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

章节目录 015,灭土匪

    宁巧音看着景康王那满面苍老的模样,几乎失去了光彩的浑浊眸子,心里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试顺利

    对于景康王,她曾经听娘亲说过,二十多年前的十王叛乱,景康王的五个儿子没了三个,只余下身体羸弱的大儿子和年纪最小的一个,也就是后来名动天下的一门双王的景豫王宁弘豫,今日所说的宁玉蓉就是景豫王的三女。

    “王爷爷,外面共有女子尸身几十具,脸部全部被人整张揭下,想辨认恐怕不容易。”

    毕竟就算是地窖阴寒,时间一久该腐烂的还是要腐烂。

    “没有那是最好,本王宁肯这辈子都得不到消息,也不希望外面有你表姐。”

    “巧儿知道,王爷爷,您别担心,表姐福大命大,定会相安无事的。”

    “希望吧”

    外面,索朗宏泰已经开始审问莫夫人一家了。

    宁巧音搀扶着景康王来到后堂,透过浓密的珠帘看着外面的审讯过程。

    经审问,这位莫夫人正是嘉兴王的侧室莫欣欣,曾经是一位易容高手,对于制作人皮面具更是手法高深。

    嘉兴王宁森有一妻十二妾,莫欣欣则是曾经宁森最为宠爱的妾侍,可是后来因为生过三个孩子,渐渐年老色衰,在几年前宁子晨将宁森贬为庶民的时候,宁森带着最美的两个小妾和几个宠爱的儿女离开了,莫欣欣则是和其他几位妾侍,则是被抛弃。

    莫欣欣自此深受打击,带着三个孩子去了府城外的一处庄子里住下。

    那处庄子是莫欣欣娘家的产业,而之所以如此的华丽,不过就是因为她曾经得宠时的因果。

    莫欣欣是潘家的长女,自幼就因为长得很美被全家人格外的宠爱,后来嫁入到嘉兴王府,更是让当时的富户莫家水涨船高。

    她身材丰满,姿态魅惑,自从进入嘉兴王府更是迷惑的嘉兴王宁森神魂颠倒,大概每月有二十天的时候都会去她的房里宿下,没过两年,她就为宁森生下了一个儿子,宁行烈,时隔两年又生下了一对双生子宁柔儿和宁熙儿,不过宁熙儿后来因为一场风寒不过五岁就死了。

    莫欣欣深受打击,不由得埋怨宁森,只因为小女儿生病的时候,正是一位妾侍进门的日子,宁森自从那位妾侍入门,就渐渐的冷落了莫欣欣,连带着他们的一对女儿也受到了冷落。

    当然,这还不是她真正被抛弃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她让自己的儿子奸杀了那位嘉兴王的爱妾,而这是发生后不过几日,一道抄家圣旨就被送到了嘉兴王府,而之后宁森急匆匆的带着当时的嘉兴王妃和两位侧室急匆匆的带着一些银两连夜消失了。

    至于莫欣欣则是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女,去了城郊的那座庄子里住下。

    毕竟,莫家也是富豪之家,而莫欣欣想要有一处居身之所,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曾经彻夜的欢好,如今成了寂寞空闺,更因为她曾经是嘉兴王的妾侍,更是无人敢娶她,毕竟是被皇上关照过的一族。

    只是这一切都在某天的深夜,被彻底打破,她被他的亲生儿子给宠爱了,从此就开始了一段不论的感情,这一开始就是将近四年的时间。

    因为年老色衰,她内心恐惧的情况下,只得打起了那些年轻少女的主意。

    曾经她小的时候,父亲去外面做生意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女子,后来就成了她父亲的继室,也就是她的后母。

    那个女子平时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在自己的屋子里捣鼓瓶瓶罐罐的,府内的事情,依旧是她母亲的奶娘打理着,这让莫欣欣对于那位继母从最开始的讨厌到普通,最后直到看到了她做出来的精致的面具,而彻底的被她折服。

    那位女子是个很特别的人,从来不会干涉府内的任何事情,也从来不会和家里任何人吵架,就连身边的丫头也只有一个,还是她曾经呆在身边的。

    莫欣欣是跟着她学会了制作人皮面具的手艺,因为很喜欢,所以才学的更加精湛。

    不过,这门手艺很残忍,必须是使用新鲜的人皮,说的确切点,最上等的面具就是活人的,而另一种则是死后不超过一个时辰的,不过制作出来的并不是很好,使用的时间不长。

    所以,她也就承认了,城里失踪的那些妙龄女子,全部都是她的抓去,撕掉脸皮做成了人皮面具。

    后面的宁巧音和宁爵都被气得全身发抖,一个被欲望所主使的女人,居然为了永葆青春而残忍的杀害了几十个妙龄女子,当真是手段卑劣,残忍至极。

    索朗宏泰当听完她的话,差点被气得吐血而亡。

    “来人”他怒吼道。

    “大人”知府捕头上前道。

    “将这三人打入死牢,三日后菜市口问斩,另外去将莫家的那位妇人给我带回来。”制作人皮面具,很明显最上等面具就是新鲜的妙龄女子,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做过这等事情。

    “属下遵命。”捕头随后就带着几个衙役离开了,而大堂上的三个人也被带去了知府死牢。

    “王爷爷,您怎么看”宁巧音问道。

    景康王长叹一口气,抬起手抚上布满皱纹的眼眸,然后两行浑浊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巧儿,估计你表姐,凶多吉少。”

    宁巧音攥着他的手,很用力,表情中也透着一股难以疏解的痛苦。

    “王爷爷,您别难过了,现在不是还没有找到表姐么,谁也不知道。”

    “哎,不用了”宁爵道:“没有什么比血缘更精准的了,本王知道,玉蓉不在了,巧儿,你玉蓉表姐是本王最疼爱的孙女,本王只是恨这世道,为何不能让玉蓉死的舒服一点。”

    “王爷爷”宁巧音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安慰宁爵。

    虽然对于宁家的族人她很多都不熟,但是对于血脉相连来说,她心里还是感到难过。

    宁爵站起身,后边的随侍赶忙上前搀扶着宁爵。

    “王爷爷,您要回府吗”她赶紧问道。

    “是啊,巧儿听说你要去边关,那里现在虽然看似和平,却终究是不太平,大战没有小战不断,你可要小心,千万别出事,让你爹娘跟着你难过。”宁爵叮嘱道。

    “放心吧,王爷爷,巧儿会注意的,王爷爷也要多保重。”她颤声道。

    “嗯”宁爵点点头,就离开了。

    宁巧音知道他要去哪里,此时必定是去认领宁玉蓉的尸体了。

    她不知道宁爵会是一种什么心情,但是她明白,若是真的找到了,必定是痛不欲生的。

    整理好心情,她带着四辆马车的两百万两银票,和宁天宇一起往边关去了。

    这一行有四天的时间,索朗宏泰因为她带着这么多的银子所以给了他们四十个捕快。

    郊外荒宅里面的确是藏了银两无数,折合银两达到近三百万,宁巧音只带走了两百万,余下的一百万留给了索朗大人。

    这一路上很安静,并没有所谓的盗匪,也可能是周围的侍卫众多,无人敢随意动手。

    深夜,一伙人在一处荒林中驻扎,而宁天宇则是在众人准备食物的时候,去了周边。

    周围的四十个侍卫这两日来和宁天宇的相处,都很是喜欢这个小少爷,他并没有任何的少爷脾气,似乎和谁都能说的上来,尤其是对于他们的出身和一路的经历更是特别的感兴趣。

    这些人,大多都是苦出身,经过努力的打拼最终才成为府城的衙役,府城的知府越是精干,手下的衙役,故事越多。

    “小少爷,您这是做什么啊”捕头秦风上前笑着问道。

    宁天宇站起身回头看着秦风道:“驱虫粉”

    “这里是荒林,现在季节也并不热,根本用不上这个的。”秦风笑道。

    他是临近边关的捕头,很多的事情都需要到处跑,不管是各种官司或者是杀人越货的贼人歹人,几乎都是在犯了事之后逃亡边关,所以对于边关的军士,他还是很熟悉的,对于这边的坏境也是如此。

    “会用得上的,”宁天宇笑了笑,之后继续撒白色的粉末,总共也就方圆两百平米左右。

    等他回来,宁巧音递给小家伙一只烧鸡,笑道:“怎么样了”

    “弄好了。”宁天宇扬了扬手里的小荷包,“大姐,真的有人跟踪咱们”

    “你听不到”宁巧音戏谑道。

    他嘟嘴,不服气的道:“我内力不够啊,若是我有大姐你这么深的内力,还用问你啊。”

    宁巧音点点头,从旁边取来水囊,拔开塞子放到宁天宇手里,之后取来一条白色的丝帕,给他擦拭着嘴角的油渍。

    “是,等你以后内力充盈了,自然也就能听到更远的地方。”她轻声说道:“今晚他们肯定是会来的,毕竟两百万银子可不是小数目。”

    “那些药粉会管用么”要不他再去撒一点。

    “傻瓜,也不看看是谁研制的毒药,绝对是”

    “十步杀一人,百步不留行,是吧,大姐经常这么说。”宁天宇接住话茬道。

    “对”宁巧音点了点他的小鼻头,“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保证谁靠近,谁完蛋。”

    “好吧”宁天宇点点头,确实是如此。

    深夜,一行人都围着火堆睡下了,而宁巧音和宁天宇则是睡在帐篷里。

    众人是被一声惨叫唤醒的。

    宁巧音豁然睁开双眸,翻身出了帐篷,此时外面的众捕快已经戒备起来。

    “公主”秦风上前抱拳道。

    “来了多少人”她询问道。

    “还不知道,不过看人数最少也有近百人,不过看情况是一个山头的土匪。”秦风道。

    这附近一向土匪横行,因为条件艰苦,造就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谁知道,等他说完,宁巧音却只说了一句“继续睡觉”,就钻进了营帐。

    秦风呆愣,随后就有点抓狂。

    公主殿下,现在可是事关两百万两白银啊,若是真的出了事的话,他们回去可是最少要挨板子,重了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她是真的那么放心

    只是,等没多久听到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的时候,看了一眼,也挥挥手让众人回去休息吧。

    “真厉害”其中一个捕快想说真血腥的,不过后来想想外面那些人可是要抢银子啊,死了活该。

    惨叫声持续了没有多久,等天亮众人起来之后,就看到外面已经没有人了,而在他们周围,杂七杂八的躺了三四十具尸体,每一个尸体都是全身漆黑,面目狰狞。

    “少爷,这不是驱虫粉”秦风大骇。

    “是啊,驱虫的。”宁天宇可爱的笑了笑,然后上了马车。

    秦风愣了愣,随后就明白了过来,笑着上了马。

    还有一天的时间,就要到达边关的三十万大军驻扎之地了,所以昨晚也商量过,这一次就连夜赶路,直到军营为止。

    “大姐,你那毒药是什么啊”因为名称众多,他根本就记不住。

    “随便制出来的,没有什么名字。”她从八岁开始研制毒药,至今都七八年了,其数量那是多如牛毛,公用却是分成几大类,差不多就可以了。

    宁天宇噘嘴,这个大姐还真是随意啊,他都要取好名字的,以后找起来也方便不是。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