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雨大宋

章节目录 第84章 兄弟相见

    到了牧场,罗景远远看见陈勤,高声道:“哥哥果然在这里叫我好找”

    陈勤吃了一惊,见是罗景,大喜过望,快步迎上来,口道:“哥哥前来,怎么不知会我一声”

    两人挽着臂膀,到了陈勤的住处前,就见到卢赛赛坐在树荫下的胡床上,一个人纳凉。

    罗景急忙行礼:“见过姐姐”

    陈勤大笑:“什么姐姐,现在她是你的嫂嫂了”

    罗景连道恭喜,放下的礼物。

    带着罗景里里外外看过,陈勤问道:“如何我这里可还住得下去”

    “好,好,着实是好听五娘讲哥哥住在牧场里,也是辛苦,我还担心哥哥来着。现在看了,你这里收拾得甚是齐整,家具全新,看起来甚是得意。”

    陈勤骄傲地道:“自我到了牧场,牲畜孳生得比以前多了,一个个都养得膘肥体壮,每月里自然有赏钱。本县就是这一点好,说好的赏钱从不拖欠克扣,我日子也还过得去。”

    这倒不是陈勤吹牛,他好似天生适合做这个,特别是那人工授精之法,在陈勤里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自陈勤到来,不管牛马,孳生数量都明显增多。

    在树下坐下,两人诉说这一段时间各自的情况。在扬州的时候,两人交情很深,此次异乡重逢,欣喜之情自不必说。卢赛赛在一边看着,神情冷淡,她对自己住在这个地方依然不甘心。

    诉过离情,陈勤问起罗景的打算。

    罗景道:“我现在官酒楼里记账,一月也有两贯钱入账。本来做得有些灰心,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与五娘一起过日子。现在看你如此,又有了信心。”

    “本来就是如此么只要哥哥肯熬,日子总会好起来。本县的杜知县甚是体贴下人,在他下做事极好的,只要踏实,总会有出头的一天。”

    自与卢赛赛住到一起,陈勤意气风发,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聊了一会,罗景道:“前日酒楼里,遇到一个以前相熟的客人,对本县卖的烈酒甚是喜欢,想贩些回家乡去卖,哥哥可有路子么”

    陈勤吓了一跳,忙道:“你说什么话酒是专榷之物,也是好随便卖的现在大多州军都在用酒糟蒸酒,各地均有烈酒卖,何必要从本县买”

    罗景摇了摇头:“我也不甚明白,那个客人说本地的酒不只是烈,还香醇可口。我不喜酒,哪里能够说得详细。本县靠近汴河,每日里不知多少酒卖给船上人家,卖酒又不违禁。”

    罗景这话说得不错,卖酒并不违禁,至于买的人是喝掉还是运往他乡,酒楼又怎么会知道。

    陈勤连连摇头:“哥哥趁早死了这心思本县知县,你若是安心做事,对下人是极好的。可一旦在他下做违禁犯科的事,绝不轻饶。我们好不容易有个安身立命之处,不可乱来。”

    罗景拱:“一切听哥哥吩咐,此事不做就是。”

    其实那些人跟罗景说的,远不是买酒这么简单。杜宵在永城搞的几样赚钱的东西,比如烟花,比如用高粱用酿酒,比如炼制优质钢铁,诸如此类,都有大商户感兴趣。

    永城倒地处汴河沿岸,商业发达的同时,来往人员多,消息传得也快。这些产业如此赚钱,当然就有人动脑筋,想偷学了回乡也开间铺子。只是这些新产业开始,没有熟匠人,他们也只是想想而已。

    罗景一直在扬州那繁华之地讨生活,认识的商人特别多,便有人打上了他的主意。好在这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心有分寸,陈勤一说,便就断了这念头。

    聊了一会杂事,见卢赛赛起身,伸了个懒腰,径直到房里去了,罗景小声对陈勤道:“哥哥,卢姐姐是烟花丛里待过惯了的人,日常锦衣玉食,现在与你住在这里还习惯么”

    陈勤看了看卢赛赛的背景,低声笑着道:“你我多年相识,还不知道那锦衣玉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出去有大佬赏识,给些残羹剩饭罢了,又不是真地有钱。现在我们在牧场,日日有酒有肉,可是实打实赚来的钱。她虽然还是嘴硬,不肯给我好脸色看,其实心里已经认了”

    罗景奇道:“哥哥怎么知道她的心里认了”

    陈勤吃吃地笑:“睡到床上,女人是个什么样子,可比嘴上说的明白多了。初来这里时,这每到夜里这女人便如同条死鱼一般,让人又丧气又累得难受。过了几日,便就千依百顺,有那么些意思了。到了最近几日,有来有往,夜里着实妙可言。兄弟,女人的心思,在床上才能摸得清楚”

    说到这里,陈勤咂了咂嘴,犹自回味无穷。

    听了这番话,罗景一时目瞪口呆。好在曲五娘和卢赛赛都是烟花丛人,罗景与陈勤一般都是跟她们相交已久,对这种风话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看了看已经进屋的卢赛赛,罗景凑上前小声道:“哥哥,那我和五娘,她从来都是千依百顺。此次相见,也不过是久别重逢,她的话多了一些。又作何解”

    陈勤先是一愣,才道:“这没有办法,五娘天生面皮薄。你若是有意,让赛赛去教一教她”

    罗景急忙摆:“算了,这种事情教来何用哥哥再也休提”

    陈勤哈哈大笑,招呼罗景饮酒。心道,我们兄弟能说这些话,以为那些女人见了,就不会说同样的话么曲五娘想学,卢赛赛早就教了,只怕五娘天生就是那样,赛赛的好处她学也学不来。

    喝了一气酒,陈勤对罗景道:“哥哥在酒楼里记账,终究不是个长久营生,若是有什么事情做得格外出色,可以去知县那里自荐一番。有个好差事,赚些钱财,也好把五娘娶回家里,做一家人。男人终究要成家立业,才一生有望。”

    罗景沉吟一会,才道:“我就是识几个字,与人抄抄写写,除此之外,别无长处。若说做得好的事情就是记账,不拘多难的账目,在我里都能理得清清楚楚。为了这项本事,此次来永城,东家还要加钱不放我走呢。只是衙门里面,会记账的人多,这本事只怕没有多少用处。”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