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雨大宋

章节目录 第75章 进击

    天气晴好,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驱散了寒意。山里林木的叶子早已落光,显出红的黄的各种样的野果,在微风摇摇晃晃。鹿兔之类的小兽,在山林里悠闲地游逛。

    难得这样的好天气,不少蕃人从山里赶来,到董家寨买卖各种货物。随着大量现钱涌入,就连山的蕃落人家,很多也有了几个钱。这些人多年形成的习惯,里一有了几个钱,不花掉便就浑身不舒服。这样晴好的天气,到董家寨逛一逛,喝碗酒也是好的。

    太阳慢慢移到头顶上,天气愈发热了起来,董家寨渡口附近人山人海,热闹非常。

    正在这时,一大队兵马出现在渡口,慢慢向渡船集。

    一个正在棚子下吃面的蕃人看了,大吃一惊,把面碗一推,“噌”地蹦了起来,大喝道:“唉呀不好,官兵过河去抢蕃部了快,快,回去让族里人躲藏”

    此话一出,周围登时乱了起来,正在闲逛的蕃人鸡飞狗跳。

    一个巡街的差役快步走进棚子里,劈头给了乱喊的蕃人一个大嘴巴,厉喝道:“胡说什么这是巡检的司兵马,过河巡边。你们这些鸟蕃人有什么财物,值得这么多军兵去抢要财物,董家寨这里多少没有要过河到山里去都乖乖闭嘴,与你们无关,不得喧哗”

    随着巡逻差役的干预,骚动的人群渐渐平息下来,看着挤到渡船上的军队,沉默不言,心都惴惴不安。前几年,各种编制的宋军过黄河,去抢掠蕃部的事情时有发生,朝廷也无力约束。甚至唐龙镇一带被祸害得惨,朝廷还特意下旨,命朝廷兵马不得抢掠他们。至于其他人,哪个管他们

    这一带的蕃部离心离德,与这种混乱有关。到了冬天,宋军会抢,契丹人也会抢,各大小蕃部之间同样抢来抢去。大部分的蕃部名义上心向大宋,还是跟宋军抢得最少有关。

    自董家寨过了渡口,便有山间道路直通唐龙镇,路程不足百里。张岊指挥着军兵渡河,在向导的带领下,直向北而去。兵贵神速,他要在各方反应过来之前占领那里。至于周边小蕃部怎么想就根本无法顾及,他们的力量,不管怎么想,都影响不了宋军的行动。

    随着宋军大队进山,董家寨的蕃人再也没有闲逛的兴致,纷纷渡河返回。不管会不会遭到宋军的劫掠,这么多军队突然进山,必然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董家寨的另一边,杜宵带了广锐军两百人和保节军的大部,还有一百火枪乡兵,沿着山脚下的道路,悄悄向偏头寨前进。一过董家寨,黄河河谷就突然变得狭窄起来,两岸高山峭立,间黄河奔流,头上青天只有一线,险峻非常。这是大路,不过多年封禁边境,路上并没有行人。

    杜宵骑在马上,有些兴奋。偏头寨废弃之后,过了董家寨便就出了宋朝的实控区。虽然临行之前仔细收集了情报,这一带的情势还是能以把握。与黄河对岸不同,这一带的蕃部由于受到契丹侵扰,宋军又不前来保护,他们警惕得多。好在现在已是深秋,各蕃部集到山谷越冬,周围静悄悄的。

    十郎紧紧跟在杜宵的身边,作为卫士。看着周边险峻的地势,十郎既紧张又兴奋,低声对跟在身后的陶十道:“十,这里地形险要,若是有敌军在两边设伏”

    “呸,呸,闭上你个乌鸦嘴我们此次北上极是隐密,神不知鬼不觉,哪里有伏兵再者说了,这本就是本朝境土,官兵行进,哪个不开眼,敢来劫我们”

    十郎低声道:“我是说万一,万一你懂不懂那些说话先生,说起行军打仗来”

    陶十连连摇头:“说话的见过什么世面你听他们乱说安心赶路,小心出了差漏”

    没人跟自己议论,十郎便就失了兴趣,只好跟着大队一起,闷头赶路。

    保节都头史开城骑在马上,听着附近黄河的咆哮,有些心惊,对身边的广锐都头邵群道:“这样天寒地冻的天气,知军怎么就想起来去重建董家寨何不等到来年春天,天气又好,又无契丹人骚扰。”

    邵群淡淡地道:“我们只管依军令行事,管那么多做什么我们这位知军官人,年纪又轻,又没有经过战阵,谁知道心里想些什么他要立功,我们只好拼命。”

    史天城叹了口气,默默骑在马上,随着大队前行。契丹人和蕃人要游牧,一到春天,便就不会再打仗。那个时候,才是修建寨堡最好的时,这是多年惯例,杜宵怎么就脑子糊涂这个时候去呢。

    火山军的这些军队,过了多少年的好日子,让他们到苦巴巴的山里去守山寨,心里那是一万个不愿意。在山外的军城里,钱粮不缺,家人团聚,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怎么就去打仗了呢

    向东不到十里路,黄河改为南北流,河谷欲发狭窄起来。大家走得有些乏了,再没有人说话,只是随着大队,械地前进。只有马蹄敲在地上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又走十余里,黄河再次收窄,水流变得湍急无比,轰鸣声不绝于耳。

    杜宵看着奔流而下的黄河,河水紧依山势,两岸已不可行人。前面不远处,道路折向东北,沿着一道较为平缓的山梁,慢慢升到了河边山上去。

    向导上前叉:“官人,到了此处,便不可在河谷穿行,当爬上山梁,沿山梁行进。上了山梁再走几里路,有一处废弃的古堡。在那里歇息一夜,明天便就可到偏头寨。”

    杜宵点了点头。偏头寨未废弃之前,前面应该有一处递铺的,供行人补给,或许就是向导说的废弃古堡。山梁上的道路与河谷不同,首要的是要有水源,休息的地方都是挑选出来的。

    看了看身后的队伍,人人面上都有倦色,不似刚出董家寨时士气高昂。

    唤过传令亲兵,杜宵道:“传令下去,全军沿路上山上山路陡,吩咐军兵仔细照看驮运粮草枪炮的马匹骆驼,不可有闪失偏头寨那里并无蓄积,万不可把物资丢了”

    亲兵叉应诺,打马向后去,高声传达杜宵的军令。

    另一边,张岊带的兵马艰难地翻过了黄河对岸的大山,进入了一处相对开阔的山谷里。叫过向导来问了,才知道沿着山谷,一路前行,就可到唐龙镇。

    这里的山势比黄河东岸缓和了许多,人口也更稠密,沿路不断见到蕃人。

    张岊骑在马上,看了看西天红日低垂,寒风起来,高声道:“传我军令,今晚在此扎营。明日早早造饭,平明上路,天黑之前到唐龙镇”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