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首辅家的长孙媳

章节目录 第801章 别苑再见

    秦询听明珠毫不避忌揭穿了他的心思,胸口堵了好几天的躁意却莫名有所平息,但他神色却似乎更加冷肃了:“妄执?所以皇后仍然认为朕有过错。”

    “是,两情相悦的姻缘才能称为完满,但皇上心中其实明白,阿姐的情意早已付给了姐夫,所以皇上无论多么专挚,也只是一厢情愿。”

    “若朕坚持一厢情愿,皇后能奈我何?”

    “皇上不会。”明珠笃定道:“皇上是真心爱慕阿姐,怎会将阿姐逼至绝路,妾身所求的,也无非是皇上再去一趟息生馆,像过去一样,不以君主之尊,而以无涯客的身份,和阿姐、姐夫再次把盏交心,妾身不敢以自己的想法要求皇上,但妾身坦言,在妾身看来,天下最遗憾的事并非不能长相厮守,最遗憾的是一时冲动追悔莫及。”

    而相同的晚上,清远台里耗费了兰庭不少心思打造的浴室,此时一场欢好方歇,夫妇二人又一次享受浸浴,春归任由长浮在香汤水面,与兰庭的长似乎纠缠不清,也依偎进兰庭的怀里,眼睛望着悬顶上垂下的一盏风灯,幽幽说出一句话:“要咱们能渡过这回劫难,迳勿还是远离庙堂才好,如此便能陪我在息生馆里逍遥快活了,也能抽出空闲教导铄儿,一转眼铄儿都已经到了启蒙之岁,我也不盼他日后入仕,再为那没良心的君主效命,不过懂得些知识道理,才晓得人生妙趣所在,不至于虚耗了今生。”

    “息生馆还不够远,我们不如效仿广野君走遍名山大川,择最喜欢之地栖居,这才能称真正的隐于林泉。”兰庭半闭着眼,此刻极其的惬意。

    “迳勿终于舍得放下社稷苍生了?”

    “皇上已然不需要我为他臂助了,天下归心百官臣服,庙堂上有我无我都是一样,反而我一直在,皇上倒嫌我碍眼了,走远些是再妥当不过。”

    春归吻了吻兰庭的面颊,欢喜道:“正应如此,不过说不定咱们熬不过这桩劫难呢。”

    “那也罢了,做一双不求同生只求同死的亡命鸳鸯倒也不错,往渡溟沧时还能够结伴而行,不过得想办法,该怎么要胁玉阳真君,让咱们下一轮回仍作夫妻才好。”

    “还是等魂魄离体后再想办法吧。”春归轻一踢腿,让香汤荡漾,也惬意的半闭着眼,额头更往兰庭的耳鬓蹭:“这时废这多智计,万一用不着,就成了自寻烦恼了,也说不定咱们的灵识复醒后,惊觉从前的轮回里竟然是死仇,立时反目了也大有可能。”

    兰庭睁了眼,侧面瞪着春归:“便是咱们从前的轮回里真有深仇大恨,这一轮回也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说什么反目的胡话呢,不过辉辉说现在不需自寻苦恼,那就是当及时行乐的意思了,这我倒是十分认同。”

    一低头,呼吸间便都有若浸蕴了香汤暖气,先是若即若离的轻吻,引逗得春归伸手环了他的腰,才肯加深长吻,渐渐的两个人都又忘了身处何地,相拥着有如抵达了生死渡外的离尘境,只有对方的气息才能自己沉迷,尽情的索求也忘情的给予,不管明日如何,都

    已经不留遗憾了,因为他们自从相遇,便从未分离。

    后来春归好容易才从迷乱中清醒,喘息着挨近了兰庭的耳鬓。

    她说,迳勿,我一点不困,今晚我们不醉不休如何?

    结果就导致了皇帝携皇后私服微访息生馆时,兰庭和春归竟然仍在高卧。

    兰庭实则已经醒了,却并不想起身,直到听闻外间奴婢们不知如何是好的窃窃私语,他才隔着门扇问了几句话,无奈只能唤醒春归:“裁决来了,辉辉缓缓来,横竖皇后也不会埋怨你怠慢,我先去听皇上的处决。”

    秦询已经毫不见外的要了酒饮,兰庭赶到时他似乎已然微醺,摆手免了行礼,当真道:“迳勿就当我是无涯客吧,今日息生馆里不论君臣。”

    “那我就当真不赔礼了,谁让无涯客不告来访,没得反赖我慢怠的道理。”

    兰庭给自己斟了一盏酒,把杯往高一举:“我不当罚,但身为主人,该当敬酒。”

    两人都是一饮而尽,秦询方道:“陶氏死前,曾一口咬定迳勿你也和她一样,保留有前世记忆,所以是你先下手为强,娶了春归,造成我的相见恨晚,我虽说厌恨陶氏,不过后来想想她的这番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无涯客入了魔障,才至于听信这番无稽之谈,对这事我只分辩一句,我倘若是有前世记忆,那么成婚之后,断然不会再让无涯客相见内子。”

    “赵迳勿,你当真不怕死?”

    “无涯客也知道,因为内子的奇遇,我已然笃定了人死之后亡灵有知,那么又何需执迷于久活呢?人可以早死,横竖将有往生,但倘若行为违心之事,导致死后妄执难消魂飞魄散,那才是真正的殃劫,我都能看得如此通透,更何况内子?所以一直参不透的,也只有无涯客罢了。”

    这边厢春归也与明珠正在交心,也是直到今日,春归才将所有的实情相告,当然是把明珠听得呆若木鸡,好半晌才摇头道:“原来竟有这多事体生,也难怪……阿姐也莫太过埋怨皇上了,皇上是听陶氏说了‘原应如何’的话,所以才会意难平,只今日皇上既然还听得进劝言来息生馆再与姐夫长谈,便说明其实并不想逼害姐夫,一来是朝堂上的事,君臣间的确还未达成一致,再者到底还没翻得过去心里那道坎,偏还有奸诈小人投机取巧,这般多缘故加在一起,才导致了这回的事故。”

    “我才不怕皇上如何,就是担心明妹妹误解,现今听明妹妹这样说了,我也有一句劝言,不管皇上怎么裁夺,明妹妹别为我的缘故涉险,万事还当以自己与阿鲤为重。”

    ——

    皇帝与皇后出宫一事,瞒不住乔贵妃,她这日一连饮了两盏冰镇酸梅露,也难解心头火烧火燎的郁躁,她比谁都清楚,那些所谓的证据其实根本经不起锦衣卫的盘察,她的胜算无非是契合圣意,然而眼看着皇帝盛怒之中非但未将兰庭治罪,反而被皇后游说微服出宫去,去了何处根本就不需要再盯踪打探了。

    又确然,待帝后回宫,风向便立

    时彻底改转。

    这回换成了唐潼之下诏狱,连二皇子都被接出了寿康宫,令住在皇子居所。

    很快安平王遇刺案审结,主谋乃中山侯乔陕颛,乔贵妃乃同谋,买通安平王府宦官害杀安平王意图嫁害忠良。

    罪徒当诛,华晏帝为平物议,择宗亲之子过继为孝穆皇帝嗣子,仍袭安平郡王爵位,却许可世袭罔替,当然也不再封禁安平王府。

    这一日胆大包天的龚望又来乾清宫讨酒喝,秦询翻着白眼到底还是答应了。

    酒酣耳热之际,龚望笑道:“皇上能想通不出臣的意料,但皇上能这么快想通倒是让臣没有想到。”

    “赵迳勿这家伙,先帝临终前令他若我犯糊涂时,他身为臣子的好歹让我一步,他居然都敢抗旨不遵,那是铁了心的宁死不屈了,而我,毕竟还当他是知己,是友朋,我哪会下那样的狠心,且我便是有这番铁石心肠,害的也不仅仅是他一人,小龚,我们好歹也算同道之人,懂得爱慕之情,换来没齿仇恨才是毕生憾事,这些年来,我不过就是不甘心,想着已为一国之君,难道还不能征服一人之心?

    我和迳勿较劲,坚持讨伐后金,也无非是想证实我比他站得高,所以更加有远见卓识罢了。原本我用唐潼之掣肘迳勿,一来当初的确看唐潼之还算有些机谋,再者也是想逼迳勿退步,及到后来,乔氏为了夺嫡,竟然串通唐潼之刺杀安平王,你说我身边都是些什么人?我能指着这些嫔妃为我分忧解难?”

    他那时认真是钻进了牛角尖里,不甘心服输,甚至打算孤注一掷。

    “可我放不下。”堂堂帝王,此时执杯长叹:“我怎能够逼那样珍爱的人至绝路断崖?当我明白她当真宁死都不肯和赵迳勿分离,我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我一厢情愿,赵迳勿让我在天下和私情之间抉择,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别的抉择,我杀了赵迳勿,也不能达偿心愿,同时还将失尽人心,输了江山和天下,辜负列祖列宗愧对万千百姓;当我释怀选择放下,我珍爱的人至少对我会心怀感激,臣公百姓也不会骂我荒唐无道,我要不认输,只能认蠢。”

    龚望哈哈笑道:“赵阁部不愧是臣的楷榜,当然皇上也绝对不是愚蠢之徒。”

    秦询一点都没被安慰到,冷笑:“你的楷榜?你的楷榜难道就是目无君国之徒?我都答应前尘旧事一笔勾销,结果赵迳勿这家伙却和我矫情上了,递了致仕的折子,想摞挑子带着妻儿游山玩水去,我知道他那点心思,到底还是不放心我!”

    “皇上可是一国之君,这着实太可怕,若换成我是赵阁部,那也得有多远离多远……”

    “臭小子!”秦询恼火起来一脚踹向龚望,险些没把椅子连人一同踹翻了,他才终于有了点笑颜:“你看着吧,我才不让他如愿呢,我连出个紫禁城都不容易,赵迳勿这辈子也休想给我出京城一步!这天底下的好事,哪里有他独个儿占全的道理。”

    龚望看着咬牙切齿的某人,喝一杯酒:皇帝真是太可怕了,要不我也考虑致仕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