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夺人为爱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她本来不是想嫁给他的。

    君月静静的注视着身边把他的臂膀当枕头熟睡的脸庞。白芊芊,这个名字激起了他火烫的欲念及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

    生平第一次他对女人有了这种心灵上的撼动,他想起了自己在掀开红盖头的那一剎那几乎要停止的心跳。

    那是一双多么有灵的眼睛啊虽然他在十年前早已经知道了,但是在十年后接触,仍然清澈得像水晶一样,令人想要沉溺在其中。

    尤其当她用那双清灵如水的眸子望向他时,他只感到自己一阵心神不宁,她长得十分甜美,姣好的五官,眉目似画,丰嫩的红唇,小巧的下巴,晶莹剔透的肌肤,及一头又黑又长的头发。

    她看起来是那么纯洁,那么致,那么的典雅,那么的我见犹怜上宛如一尊雕细琢的白玉娃娃。

    昨晚他已经被她迷惑得理智尽失,无法自己,这对在女人堆中打滚的风流公子哥来说,可以说是生平的第一次。

    他这一次是真的对自己的小新娘动了几心了,哪怕她想嫁的人是他表哥。

    只不过就算她没嫁错人,只怕白家也不可能会把他们的宝贝嫁给表哥,因为表哥早已经成亲了,已经跟表嫂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只有她还呆呆的不知道,这样的等着错认了十年的梦中情人。

    想到她不知情,心中还思思念念了那么多年,哪怕对方是跟自己情如手足的表哥,君月心中仍然不是滋味。他希望她思思念念的对象是他。

    君月从未遇过如此特别、如此骄傲、如此甜美的女人,他的目光落在她细嫩略带红肿的唇上。这是他昨夜在她的唇上印下的激情记号,还有她白肌肤上也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吻痕及瘀青,这也是他在她的身上所烙印下的专属记号。

    想到昨天晚上他多么的失控啊这本就是连他也十分讶异的事情,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可以让他这样的狂野又满足。

    看来他也是属于那种心灵合一的人,因为对她感觉特别,所以跟她的做爱也就这样的难忘了。

    他的唇落在她红嫩嫩的唇上,心中涌起一种想要吻她冲动。

    终于臣服在诱惑之下,他的唇盖上她的,在甜美的唇上展开动人的引诱,用这个吻开始内心对她的饥渴。

    他加深了吻,双手在她的身上游移着,带来了一种原始、邪恶的感觉。

    芊芊在睡梦中便是被这种强烈的碰触所唤醒,她猛然睁开眼,发现这一切并不是在作梦,她真的可以感觉到他的嘴沿着她纤细的颈部而下,来到了白雪无瑕的酥前。

    「不要放开我。」她叫喊着,双手胡乱的推拒着他。

    他被她推开了,一张俊脸马上一沉,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

    「妳都已经是我的人了,怎么还想反抗妳的夫君」她花容失色的想离开,却被他一把拉回,并捉住她的下巴,逼视她直视他,「说话啊」

    「我要回家。」

    「回家」他眉头一锁,「不准」

    「我要回家」这次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滚落下来,似一串断了线的珍珠落在美丽的脸庞。

    她如果想用眼泪攻势来逼他投降,那的确是有效,因为他头一次对一个女人的眼泪会感到心疼,只不过她流下的眼泪是不被允许的。

    芊芊感到又羞又愧,她本就不想要再见到他,因为一见到他,就会想起自己昨天晚上是那样的荡

    「妳已经嫁给我了,也跟我圆了房,就算是嫁错郎也无法挽回了,妳和我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妳以为妳还可以回复清白之身」

    他的大手故意在她美丽的大腿上来回抚着,令她的身子忍不住轻颤,而昨夜他那强而有力的拥抱及爱抚在此刻浮上心头,令她脸上不由自主的一阵烧红。

    她刻意压下内心的翻滚,强迫自己高傲的面对他,「这是我的问题,反正你马上派人送我回家就可以了,我可以什么东西都给你,只要你给我一点回家的盘缠,你放心,我一回到家就马上派人送还给你」

    「那昨夜一切呢」他目光深深的注视她。

    「我说过,这是我的事。」他为什么要提难道她还不够难堪吗芊芊真想要扁他,但现在她衣衫不整,不太适合。

    「做爱怎么可能是妳一个人的事」他冰冷的脸一点点的逼近,「妳说清楚」

    他的逼问令她的情绪快要达到崩溃的地步,他充满男的气味令她一阵心跳紊乱,不知所措,只好胡言乱语,「反正我会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梦」

    「狗屁」

    她睁大眼,她可是名门闺秀,他怎么可以说这种不文雅的话太没礼貌了

    他伸手捉住她的肩,力道之大几乎要让她以为他想因此捏死她,她不禁痛叫出声。

    「好痛你放开我」

    「我不明白,妳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有多少女人想嫁给我,我有权有势,富可敌国,长得也很帅,这样的相公妳还不满足,妳在挑什么」他猛力的摇晃她。

    她都快被他摇到头昏眼花了,只能用力推开他,「别摇了我快吐了」

    「妳说明白,不然今天咱们耗上了。」他冰冷的命令。

    讨厌他的自大,她一时也没多想,只知道自己倔强的心不满他这样霸道,脱口而出的大喊,「我就是讨厌你怎样我不喜欢你,所以我不要当你的新娘子啊」

    在她一连串的不喜欢,讨厌的话都未说完,她已经又被他推倒在床上。

    「不喜欢难不成妳忘了昨夜是如何在我的身下娇喘吁吁、浪叫呻吟的吗」

    「我才没有那是因为被强迫的」她口是心非的说。

    「妳被强迫」他不敢相信她居然睁眼说瞎话,「我记得我可是有受到鼓励的。」

    「哪有」

    「妳叫的可是很大声,妳忘了吗」他的直言不讳真是令人太惊讶了,芊芊感到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她有叫得很大声吗不才没有,是他乱说的。「你昨晚喝醉了,所以不准,我是千百个不愿意的。」

    「妳」

    她越是否认,他就越火大,「强迫好那就看看这一次是不是还是强迫的」

    「不要放开我」

    他本不理会她的挣扎及抗议,此时此刻他只想征服她,只想由她的红唇中听到欢愉的叫声,好证明她也是很享受他的碰触。

    「放开」

    但他已经把她遮身的被子扯去,拉开她的双腿逼迫她抬在他的肩上,没有前戏的就凶猛地进灼热的象征。

    「啊痛」

    才刚破身的身体再加上他近似惩罚的冲击,芊芊忍不住珠水盈眶,颤抖着嘴唇忍受痛苦。

    君月越是激烈的入,芊芊的内壁就越是像拒绝入侵似地紧缩。

    「会痛轻一点」尽管芊芊体内仍残留着昨天他爱的痕迹,但是再怎样都无法立刻接受男人的占有及冲击。

    所以当君月的坚挺毫不留情的刺穿她时,强烈的痛楚令芊芊痛苦不堪。花心由于冲击而生出收缩反应,强硬地拒绝他顺利进入。

    但是他更加想要再次占有她、征服她,让她这一次无论如何也无法否认她也是要他的。

    「啊」

    芊芊突然发出一声细微的喊叫,原来是他低头吮住了她前的小尖。

    「怎么已经有感觉了吗好戏才正要上场呢」全身掠过一阵战栗,芊芊绝望的想要逃,又被君月强硬地拉回,在她身边低语着。

    芊芊难堪地转过头紧咬住下唇,君月在他身边轻轻吹气,看着她这样又羞又怒的闪躲,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邪魅的笑声。

    「不要」

    未待她抗议完,他再次狠狠刺入她的体内,这一次不会痛了,相反的还有种令人销魂的快感。

    「我会让妳开口求我,说要我的」

    「不可能」她咬牙说道。她死也不会做出这样羞人的事情,上一次是她不小心,没经验,这一次她知道了,不会了。

    「是吗」他的脸上充满了挑衅意味,他握住她纤细的腰开始用力的抽送。

    芊芊拚命的咬住下唇,强迫自己不要响应他,不要发出任何丢脸的声音,但是他却像是故意要让她难看一样,不但狂野的在她的体内抽送,大手更加用力的揉捏着她前敏感的小点。

    两处敏感地带被同时玩弄,芊芊的身体完全被欲望给支配了,体内高昂的欲火让她不能自由呼吸,只能无力的啜泣,狂乱甩动自己的黑发娇喘连连。

    「不要不要啊」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小口发出承受不了的娇喘声了,她双手情不自禁的抱紧他,自己也激烈地摇摆起来,她不顾一切地大声喊叫,刚刚还刻意压低了声音,现在已经完全忘了。

    「想要我吗」

    「不」她用着仅存的一丝理智响应着。

    突然他就这样离开了她的身体,芊芊感觉到自己像是失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她睁开满布激情的双眼注视着他。

    她强压制下想要开口问他为什么不继续的羞人话语,只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不承认我就不满足妳。」

    「我」她强压下体内失控的吶喊。她想要她想要深吸了一口气,她颤抖的对他说:「那就请你放开我」

    君月瞇了瞇眼,对于她这样倔的脾气懊恼极了。

    「不」

    他才不要就这样放过她,这样做不但是如她的意,更是在虐待自己。「不,我改变心意了,我要在妳甜美的身上得到身为男人该得到的满足。」

    惩罚的、暴的律动又开始了。

    「啊不要不啊啊啊」芊芊发出娇喘,全身急剧痉孪,小口不断呻吟着,她好象因此而更兴奋了。

    这次是他执意用男人的优势及力量征服她,所以即使已经在她体内泄过一次,男象征仍留在她体内不肯离去,等到它再度壮大起来,又继续激烈的冲刺。

    在男人如野兽般不知道满足的欲之下,芊芊只能像无力的羔羊任其宰割,让他为所欲为,因为她已经被一波又波的高潮不断席卷,淹没在强烈的感官刺激中

    当他终于在第三次泄了之后,芊芊已经疲惫不堪了。

    这个男人都不会累吗芊芊恍恍惚惚的想着,但她的身子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甚至于太满足了,反而显得又酸又痛。

    君月把她抱在怀中,温柔的替她拨开脸庞湿润的发丝,她则放松的闭上了双眼。

    「妳放心,我会好好疼爱妳的,我保证会让妳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他似在疼爱猫咪般轻抚她的头。

    在强烈的激情冲击下,芊芊恍恍惚惚的听着,小小的身子依偎在他的怀中,这一瞬间,她似乎觉得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强而有力的臂弯中。

    「不要离开我」她喃喃的说,声音是那样的小声,君月却听到了。

    他紧紧抱住她,深情款款的说:「我保证不会离开妳,我保证」

    听到他的保证,芊芊疲倦的小脸这才漾起一抹甜蜜的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