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

章节目录 017,惩恶霸

    面前这座巍峨的城墙,如今好像一座无比巨大的山峰一般,重重的压在百里恪的身上。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他这几年虽然在军营跟着父亲学习一个将领应当具备的素质,可是终究还是年轻气盛,边防城墙是第一道防线,更是父亲交给他的第一重任。

    可是,就是在他的眼皮底下,居然被人偷梁换柱。

    这种看似坚固的城墙,其实只要很简单的火炮接连攻击,就会崩溃。

    “暂时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耍心眼。”他声音变得很是冷硬。

    宁巧音三人看了看,眼神中都露出一丝笑容,看来百里小将军这是要动真格的了。

    既然这样,他们也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要知道,百里恪体了。

    “大人,来人说,若是大人不出去的话,就,就”

    “就怎样,你倒是说啊吞吞吐吐的想要挨板子啊”怀中的小美人探着兰花指娇斥道。

    “就让大人永远都出不了府门。”这可是原话,没加一个字,也没少一个字。

    男子冷哼一声,随即站起身对身边的小美人柔声道:“你现在这里陪着陈霸,我去看看,到底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知府衙门送死。”

    “老爷,您可要快点啊。”小美人娇滴滴的在他肥肉纵横的脸上亲了一口。

    “放心吧宝贝,我很快就来陪你。”

    大堂之上,宁天宇坐在高堂大椅上,看着下面那一个个一脸凶厉的差役,空气中透着一股剑拔弩张的味道。

    只是他们不敢随便乱动,刚才他们冲上前想将他们擒下,却被那个小公子几下子给踹飞出去,最远的都已经飞出了大堂。

    他们偷偷的把目光放出去,这不,那人还在外面躺着起不来呢。

    忍了又忍,其中才有个男人走出来。

    “两位,这里是长乐城知府衙门,我们老爷不是个善于的,若是不想惹麻烦,还请下来为好。”

    他的表情没有其他人的嚣张,语气很是诚恳。

    “陈三,你说什么呢,咱们老爷可是爱民如此”

    “你就继续吹,什么爱民如子,我看就是一匹喂不饱的狗。”宁天宇“啪”的一声,重重的砸了一下惊堂木。

    “大胆,该死的刁民,你想造反不成”

    柴昌运一走进来,就听到这句极其不可气的话,气的他一身横肉当时就颤抖起来。

    他可是长乐城的知府老爷,在这天高皇帝远的边关大镇,他就是绝对的霸主,毫无疑问的土皇帝,这个该死的刁民居然敢说他是狗

    “来人,将这两个刁民拉出去砍了。”他袖袍一挥,怒声吼道。

    “”虽然大老爷这么说了,可是却没有一人敢动弹,人家的武功高的吓人,他们上去估计也是个死。

    “你们怎么还傻站着,想挨板子不成”居然没有一个人动手

    宁巧音看着圆球状的柴昌运,估计是被那些民脂民膏喂成这个德行的,还真是应该千刀万剐。

    “你就是天乐城知府柴昌运”冷冽的声音,让大堂顿时寒下三分。

    “就,就是本老爷”柴昌运听了听大肚子,看着头戴黑纱的宁巧音,斥道:“你们两个人,居然敢坐在本老爷的公堂之上,是想找死吧”

    “若是我们下去的话,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宁巧音淡淡一笑。

    “做梦,本老爷要将你们就地正法。”柴昌运怒声说道:“敢如此扰乱公堂,擅自坐上知府的堂椅,等同造反,绕不得。”

    宁天宇扭头看着宁巧音,小脸上挂着笑嘻嘻的可爱表情,“大姐,他说要杀我们,怎么办,我好怕。”说完,还勾着宁巧音的手臂,往她身上凑了凑。

    宁巧音伸出手弹了弹他的额头,看到小家伙挤眉弄眼的表情,嗔怪道:“我也害怕怎么办”

    柴昌运一听,顿时得意的笑了,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却被宁天宇的话噎住了。

    “那就没办法了,谁让大姐是个弱女子,只能让我这个年仅九岁的弟弟来保护你了。”那小脸上的表情,带着一股英勇无畏。

    这一幕,看的下面的人表情极其的诡异,不过也有一两个人是憋着一肚子的笑,但是柴昌运却是气的脸色铁青,那粗壮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宁巧音隐藏在黑纱下面的红唇,带着一抹厌恶。

    她最恨的就是贪官和昏官,每次看到有百姓受苦,是她最深恶痛绝的事情,对于百姓的痛苦和无奈,她感同身受。

    这些年,她并没有整日的呆在鹿鸣山庄,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骑马行天下。

    “今日,本王就要为民除害,将长乐城的百姓当成为自己敛财的工具,视百姓如草芥,身在其为,不谋其政,纵容妻弟强抢民女,杀人越货,当真是天理不容,玄武”宁天宇厉声喝道。

    “小王爷”玄武从暗处上前,抱拳躬身。

    “摘去他的顶戴花翎,押入死牢,等皇帝哥哥下达旨意,再做处置。”

    “是”

    “朱雀”

    “公主。”一身黑色衣裙,神情冰冷的女子走上前。

    “将陈霸极其恶毒的姐姐押入死牢,将柴昌运和那个女人关在一起,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如何的恩爱情深。”

    “是”

    “小王爷,公主”众人大惊,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宁天宇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戏谑一笑:“怎么不信啊”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块金牌,上书两个字:御赐。

    “就算你们不信我是王爷,但是这枚令牌可是不能伪造的,有先斩后奏之权。”

    “咣当”

    柴昌运当时腿就软了,直接瘫坐在地上。

    “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放手,你这个刁民,想找死不成,放开”一阵尖锐的叫骂声从后堂传来,然后就看到朱雀一手拎着一个从后面走出来,之后扬手将他们摔在柴昌运面前。

    陈娇娇看到柴昌运,连忙扑倒他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呜呜,老爷,您可要为娇娇做主啊,您看看,那个该死的女人将人家的手都攥青了,我要她死”说完,纤纤玉指指向朱雀,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谁知道宁天宇却很不高兴的蹙起眉头。

    “把他们关进死牢,这个女人小爷很讨厌,特别讨厌。”

    他一说完,朱雀和玄武就上前拎起那三人,二话没说就走了。

    等他们三人连哭带闹的被拎走,宁天宇伸了一个懒腰,看着下面的差役,嘴角挂着一抹狡猾的笑。

    “主子收拾完了,现在该收拾小喽啰了,大姐觉得该怎么办”

    “有罪治罪,重着关押,轻者杖责,天启的法制可不是摆设。”宁巧音淡淡说道。

    “就这么办,玄武朱雀,这些人你们就调查一下,大恶者送往菜市口,轻者杖责五十,扒去这身皮,无罪者留任,不得含糊。”宁天宇拍板定案。

    “是,小王爷”

    之后,宁巧音就让陈三出去贴了一张告示。

    告示的内容则是,她讲出银子购买城外二十里的那片广袤的土地种植作物,城内外若是有人想去的话,将每人每年十两银子,种出来的作物将五五分。若是有人想要全家搬过去,他们还会负责给人盖房。

    至于水,这里虽然一大片荒地,却并不是没有,所以她想着额还是先修水渠,在几十里外有一处高大的山峰,很高。山顶常年积雪,山下则是有一跳很是宽广的河流,平时大部分人的用水都是从很远的地方送来。

    另外,还想着打上水井,虽然要挖的很深,却可以供应日常饮用。

    消息一放出,没过多久就有很多人来到了知府衙门。

    本来看到官府的告示,他们是不想来的,怕被骗。

    但是陈三在城门前说,贴这则告示的是宁亲王府的公主和小王爷,而对于宁亲王,那可谓是天下皆知,是天启百姓心中的神明,他们的子女自然不会差了。

    知府大堂,账房坐在那边坐着记录,宁巧音则是坐在旁边和来的人聊天。

    每一个看到宁巧音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会齐齐傻眼。

    这般漂亮的女子,绝对是世间少有。

    而且唇畔那抹笑容,丝毫没有违和感,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觉得身上暖洋洋的。

    “大叔,您年纪这么大了,那么重的活,您做不来的。”宁巧音搀扶着年月六旬的老者说道。

    老人笑着摇摇头:“没关系,公主,小老儿虽然年纪大点,但是身子骨还小,就算在忙上个七八年也保证没事,咱们这里,很久没有这么大的好事了。”

    每年十两银子,而且种出来的粮食还五五分,若是种的差了,至少还有银子果脯,若是种的好了,他们一家的日子也好过了。

    “那老人家,您能种多少啊”宁巧音柔和的问道。

    老汉伸出两个手指,“八十亩就足够了,小老儿有三个儿子儿媳妇,还有十个孙子,个个都能干就是以前那个知府老爷太坏,逼得我们一家卖房卖地啊。”

    “那就给老人家八十亩,若是种的好了,四十亩地的收入,每年都还能换不少的银钱,若是吃不完老人家想要卖掉的话,就尽管和我说,我会高价收你们的粮食的。”

    “公主啊,我们这里的地真的能种出粮食来嘛”老人家有点不放心,毕竟在这里住了一辈子,几乎是年年种年年荒。

    “可以的,我明天就准备召集壮丁,开凿水渠,将那边雪山脚下的水源引过来,若是老人家的儿子愿意过来,就让他们报名。让他们好好干,每月我会付二两银子的工钱。”

    “好好好,小老儿多谢公主,我这就让那几个孩子过来。”说完,老汉就高兴的离开了。

    每月二两银子,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这个好消息一说,他如何还能坐得住。

    第二天,城门口就聚集了长乐城内外的壮丁不下千人,全部都是年轻能干的青年,从十几岁到三四十岁。

    至于年纪大的则被宁巧音拒绝了,这毕竟是个很耗体力的伙计,他们年纪太大,万一累坏了岂不是有悖他的本意。

    不过,却也让一些妇人没闲着,城外搭了棚子做饭,做好之后送去给那些劳动力,也省的他们干了一上午的伙计,还要走很远回来吃饭。

    挖水渠是一件很费体力的事情,但是相比长乐城的人都被柴昌运给折磨的差不多了,如今有一件这么好的事情,他们自然乐的晕头转向。

    这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傻子才不愿意做。

    几日后,水渠已经挖了数里,毕竟人很多。

    而宁墨夙也带着一批军士来到了长乐城。

    当千名军士来到之后,两千多人的队伍,挖掘工作更是快的很。

    “巧音,这几车的种子都是娘让人送来的。因为这边都是旱地,所以玉米和大豆的种子为多,另外还有一些果蔬种子,不过种植起来会有点麻烦,娘说过些日子会让人过来教授这些人种植方法。堂哥也说种出来粮食之后,会让人赶来收购,然后充作军粮,这样就不用从京城运来了,省了很多的费用。”

    “堂哥真会捡便宜。”宁巧音嘟起红唇。

    “你这丫头,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宁墨夙笑道。

    “虽说也是”

    “那就这么定了,等水渠挖好之后,估计人就到了。”

    “边关城墙之事如何了”她问道。

    “放心吧,百里不是笨蛋,这件事他自己会解决。”

    “对了,哥,这里还有一件事。”说着,宁巧音就把知府这里的事情说了一边。

    宁墨夙听完,沉吟片刻,随后说道:“你短时间会离开”

    “不会,至少要看到那几万亩地都发了牙才行。哥,军队里有没有人懂水利的我想让人帮忙看看,在哪里挖井比较合适,毕竟那么多人呢,至少要保证水源充足。”雪山上的水,只够灌溉农田的,再说也不方便饮用。

    “这个我不清楚,等明天我回去找百里恪问问,不过军中将士几十万,定会有人知道的,放心吧。”

    “嗯,那我就放心了。”

    宁墨夙看着妹妹,笑问道:“你是要和娘一样,经商”

    “不是,来之前我就想过了。以前娘也说过边关苦寒,我就想着能否帮到这里的百姓,所以才和娘要了银子过来的。”

    “你手里的银子呢”这个丫头这些年只是堂哥赏的东西也有几百万两的好东西了吧,若是到了关键时刻,她可不会认为皇上赏的就不能变卖。

    不过,只能说明堂哥赏的都是她喜欢的吧。

    “我这里的银子只有几万两而已,根本就不够,所以这次来我可是和娘要了五百万两。”宁巧音伸出五根手指,在宁墨夙面前摇晃着,“羡慕我吧。”

    “是是是,很羡慕。”宁墨夙无奈的点头附和。

    两千人挖水渠,估计一个月的时间差不多了,而那片地,她也找了专门的人丈量,目前还没有个准数,足以说明是有多么的大。

    明明守着这么大的一片地,为何就是没人去开荒呢

    看来这些年,长乐城的百姓真的是被祸害的不浅啊。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