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

章节目录 014,景康王

    “天璇参见公主”门外,脸色泛白的天璇走了进来,单膝跪地,满脸的愧疚。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试顺利

    “你没事吧”宁巧音笑着问道。

    “属下没事,让公主担心了。”天璇很惭愧。

    “没事就好,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不,公主,属下昨晚夜探山庄,在地下发现了数十具女子的尸体,她们全部都没有脸皮,属下觉得,她们都被高手撕下了面皮,估计是做成了人皮面具。”

    “哦呀,好残忍啊。”宁天宇缩着小脖子低喊道。

    “人皮面具啊”宁巧音笑道:“真是很特别的嗜好啊。”

    “大姐,该怎么办啊”宁天宇问道。

    “玄武,把这个男人带出去。”之后她附身到玄武身边,悉悉索索的嘀咕了一番,然后就笑着挥挥手让他们离开。

    玄武的脸色一下子就青的不能再青了,他一双凌厉的双眸盯着宁巧音,实在不敢相信,刚才的那句话居然是从这位公主嘴里说出来的,说实话他都觉得这一招实在是歹毒啊,这让一个男人以后还怎么活啊。

    “还不快去”宁巧音喝道。

    “哦,哦哦,是,公主。”一向精明干练的玄武,此时却变得拖沓,他还是无法消化公主的话,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下得去手。

    莫行烈被玄武拉出去了,而屋内的两个女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到底要做什么”莫夫人心惊胆战的问道。

    宁巧音没有说话,下一刻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莫行烈。

    她嗞嗞牙,哎呀呀,玄武真的动手了啊,他还真是不含糊。

    想到莫行烈的下场,宁巧音就不禁全身抽搐。

    真惨,真惨啊。

    “天璇,还有力气吗”她问道。

    “嗯,有啊,公主请吩咐。”

    “把这两个女人绑到柱子上。”

    “是”

    之后,宁巧音走上前,几个利落的撕扯,面前的两个女人全身赤果。

    “”天璇无语,公主这是要做什么啊

    当那柄闪着寒光的短刃出现在她手中时,两个被绑住的女人登时就吓得面容失色,无奈被人点朱了哑穴,张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公主”

    “天璇,每人二十刀吧,对于一些草菅人命的人,还是轻饶不得的。”

    “何不交给官府”天璇不明白。

    “怎么能那么便宜了他们,至少要让他们吃吃苦头啊,居然敢动本公主的人,就连堂哥都不敢随意指使,更别说是这样对待了,还真是狗胆包天啊。”

    “公主”天璇心情激动,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她在公主身边这么多年,是最快活的日子,也是最像人的日子。

    “公主,还是让属下来吧。”她上前道,公主从小就是双手不沾血腥的女子,她也绝对不会允许公主为了这种人,而污了她的双手。

    “你你下手会不会太重啊万一不小心弄死了呢”宁巧音笑道。

    “不会的,属下知道分寸。”

    “那好吧,赶紧的忙,忙完了咱们就出发。”她笑着点点头就出去了。

    确实,她并不是很想出手,不为别的,只是觉得太脏。

    虽然她没有去过天璇所说的地方,但是能让她都那么惊讶的脸色,相信那处藏尸的地方,绝对不只是她所说的那么简单。

    天璇很快就出来了,而看她的表情就知道,那两个人一定超级的惨。

    至于,那位莫行烈大少爷。

    “公主”宁天宇和玄武出来了。

    看到玄武那吞了大便一般的表情,宁巧音憋不住,直接就喷笑了。

    “公主”玄武忍耐不下去了,那张脸黑的彻底。

    “好了好了,咱们不说噗,不说这个了,咱们走吧。”哎呀呀,憋不住了,这可怎么办啊。

    之后,她又好似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玄武道:“你亲自动的手”

    玄武默,他不动手,难不成还让莫行烈自己动手这种事情,连傻子都不肯做啊,何况是个正常人。

    “这样啊”看着玄武的表情,宁巧音呶呶嘴,憋住笑,随后道:“注意啊,多洗几遍手。”

    “是,属下遵命”玄武咬牙说道。

    这样的事情,他希望这辈子绝对没有第二次。

    想到刚才的那个场面,玄武差点没吐出来。

    曾经杀人无数的他,即使面对腐烂的尸体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估计这一场景,足以成为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宁天宇看看姐姐,再看看玄武,小眉头皱的紧紧的。

    “玄武,你怎么了”

    “属下,没事。”玄武抱拳道。

    求求大少爷了,千万不要再问了,他真的不想提起。

    “大姐,那家的人准备如何处置啊”宁天宇见玄武表情惨白,很明显是惊吓过度,随后也就不再问了。

    宁巧音看着弟弟,笑道:“咱们下午就会到达茂山府城,到时候就让那边的知府处理吧。”

    “嗯,也只能如此了。”宁天宇点点头。

    下午,等几人看到近在咫尺的巍峨城墙,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终于可以好好的歇一歇了。

    茂山城是西北边远府城,再往前行走三四天,就可以到达边关西皖。

    今天的茂山城很不一般,只因知府门前,索朗知府一家已经站在门口跪迎着面前的人。

    “微臣索朗宏泰参见和硕公主,参见宁王殿下,微臣不知公主和王爷驾到,未曾远迎,还望赎罪。”

    “索郎大人请起。”

    “谢公主。”索朗宏泰站起身,最后扶起身边的老太太。

    等把两人请进知府后宅,听到宁巧音所说的话,顿时大惊。

    “依照公主所说,下官也想起了一件事情,最近三年,府城接二连三的有貌美少女失踪,经过下官多方查询,却没有半点消息。”

    “有这种事”宁巧音挑眉。

    “正是。”

    “索朗大人就没有继续查找”

    “公主恕罪,并非下官疏忽职守,而是数年内一直都在着人调查,却毫无消息,没想到居然是嘉兴王的旧人在兴风作浪。”

    “我也是歪打正着,索郎大人无需惊慌,那几人现在都在城外一百多里的宅子里,里面有一些奇珍异宝,都差人带回来,我要去边关,这次就充公了。”前几日接到消息,大哥也要去边关西皖城,说是在那里买下一大片的荒地,准备去那边待上一段时间,至于边关修筑,她自然也不能空着手去不是。

    “下官遵命。”索朗宏泰自然没有异议,只要能解决了这次的陈年案子,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因为这次失踪的少女都是貌美如花,才艺出众的富家千金。

    至于那些宅子里面的财宝,他不在乎,如今新帝即位,民风富庶,百官勤政,俸禄也比以前高了,他们自然不是什么贪婪之辈,曾经也是穷苦人家出身,自然更明白粒粒皆辛苦的含义,所以一家人根本就没想到要从中克扣什么的。

    说到就做。

    当天下午,索朗宏泰就带着铺头和二十多名衙役直奔城外的荒宅。

    当晚,宁巧音几人就宿在了知府衙门,直到次日中午,一群人才回来。

    时隔一日,再次看到那位莫行烈,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个男子真是惨不忍睹啊。

    走起路来两条腿开的很大,如同一只乌龟一般,脸色惨白,嘴唇干裂,而且昨日还是翩翩美男子,如今却萎靡的可怕。

    至于另外两个女子,更是恐怖,全身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衣衫凌乱,而脸上却皮肉外卷,如同厉鬼一般,虽然不知道两人以前长得是什么样子,但是看那双勾人的眸子就知道,没有被毁坏颜面之前,必定也是极美的,可惜了。

    但是,这也只是短时间的,当知府大人讲着三人的事情以公开,满城哗然。

    还引来了几位府城的大人物,其中一位就是西北四王之一的景康王。

    景康王年约七旬,已经满头白发,年逾花甲,身份却是真正的皇亲国戚,曾经是已故仁孝弟的表弟,就是现在宁巧音姐弟俩也要喊一声老太爷。

    曾经宁子晨继位之时,宁巧音就见过这位老爷子,如今一见,更显的苍老。

    “王爷爷,您怎么来了”宁巧音看到在下人搀扶下的老王爷,忙上前接过手搀扶着他坐下。

    景康王宁爵看到宁巧音,胡须颤抖道:“巧儿丫头啊,你来了。”

    “嗯,我要和弟弟去边关看看,王爷爷有什么事吗”她乖巧的坐在他身边问道。

    “哎”老爷子长叹口气,“你表姐两年前失踪,如今听说宏泰运回来不少女子的尸体,我就来看看。”

    “两年前玉蓉表姐失踪了怎么回事啊”宁巧音蹙起眉,宁玉蓉可是一位温婉秀美的女子,一手古筝,弹奏的是如仙音一般。

    “不知道啊,玉蓉和两个丫头那日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去啊,你叔母卧床两年不起,哎”

    “可是,就算是如此,也不一定就在那群女子之中啊。”她不愿意相信。

    “希望如此吧,本王来看看,希望玉蓉没有在其中,否则的话,你叔母”老王爷说不下去了。

    那可是他最疼爱的孙女啊,失踪前还有不到三个月就要及笄了,也已经给她订了亲事,谁想到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