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呆老公的甜心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听到开门的声音,李静宣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想到这几天他都到陶爸家去找她,她的嘴角就忍不住甜蜜的扬了起来,其实在吵吵闹闹的毕业典礼结束之后,陈大哥有拨一通电话给她,她已经释怀了,只是那蠢蛋好像还看不出来,才不管他,谁叫他要这么笨

    「阿达吗」她从厨房里探出头问着,柔柔一大早就不知道被冷云翔带到哪里去了所以阿达也带她走,走到他的房子。

    阖上门,「嗯」陈余达的些吃力的应了一声,痛、痛啊

    「陈大哥没有进来吗」

    「没有。」他闷闷的说着,「他进来干嘛」他只是抽空过来跟他算账而已,臭大哥,下手不会轻一点,叫他等一下怎么吃饭他用手压着嘴角走到餐桌前坐好,只要血不要一直流就好了。

    「你」李静宣拿着汤勺的手停了下来,「大哥打你了」她放下手里的东西,急急的走到他身边。

    「嗯」陈余达扁了扁嘴,有点丢脸。「很痛吧」她都不知道该碰那里才好眼睛的四周都瘀青了,她轻轻挪开他的大手,天啊,嘴角的血都流了出来,脸也肿了一边。

    「除了脸,身上有伤吗大哥怎么会把你揍成这样」两只小手杵在他的脸边不不敢碰触,刚刚只是稍稍碰到他的脸颊一下而已,就让他痛皱了眉头,「跟大哥说声对不起嘛,明明就打不过大哥还逞强」

    「我哪有打不起他啊我看大哥伤得也不轻啊。」他的指甲有刮到大哥的手臂,他哇哇的叫了起来,「还有,我干嘛要跟他道歉是他强迫我的耶,我可是受害者」

    「如果大哥以后叫人去,你就乖乖的去没关系,我不会生气。」她平静的说着,「只是你跟别的女孩子吃饭不要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会让女孩子误会。」

    「我才不会去勒,我为什么要去啊啊」说得太激动,让他扯到了血还在流个不停的嘴角,「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有了女朋友怎么可以去相亲」

    「反正都是大哥逼你的。」这是他自己说的。

    「李静宣」

    「开玩笑的啦。」他生气的样子让她笑了出来,一张俊脸肿得很没有平常的气势,有点猪头。

    「不好笑」他气鼓鼓的说着。她偎近他,在他没有受伤的嘴角上轻轻吻了一下这可是让他睁大了一双眼睛

    「我还要」睁大的眼睛盯着她的小脸瞧。

    她的嘴角带着甜蜜,往他嘴边又是一样,他算准了时间,微微的侧过脸,嘿嘿嘴碰到嘴了。她没有弹开,只是红着脸继续吻他,陈余达把她整个人都拉到了他的腿上,离得这么远他要怎么亲而且,轻轻吻一下哪够啊两只大手捧着她的小头颅不让她移开,他那略肿的唇瓣正在她的小嘴上肆虐,软软绵绵的小嘴让他忘了受伤的嘴角有多痛

    他把舌头窜进她的嘴里,追逐着藏在里头的丁香小舌不放,她愈是往后缩,他吮的力道愈是猛烈。

    她柔顺的偎在他的怀里,只是他吻得这么他的嘴角不痛吗她好像尝到了一丝丝血的味道呢。

    「达」他贴紧了她的小嘴索求着,这几天他一直在回味她的味道,不敢躁进,没想到她的滋味竟然比之前还要来得甘甜。

    一双小手攀上了他的肩劲,让他咧开了嘴。

    「啊啊」

    「怎怎么了」他睁开有些迷蒙的眼睛,只见一张俊帅的脸孔正贬着嘴,用手捂着嘴角,让她忍不住笑了。

    「你好没有良心喔。」他想挤出两滴眼泪来给她看看,可惜挤不出来。

    「你会痛,那我我亲你就好了嘛。」小脸微红的看着他。

    他的瞳孔瞬间进出一丝光亮,他、他、他是不是要走运了

    小脸往他靠了过去,她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小嘴便往下滑去,他的脸应该要好好休息。

    当她软软的唇瓣滑到他的颈子时,突起的喉结不由得滚动了一下,小嘴扫过的肌肤都带了点麻。

    她上上下下的吻着他的颈子,想模仿他上次在她身上做的,两只小手伸到了他前的扣子上,想要解开。

    他用力的吞了一下口水,「我来。」大手两、三下一拨,一件浅色的花纹衬衫就远远的飞走。

    看到他猴急的样子,李静宣的脸更红了。在花衬衫都还没有飘落到地面了,他的大手已经沾上了她前的扣子

    「阿达」她反的揪住了他的手。

    「我想看看你的身体嘛。」他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沙哑。

    她今天穿了一件格子洋装,裙子的长度只到膝盖下方崦已,极短的袖子让一双纤细的手臂露了了来。「搞什么扣子这么多」他忍不住要抱怨一下。

    她的这件洋装没有拉链,穿脱都是靠前面一整排的扣子,「嘻」小手捂住了偷笑的嘴巴,他又再碎碎念。

    看到让内衣高高拱起的两颗半球时,他又吞了吞口水,那两颗半球雪白得就好像是牛一样,嫩嫩、滑滑的样子。

    当他松开她背后的内衣扣子时,两颗雪瞬间弹跳了出来,顶上的红梅晃啊晃的

    他头一低,一口含住其中一蕊红梅「达」小小的红梅不似旁边的柔软,而是有点硬实,他用舌尖轻轻的刺着她的头,让她的身子忍不住往后缩。大手压紧了她后的背肌,让她只能往他身上偎近他一吸、一含、一吸、一含的吃着她的头,这绝对是他吃过最美味、可口的东西

    「呃」过大的吸吮力道让她感到有些吃疼,她想往后缩去,可是他的大掌却一直将她的房压进他的嘴里。

    彻彻底底的舔洗了一番这颗红梅,他换到另一边去,他不想冷落的另一颗红梅,只要是属于她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份,他都深深的怜爱着。

    「轻、轻一点」看到他深深埋进自己的房里,她感到很满足,但要是力道能放松一点,不会痛就好了。

    舌头压着她的头,去感受那小小一颗硬挺默滋味,他的唇还是不断的吮着她的。

    一只大手从纤细的背肌滑了下去,沿着臀办间的凹缝前进。

    「呃」当手指触碰到她裸露在外的瓣时,她浑身震了好大一下修长的手指头抚了抚颤抖的瓣,「没事的放轻松」他暂时放过嘴里的红梅,轻声的说着。手指头在两片瓣上轻轻搓揉着,好让颤抖的瓣绽放开来,修长又宽大的手掌不但包覆了她整个私处,也一再磨蹭着她那片乌黑的芳草。

    大手在她私处上侵犯着,他的唇也在她纤细的颈子上肆虐着,他或轻或重的啃着她的颈子,不断引起她一阵又一阵的颤栗。

    当手指头在瓣上终于搓揉出了一点点湿意时,他便将砺的指头塞进两片瓣之中。

    「呃达」两只小手揪紧了他的手臂。

    他温柔的看着她,「不要怕相信我,嗯」他尽量平稳气息的说着,只是一也的下体而已,他裤裆里的家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出来。

    稍稍用了点力气,他硬是将大的指头塞进她那小小的缝隙里,她真的是太小、也太紧了

    「呃」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那异物的存在感好强烈,指头不但撑开了她的通道,她甚至感觉得出来他进去到了哪一个地方。手指头在花口探了探、戳了戳几下,便想再深入,他伸直了手指,一股作气将指头直直推进去到花底处。

    「呃」她僵直了背肌,攀在他手臂上的两只小手忍不住有些颤抖。他将挺套化里的指头拉出来,再进去,「呃」她忍不住仰起了下巴,「达达」她、她还是会痛。

    一手撑在她的背后、一手不断的在下面侵犯她的私处,修长的指头愈抽愈急、愈愈猛

    「一会就好,别乱动」他困难的说着,饱满又宽阔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欲望的汗珠。

    躁动不安的小身子让他加速了手指头在通道内的抽,看着她嫣红诱人的美丽小脸,让他不得不加快手上抽的速度。

    「达,会、会疼」他的手臂肌达过硬实,让她很难抓牢,她好像快要掉下去了。

    侵犯私处的大手没有停下来,反而施了些力道进去,他知道她可以承受得住,因为他的手已经让她泌出的蜜给沾湿透了,有些蜜甚至从他的指缝中溢了出去。

    「可以的快了」一颗又一颗的汗珠从他那刚毅的下巴滴落。

    「啊」她好想从他的腿上逃走,可是她的双腿本构不到地板,「不」他低头吻了吻她皱紧的眉头,刚从通道里头拉出来的手指头再用力的往里头一

    「啊」她忍不住尖叫了出来,接着便瘫趴在他的前。花里头正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颤栗,那猛烈的颤栗颤的她身体直发抖。

    「没事的,一会就过去了」搂紧了她,他的声音很是沙哑的说着,手指头还停留在她的通道里头不愿意出来,那频频收缩的花内壁就像是非要逼疯他似的频频蠕动着

    「达」从下体奔上来的电流不断在她的体内四处乱窜着,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没事的,这些都是正常的」他不断的安抚着她,他的经验就跟她一样是刚开始而已,但是男与生俱来的能力让他顺着本能走。他硬是拉出还不想从通道里头退出来的手指,抱起赤裸裸的她走进去房间,她疲倦不堪的闭上双眼,本就不知道她让他抱到了房间里头。

    轻轻将她放上床铺,他俐落的脱下裤子,刚才坐在餐椅上,她坐在他的身上,他本舍不得起来脱裤子。

    跨上床,大手扳开她一双颤抖的大腿,怒张的棍早已经向天冲着硕大的圆端对准了瓣间的小小缝隙,硬是塞了进去。

    「啊」她惊得睁大了双眼当大手抚上她的大腿时,她才正想要开口跟他说她不要了。

    大手分别抓起细若无骨的脚踝,瘦的腰臀一挺,大的棍就这么硬挺挺的直接挺进花里的最深处。

    「痛」她的眼角都痛出泪水来了。

    将一双脚踝拉扯到最后,他开始摇摆了起来,一次又一次将棍进她的通道里,一次又一次压迫着她的瓣。

    汗珠不但布满了他涨红的一张俊脸,连肌贲起的口也都汗湿了,可见他已经忍耐了多久。

    巨大的棍不断在两片瓣中间穿梭着,那颤抖的瓣被一次又一次被摩擦得逐渐红肿起来。

    浓浊的呼吸不断从他的鼻孔喷出,口的起伏也愈来愈剧烈,腰臀间的摇摆更是愈来愈急促。

    「达轻轻一点啊」他、他为什么要撞得这么用力她的骨头就好像快要散掉一样。

    力一向充沛的他,在早晨的体力更是旺盛到不行身子骨纤细、娇柔的她,有的等了。

    李静宣走在日式大宅挑高式的木板走廊里,她和陈余达刚参加完蒲生拓莲跟冷茹淇的日式传统婚礼,一堆繁琐的古式礼仪很有趣,但是时间也拉得很长,她只是在一旁观看而已就觉得累了,茹淇姐姐怎么办晕了吧。

    陈余达看见她身着和服的背影慢慢的走着,好像都没有想到他一样,很悠闲嘛,参加完冷云翔的婚礼、再参加蒲生拓莲的婚礼、不久之后又要参加林伟的婚礼,她都不会怎么喔

    「你到底什么时候要嫁给我啦」走在她后头的陈余达忍不住心烦气躁的吼了出来

    冷云翔跟陶水柔结婚是几百年前就预定好的事情,蒲生拓莲跟冷茹淇结婚就怪了,而且,如果蒲生拓莲都能结婚了,他陈余达为什么不行啊林伟跟冷茹珈的婚期也敲定了,那他勒

    他才是那个最该结婚的人好不好他从小时候一看见她喜欢上了,他本就不能没有她

    李静宣缓缓的转过身来,这身和服让她有些不自在,一次穿上十几层布料,她真不知道日本女人是怎么适应的

    「你小声一点,吵到别人怎么办」所有远道而来的宾客都会在这里过夜,他以为只有他们两个人啊

    「我才不管勒,你到底什么时候要嫁给我啦」爸妈早就在毕业典礼那天跟叔叔、阿姨提好亲了,老家也早准备好要举行结婚,就差一个新娘子他结婚准备的比蒲生拓莲跟林伟都还要早,为什么只有他的婚期定不下来啊

    「哪有人这样求婚的」李静宣望着他英俊的脸孔,今天他把头发都梳到后面去,看起来似乎成熟了许多。

    「噫」她娇娇的声音让他有些微楞。

    「你是在找人吵架还是要求婚啊」小嘴忍不住有些微微的嘟了起来,整天只会拉着她说嫁给我啦、嫁给我啦,不然就是嫁给我嘛、嫁给我嘛,没点正经。

    陈余达赶紧阖上微张的嘴巴,他急急忙忙的从口袋里头掏出婚戒礼盒,他一直都是将求婚钻戒带在身边,只要是看到她脸色喜悦,他就会赶快掏出钻戒来。他急急的走到她面前,隆重的单膝跪下,含情脉脉的抬起头来盯着她。

    「这一次你一定要给我答应啦」她咬了咬下唇,真的很想晕倒,这个大蠢蛋

    他抓起她的小手,二和衣而卧不说,先把钻戒套进无名指再说

    「嘿嘿」他满意的看着她的小手,上头套有一颗大大的钻戒。「就这样」她闷闷的说着。

    「啊什么就这样」他不明白的抬起头来,「你觉得钻戒不够大颗是吗」他可以马上再去重买一颗。

    「不是啦」钻戒大不大颗有什么关系只要是他买的就好。

    「哪你还要什么」他应该没有漏掉什么吧。

    「你为什么要娶我」她有些闷的看着手上钻戒。

    「当然是因为爱你啊」他毫不犹豫、理所当然的说着。

    上有薄薄一层淡妆的美丽小脸总算是笑了出来,大笨蛋她想听到就是这一句嘛。

    「你从来都没有说过啊,什么都没有对我说就要我嫁给你,你以后是不是想要辜负我啊」她柔柔的偎进了他的怀里。

    「哇勒」大手不客气的抱紧了她,「你很肤浅勒,谁不知道我陈余达不能没有你李静宣,还要说出来,你这么笨喔」

    「你才笨」她在他怀里笑得甜到不能再甜。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