双眼睛仍是盯着伫立在会场中央的小儿子看,陈鼎朝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手,不禁摇了摇头,他跟妻子还何苦想要生个女儿呢小儿子现在就跟个女人没两样。

    「呃」台上司仪接不下话。

    一张小嘴张得开开的李静宣,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不断交替着,她头皮发麻的将脸埋在陶水柔的腿上。

    就坐在她旁边的陶水柔眨了眨眼,拿下顶上的学士帽,盖在静宣的头上,这、这样可以了吧。

    陈余达的口剧烈的起伏着、俊帅的脸孔也微微发红着,不过,这不是因为全场的人都盯着他看的关系,而是因为他真的生气了

    她怎么可以一直这样故意忽视他她真的很可恶,上完床、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了吗那也要先看看他要不要让她走啊。

    他才不会让她甩了他勒,门儿都没有

    「毕、毕业生代表致词」台上的司仪开了口,没、没有想到学生会会长是第一次

    陈余锋站起来,镇定的走到弟弟身边,一把用力的揪住他的耳机。

    「先给我上去致词。」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陈家的脸在今天都给他丢光了

    「啊啊痛、痛啦」一脸怨愤的陈余达突然弯腰叫了出来,「好好啦,快放心啦」

    「再给我出差错,你看你活不活得过今天晚上」陈余锋冷着一张严肃的脸孔说着。

    「用说的就好了嘛」陈余达扁着嘴走向台前,「臭大哥人家的耳机是用做的」

    只见学生会会长不疾不徐的走着,此起彼落的惊呼声跟陆陆续续传出交头接耳的私语声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他稳稳的踏上阶梯、走到麦克风前面,大手把可伸缩的麦克风架拉高,好配合他本身的高度。

    他露出一抹笑容,「校长,各位来宾、在场所以的毕业生,以及特地来向我们祝贺的学弟妹们,你们好,我是毕业生代表」

    当万众瞩目的学生会会长洋洋洒洒的套口上致词时,李静宣还是把脸埋在陶水柔的大腿上,不敢抬起头来。

    这该揍一万拳的家伙

    李静宣气冲冲的在走廊上跑着,顾不得父母跟妹妹可能正在会场上着急的找着她。

    丢脸死了这个大白痴

    她气得眼泪都快掉了出来,他就是在学校里的最后一天也不放过她,她知道他不怕丢脸,可是她很怕啊。

    他是不是阿达阿达才会说、说出这种话要是爸妈真的问她了,她要怎么解释

    「啊」她快疯了啦

    「李静宣」追上来的陈余达一把抓住她的手,他喘着大气,没想到她竟然又落跑,她不是落跑成啊

    毕业典礼上,这两个人是最早离席消失不见的,一堆人正在找着卸任的学生会会长。

    「放开我啦」她生气的吼着。

    「不要」他把她给扯了过来,「你到底是怎么了」他失去耐的吼着,「要我怎么做,你告诉我啊,为什么要让我看不见你」

    她让他口剧烈的波动给微微的骇住了。

    「我没有要你怎么做,我才想要问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呢」她也用力的吼了回去。

    「我想要怎么样」他手指着自己不是很确定的问着,她竟然不知道他想要怎么样「我想要追你啊。」

    幼稚园同学、国小同学、国中同学、一国中同学、大学同学有哪一个是不知道他陈余达在追李静宣

    而她这个本人竟然不知道他哪有这么逊啊

    「你敢说你要追我」她真不敢相信他竟然还说得出口,「你这个恶心的家伙,烂透了」

    「喂,李静宣,你不要太过分了喔,人家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追你,你怎么可以说我恶心又烂透我哪有那么糟糕啊」他愤愤不平的说着。

    他追了她这么多年都没有气馁,她倒是先嫌弃起他来了

    「你这个大烂人,三不五时就跑去跟女孩子相亲,还敢说要追我这不是烂人是什么」她气得都快要跳起来了

    气忿忿的陈余达楞了楞,她、她知道他去相亲了

    李静宣的头顶正冒着大浓烟,只要一想到这个她就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明明就是一个到处相亲的家伙,还要故意让别人误以为他喜欢她。

    因为这种表里不一的家伙,害她无缘无故被人敌视、排斥,她们本就不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她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受这种无妄之灾

    「你你怎么知道我去相亲」他扯不太开嘴角的问着。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她何止知道他去相亲而已,她还知道他多久去一次

    大一的时候一个月相亲一次、大二的时候两个礼拜相亲一次、大三的时候一个礼拜相亲一次、大四的时候,只要有空,就会去她甚至知道他最常去相亲的地点是在哪一家餐厅她气得揪紧口,那氧气被抽空的感觉又汹汹的袭向她。

    「那个相亲不是自愿的。」他呐呐的说着,他要是敢不去,大哥会扒了他一层皮。

    「好个你不自愿的,我每一次看见你,你都是有说有笑、满面春风的跟女孩子走出来」还想要骗她

    「那不然我要哭丧着一张脸吗」他那好看的嘴角有一点点的嘟了起来,「反正去都去了啊,就开开心心的吃个饭嘛,不然消代不良怎么办」

    她总算是大开眼界了,他本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你跟着我,去看我相亲喔」他看着她问着。

    她咬了咬下唇,「没错,我是跟着你。」她抬起头来直视他,「我去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烂人让每一个女生都误以为你喜欢我,然后在私底下又跑去跟别的女生相亲。」

    她突然不怎么介意让他知道她跟踪过他了,这是事实。很好笑的是,即使知道他的作为,她竟然还是无法对他完全死心。

    「我喜欢你是真的,而且我对你的感觉是比喜欢还多上很多、很多好不好每次都这样看低人家」说到后来,他有点自言自语起来了。

    她受不了的深呼吸着,她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跟他纠缠不清毕业了不是吗不会再有同校的机会了。

    为了彻底杜绝这个可能,她当下做出决定,不要再继续往上读书了。

    「你说完了没有我想我要先走人了。」

    「我真的不是自己愿意要去相亲,你要相信我啦。」他着急的说着。

    她清清楚楚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你快点放开我的手。」她跟他扯到手都快要断掉了。

    「你骗人,你本就不相信我」他大声嚷嚷的叫着,每次都要这样敷衍他

    「陈余达」她再也受不了的吼着,他怎么会这么的卢他是一只蛮牛是不是

    她的超高分贝让他皱紧了眼睛,耳机也忍不住往肩膀缩了过去

    「我就站在你的前面啊,你可以不用这么大声没关系、我的听力一切正常。」他有点委屈的看着她。

    他正常她不正常、她不正常、她不正常、她不正常、她不正常她气得脑袋都空白了

    「我刚刚跟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啦。」一张俊脸很是迫切认真的说着,「我对你是真心诚意、童叟无欺的」

    她真拿他没辄了,随便他爱闹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吧,反正她已经虚脱了,反正不会再有比刚刚更丢脸的事情发生了。

    陈余达死也不肯放开她的手,她落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定要牢牢抓住她才行,他一定要让她知道。

    「跟我走。」走去哪里她已经没有力气问出口了,她拖着步伐前进,她为什么要认识他倒楣、倒楣。

    消失不见的毕业代表又回到会场里,但是手里却牢牢的捉着一个「东西」不放,他手里抓着的东西好像还带了点攻击,而且又有些诡里药的样子,让人有些顾忌、不敢靠近。

    「哥」陈余达很心急的走着,可是步伐又不敢跨得太大,怕矮矮的她会跟不上。

    会场里的所有人都很高兴的在照相、聊天,少了他们两个家伙,难得聚在一起的亲友团还是很热闹。

    陈余锋和冷云翔、蒲生拓莲他们两个人更是难得同时会聚在一块儿,他英俊的脸孔不像平常一样没什么变化,他和陈余达虽然是亲兄弟,但是陈余达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充满阳光朝气的大男孩,即使是一件小事情也能让他笑得爽朗。

    可是陈余锋就不同了,跟平易近人的弟弟比起来,他就显得较为一板一眼、严肃许多,他是个不苟言笑的男人。

    「哥」大步走到哥哥身边的陈余达,用力的在大哥耳边吼了一声

    和冷云翔、蒲生拓莲说的正高兴的陈余锋稍稍的闭了一下眼睛,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哥、哥」

    「有什么事情」陈余锋侧过头看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老是一副莽莽撞撞的样子

    冷云翔跟蒲生拓莲一看到陈余达只想摇头,尤其是冷云翔,叫他干脆去请一台小发财车广播他自己是处男的这件事情,看来陈小弟是当真了。

    「我真是会被你给害死耶,」他把手里牢牢捉住的东西端上来,「你快点告诉宣,相亲是你逼我去的啦」

    陈余锋咬了咬牙,这个子耳朵明的袁淑蓉马上跳了过来,「你说什么」她瞪视着小儿子。

    「啊对了、对了,还有妈。」他怎么没有想到,「妈,你快点跟宣说啦,那个相亲本就不是要安排我去,你是叫大哥去的对不对」

    李静宣让他不断的抓过来、抓过去,扯得她头有些晕,这欠扁的家伙,存心不想让她好过就是了。

    「我叫你大哥去相亲,结果是你给我跑去相亲,是不是」袁淑蓉顾不得她贵妇的形象,声音异常尖锐的问着。

    「对啦、对啦,都是大哥逼我去的啦,害我给宣误会了,这下子怎么办妈,你要赶快帮我解释清楚」陈余达急得都要跳脚了,可是手里还不忘抓着她不放。「宣,你听到了没有我妈妈刚才说她是叫大哥去相亲,不是我」

    摇摇晃晃的李静宣好不容易站稳了双脚,又给他抓着肩膀摇来摇去。

    「你有没有听到啊」陈余达从来没有这么心急过。

    陈余锋还真是想勒住弟弟的脖子,袁淑蓉气得跳了起来,一把揪住大儿子的耳朵

    「啊妈、妈」身高直逼一百九的陈余锋不得不弯下直挺挺的腰。

    「你这个好样的说」她把儿子给拉低下来,好能在他耳边吼着,「我叫你去相亲,你给我叫谁去」

    「妈」陈余锋真的快被这对母子打败,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

    「还不快点给我说你是不是背着你妈妈我在后头搞什么花样」袁淑蓉的个头小归小,手劲儿可不弱,只见她手中的耳朵已经涨得比猪肝还要鲜红。

    「妈,你先放手」

    「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你以为你跟你妈妈是在谈生意吗」袁淑蓉用力的转了转,「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你还以为你满了十八岁就可以嚣张了」

    陈余锋一点都不想去看两个老同学的脸。陈鼎朝拉着老友往旁边走去,老婆管儿子他一向都不手,而且今天看来,阿锋是真的惹手他娘,惨罗。

    「妈,你快放手,这样很难看」陈余锋的腰还是弯着的。

    「难看」揪住耳朵的手再用力的转了转,「你妈妈我安排了多少相亲给你,你给我去了几次给我老实的说出来」袁淑蓉忍不住尖锐的吼着。

    「宣,你听到了没有」陈余达摇了摇她的肩膀,「相亲是我妈安排给我哥去的,本就不是我。」

    「听到了,你不要再摇了」她的耳朵闹哄哄的,好像快要爆炸了。

    「那你要相信我啊」他的大手还是不断的摇着,「听到是听到,但是你要相信我才是重点啊我真的是被逼的,我不去的话大哥会揍我,我不是每一次都会打输他,可是偏偏大哥就是比我还要高上一公分,这样他就比我有优势,绝对不是因为我比较弱的关系」

    「我信、我们拜托你不要再摇了,好不好我有点想吐了」看到阿姨气成这样,她想阿姨一定是叫陈大哥去相亲才是。

    「真的吗你相信我了」陈余达惊喜的问着,「那你是不是不要再生气了」

    比起生气,她现在比较想吐,「妈、快放手啦」陈余锋真的是快要受不了了,妈跟余达发神经都是不看场合、地点。

    「陈、余、锋,老娘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你都不知道家里还有大人在」袁淑蓉贴着儿子的耳朵吼着

    她花了多少时间过滤那些千金大小姐知道自己的儿子脾气不好,她也只好找些个比较温柔婉约的女孩子,没想到这个从她肚子里头蹦出来的臭小子竟然敢白费他老娘的一番苦心她闲闲没事不会去找朋友喝茶、聊天她花了这么多时间在调查稳中有降家千金的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哥,你快点跟宣说是你威胁我去的,」陈余达又抓着她来到弯下腰的大哥面前,「而且你说如果我不去的话,你要给我死得很难看,你快点帮我解释清楚啦」陈余达的耐都快要没了。

    「你要给达达死得很难看,是不是」袁淑蓉用力揪高儿子的耳朵,「你这个做哥哥的竟然这样威胁弟弟」

    「」被母亲一直硬扯着耳朵不放的陈余锋无奈的闭上眼睛。

    「怎么」尖锐的声音又叫了出来,「连看都懒得看我了是不是就知道你这个臭小子嚣张惯了,连妈妈都不放在眼里了」

    「」陈余锋只好睁开眼睛,他已经很习惯别人注目在他身上的眼光,不过这一次不一样。

    「哥你快说啦,你是不是想要害死我才甘愿啊」陈余达跳着脚大叫。

    「」到底是谁害死了谁陈余锋睨了弟弟一眼,这个死小孩

    「阿达,不要再说了」李静宣很是同情的看着陈大哥,他不会在过了今天之后就想要自杀吧「我相信你就是了」眼看周围都已经围了一圈的人了,她还真庆幸自己不是主角。

    「真的你真的相信我」陈余达一副好像中了大奖的样子。

    「嗯」李静宣点了点头,都这样了还能不信吗她又不是没有眼睛。

    「太、太好了」捧着她的小头颅,陈余达嘴又印了上去。

    「唔」李静宣睁大了双眼,这、这家伙在搞什么鬼「放唔唔」

    任她双手挥舞着,陈余达心情的在她嘴里吸吮着,反正两只小手打在身上不痛不痒。

    「还不从实招来,你本尊给我出现过几次」袁淑蓉不死心的问着,她就不信拿自己生出来的儿子没辄

    「妈」陈余锋开始有种无力感觉。

    「唔唔」两只小手在他身上不断拍打着,到底要亲到什么时候啊泛红的小脸早已经转为涨红的猪肝。

    她本来打算在毕业典礼之后,打包好东西给爸爸载回家,然后她也跟着顺便回去老家,她打算在老家附近找工作。

    可是因为柔柔马上就要结婚了,她要自己陪她去看一些结婚的东西,所以她暂时住在柔柔家里,直到参加完她的结婚典礼再回南部,反正不差这几天,爸爸妈妈也说好。

    李静宣一开门就看见他的车子,这几天她都住在柔柔的家里,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天天也来这里,不管是想跟她说有关于他们走火那晚的事情、或者是丢人的毕业典礼,她都不想听。

    为了避免他又「无心」的脱口而出他们的事情,这几天她过得很闷,一直躲在柔柔的房间里,幸好陶爸没有说些什么。

    走向公车站牌的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折返了回来,不知道他有没有开一点缝隙透风她可不想柔柔家门前出了人命。

    「叩、叩。」小手往加强座上的窗户敲了敲,她贴近一看,这家伙睡得可真沉啊,嘴巴开开,一副就是睡死的样子。

    一个人长得这么高大,干嘛要窝在车子里睡不累吗他房子里的床可是加大尺寸,就是滚来滚去也不会掉下去。

    一张白净的小脸突然泛上一层红晕,她、她曾在他的床上跟他云雨巫山,她还听到她自己的呻吟。

    噢她用力的拍了拍脸颊,看是不是能够退退温又甩了甩头,想甩去一脑子关于他的容貌,天知道她是不是中邪了看到他呼呼大睡、嘴巴开开的模样,她竟然还是觉得他最帅

    唉她是不是惨了

    「叩叩叩」这个猪头「陈余达叩叩」

    厚,真的很难叫醒欸,她那晚上干嘛要偷偷的像小偷一样逃走这大爷本吵不醒。

    「陈余达」她生气的踹了一下车轮,不会坏了吧

    作梦梦到心上人的陈余达就快要流出口水了,他怎么觉得梦里的声音好真实她飘在半空中,没有靠他很近啊。他缓缓的睁开眼睛,视线从车顶移到外头,怎么好像有人在动他车子的主意车主就在车子里头欸,这年头的治安还真是不好。

    噫宣他揉了揉眼睛,真,真的耶

    她再用力踹了踹,他该不会真的在车子里头睡死了吧车子里不通风,一氧化碳浓度过多可是会致死的,叫不醒人让她愈来愈担心,这个笨蛋

    「陈余达」他抖擞了一下僵硬的身躯,窝在车子里头睡觉这么多天,他的筋骨都要酸死了,他一向只睡大字形,他赶紧打开车门

    「宣,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得我在作梦。」看到他突然出现的好看笑脸,她原本快要滚出来的泪珠就这么停在眼眶里,收不回去、也迟疑的掉不出来,一张小嘴也楞楞的张开着。

    「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他不敢说她在哭,不然他很有可能一大早就被修理。

    「你你没事就好。」她还以为他会不会是真的睡死了,她吸了吸鼻子,硬是把眼泪吞回去。「你干嘛不开一点窗户一氧化碳浓度过高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人家怕蚊子嘛,这里是山上」开一点点窗户,他大概整晚就别想睡了。

    「回家睡就好了啊。」

    「人家不想错过跟你碰面的时间嘛。」他偷偷觑看着她的表情,就算她会生气他还是要这么说。他没有跟陶哥说他也要住在这里,他知道她一定不想这样。

    「你干嘛啦我要出去。」听到他这么说,她心里说不高兴是骗人的,「你要找我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就好,我不会出去,你不要再睡在车上了。」

    他双眼突然迸出一丝闪亮,她、她、她

    「你要去哪里我载你去好不好」他的声音不但期待,也带了些许雀跃。

    看着他大大的笑容,她不想让他又垮了一张脸,她点了点头,「我想回宿舍打包东西。」她的东西都还没有整理。

    他的眼睛兴奋的闪了闪,「上车吧。」

    陈余达开着车子送她到学校,车子只能停在停车场不能开进校区,她叫他先回去,可是他坚持要陪她走到女生宿舍门口。

    「我要上去了,你回去吧。」李静宣站在女生宿舍门口前对他说,男生是不能进去的。

    「嗯。」他点了点头。看他站得直直、一点动作也没有,「你还不回去」

    「你管我,你不会先上去喔」

    「我才不管你。」她转头走了进去,大笨蛋。看到她的背影消失,他才迈开步伐,走到一旁的凉亭里坐下。

    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三点半了,难怪她会觉得肚子好饿,不过东西总算是都打包好了,她真应该平常的时候就一点一点的慢慢装箱,才不用一次花上六、七个小时。

    「呼」她伸直弯下半天的腰,差点就要直不起来,二、二、三、四、、五箱。托邮局寄回去不知道有没有比较便宜邮局应该是最便宜的吧。

    不急,先去吃点东西,她抓起搁在床上的随身包包走了出去,毕业典礼结束之后,宿舍的人变少了,不是搬走了就是只差打包行李而已。

    走出宿舍门口,她反的往凉亭看去,她和他一起在那个凉亭里吃了不少东西,大学四年里,他可真是带了不少东西来喂饱她,到后来,她也习惯了一堆人看着他们吃东西。

    她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有人在凉亭里头睡大觉,而且趴在石桌上的空阔肩膀好像就他的

    「阿达」她有些迟疑的走近,果然是他,他又张开嘴巴呼呼大睡了,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随时随地都能够睡觉

    「阿达,醒一醒」她轻轻的摇了摇他,听听睡觉中的人很容易受到惊吓,「阿达,不要睡了。」

    闭上双眼的英俊脸孔本毫无反应,鼻孔依旧吐着匀称的呼吸,她竟然忘了这个家伙很难叫。

    「阿达」她贴着他的耳朵轻声唤着,她可以用吼的,可是她不想,「阿达」她摇了摇他的肩膀。厚,她都饿得没有力气了,还要叫他她狠不下心丢着他不管。

    「阿达,你再不真情为我就要一个人先走罗。」她瞪着他熟睡的脸孔说道,「陈余达」她干脆捏起他的厚脸皮。

    「啊啊」睡得正熟的人总算有了点反应。

    「给我醒一醒。」纤细的手指头捏了捏,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的皮肤很不错嘛,滑滑的、有弹。

    困极的陈余达不得不睁开眼睛,总算是看到了凶手,「你你下来了」他口齿不清的说着,没办法,他的嘴巴都被拉开了。

    小手一松,好看的脸皮马上弹了回去,「你在等我」

    「嗯,等你。」两只大掌贴在脸颊上揉了揉,他的脸可不能在她的面前变形。

    「为什么」

    「啊」他用舌头戳了戳酸痛的脸颊,她还真是用力。

    「我问你为什么要等我」

    「就是想等你嘛。」李静宣撇了撇嘴,不满意。她转身离开。

    「等等我啊。」他挨到了她身边。「我们去吃饭好不好我肚子好饿喔。」他了可怜的肚皮。

    「你还没有吃饭吗」

    「嗯。」他扁着嘴点头,「我刚刚作梦啊,梦到的全部都是吃的东西。」他从早上醒来到现在滴水未沾。

    「为什么不去吃东西」她惊讶的问着,这家伙本就不能饿到,叫他饿肚子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你都没下来啊,人家一直等、一直等,等到都睡着了啦。」

    「你可以自己去吃饭啊,我不是一早就叫你回去了吗」

    「我就是要等你、我就是想等你,不行吗」他要跟她一起吃饭、他要送她回去、他想在她身边

    「为什么」

    「我喜欢你啊」他抓着她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我想要你在我的身边嘛」永远怕吓到她,最后两个字他可不敢说出来。

    她缓缓的勾起了嘴角,算了,虽然不是很满意他的回答,但也至少差强人意了。

    「你要请我吃什么」

    「啥」

    「我问你要请我吃什么」大笨蛋。

    「啊」不是在问他为什么吗「都可以啊,你想吃什么」

    「嗯牛排。」她歪着头看他说着,「我想吃牛排。」

    「就牛排。」他搂着她的肩膀大步走,都走了好几步了,他的手还是可以放在她的肩膀上耶,他的嘴角愈咧愈大。

    「你有没有想要去哪家餐厅吃牛排」不管要吃中式还是西式,他知道的餐厅很多。她侧过头看了他一下,「我可以选吗」

    「当然可以啊,看你有没有特别想要去的餐厅,不然我知道的餐厅也不少。」

    「我想去薇俪餐厅。」

    「啥」他的表情有点古怪。

    「是你自己说要让人家选的,想赖皮啊。」他都请了这么多女生去那里吃饭了,为什么她不行每次都在外面干瞪眼而已,她也想要进去吃看看嘛。

    「你你怎么会想要选那一家餐厅」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无力。

    「因为你常常选在那家餐厅里面相亲,我想进去吃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好吃」

    「宣」他苦了一张脸,「我是被逼的」

    「我真的只是想要进去那家餐厅里面吃看看而已。」如果她真的还介意那些事情,她本就不会坐上他的画子,她才没有什么特别意思呢,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真的只是想进去吃看看而已,不是要挖苦我」

    「真的,」她瞪了他一眼,「我才不会闲闲没有挖苦你,我会直接不理你。」把她当作什么样的人了

    「好嘛,你想去就去嘛,」他俐落的转着方向盘,「干嘛动不动就要不理人」他在嘴里咕哝着。

    她的心还真是宽大啊,他跟别的女孩子在那里吃过饭,她都不会吃味

    「难怪你要常常来这里,这家餐厅的东西真的很好吃。」她切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牛排放进嘴里,餐厅厨师的功夫真的很好,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汁的牛排。

    「宣我是代替我哥来的」她真的没有要挖苦他的意思吗

    她吐了吐舌头,「你不要这么敏感好不好随便聊聊之前还要先想一想,我会很累欸。」

    陈余达盯着她的表情观看,她似乎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可是他自己唉,莫怪她要不理他了,一边追着她、一边又跑去相亲,实在是说不过去,大哥就是要打死他,他也不应该来。

    「对不起。」他一脸正经的说着。

    她有些纳闷的抬起头来,只看见他一张有点严肃的俊脸,她甜甜的笑了出来,「那再请我喝一杯果汁。」

    他不但再帮她点了一杯新鲜水果汁,还帮她点了一份甜点,让她可是鼓着肚子走出餐厅。

    走在她的身边,他有些迟疑的握住了她的手,看见她低头望着他握住她的手,他的心一惊

    噫只见她看了看之后便抬起头来望着前方,什么也没说。

    「你要送我回去吗」虽然说这边的公车她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当然要啊。」这还用问吗

    三十分钟不到的车程,硬是让他开了一个多小时还不到,因为市区里头车太多了,所以他只好绕了一下路,绕着、绕着,就来到郊外的山头了。

    「这里是哪里」李静宣开了车门出去。

    他跟着她走到车子前头,「这里是全台湾看夜景最漂亮的地方。」他和林伟两个人半夜睡不着觉,开着车子出来乱晃,没想到晃到一个好地方。

    她撇着头看他,这家伙,还说要载她回去

    「怎、怎么」眼看就快要搭上她肩膀的大手停住。

    她俯瞰着一片星光闪烁的点点灯火,「很漂亮啊,不过」

    「不过什么」

    「我腿有点酸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一次整理了太多东西,她总觉得好累。

    「我给你靠啊。」他拍了拍脯。

    没有太多犹豫,她往他身上偎了过去,她知道他的膛很温暖、很舒服,晚上睡觉睡一睡,她会突然眷恋起那晚他的拥抱。

    柔软的娇躺偎在怀里,让他很难看夜景,怀里的小人儿好半饷都没有发出声音,他大着胆子,双手往前搂住了她。她不但没有反抗,还把小手搁上他环在她腰际上的大手。

    他欣喜若狂的低下头来,汲取她嘴里的芳香她柔顺的仰起头来,好迎接他的热吻,她,也想吻他

    试探的舔了舔她的嘴唇,滑嫩的红唇微启,让他兴奋的将舌头一举窜入她的小口中。

    大手将她转了过来,他的唇随即再覆上她的小嘴,她的小哟就好像甘蜜一样,他不嗜甜,他甚至不喜欢甜的东西,但是他只汲取她甘蜜般的小嘴,他好像怎么也尝不够似的。

    拉下背后的拉链,指头轻轻一勾,丰满、圆润的房就这么弹了出来。

    「吓」冰凉的空气瞬间侵上她的脯,让她起了一颗、一颗的疙瘩,也惊觉到他做了什么

    「不」还来不及阻止他,他已经低下头,含住了她其中一颗微微颤抖的头,那酥酥麻麻的快感随即窜遍了她的四肢。

    他轻轻的吸着、再稍稍用力的吮了几下她的头,当健壮的牙齿咬着头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逸出一声呻吟。

    那一声呻吟诱得他全身血直往裤裆里头冲去灵活的舌头不断舔弄着敏感的头,舔一舔之后,又把头含进去嘴里吮着,不消一会,两颗头已经让他舔弄得更加嫣红,就好像两颗饱满又殷实的红樱桃一样。

    「达我们在外面啊」裸露的身躯让她直想往他身上偎去,无奈他一颗头颅埋在她的上。

    「这里不会有人上来。」他声音沙哑的说着,那重重的呼吸就喷在她雪白的凝上。这条山路并不好开,他不会让她有机会春光外泄。

    他的唇再次含进殷红的头,搂着她的腰的其中一只大手伸了过来,隔着薄薄的连身洋装布料,爱抚着她扁平的肚子,温热的大掌滑了下去,停在平坦的小腹上磨蹭着。

    她攀紧了他的肩头,她的双腿好像快要不是她的一样,双腿间好像微微的湿了起来,她好像就快要站不住脚了。

    磨蹭柔软小腹的大手突然撩起了她的裙摆,往底裤上方伸了进去

    「呃达」长指直接抚上躲在浓密芳草底下的娇嫩瓣,即使瓣紧紧闭合着,但是他已经触到了一丝丝湿润,他勾起满意的嘴角,她对自己绝对不是无动于衷。

    他奖赏似的揉了揉湿润的瓣,其中一指往上搓了搓,按压住那瓣上方的小核儿。

    「啊」他、他到底在揉她身体的什么东西为什么她的感觉到好奇怪

    搂紧她的身子不让她滑下去,他捏起了那颗羞涩的小核儿,或轻或重的亵玩着,他低头吻着她的小嘴,再让她这么叫下去,他会提早缴械。

    「达达唔」不、不要她好像要流出什么东西一样,让他的唇不断的吻着,她本没有机会说出口。

    他的指头不断传透电流进入到她的向西里面,她的小腹好像愈来愈酸软一样,一道湿润的体好像从羞人的口溢出了她的身体。

    那温暖的黏滑蜜一下子就沾湿了他的手掌,吐在她嘴边的呼吸更加混浊了,他用力的吮起她的唇瓣,一长指也趁机刺进了瓣中间

    「唔」他的指头浅浅的在口刺着,虽然刺得她有些痛,可是她的小腹好像更加酥麻了。

    在口附近逗弄的长指,很快就不满足的一举侵入,那蠕动的内壁正紧紧收缩着,让他大的指头在里面向乎是动弹不得。

    裤裆里头的紧绷就快要逼疯他似的跳动着他猛的抽出指头,再狠狠的入花儿里。

    「啊啊达」猛烈的动作让她措手不及的叫了出来,好、好痛。

    他加快了手指尖的抽撤,在长指进进出出花儿的同时,他的大拇指也不断揉着她的瓣,长指抽出了蜜,拇指也揉出了更多蜜。

    「啊啊啊」她忍不住全身颤抖,她的小腹好像完全受到了他的控制一样,只听他的

    涨红的俊脸就好像快要爆炸的热炉一样,拉下拉链,他将子弹型内裤拨到一边,叫嚣不已的棍随即弹了出来,直挺挺的仰向天空

    当她听到底裤被撕裂的声音时,一只腿已经冷不防的让他抬了起来,她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花已经让他塞得满满。

    「啊」他往上一顶,硬是将棍全塞了进去,「啊啊」一双小手揪紧了他的肩头。

    没有等她适应,他随即往上顶了起来,夜晚时候的山上空气冰冷,他不但冒着满头大汗,一张俊脸也赤红得跟鲜血一样。

    「慢慢一点啊达啊」她咬着下唇,困难的说着,他往上顶进他体内的动作好像会让她比之前更痛,「你慢点啊啊啊」

    抓紧她的臀办,他一次比一次更用力的往上顶进去他本慢不下来原本皎洁的月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躲了起来可是无碍于男人狂妄的索求。

    「抱紧我。」他哑着声音说,那瘦的腰杆勇猛的往上一顶

    「啊」她痛得叫了出来,「你你这个大坏蛋」

    他一次比一次更用力的往上顶着,不管她嘴里说出什么在他听来,只是一声又一声的呻吟

    「达」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