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

章节目录 010,惩恶霸

    宁巧音听到弟弟这句话,顿时差点没厥过去。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试顺利

    这臭小子从哪里学的这么粗鲁的话

    “杂你这臭小子是什么玩意,居然敢这么和本少爷说话,简直就是找死。”马跃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侮辱过,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忍耐力。

    “天宇,不许说脏话”宁巧音在人群后淡淡说道。

    宁天宇的小嘴一下子就撅了起来,抬手捏着小下巴,道:“杂毛才不叫脏话呢。”

    周围马家的下人都似乎有点被吓到了,这个臭小子居然敢这么说他们家大少爷,要知道他们家少爷可是江城豪门马家的大少爷,下任的家主,其对他疼爱宠溺的姑姑更是江城知府的夫人,要知道在江城,知府可是出了名的妻管严啊,夫人咳嗽一声,他就得好几天找不到魂。

    这个臭小子居然敢这般辱骂他们家少爷,看来徐家在江城是要住到头了。

    “小杂种,你胆子倒是不小,看来你是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了。”马跃上前两步,邪佞的盯着宁天宇。

    谁想到,宁天宇却后退两步,精致的小脸顿时被吓得眼泪都窜了出来。

    回头冲着宁巧音可怜兮兮的道:“大姐,他吓唬我。”

    宁巧音泪,这小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的古灵精怪,让人无可奈何。

    “马跃,不要欺负小孩子。”徐微微在后面,看着噙着晶莹的泪花,泫然欲泣的宁天宇,起身上前挡在他面前,故作强势的看着马跃。

    马跃一把拨开徐微微,任凭她就这么被推到在地,坚硬的地面磨破了娇嫩的手掌。

    “天宇,别闹了,把他们都收拾了,然后送到知府衙门。”宁巧音挥手间,堵在前面的人纷纷被一股巧劲掀开,让出了一条路,让她走进来。

    她上前扶起徐微微,然后让管家搀扶着徐康,分别离开。

    马跃如何会让他们离开,使了一个眼色,马家的家丁就堵住了几人的前面,阻止他们离开。

    “滚开”宁巧音黑纱下的脸色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宁天宇小身子不禁抖动了两下,大姐生气了啊。

    “贱人,你”

    “啊,大姐,他骂你贱人啊。”宁天宇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喊道,“好过分哦,爹娘都没有这么骂过你,大姐,第一次吧”

    宁巧音无语了,这小子废话真多,哪里有爹娘如此骂自己孩子的。

    “不过”年仅九岁的宁天宇,那双可爱的大眼,一下子就缩紧,里面厉色顿显,“敢骂我姐姐是贱人你们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骂我姐姐,你们真的很不怕死。”

    一步步走到刚才那个人面前,抬手一点红光闪过,就看到面前的那个人痛苦哀嚎这仰头倒下,不断的翻滚。

    然后让人惊骇的是,这个人居然开始从胸口向外,渐渐的腐烂,不过片刻功夫,就化作了一滩脓水。

    “你你做了什么臭小子”马跃吓得心脏都停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到底做了什么,居然人就这么没了

    看着面前的那一滩血红的脓水,似乎所有人都被吓傻了,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姐姐,我送你回房休息一下吧。”宁巧音柔声道。

    徐微微孱弱一笑,抬头看着宁巧音,透过那微风扬起的薄纱一角,一张精美绝伦的五官瞬间被遮住,让她忍不住久久无法回过神。

    这个女子,美的连女人都为之失神。

    现在终于才明白,为何她不肯摘下面纱了。

    这边,宁天宇看着一干人,根本就不理会他们那一脸惊栗的表情,小小的身子飞身而起,面前十几个人,一人一个大脚丫子,分别奉送给了他们的大脸,然后轻盈落地。

    “玄武”他双手叉腰,仰头喊道。

    一道紫色衣袍的男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就好似这么突然凭空出现一般,单膝跪地道:“二少爷。”

    “带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去知府衙门,若是敢反抗或者污言秽语的,就地处决。”他背对着玄武说完,小脚丫一点,小身子拔地而起,冲着江城的知府衙门就飞掠而去。

    他虽然才九岁,可是这学了五六年的武功,他的轻功和剑法可是很厉害的,虽然轻功比不上大姐,剑法比不上大哥,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相较的。

    本来大哥和大姐就好似怪物一般,他不会承认比不上他们的,只因为自己年纪还小,以后肯定会比他们两人都厉害的。

    马跃和一干家丁听说要被送去知府衙门,本来还因为宁天宇的那句“就地处决”而胆战心惊,现在却是平静了许多。

    臭小子,居然说要去知府衙门真是自找死路,知府衙门就好似他家的后院,此次去了他必定会没事的,只是他们两个,哼,就没有那么好说了。

    房间内,宁巧音和徐微微说着话,旁边侍女已经给她包扎好了手掌。

    “宁妹妹,马跃是马家的大少爷,知府老爷是他的姑丈,没用的。”徐微微苦笑道。

    “这样啊”难怪会那么嚣张,居然是江城的一霸。

    “所以,宁妹妹还是别管这件事了,免得惹到了官家,害的妹妹也无法脱身。”她笑道。

    宁巧音看着如同一汪清泉一般的徐微微,她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如同春风一般拂面的温暖。

    “徐姐姐,没关系的,天宇都能处理的好,咱们的皇上是个明君,对于欺压百姓的官员更是深恶痛绝,所以徐姐姐也别担心,事情总会有转机的,若是这种知府被上报朝廷的话,这种不为民做主的庸官必定会被严惩的。”

    徐微微听完,并不觉得有多么的乐观,官官相护,作为百姓可是体会的最深的。

    虽然知道当今皇上英明,可是毕竟这里距离京城几百里,想要管得到,还真的有点不可能。

    “宁妹妹,你们到底是谁啊”总感觉那种气势很震慑人。

    “我们”宁巧音一顿,随后笑道:“自然是好人。”

    徐微微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问的太多了。

    并不是说两人的关系好就要什么都知道,人啊,还是要有点自己的秘密那才叫正常。

    就好比她,也是有着自己的小秘密,谁也不能说的秘密。

    “我问了一个过分的问题,宁妹妹别忘心里去。”她歉然道。

    “没事,这也不算是什么过分,只是说了有点不方便,我这次是私自离家出走的,姐姐还请见谅。”

    “啊”徐微微傻了,“离家出走那多危险啊”

    她这么美,离家出走可不是危险重重么,就连她都为那惊鸿一瞥而失神,更何况是男人了,若是她的爹娘知道她离家出走,可不是会很担心么。

    “没关系,我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宁巧音俏皮一笑。

    半个时辰后,宁天宇回来了,看他小脸上那舒畅的笑容,就知道事情解决了。

    “怎么样”宁巧音问道。

    “大姐放心吧,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已经让玄武带书信回去了,相信堂哥自会解决的,估计那知府要倒大霉了,堂哥最恨这种官员了。”宁天宇说道。

    “你呀,总是这么调皮。”

    晚上,姐弟俩回到客栈,对于白天选婿的事情,因为发生了那样的意外,也暂时搁下了。

    谁知道,晚上的时候,徐微微却带着两个丫头来找宁巧音了。

    看着眼眶还泛红的徐微微,宁巧音上前拉着她坐下。

    “徐姐姐,出什么事了”

    徐微微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声音还带着哽咽沙哑:“他要离开徐府了,宁妹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

    “嗯,是我爹爹的贴身侍从。”

    “”宁巧音默然,大小姐爱上家里的奴才,这样的事情,的确是不被允许的。

    “宁妹妹,我该怎么办啊。”她啜泣道。

    宁巧音轻叹道:“徐姐姐,你应该明白的吧,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被世俗所容许的,你说大小姐,他是卖身为奴的小厮,不说是你们家,就是再普通一点的人家都不被允许。”

    “嗯,我知道”徐微微点点头,“可是,我真的不能让他离开我。”

    “他不是有卖身契么,为何能离开”宁巧音不解。

    “我们家在南边有生意,他能力很好,爹爹就想让他去那边管着,开始的时候他因为我拒绝了,说想要留在徐府,可是今天”

    “徐姐姐,你们身份悬殊,本身就是世俗所不容,他是真心的吗”徐家可是江城的首富啊,应该是很多人垂涎的,就算是不喜欢徐微微,可是为了这偌大的家业,也是可以忍受的。

    更何况徐微微长得很不错,知书达理,温柔清丽,一般的男子都会喜欢上的。

    “不会的,徐谦不是那样的人。”徐微微一口否决,“他从小就在我们徐家了,是我们庄子上的一对夫妇的孩子,因为有一年闹瘟疫,他的父母都去世了,我爹将他带回了徐府,这一来就是二十年,他是个好人。”

    “既然这样,徐姐姐为何不向徐老爷争取一下徐老爷所求的不过就是让徐家的产业能继续经营下去,但是也希望徐姐姐幸福才对,毕竟你是他们的最疼爱的女人,而且既然那位徐谦是徐府的人,相信徐老爷应该不会反对才是。”

    “真的吗”徐微微好似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徐姐姐,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既然你们两情相悦,更是不能错过不是吗你连争取都没有,要哭还太早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