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七百二十六章 这两把剑,看起来很好玩的亚子

    ****************************************************************************************

    相隔甚远,但那股磅礴而邪恶的压力,就像大海一样直压过来,身处其中的萨绮丽和小黑炭瞬间就感到呼吸不畅,心头仿佛堵了一块巨石般,连思维都多了几分僵滞。

    “小弟……这到底是……”见我愣愣看着那边的方向不说话,萨绮丽不禁有些着急。

    “哦,别担心。”我回过神,摇摇头。

    “不是七巨头,这熟悉的气息,看来是我们的老朋友出了点问题,只是……”

    话还未说完,爆能量柱的地点传来一声回应地狱的嘶吼,仿佛那深不可测的大海终于苏醒,所有的倾倒出去海水受到吸引,时光倒流般退了回去,收缩凝聚成了一头巨大狂躁的怪物。

    那一瞬间,整个地狱山峦似乎都矮了几分,匍匐在了这只怪物的脚下。

    “那是……双尾?”看到巨大怪物的形状,萨绮丽忍不住愕然惊声。

    那是一只巨大的斑斓猫妖,头颅,关节和柔软的腹背,均被一层厚实的铠甲所覆盖,背后两条长的猫尾,轻若缎带似的灵活地飞舞飘动着。

    “嗯,气息方面是没错,只不过……样子好像不大对劲。”我凝视着这头怪物的身影,从它身上感受不到丝毫双尾那夸张的优雅姿态,以及……任劳任怨的背影。

    完全就像一头百分之百的纯粹怪物,充斥着邪恶,暴躁,嗜杀的气息,按道理来说,别说双尾智商那么高,就算是一头普通怪物,能够达到这个境界,也具备了相当的智慧,不会散出如此原始的气息。

    就像一个人,就算他内心再怎么狂野,上街也是会穿衣服的,和真正的野人是有区别的。

    哦,其实街头果奔的家伙还是有的,但那只是单纯的变态。

    双尾现在的状态,完全就是走火入魔的迹象,除此之外我找不到第二种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它似乎已经突破了那层桎梏,晋升到了魔神境界。

    这就有点让我蒙了,要知道双尾已经是越之境的强者,俗称高路口跑过头,前方是断桥,后边又有交警叔叔时刻盯着,只能拱着菊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的很,想要回到正确的路口不知道要付出多大心思。

    双尾说它去闭关突破,我甚至恶意揣摩它是不是又想摸鱼去流浪了,给自己找个借口,就算是真的,我也没太多指望它能在大战以前突破。

    没想到,这算是给了我一个惊喜么?

    只不过这份惊喜大礼包里面,似乎还藏了一个小惊喜?

    看看两眼通红,一脸怼天怼地的双尾,我有些抓狂,这什么节奏,小伙伴进化了要重新扔精灵球收服?某去菁存芜的公司都不敢这么玩。

    总之,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先解决了危机先,不能让双尾在地狱山撒野。

    “你们快点回去,我把双尾弄到投石机的地盘再说。”

    说话的时间,那只猫妖仰起下巴,喉咙微蠕,明明是一只猫却有猛虎的野心,也要咆哮一番。

    轻轻一个响指,完全由精神力凝结起来的半透明能量罩,隔着万米将肩高过一千,体长算上尾巴过三千的猫妖笼罩起来。

    下一秒,肉眼可见的音波从猫妖那努力张大的獠牙巨口出,结果撞上了将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精神力罩。

    打个比方,一口厚实的巨钟将你罩在里面,外面的人奋力敲钟,或者你在里面尖叫,会是什么下场,一般多少都能感受得到吧。

    也不是什么靠音波攻击吃饭的怪物,只不过是刚刚突破,想仰天长啸,庆祝一下下而已,吼声自然无法突破精神力罩,结果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那层层音波被弹回去,并且在里面不断回荡的瞬间,猫妖的一身皮毛,似触电一般,从头到尾,再从尾到头,呈现出波浪状的来回窜梭。

    脑袋摇晃不断,似喝醉了般踉跄几下,连猩红暴虐的双目也透露着一股怀疑猫生的感觉。

    是谁?到底是谁?

    没等它完全清醒过来,幕后黑手,一头比它更加巨大的布偶熊,悄然无息的出现,瞬间出手,拎住了猫后脖的一层软肉……虽然很想这么做但被铠甲覆盖着,只能抓脖子了。

    随我一起螺旋升天,嗨起来吧!

    耳朵还在嗡鸣作响的双尾,紧接着又被撸猫似的强制箍在熊抱之中,原地打转起飞,双重眩晕,最为致命。

    紧接着身体高下坠,似坐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最后总算是回到了地面,虽然是被重重砸落下来的。

    等它迅起身,脑袋奋力一晃,清醒过来,现已经被扔到陌生的地方,周围都是坑坑洼洼的巨洞,看着莫名……有点不爽。

    来不及仔细观察环境,眼前轰隆一声作响,一头体型越了它的视框的巨大布偶熊从天而降,落在对面。

    bgm,走起!

    眼看着双尾下压着前爪,做出对战出击状,我歪头想了想,心里一惊。

    某知名ip公司臭不要脸,竟原封不动抄袭本德鲁伊战斗!

    再看看双尾,心里又是一阵感叹。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双尾,竟是一只虎皮!

    我原本以为是布偶或英短的。

    最后,身上竟然还穿了铠甲,没能拍下双尾果奔的黑历史形态,真是太遗憾了。

    吐槽完毕,接下来得好好想一想,怎么才能让双尾清醒过来了。

    看着那双猩红的双目,朝自己投来仇恨之极的目光,显然已经认定了我就是刚才迫害它的凶手。

    猜的一点没错,就是本人了。

    这样的双尾,又怎么能够让它清醒过来呢?我没有处理走火入魔的经验呀。

    想了想,我一拍手心,有办法了。

    物理治疗法,简单来说,打晕带回去就是了,还狂我还打,一直打到清醒为止,反正最近蛮缺训练对手的,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心里有了定计,我正准备付诸行动,和双尾过一场,却现好大一只猫,原地消失了。

    背后!

    一阵凉飕飕的感觉直窜脑门,本能的做了一个扭身动作,嘶拉一声,漫天的熊毛,夹杂着血花高高飞溅。

    这家伙不讲规矩,被阴了!

    我心里一惊,连连后退,好歹躲过了接连几下的爪击,正待反击,双尾似有感应,四肢一蹦退开了。

    看到被划破的棕色熊毛拌着血花飘落,似下鹅毛大雪一样,我有些心疼的摸摸后背……然而并摸不着,这并不是区区一头短手布偶熊能做到的事情。

    有些忧伤,暗叹自己大意了。

    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双尾当成真正的敌人对待,下意识把它当做是一场对战练习,所以没能完全集中精神,我这人就是这副熊样,一旦面对的不是真正敌人,脑子就会忍不住开小差,放飞自我,黄段子侍女的亿马奔腾之术都拉不住。

    可对面不是这么想,暴走的双尾是真的想杀熊证道呀!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布偶熊会摸不着后背呢,万一那里痒了该怎么挠?

    嘿!

    下一秒,猫妖形态的双尾已经和布偶熊互换了位置,交错的点再次扬起大量毛,也不知道是谁的。

    原地停留不到一秒,猫妖再次消失,庞大的身躯丝毫影响不了其度和轻灵,甚至连残影都来不及留下,也听不到任何的脚步声,似乎彻底消失或是隐身了。

    但是,能感觉到它那猎杀的凌厉气息在逼近!

    要比度么?

    布偶熊滴溜溜的双眼,不停转动,仿佛在和空气斗智斗勇,下一秒也跟着消失了。

    你的思必得,怎么可能是我赤色彗星的对手!

    抓住了!

    布偶熊的拳头自半空重重轰落,与此同时,猫妖的身躯也在巨大的拳压下显型,极致度下的交锋,让它看起来好像是主动将脑袋往拳头上凑一样。

    电光火石间,猫妖脸上看不到丝毫情绪波动,它在如此疾下忽然一个侧身,完全规避了拳头的落点,但是……

    不对!

    正当要步步紧逼的时候,那种背后伸出一把无声刺刀的惊悚感,让我头皮麻,放弃了追击,下意识一个懒熊打滚。

    耀白的剑光,悄然无息划过了刚才所在的位置,在空气中留下两道清晰剑痕,若不是反应,肯定又要有一撮熊毛告别身体了。

    连滚带爬拉开一段距离后,我才来得及观察偷袭追击的凶器。

    是那两条有身体一样长的尾巴,竟然从双尾屁股后面绕了半个圈子,试图从背后偷袭,这也太柔软灵活了吧,很想切下来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骨头。

    早就该料到,这两条夸张的尾巴不可能是摆饰那么简单,此时偷袭不成,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只见这两条长猫尾巴的后半截,约莫三分之一的长度,其中一条变成了剑的形态,另外一条竟然……哦,也变成了剑形态。

    律师函警告!

    两把剑上,一把冰霜氤氲,一把烈火缭绕,显而易见,这不仅仅是一种攻击手段,甚至可能是双尾的最强力的攻击模式,比之那两对宛如虎爪一样异常粗壮的爪子,以及尖锐的獠牙,威胁更大。

    这才是双尾的完全体么?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双尾的战斗方式,记得之前的双尾,向我展示其战斗模式,是一只巨型刀疤脸猫的硬汉姿态,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欺诈行为!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这只猫妖是双尾,我肯定第一时间将尾巴拔下来,一来斩除最大的威胁手段,二来嘛……

    这两把剑,看起来比蜘蛛腿更好玩的亚子鸭!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