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

章节目录 018,多惆怅

    挖水渠是一项很大的工程,这一开工,就是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宁墨夙已经从军中找了三四个熟知水利的人,他们帮着将雪山下的水引渡到那片荒芜的土地上,而从京中赶来的懂得果树种植的人也来了。

    君瑶听说自己女儿准备在边关种植作物,可是很赞同,这次来的人有七八个,都是种植方面的高手,全部都是宁家的人。

    另外,关于长乐城的新任知府,也是个让宁巧音大吃一惊的人,正是她的七舅舅君孝贤。

    要知道一城知府虽然是外放的官员,却也是朝廷的四品命官,君孝贤除了最开始是在下面的地方任职五品官,后来却是回了京城做了五品文官,谁知道这次被派到了边关。

    听闻新任知府上任,百姓心里都很是嘀咕,不知道这次的知府大老爷是什么人,好官还是贪官。

    这一日一大早,宁巧音兄妹三人就等在了知府衙门,还有留下来的仅仅十几人的差役,要知道一个知府的差役人数最少也有七十人,可以想见,长乐城的知府衙门是有多么的腐败,也难怪那些百姓如此惴惴不安,怨声载道。

    半个时辰之后,当远处的仪仗队慢慢走近,还伴随着铜锣的声音,众人就知道,是新任的知府老爷到了。

    “大哥,大姐,这次七舅舅过来,带着舅娘和鸿哥儿吗”宁天宇看着远处的轿子问道。

    “都来了,毕竟七舅舅最少要在这里任职三年啊。”宁巧音回答。

    随着官轿缓缓而来,街上两边的百姓纷纷跪地迎接。

    等轿子停下,旁边的随从掀开轿帘,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从里面下来,身上穿着锦缎青袍,上面印着七彩祥云。

    “舅舅,没想到会是你,不会是你主动向堂哥申请调任的吧”宁墨夙走上前笑道。

    看到站在知府衙门前面的三人,君孝贤抿唇笑道:“是啊,京城虽然舒服,可是太闷,正好这里有空缺,朝里也无人愿意主动过来,我就捡了一个便宜。”

    “我就知道是这样。”

    后面的轿子走下两个人,一个容貌清秀,姿态优雅的妇人,一个是年约四岁的小家伙。

    “飞鸿。”看到那个小家伙,宁天宇抬手招呼他。

    “宇哥哥,你也在啊。”君飞鸿抬头看到宁天宇,乐颠颠的跑上前,“宇哥哥怎么也在这里啊”

    “妾身见过世子爷,见过公主,王爷。”清雅妇人见到宁墨夙三人,上前笑盈盈的福身。

    宁巧音赶忙上前将她搀扶起来,嗔怪道:“舅娘总是这么多礼数,咱们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更要行礼,免得让外人看了笑话。”君夫人笑道。

    “舅舅,这就是知府衙门,前几日听说是你来上任,我都让人提前收拾好了,咱们进去吧。”宁墨夙笑道。

    “好正好听你说说这几年的见闻。”君孝贤哈哈大笑,然后两人率先走了进去。

    这次上任,皇上给他带了近百名随从,这些并不是看着君瑶的面子,毕竟小的时候,皇上也是和君孝贤认识的,自然也知道他的人品。

    如今长乐城百姓深受贪官的荼毒,自然要派一名信得过的官员来抚恤百姓的心,否则的话,边关就危险了。

    百姓见到这位新来的知府大人居然是公主和王爷的亲舅舅,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

    公主对他们长乐城有大恩,不但为他们开荒引水,如今还带来这么一位大老爷,他们不求这位大老爷多么的清廉,只要比柴昌运好一半,他们也就知足了。

    本来以为边关的府衙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当君孝贤看到这儿一草一木都奢华到过分的府邸,忍不住有点瞪目结舌。

    “无忧,这府邸收拾的也太好了吧”简直就是将他在京城的宅子完全比下去了。

    宁墨夙苦笑一声,“这哪里是我弄的,都是上一任的知府造的孽啊,透过这座宅子就可以看出,这长乐城的百姓过得是怎样的日子了。”

    也难怪,在这风沙干燥的边关,愣是将府邸收拾成现在这般的江南水乡般,可见其贪污之巨。

    “另外,府库里面有无数奇珍异宝,还有不少是来自西域之物,单单夜明珠就有近百颗,另外有白银四千多万两,这些我一点都没动,如今长乐城百姓苦寒,父王回信说,让舅舅留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君孝贤沉吟片刻点点头,“还是王爷想得周到。”

    “哪里是。”宁墨夙笑着摇头,“父王是看着这些银子都是百姓的血汗钱,不好意思收归国库。”

    取之于民,还之于民,这是娘亲信中说的八个字。

    那边宁巧音带着君夫人四处看着府邸的摆设和装饰,就算是出身富贵之家的君夫人龙瑾瑜都为之动容。

    “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震惊的问道。

    这完全就是按照江南行宫的格局构建的,她就是江南东海城城主之女,自然知道不少。

    “舅娘也看出来了边关本来就纷争不断,粮食歉收,身为一城知府,居然如此奢淫无度,将百姓的生死置之度外,这就是他这些年来搜刮民脂民膏的证据。”宁巧音淡淡说道。

    龙瑾瑜攥起拳头,脸色一片惨白,“当真是可恶。”

    她嫁给君孝贤的这些年,比做姑娘的时候明白的事理更多,也更透彻。

    曾经她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整日就是在闺房自己做的衣裳穿起来舒服。

    就连她不少的小衣都是老人家亲手做的,她很喜欢也很感激。

    婆婆说过,她不认识字,也不会应付那些官家太太,会的也就是一手不是多精湛的绣活,所以给他们的帮助也就这么一点。

    但是在龙瑾瑜的心里,她就是自己的亲娘。

    中午,饭厅里,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顿饭。

    百里恪也让宁墨夙喊来了。

    吃完饭之后,他们三个男人就去了书房,大概君孝贤是要了解一下城他心系宁巧音数年,难道自己就不是么

    只是,她的心不属于自己,而且皇叔和皇婶也不允许他娶堂妹。

    如此深爱她的他,怎么能舍得委屈了她。

    “若是巧儿不反对,朕会把她风光大嫁的。”

    “那你就开始准备嫁妆吧。”

    如今国内内乱平息,天下太平,他这次来就是要迎娶宁巧音的。

    年初之时,宁巧音突兀出现在东越皇宫御书房,让他当时有点措手不及。

    这些年,他几乎每个午夜梦回都会被宁巧音占据全部的思想,恨不得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只是东越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平静,在外人眼中东越兵强马壮,但是同样的,藩王也很有权势,暗地的权谋争斗,他如何舍得让她沾染上分毫。

    一生无忧才是他想送给她的最珍贵的礼物。

    宁亲王府,今天很热闹。

    三位小主子离开王府半年,可是想坏了府中的一干下人,尤其是小王爷,更是差点没让金嬷嬷想疯了,每天不知道要和君瑶念叨多少遍。

    厨房里一派繁忙的景象,尤其是金嬷嬷更是准备给三位小主子做自己的拿手好菜。

    “金嬷嬷,今天可要好好准备是吧”厨房管事笑道。

    “那是自然,多做一些小主子们喜欢吃的,都半年没回来了,总觉得府里冷清了很多,连王妃娘娘都被我念叨烦了。”

    厨房不少人都哈哈大笑。

    “你也知道啊,那你还念叨,别说是王妃娘娘了,就连我们都有点烦了。”

    “你们这群好吃懒做的,小王爷可是从来没有离开这么久,我这心里,一天天的放不下,生怕冷着热着,饿着渴着的。”小王爷有多调皮就有多懂事。

    这半年,就连皇后娘娘都来过好多次。

    正说着,众人就看到君瑶走了进来,赶忙纷纷行礼请安。

    金嬷嬷走上前,道:“王妃,厨房里到处都是油盐,有什么事,让姑娘来传个话就成。”

    君瑶摆摆手,“金嬷嬷别担心,我来做几个菜,孩子们难得回来。”

    “王妃说的什么话,小主子们回来,还不是为了王爷的寿辰,就算是再忙也要回来的。”

    “是啊。”君瑶笑着点点头,时间的流逝没有在她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如今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依旧宛若十八岁的少女,身段匀称,容颜秀美,“一转眼他们就这么大了,总觉得岁月无情啊。”

    金嬷嬷抿唇轻笑,“王妃,岁月可是特别厚待您的,这走出让人看看,谁也不会觉得王妃如今是有着十几岁孩子的母亲。”

    “还是金嬷嬷会安慰人。”君瑶笑着摇摇头。

    前殿,三个孩子围着宁月瑾正在聊天,尤其是宁天宇,更是小嘴说个不停。

    “父王,你是不知道,那个知府有多坏,他的宅子比咱们王府都要华丽,到处都是金银珠宝,对的府库满满的一大堆,还有啊,他的女人的弟弟居然抢了好多女人,都折磨的不成样子了,还死了好多,还有还有”

    “好了,父王都知道了,你就不用再转述了,给你喝杯水,说了那么多话,渴了吧。”宁墨夙把水杯放到弟弟手上,笑着说道。

    “哦,谢谢大哥。”宁天宇接过水杯,他确实有点渴了。

    宁月瑾看着儿子,问道:“边关的情况如何”

    “有点不好,爹,咱们去书房说吧。”

    “好。”宁月瑾点点头,然后对宁巧音道:“巧儿,你带着天宇去宫里看看吧。”

    “我知道了爹。”宁巧音点点头,起身拉着宁天宇就出去了。

    书房里,宁墨夙坐下后对宁月瑾道:“边关具体的事情我在信中已经和爹说过了,只是那城墙修筑的事情,百里说他会自己解决,我担心这件事恐怕会牵涉出不少的人,到时候边关恐怕会不太平,随着冬季来临,恐怕蛮夷会不断扰边,边关百姓本就这些年过得极其艰苦,不知道会如何。”

    “这点还是要朝廷做决定,蛮夷多是游牧居多,居无定所,想要连根拔除着实难办,这些年朝廷也是在为蛮夷头疼,不知道是否可以游说他们安定下来,给他们房舍和土地,这才是长久的良策。”宁月瑾沉吟道。

    “这主意是很不错,只是不知道能否成功。”

    宁月瑾食指很有节奏的敲击着书桌,好一会才看向宁墨夙道:“无忧,这件事就交给你吧,看看能不能说通,若是成功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行的话,告诉他们,天启国就算是倾国之力,也要让他们全部连根拔除。”

    那就是一颗毒瘤,若是不能为我己用,就绝对不能存活于世。

    他们可不是善男信女,蛮夷多年来一直都是天启国的心腹大患。

    水草丰美之时还好说,遇到深秋寒冬,边关的百姓却要时时提心吊胆。

    而如今却发生边防城墙被人暗中偷工减料之事,不知道是中饱私囊还是敌国之奸细,若是查到,必定诛其九族。

    “爹,我一定会说服他们的。”宁墨夙郑重的点点头。

    天下是他们宁家的天下,若有犯边者,虽远必诛。

    在家里安静不下来,在皇宫依旧如此。

    听闻公主和王爷来了宫里,皇后娘娘赶忙应了出来,看到宁天宇,高兴的一把将他抱在怀里。

    “天宇,你可是一走就半年,想死皇嫂了,和硕,离开那么久也不知道带个消息回来。”

    “皇嫂,我这次可不是出去逍遥快活的啊,堂哥没有和你说过吗”宁巧音和皇后走进殿内,宫人手脚伶俐的送上来茶水点心,就退了出去。

    “说过了,只是没想到你一走就是这么就,宫里都显得冷清多了。”

    “难道你还想让堂哥给您找几个姐妹啊”宁巧音打趣道。

    皇后脸色一红,嗔怪道:“你真是调皮,轩辕皇帝可是和皇上聊了好久了,估计是在说你的婚事。”

    宁巧音一撇嘴,“谁稀罕,那个混蛋。”

    “他可是东越的皇上,你怎么能这么说。”皇后给她倒了杯茶,这个丫头总是这么随性。

    “皇帝又如何,我堂哥还是皇帝呢,他就是混蛋,他想娶,我还不想嫁了呢。”深夜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她去了那人还那种态度,真的以为她没人可嫁,非要赖着他不成。

    皇后无奈的笑着摇头,“你这话就孩子气了。”

    “皇嫂,我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

    “我知道,但是和硕,你要明白,咱们不是和亲,天启国力强盛,就算不用和亲,也自然可以继续强盛下去,皇上的心思想必你也知道,若是你不愿意,就算是两国交战,他也会没有二话的,但是,这门婚事是你自己决定的,想必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做下的决定。本宫和皇上这么多年,磕磕碰碰虽然不多,却也是无法避免,但是贵在坦诚,任何事情只要说开了总有明朗的时候,若是你心里有疑惑,别在这里自己揣测,要当面和他说清楚,是放下还是继续,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宁巧音低头想了好一会,才几不可见的点点头。

    “也许皇嫂说的是有道理的。”

    皇后见此,这才笑着点点头,“不是也许,是肯定,你以为本宫这些年都只是在宫里坐着什么都不做啊。”

    “皇嫂羞羞。”宁巧音冲着她吐了吐舌头,表情娇俏可爱。

    “你这丫头。”

    宁亲王四十岁寿辰,这绝对是天启国一等一的大日子。

    三天前开始,京城权贵,各大官员就开始流水般的往宁亲王府送去寿礼,虽然最后的去向要么流进国库,要么送去各地州府,但是却也不得不送,这也是他们心中共同的秘密了,总之送了准没错,至少在黄山那里会留下一个好印象。

    但是这贺礼也不能太铺张,否则在皇上那里依旧会留下印象。

    那种印象就不是他们能承受的了了。

    寿辰当日,宁王府偌大的府邸可以称得上人满为患。

    宁巧音所在自己的闺房内,斜靠着临窗的软榻,享受着美好的清晨,微凉的风轻抚着脸颊,带来一股沁凉,窜入心口,让人心情舒畅。

    轩辕拓一进来,就看到这幅情景,比画都要美,让人不禁心神荡漾。

    “进女子的闺房可是不礼貌的行为,没想到堂堂东越帝王居然还做如此行径,让人不齿。”

    听到那明显带着赌气口吻的话语,轩辕拓不以为意,笑着走过来,在她身边空余的位置坐下。

    看着那张日夜思念的绝美容颜,一分一毫都精致的恍若梦一般,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绝色的女子。

    果然不负为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

    只是这个美人却是带毒的,凡人无法靠近分毫。

    “今天可是未来岳父大人四十岁寿辰,朕如何能不来。”轩辕拓笑道:“再说,半年前朕的御书房不是也闯进来一位仙子么。”

    “切,那里是仙子,分明就是个不速之客。”深更半夜和爱慕自己的女子在书房内,是个人都要生气。

    “音儿”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上细腻的脸颊,触手的丝滑触感让人激荡不止。

    “啪”手指被拍开。

    “别动手动脚的,坏了本公主的名声。”

    轩辕拓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啜饮着。

    “还在生朕的气啊。”

    “不敢,您是谁啊,堂堂东越的轩辕皇帝,我又不是嫌命长。”

    “音儿,那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朕这么多年,心里只有你一个女子。”虽然她能吃醋自己心里很高兴,但是这哄不好,该如何是好啊。

    “谁知道呢。”

    “音儿,朕这次来就是要娶你为后的,聘礼随后会送到,你不会让朕空手而回吧这么多年朕心中所想,朕不信你心里不知道,所以音儿,别折磨朕了好不好”

    一代帝王,语气居然如此委屈。

    宁巧音心里的气一点点消了,她当然知道,但是却也会心中不安,毕竟他好几年没有来天启找过她了,让她心里一直惴惴不安。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想,你是皇帝,国事繁忙,不来看我情有可原,但是理解归理解,这心里还是会不安,有时候会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是不是你有别的喜欢的人了,毕竟是皇帝,如何能做到只有一个女子。堂哥只娶皇嫂一人是因为父王和母妃在身边,皇伯伯也只能妥协,可是你呢,我就算是天启国的公主,也不能左右东越的后宫之事,所以”

    话没有说完,就落入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

    耳边传来一阵温柔的话语,“音儿,朕只要你,父皇和母后也应允了,一切都有朕在,你只要安心呆在朕身边就好,无论你做什么,朕都会支持的,朕只要你,非你不可,所以别再说些那样的话来伤朕的心了,朕求你了。”

    “拓哥哥”宁巧音声音带着颤抖。

    “终于又听到这个称呼了。”轩辕拓松了一口气。

    时间好似静止一般,独留下这空间的两人。

    “公主,王妃娘娘让您去前殿,各府的小姐都已经来了。”外面传来春兰的声音。

    “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从他怀里出来,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对轩辕拓道:“我先出去待客,今日堂哥会来,你先去爹爹书房吧,这个时候爹爹肯定会在那里的。”

    “放心的去吧,朕没事。”

    看着他离开,轩辕拓才起身离开了。

    前殿左花厅,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妙龄少女,更有几个三五岁的孩子在女子中间穿梭,纵使花厅很宽敞,也在三四十人的聚集下,显得有点拥挤。

    等随着一阵“公主驾到”的呼喊声,所有人纷纷站起身,福身请安。

    宁巧音在首位上坐下,看着她们笑道:“诸位姐妹们请起,今天是父王的寿辰,来者是客,无须多礼。”

    等所有人都坐下,就看到下面一个粉嫩的小家伙正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缩在娘亲的怀里,很安分。

    “姑姑,这就是谦哥儿吧”宁巧音看向宁雪晴。

    宁雪晴看了看儿子那表情,笑着点点头,“是啊,谦哥儿,喊皇姐。”

    谦哥儿在宁雪晴怀里翻了个身,拉着她的衣裳下了地,然后摇晃着小身子走向宁巧音,在众人的注视下,笑呵呵的爬到宁巧音的锦榻上,“皇姐,抱抱。”

    可爱的小模样,让在场的人不仅会心一笑,然后就是各种夸赞。

    如今经过岁月的磨砺,宁雪晴没有了当初的骄纵,再加上身为人母,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母性的光辉。

    书房内,轩辕拓看着宁月瑾,很多年不见,这个男人似乎看不出半分老态,根本就不似一个四十之人,那身让人忌惮的内敛之气,更显浓厚。

    “宁王爷,拓是真的想娶公主,还请宁王爷应允。”

    宁月瑾心里有点闷,自己的闺女还没和自己亲热几年,这转眼就要嫁人了,还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明日再说。”宁王爷很干脆的说道。

    轩辕拓似乎也知道宁月瑾心里的想法,随后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反正音儿,是他的。

    命中注定。

    当天晚上,宁巧音在秋阁找到了君瑶。

    看到女儿进来,君瑶放下手里的账目,挥挥手让屋里的丫头都退了下去。

    “娘。”宁巧音在她身边坐下,然后伸出手臂圈住她的腰身,将头埋在君瑶的怀里。

    女儿自从长大后很少也自己撒娇了,君瑶知道,此时的巧儿,心里必定是摇摆不定。

    “今天轩辕拓和你父王提亲了,你应该是松口他才说的,现在这是怎么了”君瑶轻抚着女儿的发。

    其实很多次她都一直在担心,自己的一对儿女完全就是宁月瑾的翻版,眉眼都极其的传神,而巧儿则是更甚,毕竟是女孩子,那张绝美的脸庞,总是在自己面前飘忽不定,不知道以后她的命运会如何。

    幸好巧儿是公主,若是一般人家,命运可见不会善终。

    宁巧音的脸庞浮上一抹嫣红,脑袋在君瑶的怀里又是蹭了蹭。

    “娘,从小女儿就心仪拓哥哥,可是今年女儿去东越,看到他和一个女子深夜在御书房,而且那女子对女儿满是敌意,女儿心里很别扭,很难受。”

    君瑶此时才明白,她如何会这么反常。

    “那你想如何”君瑶慈爱的看着女儿问道。

    怀里的小脑袋摇了摇,意思不言而喻。

    君瑶抿唇轻笑,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毕竟巧儿从小被他们保护到大,尝过世间百态,却对于男女情爱了解的并不多,如今遇上这样的事情,不知所措也是在所难免的。

    “若是让你放弃轩辕拓,嫁给别的男子,你会答应吗”

    宁巧音依旧摇摇头。

    “既然你心里有了决定,就尽管走下去吧,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别人不能给你做决定,只能你自己去体会。”

    “他是帝王,很多年前曾和娘亲承诺,许你一世无忧,一世风华绝代,如今他既然能在你及笄只是提出来,就说明他已经准备好,甚至是说服了东越的太上皇和皇太后,以后的路娘亲不知道是顺畅还是荆棘,但是巧儿,爱情本来就是个体验的过程,有酸有甜,有苦有乐,同样也是一笔生意,需要用心的去经营。轩辕拓是个有想法的人,以后会如何,娘也不知道,不过,这个过程,娘帮不了你。”

    “娘”宁巧音听得很认真。

    “有一点,娘还是很有自信的,你的未来一定会幸福,谁让你是我的女儿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