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七百二十七章 谁是戏精

    ****************************************************************************************

    “吴师弟……会不会太轻敌大意了?”教廷山内,望着映射这场魔神对战的魔法镜,卡洛斯皱起了眉头。

    一旁的艾卡莱伊努力操纵魔法镜头,力保安全不被毁坏之余,大家也能无死角的观看这场精彩战斗。

    这种实时偷窥……咳咳,实时直播能力,早在之前那场何况三个世界的比武大会就展露出来,只能说巨龙科技世界第一。

    至于为什么当初和深渊魔神的战斗没有拿出来直播,那是万万不敢呀,四个魔神强者的乱战,外加教廷山疯狂飙车,那种大场面,魔法镜头分分钟被流弹击中,变成一堆灰烬,这玩意矜贵的很,若是坏了,就算是神豪艾卡莱伊也会心疼……一整天。

    不小的客厅已经站满了人,包括刚赶回来的萨绮丽和小黑炭,大家并没有将这场战斗拿到魔王村广场上公开,虽说又是一次宣扬救世主武力的好机会,但对手是双尾,多少有点家丑不外扬的意思。

    再说了,冒险者和怪物之间本来就没有完全信任,要是看到双尾暴走的一幕,双方的分歧可能会变得更大。

    所以,这场又一难得的魔神强者级别对战,只能遗憾的宣布,仅限部分人士观看。

    此时,大家一眨不眨的盯着镜子里的影像,生怕错过一帧画面,虽然魔神之间的战斗过于高端,很多时候都只能听个响,但是,某人开小差开的有点过分了,哪怕是维拉丝她们这样的菜鸟也能看出来,她家的大人并没有在认真对战。

    就像卡洛斯说的一样,某救世主疑似在玩闹撸猫。

    “卡洛斯,你这是关心则乱,吴师弟心里肯定有底才这么干。”和大师兄不同,二师兄可是放心的很,甚至还掏出一只大鸡腿在啃,一边乘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含糊不清的给大师兄指点迷津。

    “你是第一次认识吴师弟么?你看他像傻子么?”

    说完这句,他愣了愣,嘴里的鸡腿都差点不香了,不等大家反应过来便自问自答。

    “好像……嗯咳,是挺傻的,不对,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之前和吴师弟交手过多少回了?你竟然还会说出这种傻话。”

    他似乎特地咬中了某几个字眼,表达一股子“我们和魔神强者对战过”的骄傲。

    “虽然吴师弟平时看着挺傻的,但是战斗的时候可没傻过,我是这个意思,好好回想一下我们以前和吴师弟的战斗,虽然偶尔也会走神,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关键时刻从来不含糊,对吧。”

    “确实。”听了西雅图克的话,回忆以前的交手,卡洛斯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作为一名冒险者,吴师弟最大的优点就是,他无比了解自己的智商不高,所以从来不会低估敌人,至少不会低估敌人的智商,所以从来没有犯过致命的错误,要说犯过,也不是因为他轻敌,而是敌人的智商太高,即便是高估了也无济于事,这种客观的情况。”

    “所以说我们大可放心,吴师弟这么做肯定是有了把握。”

    “瞧你们说的,好像小弟的猪突猛进外号是白叫的一样。”大师兄二师兄一番解释,让大家心情放松了不少,客厅里开始洋溢快活的气氛,萨绮丽甚至开起了玩笑。

    “唉,这也分情况,吴师弟并不是无脑猪突猛进,大多数时候都是被逼的,不这么干,联盟的损失就会更大,不这么做,身边就会有人受伤牺牲,面对未知的敌人和陷阱,只能一头冲过去,如果是面对已知状况,我从来没有见他猪突猛进过。”

    “没错没错,毕竟吴师弟比一般冒险者更怕死。”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谈笑风生间,不经意就将某人的老底揭了个光。

    啊……

    捂着胸口,我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悲哀。

    为什么别人在fight的时候,总是有一群神队友,哪怕不在一旁助攻,也会献上最美好的祝福buff,战斗力upupup,而我,却在惊险万分的战斗之中,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猪队友射来的箭矢在无情将自己刺穿。

    你们看直播我没什么好说的,不知道四翼强者直觉特别敏锐么?看着我的直播还在说我坏话,句句戳心,当我这一头的呆毛是白长的是不是?

    双尾,这份悲痛——你能感受到吗?!

    双尾并不能,反而挥舞着灵活的猫尾双剑,试图将我彻底戳穿。

    人世间最可怕的冷漠,莫过于此,我在战斗,不能打的队友和不能杀的对手都在戳我。

    既然你感受不到,就别怪我强行让你感同身受了。

    在猫尾双剑戳过的一瞬间,布偶熊滴溜溜的玻璃珠眼睛闪过一道犀利眼光,就是现在,终于被我抓住了!

    那两根灵活的像是绳索一样的尾巴,被死死夹在了一双熊掌之间。

    不容易呀,这个机会我等太久了。

    现在,你的尾巴被我抓在手里,就像是上了项圈牵绳的狗,还是不任我为所欲为?

    刚想学反派单手扶着叉腰肌仰天大笑几声,手中的猫尾它就没了。

    就没了!

    那么大,那么长的猫尾呢?!

    化作了泯灭的元素,消失在熊掌上,然后又从双尾的屁股后头长出来。

    好吧,我就说身为四翼强者,不可能会有那么明显的弱点给别人抓,这尾巴原来还能这样,别说断尾了,连利用一下都不行。

    反观我自己,这一双无能的熊掌,别说变成两只火箭拳轰出去,连挠后背都做不到,我要它何用?!

    暴怒,我级暴怒!

    双尾,受伤了可别怪本德鲁,承受我百分之一百的抛瓦吧!

    “哦哦,吴师弟终于拿出干劲了。”客厅内,大家的安心欢呼传出。

    “暴雨梨花拳!阿哒哒哒哒哒!!!”

    “不,他只是拿出了全力,没有拿出全部智商。”欢呼声转眼变成了一偏哀嚎。

    漫天拳影中,双尾数百丈的灵巧身躯,硬是如同一只苍蝇般穿梭在毫厘缝隙之间,边闪边退,布偶熊则是边阿哒哒哒边步步向前紧逼,一时间陷入僵局。

    如果把布偶熊比作摩托,那么双尾就是一辆自行车,摩托的度肯定是要比自行车要快,但是架不住双尾这个自行车手,它能停下来将自行车往背上一扛,翻墙而过。

    如果布偶熊这位摩托手,不狠心下来考虑上演摩托飞人,怕是还要反过来,被双尾无以伦比的灵活性给玩弄。

    “为什么吴师弟到现在还在耍?”看到眼前的僵局,客厅内的带战略家们又开始了新一波的分析。

    “大概是……不想伤害到双尾大人吧。”

    “而且双尾面对小弟也不算弱,别忘了它可是以越之境突破,和小弟一样,现在的它不能当做是四翼境界的新手,按照小弟的说法,世界掌握度起码应该也在百分之十几左右。”

    萨绮丽有些心疼,小弟也不容易呀,在外面拿生命在撸猫,还要被大家轮流吐槽,还是说句公道话吧。

    “说的也是,是我们之前太乐观了。”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让众人陷入自省,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行你上呀?

    “不过,我还是隐约觉得吴凡阁下应该还有其他想法。”这时候,专心控制镜头的艾卡莱伊,一句话又让所有人的脑筋活跃起来。

    “是了,吴师弟这种打法太蹊跷,我也觉得不仅仅是因为不想伤害到双尾,或是双尾实力不弱的关系。”

    “双尾已经是四翼强者,四翼强者之间哪怕有差距,也不是那么容易杀死,吴师弟肯定更清楚这一点,他就算不留手,也未必能杀死双尾,至于受伤,不把双尾打的不能自理,能好好交流么?”二师兄说话间,不经意就流露出了几分暴力狂的风采。

    “或许,是害怕双尾跑掉?”

    “说到点上了,虽然双尾陷入狂暴状态,但谁也不清楚它现在是不是不死不休,还是残留本能,如果是意识到对手不可匹敌而选择逃跑,恐怕吴师弟也难以抓住。”

    “要是跑到七巨头的地盘……”这种可能性,想想更是让大家嘴角一阵抽搐。

    “所以这笨蛋是在示敌以弱,而且不断在挑逗双尾,就是为了防止双尾逃跑,然后寻找机会雷霆一击将其……打残?”得到诸多提示,巨龙公主殿下的脑袋也终于开光了。

    接力推断出了正确结论,大家再次看向魔法镜中的战斗,顿时感觉就不同了。

    “吴师弟,大智若愚啊。”

    “你确认吴师弟真的有那么聪明?只不过是顺从战斗本能吧,吴师弟的战斗本能还是让人服气的,我西雅图克也自愧不如。”

    “都是自家师弟,语气要温柔一点。”

    “……”

    明天安排骸骨巨龙做大师兄和二师兄的陪练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这些家伙你一句我一句,总算是体会到了我的用心良苦,逼不得已,但其实还是没有说完全。

    那就是身为四翼强者的压箱底绝活。

    虽说双尾刚刚晋升四翼,但别忘了它可是活了起码上千年,怎么可能没点底牌,以前积累起来的底牌,外加现在新晋的四翼力量,那威力,让我去面对我也蛋疼。

    我确实在示弱,在撸猫,在等待一击必杀的机会,但其实,我主要是希望能让双尾陷入无能狂怒状态,提前将绝活施展出来。

    换做是清醒的双尾,想都别想,不到最后一刻,生死攸关,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绝活出来,现在不同,双尾狂暴了嘛,还是有几分希望的。

    等双尾暴露了绝活,我的一击必杀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否则的话,在施展我一击必杀的同时,恐怕也得面对双尾未知的一击必杀,到时候就算能将双尾留下,自己也怕是要脱层皮了。

    现在,我拿命在逗猫,就等双尾开始它的表演了,当然,如果双尾愿意一直这么耗着,我更加乐意,比体力,我熊德就没怕过谁。

    或许,是我的示弱起了作用,或许,是我连打带逗加撸的手法,让双尾忍无可忍。

    良久,它终于忍不住尖啸一声,身上爆出前所未有的气势。

    它的身体,忽地一百八十度大回旋。

    尾巴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是快到了极致!

    快到了彻底融入无尽的空间和时间,连视线都无法捕捉到分毫!

    但我还是那句话,比度,我狼德没怕过谁!

    在以毫秒计的时间里,布偶熊从静到动,身后的猫尾双剑,像辫似的拧成一股,冰与火与剑的交织,组成了泯灭一切的冰火螺旋剑,紧追不舍,布偶熊的小短腿也迈的越来越快,眼看要被戳到屁股了,但是在下一毫秒的时间,双方的度开始持平。

    现在,我甚至可以绕着双尾转,任由它的尾巴像螺旋桨一样打转,追也追不着,气死你。

    双尾,这就是你最后的杀手锏吗?

    若是如此,我的无双思必得,你感受到了吗?!

    扑街!

    下一秒,我五体投地,面部刹车,享受着前半身和地面摩擦的快感。

    一抹绿光,在刹那间从布偶熊的前方划过,屁股上边凸起的一团毛绒熊尾巴,被割掉了小半截,毛飞散。

    双尾的第三条尾巴,剧毒猫尾剑!

    哪怕情况依旧紧急,也阻止不了我重重呼出一口气。

    我就知道,双尾这家伙,哪怕是狂暴了,也贼的很,它的绝活肯定不止是那把猫尾冰火螺旋剑。

    是三剑!

    大家一直都被双尾欺骗了,它名字叫双尾,屁股后头也拖着两条猫尾巴,你看,多么具有欺骗性呀,让人下意识就以为它只有两条尾巴。

    但是,它手中的那把贵族手杖呢?

    我曾经因为好奇,乘着双尾不察抢了过来,打算恶作剧一番。

    结果手杖立刻在我手中消失了,紧接着在不慌不忙的双尾手上重新出现,和它的风格很像——燕尾服黑礼帽外加一根魔术手杖,这是个魔术师,仿佛是我们在台上携手为大家献上一出表演。

    如果是放在之前,我还想不到这一块,但是就在刚才,我抓住双尾的尾巴时,它的尾巴忽然消失,重新长出来,顿时就让我内心一惊,联想到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双尾的手杖,莫非也是尾巴?

    不管是不是,总之当做一种可能性,提防着点准没错。

    于是,在刚才的千钧一间,机智如我,靠着这份机警,奇迹般的躲过了双尾神乎其神的第三尾袭击。

    抱歉,双尾……不,是三尾,是我赢了,底牌出尽的你已经是奥特曼了。

    剧毒猫尾剑和冰火螺旋剑汇合,三剑合一,带着更加恐怖的度和凌厉的威势自背后袭来,然而,已经没有用了。

    对付圣斗士……算了,还是别立f1ag比较好。

    面对双尾的倾力一击,布偶熊不躲不闪,空门大露,任由冰火毒三剑向着后背横斩而去。

    哪怕是到了最后一刻也没躲,只是后背忽然多了一样东西。

    一把鲑鱼剑。

    三合一猫剑最终斩在了鲑鱼剑身上,仿佛能看到鲑鱼剑那双闪烁着诡异光芒的鱼眼,忽然高高凸起,鱼嘴奋力一张。

    仿佛在出临死前的无声呐喊!

    尼玛的,为什么!

    猫剑斩在鲑鱼剑上的那一瞬间,也是双尾破绽最大的瞬间。

    五重——震波!

    环境魔法——重力!

    然后是——双重狂怒+五重焰拳!

    一道接着一道枷锁,将双尾牢牢禁锢,最后等待它的,是从天而降的火焰之拳,末日之拳,审判之拳!

    这就是我等待已久的一击必杀机会呀,给我清醒过来吧,双尾!

    物理治疗大法好!

    只是,就在胜利喜悦涌出的刹那,一个莫名的念头,忽然从脑海里蹦了出来。

    晋升四翼以前,双尾就已经是三尾了。

    晋升以后呢?三尾还是三尾吗?

    双尾用最后的反扑,告诉了我答案。

    不知何时,砍在鲑鱼剑上面的三把元素猫剑消失了,看似威力巨大,实则只是堪堪割破了鲑鱼剑的一层鱼皮。

    是虚招!

    辣鸡鲑鱼剑!你装的到挺像,刚才喊尼玛呢?!也不提醒我一声,怕不是敌人派来的奸细!

    来不及吐槽了,双尾的身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光海!

    六条——整整六条猫尾拧成一股,化作一把巨型的螺旋之剑,从正上方,划过一道完美的半月弧,自上而下斩落。

    绿色,红色,湛蓝,交织辉映。

    抬起头,那是一片草原!那是一幕星空!那是一轮烈日!

    最终,所有的一切融合成无穷大的璀璨银河,奔流滚滚,倾倒而下。

    我的拳头落到双尾身上时,无尽的银河也会同时将自己吞没。

    肿么办?肿么办?我可不想要两败俱伤的结局!

    只能这么办了。

    又到了教授大家德鲁伊小知识的时间了,众所周知,德鲁伊的狂怒原理是一瞬数击,到达极致的时候是一瞬七击,但还有极致的极致,那就是一瞬九击,比如说现在的我。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只要知道狂怒是一瞬n击的原理就行了。

    所以,我现在分出五拳向上,迎向头顶倾洒而下的璀璨银河。

    四拳向下,打爆双尾的猫头——开玩笑的,分散分散。

    然后再高喊一句——就算是银河,我也要将它击碎!

    ko!

    数分钟后,尘埃落定,我提着晕倒过去的双尾,冲镜头伸出肉乎乎的爪子,比了一个v字。

    作战结束!

    “……”

    观战的所有人,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场战斗最大的戏精不是鲑鱼剑,而是眼前布偶熊。

    最藏着掩着的也不是双尾,还是眼前的布偶熊。

    害众人那么担心。

    最重要的是,害大家一波实力瞎分析,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羞耻。

    冬天到了,是时候给自己添一张熊皮了。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