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

章节目录 016,出内鬼

    边关,驻军大营。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试顺利

    百里恪走进主帅大营,就看到一个绝美的少年正悠闲的坐在那里喝着茶水。

    见到他进来,宁墨夙放下茶杯,笑道:“看来你很忙。”

    百里恪走到主帅位置坐下,旁边的小厮送上茶水。

    “嗯,经过一冬天的时间,蛮夷的存粮几乎也都不多了,最近总会时不时的扰乱我国百姓,抢夺粮食。”

    “这样啊”宁墨夙沉思道。

    “你呢堂堂世子爷来边关大营做什么”他笑问道。

    “哦,我在这边买下了三百顷的地,准备种粮食。”

    “三百顷”百里恪大惊,“这里的地可都是荒地啊,能种出什么粮食你居然一买就是三百顷”

    “有的粮食就是适合旱地,再说,你在边关数年,也希望这边的百姓,生活能够改善吧”宁墨夙拖着下巴笑道:“再说,如今百姓的需求越来越大,我也要多想想办法。”

    “不是我说啊,墨夙,你现在也是腰缠亿万贯,现在还是那么爱钱,真的不好。”

    宁墨夙勾唇,笑的格外的蛊惑,“那好啊,以后边关的银子每年那二百万两你自己筹备。”

    “别,别呀,我错了”百里恪赶忙道歉。

    可不能这样啊,虽然户部经过这些年的休养生息,国库充盈,但是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国库就算是有再多的银子,也不多,宁墨夙这些年每年都会给边关送来银子,多则四五百万,最少的时候也是二百万,极大的缓解了边关的环境。

    “这些年,我可是一直往边关送银子,送物资的,折合银两也有两三千万了,你可是让我养活着这么大的军队啊。”宁墨夙旁若无人的说道,眼神看向大帐的某一处,丝毫不顾百里恪那渐渐黑了的脸。

    这个家伙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明明这是他们宁家的军队,居然说是为他养活的,简直就是可耻之极。

    他还就是不能反驳,谁让他是臣子呢。

    其实百里恪很明白,宁墨夙自从十二岁那年掌管宁家的生意,如今都四年了。

    他常年游走在全国各处的铺子,如今他又在边关,两人见面的时候也就只有过年的时候了,有时候过年都碰不到。

    “你想如何啊”他叹口气问道。

    “帮我下地”他笑道。

    “别开玩笑了,让我三十万士兵放下刀剑挥舞锄头”百里恪怒。

    “为何不可”宁墨夙挑眉,“其实也用不着那么多,只要一两万就好了,有这么多人,三五天就全部种好了。”

    现在是三月天,正好可以种西瓜还有一些果树。

    这个家伙

    百里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种事情也只有他能想得到了吧。

    “对了,巧儿这几天就会过来。”

    “巧儿”百里恪原本萎靡的脸色一喜,“她来边关做什么”

    “留信说是要来历练一番,后来接到书信说是带了二百万两银子过来,据说是抄了人家的家。”想到那个一向有主见有头脑的妹妹,他也只能由着她了,只要她没事就好。

    只要她平安无事,哪怕是发生天大的事情,他也会毫无理由的站在她身边的。

    就算是与所有人为敌也无所谓,谁让她是自己唯一的妹妹。

    从小相依为命一起长大,她吃过太多的苦。

    想起小时候两人结伴去山里捡柴,去挖野菜,总觉得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都好像是前世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妹妹还是个野丫头,头发枯黄,身子干瘦,整天就知道跟在自己身后,要么就是绕着娘亲打转。

    如今,出落的如此出色,才艺双绝,是天启国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兼才女,这让他觉得能看到她长大,真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回禀少将军,和硕公主和宁王殿下驾到。”一个军士进来道。

    一听这话,百里恪赶忙站起身,走了出去。

    一出大帐,就看到一个清丽的少女和一个可爱的少年站在面前。

    “巧儿”他惊喜的大跨步上前,“宁王殿下。”

    宁天宇根本就没看百里恪,只因为他看到了从帐篷里走出来的男子,一个高呼就扑进了来人的怀里。

    “大哥,大哥,宇儿好想大哥。”

    宁墨夙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顶,看着自家可爱的小弟弟,想着自己也有近两个月没有见到他了,可不是想的厉害。

    “你这小子,怎么也跟着姐姐过来了,爹娘不担心啊”他俯身看着他,正色道。

    宁天宇眨眨眼,一脸的天真无邪。

    “大哥你真喜欢开玩笑,宇儿可是最乖的,没有爹娘的同意怎么会离家出走呢。”

    最后那四个字被这个小家伙咬的很紧,听得那边的宁巧音脸色一阵抽搐。

    没良心的小家伙,太可恶了。

    之后众人被请进去,分别坐下。

    “百里哥哥,我带来了二百万两,不知道城墙边防建造的如何了”

    “没问题,银子倒是不缺,不过这工人的月钱倒是有点紧张,此次兴建,可是召集了数万壮丁。”

    “这样啊,不过正好,我可是抄了一个恶人的家,就连”说道这,她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百里恪赶忙问道。

    “大哥,是玉蓉表姐,被人害死了。”她轻声说道。

    宁墨夙皱起眉,宁玉蓉景豫王的女儿,死了

    “怎么回事”他沉声道。

    接着宁巧音就把这件事情说了一番,听完之后,帐内的几人都沉默了。

    “这件事就这样吧,死人不能复生,好在事情也得到了解决,至少没有让玉蓉表姐死不瞑目。”宁墨夙道。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王爷爷,看到那苍老的面孔,她就心里酸酸的。

    “大哥,你要在边关留多久啊”宁天宇自从进来就腻在宁墨夙的身边挪不动步子。

    “说不好,大概最少也要两个月吧,你又有什么主意了”宁墨夙剥好一个蜜柑,放到他的小手里。

    宁天宇掰开一个,伸手塞到宁墨夙的嘴里,笑道:“宇儿要和大哥一起去玩。”

    “好”宁墨夙点头,算是应允了。

    “太棒了,大姐,你就自己玩吧,我要和大哥去了。”

    “赶紧走,烦死我了。”宁巧音冲着弟弟翻了两个白眼。

    中午,几人凑在一起吃过一顿简单的午饭,就一起去了十里外的边关。

    那边的城墙正在建筑阶段,方圆数里都是密密麻麻的壮丁,不过看他们的样子表情虽然有点累,却都带着喜悦。

    想想也是,若是这座城墙建好,边关必定是固若金汤,以后他们就不用受蛮夷的骚扰,那样的日子绝对是让他们喜欢的。

    再说,来边关做工,还有月钱可拿,送回家足以养家糊口,而且给的也不少,因为少将军说,这种力气活计,还是要多给一点,他们都是皇上的子民。

    他们这边对于皇上的感激,别提有多强烈了。

    只是,宁墨夙在看到某一处的时候,眼神一缩。

    “哥,你也看到了”宁巧音凑上前低声道。

    “嗯,不寻常。”

    “怎么了”百里恪上前问道。

    “那里,你就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宁巧音指了指前方的某处位置。

    百里恪抬头望去,只是一堵很高很结实的城墙而已,有什么不寻常可言

    “没有啊,不就是城墙”他疑惑道。

    “听听声音”宁墨夙道。

    声音百里恪皱眉,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

    不一会,他的脸色就一片铁青。

    “中空的”他咬牙一字一字道。

    “听出来了”宁墨夙低声道:“这里要么有人中饱私囊,要么就是奸细”

    百里恪一下子就怒了,常年在军营,他早就已经和士兵打成一片,但是却也不缺少将领所具备的一切资质,但是却也缺少了某些东西,比如细致。

    很明显,墙体的厚度一般人是无法察觉的,但是对于高手来说,一点点细微的差别都能让他们感知的到。

    “可是墨夙,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不是天天来,却也是三五天来一趟,若是真的有这样的事情,我肯定会发觉的。”

    对呀,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边防,顾名思义就是边境防线,是一个国家的第一道防线,重中之重,若是连这里都是豆腐渣工程,其后果可想而知。

    国家每年拨重款,就是为了山河稳固,没有战争,百姓也不用吃苦,可是如今在他的管辖之下,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一人所为。”宁天宇小朋友双臂抱胸,看着远处的那堵巨大的城墙说道。

    “就你聪明。”宁巧音失笑。

    “哪里有,大哥大姐最聪明了。”小家伙谄媚的笑道。

    百里恪自然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人所为,可是这偌大的工程,若是没有一个很有权力的人从中周旋,必定是不会成功的。

    要知道筑造城墙可不是建个小锅小灶,偷偷的就建好了,这里可是万众瞩目的地方啊,几乎边关数十万百姓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更别说那些彻夜赶工的壮丁了,绝对不会没人察觉,除非

    想到那种可能性,百里恪心里一阵冰冷。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