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雨大宋

章节目录 第25章 此何人哉

    杜宵在院子里一个人站着,看着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上,如梦似幻。已是深秋,地上的草早已经枯黄,月光笼罩在上面,好似下了寒霜。

    韩月娘出来,对杜宵低声道:“大郎,夜色凉了,还是回房吧。”

    杜宵低声道:“没事,我心里烦躁,在外面走一走。”

    韩月娘走到杜宵身边,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听人说了谭二娘的事情,那妇人着实可怜,只是除了给她些钱粮,好好过日子,又能如何这么多年她都在马家,也不去报官,也不留证据。等到官人来了这里,要处置马蒙了,忽然又一心以为自己大仇得报了。我问过别人了,事情哪里有那么容易。马蒙为人奸滑,做事谨慎,根本没有把柄被人拿住,谭二娘怎么就认准了自己的仇能报。”

    杜宵沉默了好一会,才道:“谭二娘弱质女子,没什么见识,讲这些道理没有用的。若是什么案子都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官员只要按常规办理一下就好,这官就当得太容易了。此事最让我过意不去的不是谭二娘,她天性懦弱,受人欺负怎么做都无可指摘。我心里放不下的,是陶十。那日他不合当街犯案,刃仇人虽然痛快,也堵死了自己的生路。陶十不死,我可以从容收拾马蒙,终究能给谭二娘一个交待。陶十问斩,这一切还有多大意思”

    韩月娘不语,有些不理解杜宵为何会如此说。

    多了一千年见识,杜宵总觉得自己应该比一般的官员强才是。作为治下百姓,谭二娘应该有愚蠢的权力。不管她怎么糊涂,自己都应该有能力替她伸冤,而不是推卸责任。实际按杜宵的布置,最后一定会收拾了马蒙,但陶十他实在无能为力了。只是儿子死了,最后的结果对谭二娘还有意义吗

    基层治理从来是艰难的,不要以为官小地位低就好对付。县乡势力盘根错节,官方的力量相对有些不足,很多时候只能求个平衡。不要说这个年代,杜宵前世号称对基层管控最严的,还有许多城关镇五巨头的传说。没有上面的支持,坚定的决心,那个时代动地头蛇也不容易。

    马蒙跟县里的官员关系并不密切,他交往的主要是衙门公吏,州里县里都有。不能想当然地以为这些人没有势力,官员说什么他们就会听什么,实际阳奉阴违,甚至挟制官员才是常态。只要想想,在杜宵前世,一个地方上有财有势的大户,跟县里市里的大量科局级官员勾结,查起来有多难就知道了。抓了人要么找不到证据,要么永远找不到证人,很多案子往往就不了了之。

    当然,官员镇慑地方还有一招,就是法外施刑。只是面对衙门公吏的勾结,这一招不好用就是了。

    想起此案,杜宵的心情就有些沉重。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还是这种结果,难免有些失望。

    重重地叹了口气,杜宵对韩月娘道:“夜色凉了,你回房歇息去吧。我的心里乱得很,到外面走一走。月明星稀,去看一看汴河的夜色。”

    韩月娘理解不了杜宵的想法,只好由他去,嘱咐早点回来了,自己回房去了。

    杜宵唤了柴信,带了两个随从,出了巡检寨。

    天上一轮圆月高悬,天幕上稀稀拉拉地布着几颗星,看起来深邃而悠远。杜宵月下漫步,不知不觉到了汴河大堤上。

    已近冬天,汴河水开始变浅,河面上的船稀少起来。船上挂了灯,两两布在河面上。

    站在河堤上,看着此情此景,杜宵莫名生出一种感伤。来到这个世界,了进士做了官,一直都有个问题困扰着他,那就是到底做个什么官。是在历史的洪流随波飘流,利用自己前世的知识求一个顺风顺水呢,还是站上潮头,举一面旗做一个弄潮儿。甚至呼风唤雨,改变这洪流的流向。

    大河奔流终到海,可身处洪流,却不知哪里是大海的方向,引导潮流又谈何容易。历史将向何处去,多了一千年的见识,就能找到方向吗在杜宵前世,曾经有数次人类以为已经到了历史的终点。欧美的资本主义者瓜分了世界,以为已经找到了历史的终点,把人类分为六九等,肆无忌惮。可两次世界大战,一个红色帝国的崛起,告诉世界那只是一个新的起点。那个红色帝国以为找到了正确的道路,可不足百年就轰然崩塌,人类历史又走到了另一条道路上去。

    站在河的上流,你不知道是否有一条正确的河道通向大海,还是流向泥泞的沼泽。哪怕你学到了千年后的知识,满脑子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自由平等,依然茫然。照着前世学来的一鳞半爪,以为自己怎么做会引导社会走向什么方向,很可能会南辕北辙。知道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你就能分清这个时代的生产力需要什么样的生产关系,生产关系的哪些要素促进生力发发展,哪些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别搞笑了,认为自己搞清楚了的,都无一例外失败了。这本来就是个相辅相成动态发展的过程,而不是挖好了河道让你向里面引水。

    看着天空,杜宵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一个问题: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答案只有一个,从实践来,而不是从课本来。实践必不可少,教条只是镜花水月,一个美丽的幻影而已。

    正在这时,一声悠扬的琴声从河面上传来,宛如天籁,一下划破了夜的寂静。

    无论前世今生,杜宵都是个没有什么艺术细胞的人,偶尔听听歌,也分不出好坏,分不清高雅低俗。到了这个世界,连小曲都很少听,他实在感觉不出那有什么好听的。

    可那一声琴声传来,却蓦然拨动了杜宵的心弦,好似自己与这天地溶为了一体。

    天上月明星稀,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河上的点点灯火,点缀着这宁静的夜。清扬的琴声飘扬在夜色里,好似天地谱出来的曲子,连接着天地脉搏。

    杜宵站在夜色里,沉浸在琴声里,浑然忘记了自己是谁,自己在哪里。这个时候,从前被他当作应进士考试,死记硬背下来的经典慢慢在心里流淌,句子随着琴声跳动。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随着琴声,这句子自然而然自杜宵口诵出,抑扬顿挫,恰与琴声暗合。

    随着杜宵语落,琴声戛然而止。微风带着汴河的水汽,迎面扑到杜宵的脸上。

    杜宵猛地清醒,对身边的柴信道:“到码头那里看看,是什么在这里弹琴”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