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百花盛放1-6全本-珍藏版

章节目录 (二)

    二

    想到当日之事,紫幽兰神色肃正,望着仿佛还在回味着当年开苞之乐的阴阳师,伸手取过了壁上长剑,抛了一把给他.

    “当日所言,不知阴阳师你是否还记得”

    “当然记得.”

    嘴角微带苦笑,阴阳师取过了长剑,显然当日的兰花仙子,今日的百花谷主这是报仇来了.

    “若我输了,任你要杀要剐;若你输了,就心甘情愿的献出处子之身”

    “还有呢”

    “还有”

    没想到紫幽兰竟想逼他将当日的话再说一遍,阴阳师微微咋舌.

    “被魔门盘龙伏凤心法玩过的女人,会一辈子被欲望蒙蔽]是不是这句话”

    一边说着,阴阳师一边观察着紫幽兰神色,心下不由忐忑,其实便在当日,他的武功也未必胜兰花仙子起身来,将行囊取在手中,反倒是梅吟雪、梅挽香和白妃樱三个年长弟子动都不动.

    “怎么了”

    “那人是吟雪带回来的师父有今日的决定,吟雪也该有份”

    声音中微带着哽咽,眼光里却已下定了决心,任何人都劝说不得,梅吟雪望向紫幽兰,点了点头.

    “吟雪要留下来陪着师父无论师父遭遇什么,吟雪都要都要和师父一同承受绝不逃离”

    双肩一耸,显然梅挽香不像双胞姐姐般考虑的那般起了身子,移到众女当中,轻轻地拍了拍水仙怡和丘海棠的肩膀,这才将胸中筹谋说了出来.

    “听完为师想出来的规矩,再决定要不要走.为师决定待会儿你们走后,便将牢里的淫贼都放了出来,暂住在客房里头,若你们有人要留下来,留下来的人今日便要献出处子之身,只能从被自己擒回来的淫贼当中选人献身,由被选中的人决定如何开苞”

    “破了身子之后,接下来七日之内,她将专属于将她开苞之人所有,由他想怎么奸淫就怎么奸淫,除非那人要求,否则不能让别的男人碰她;”

    吞了吞唾沫,似乎光将这规矩宣之于口,都令自己有些情动,紫幽兰极力克制住自己微颤的声音,继续说了下去.

    “等到七日之后,一切便都解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就再没有任何规矩束缚.当然,也不是这样让淫贼控制一切,我们终是武林中人,若他们想做的事令你难以接受,自是可以拒绝,甚至把他们打到趴下也行;”

    说到此处,紫幽兰嘴角不由飘出些许顽皮的笑意.

    “不过在动手前也要想想,接下来都要同居于此,若你打的太用力了,他们总会找到机会在床上把你整治回来,拒绝的后果也未必较好;何况我们都没有什么经验,事先也未必能分辨他们的手段是好是坏总之是试着相处看看,别弄得太过火就行其实我们也未必知道怎样算过火”

    “是啊”

    忍住满身的羞意,光只想着紫幽兰描绘的远景,那淫秽模样已令自己浑身发烫,梅吟雪娇柔一笑.

    “待会儿等把他们带到客房里头,就要在床上被破身了实在是”

    “可不一定像你想的这么美”

    轻轻拍了拍梅吟雪肩膀,紫幽兰笑了笑,若换了白妃樱她便可以像小时候一般拍拍她的头顶,谁教这小姑娘身段纤细小巧得紧偏生梅家姐妹人高腿长,两人都和身子高挑的自己一般高,想拍她们的头顶可难得紧呢

    “他们都是淫邪之人,何况又是被你们擒进来的,报复的心难免有些,说不定说不定等不到客房里,在牢里头他们便要强行将你们开苞破身在那种环境下,他们会比较有报复的快感所以,想走的话还来得及,你啊”

    “我们要留下来师父”

    互望了一眼,三女点了点头,白妃樱笑了笑.

    “幸好我们当时决定淫贼要擒还是要杀的时候,留下来的都是只劫色,不会做什么特别坏事的人,就算就算他们用什么手段也不至于太狠也算我们运气”

    “那么待会儿送走师妹们之后,我们一个一个进牢里,就按排行进去吟雪,你头一个进去,要把规矩告诉全部的人,知道吗若是知道,你们就各自选人吧”

    ***    ***    ***    ***

    见梅吟雪步入牢中,被关着的众淫贼倒是没什么反应.若做淫贼,武功多半不怎么样,用的大多是药物和心计居多,偏偏这种东西遇上百花谷这票女人,却是没有多大用处.

    紫幽兰自创的百花心法,天性克制各种迷魂及催情药物,加上在下山走江湖之前,紫幽兰无不小心翼翼地让弟子们知晓江湖上各邪派人物常用的种种邪诡手段,又要她们多加预防,凭你计谋再好,遇上一路小心提防、绝不轻忽的人,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落入百花谷的女人手中,还真是难逃.

    不过留在这儿倒也不算太惨,百花谷全是女人,紫幽兰对付采花杀人者虽是下手绝不留情,可被她们擒在牢中之人,多半手中都没背他人性命,紫幽兰对这些人算得上心性慈和,只是拘着他们的自由.

    牢中环境自是不比外头,可也算得上清洁干净,又比照外头日夜放置几笔会发亮的宝贝,日里光亮的活像日光直洒,倒也舒服,加上百花谷的女人质素算是上佳,有些好色者光看她们每日巡察,也觉值得.

    当然,也不是没有淫贼被擒进来后还是不服,试图逃出或者在她们巡察时口出秽言,不过紫幽兰性子虽慈,对这样的人也不留情面,杀伐决断毫不迟疑,是以多半都还是乖乖留在此处,只在有人巡察时偶尔嘴上吃个豆腐,这样的情况紫幽兰倒也不太管就是.

    只是众淫贼全然没有想到,今日梅吟雪进来竟是带来这么个好消息,只是这消息好的太过了,令人难免以为是这些女人穷极无聊,干脆耍耍他们来玩,是以虽是极好的消息,他们之中却没有什么反应.

    便是当梅吟雪开了牢门,将“妖蛉”伏胜放了出去,还指点他如何到客房休息,伏胜也不过是乖乖照办,只要不丢命,陪这些女人玩玩倒也可杀杀时间.

    只是当梅吟雪开了牢门,走进了新禁纪豪天的牢中时,旁人才稍稍吹了吹口哨.

    这纪豪天也有近六十了,干淫贼从没失风,只这一次贼星该败,偏偏倒楣在梅吟雪手上,在这里头不过禁了个把月,算得上火气还盛的一个,见梅吟雪竟纡尊降贵的进了牢来,也不出口,只是躺在那儿.

    “老爷子,该出牢了.”

    脸儿微带晕红,比之“妖蛉”伏胜,这纪豪天算是稍稍投着梅吟雪的缘,只是想到自己竟会主动选这老家伙,待会儿还得献身予他,教梅吟雪这娇羞处子想不害羞都不行呢

    若非她是紫幽兰长徒,向来最是温和有礼,连对这些淫贼也不会摆个臭脸,光今儿这样温顺柔和的言语举止,怕都会惹人侧目.

    “总不会不想出去吧”

    “老爷就不想出去.”

    闷闷地出了声,纪豪天老归老,年龄做梅吟雪祖父都不算离谱,江湖上的经验恐怕比梅吟雪要多上几十倍,给这小女孩逮了进来,要他不火怕是不可能的.

    想到方才梅吟雪所说诸事中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一条,纪豪天邪邪一笑,故意以最淫邪的眼神在梅吟雪周身打量,虽说梅吟雪衣裳齐整,但以他的眼光也看得出,这女子身段凹凸有致,又兼眉目如画,确是淫贼下手的最佳对象.

    “难不成梅女侠要硬架还是你干脆选了老爷献身那就在这儿爽”

    “如果如果老爷子想的话”

    没想到纪豪天当真这么说,梅吟雪羞的红晕直透耳根,若非方才进来前便给紫幽兰提醒过,脸儿极薄的她早要严辞拒绝,现在却只有乖乖照办的份儿.

    犹豫地望了四周看好戏的淫贼们一眼,若到了七日之后,说不定还有羞人的场景在等着自己,这样看来在这儿破身也不算太差了,梅吟雪蹲下身来,纤手轻拂间,牢中地面的干草已铺成了草床,她娇滴滴地解开襟扣,宽衣解带起来,看的纪豪天眼儿发直,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