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雨大宋

章节目录 第65章 介绍进学

    “啊呀,原来是你”坐在地上抱头痛哭的吴克久,猛地抬头看到杜宵赶来,不由大叫。

    杜宵叹了口气:“自然是我。虽然你多次寻我麻烦,但终究是同乡人,你在异乡遇到难处,我又怎能不帮。唉,小员外,得了这次教训,以后回乡老实做人吧。”

    吴克久看杜宵神色淡然,也不知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只是不住抽泣。

    杜宵当然只是随口敷衍,此次一路追来,只是因为自己前世有些印象的一个故事,跟吴克久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既然已经把人救了出来,杜宵也不介意做好人。

    案子并不复杂,抓住了牛二,很快就把其他人的藏身处问了出来。马大等人藏身的地方离汴河口不远,那里本就有浚河的厢军,跑都跑不掉。一旦暴露了身份,这些人便无所遁形,很快全部落网。

    杜宵本欲转身离去,却被郑州知州狄棐留了下来。此案说起来简单,对朝政却有不小的影响,杜宵是最早提出来的人,怎么可以不论功行赏。既然张源派人来迎接家人,那就说明完全没有回归宋朝之心,先前提议用高官厚禄诱他归宋的官员要被追究责任的。看似小事,对朝政的影响却不小。甚至一时甚嚣尘上的与党项议和,也难免受到影响。

    吴克久与何立是表亲,狄棐则是何立的岳父,此次他牵涉其,也要杜宵帮着说句话,免得被立功心切的官员,打成党项人同党一员。

    杜宵顺水推舟,同意吴克久是被奸人所骗,本人并无叛国之心。

    进士出身的官员便是如此,各种亲戚连着亲戚。哪怕小门小户出身,通过连姻,也会收获一大堆官场上的各种关系。吴克久攀何立这门亲,出了本乡,得到了不知道多少好处。

    在吴克久身边站住,杜宵淡淡地道:“小员外,梁园虽好,终非久恋之家。此事之后,你还是尽早回乡去吧。想着给大户人家蒸酒,攀附权贵,靠不住的。”

    吴克久抹了一把眼泪,猛地抬起头来:“你说的什么话我比你差在哪里偏偏是你,蒸酒得了无数好处,人人奉承,现在又立如此一件大功。我一般替人蒸酒,最后却沦为阶下囚”

    杜宵听了,不由笑出来:“我替人蒸酒,是不得已而为之。若不是推辞不过,这种会我早就全都给你了。我们本是读书人,却靠着替人蒸酒巴结权贵,没来由让人笑话此番回去,我便把蒸酒之法献与朝廷,想来以后想替别人蒸酒也难了。不如归去。”

    吴克久又觉得杜宵说的是真话,又不甘心,只是抱着头抽泣。

    杜宵看得心烦,踱到一边,看着天边出神。其实自己早该带着买的书回乡了,结果在京城一拖再拖,最后卷进这样一件案子来。说是立功,有什么用哪怕朝廷赏自己个武职小官,自己就会去做考了进士才有前程,与考进士无关的,最后终究无用。哪怕加上献册子,朝廷免了自己发解试,对杜宵来说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发解试本来不难,免了之后一样要过省试、殿试,最后还是一场空。

    抽泣了一会,吴克久抬起头来道:“我本来事事强过你,自你家蒸酒,便遇到了克星一般。现在又闹成这样,我回到乡里,如何见人”

    杜宵道:“当日你欺压我和韩家,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还不是熬下来了。讲真话,那时我恨不得把你打倒在地,踏上一只脚,千万年都不得翻身。到了今日,却只见你可怜,反生不出那种心思了。小员外,以后不要仗势欺人。这次你遇到我好脾气,不与你计较,以后就不见得了。”

    其实杜宵也不是不与吴克久计较,而是无法计较。吴克久咬死了自己是被人欺骗,又有知州狄棐回护,此事只能这么过去了。看着吴克久的样子,杜宵心叹气。他最烦的就是吴克久心放不下,以后继续纠缠,在家乡再惹出什么事来。

    直到午,狄棐把案件处理清楚,才召见杜宵。

    行礼毕,安排落座,狄棐道:“此次你洞烛远见,于小处发现党项阴谋,功劳不小。我自当审明朝廷,予以重赏。听说你是到京城游学”

    “不错。学生家里耕读传家,立志举业,到京城长些见识。”

    狄棐点头:“好。此案关系非小,我这里整理了卷宗,明日你随着一起回京。许州并无州学,你若是同意,应天府蒋相公与我有旧,可写一封书,你去应天府读书如何”

    杜宵拱:“相公抬举,学生感激不尽。就怕”

    狄棐摆:“无妨的。蒋相公最喜奖掖后进,你持我书去,必能进应天府书院。”

    杜宵连连道谢。天下读书之所,除了开封府,便就要数应天府书院第一,现在的不少名臣都是从那里出来的,包括范仲淹。那里名师辈出,同学也不乏优秀人物,能去自然是好的。

    杜宵却知道,狄棐这么给面子,很大程度跟何立有关。真见了面,何立未必对吴克久多么看得上,但在外人眼里,终是他家的亲戚。狄棐要维护女婿,只好给杜宵好处。当然,真能去应天府读书自然是好,那里是天下第一等的书院,没有别的地方比得上了。只是应天府书院比较传统,真就是做学问的地方,杜宵又有些不喜。他读书就是为了科举,做学问只怕气闷。

    出了厅堂,杜宵有些气闷,总觉得这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应天府是有良师诤友,但一心圣贤书的士夫子更多,真是个合适求学的地方

    吴克久依旧抱着头坐在那里,见杜宵过来,抬头问道:“小官人,此番是我连累你,你真地心里不记仇如今县里你家势大,只怕回到乡里,要为你所欺。”

    杜宵没好气地道:“我有大好前程,正该用心,哪有心思与你纠缠回乡之后,只要不再来找我家烦恼,我自然也懒得理你。以前种种,便就算了。”

    吴克久沉默不语。这几个月来,“其香居”的生意每况愈下,有些撑不住了。特别是与“其香居”不卖烈酒,天然就比不过其他家,只能一天天败落下去。吴克久见事已无法挽回,只能回乡,又怕春风得意的杜宵找他麻烦。这个时候,他才对以前的所作所为后怕起来。

    杜宵沉着脸,好一会,才猛地抬起头来。或许,自己可以另想办法,不离开京城呢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