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雨大宋

章节目录 第108章 无本买卖

    唐龙镇,冯原扑了扑身上的尘土,在门边坐下来,对里面的鲁行远道:“可算收拾得差不多了,哥哥知会八郎一声,歇一歇吧。等到晚上,我们去买些酒来,庆贺一番。”

    鲁行远向里面喊了卫八郎,到了门外冯原身边坐了下来,口道:“我们已经来了十日,这城里还是冷冷清清,并没有多少生意人。知军官人说要在这里大弄,怎么没有一点迹象”

    冯原道:“急什么,官人说了,必然是真的。我们先在这里占处面,总不是坏事。你不见这一两个月内,官府把城里的大部分店面都买下来了跟着他们做,总是不错。”

    鲁行远叹了口气:“我们这些日子收了不少羊毛,那物事看起来杂乱无章,兼且腌臜,实在不像赚钱的样子。我活了几十年,还没见到用那物怎么织布。”

    冯原道:“这就是哥哥见识所限了。北地养羊的人家,很多都穿羊毛制的衣物,又有何难”

    正在两人说着闲话的时候,突然街面上传来一阵铃铛声,越来越近。不多时,就听见市面上热闹了起来,人声鼎沸。

    冯原和鲁行远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起身去看。就见街道上迎面来了一个大车队,前后连着怕不得有百十辆车子。车队后面跟着人群,都兴奋不已,跟着车队喊叫。

    走上前去问了人,才知道是火山军衙门运的货物到了。衙门货物一到,这里的商业正式开启。

    冯原想不明白,问一个商人样子的人道:“哥哥,在下一事不明,还请告知。自唐龙镇这里不收行商的税消息传出,就有不少商人前来,怎么到现在才开始做生意”

    那人笑道:“你好不晓事。我们这些小商户,有什么大生意做只有衙门出,运来大批货物,才能吸引远方的大商户来。他们的生意做起来,水涨船高,我们跟着喝些汤汤水水。”

    冯原还是有些不明白,不好再问,道:“请问哥哥,此次衙门运来了什么货物”

    “糖,上好的砂糖”那人看着街上的车队,两眼放光。“这么多车子,怕不是有几万斤此物在北地极为珍贵,价比金银。我告诉你,不知多少胡商,在北边的东胜州等着这些货物。消息传出去,他们必然蜂涌而至到了那个时候,才是我们这些人跟他们谈生意的时候。”

    冯原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现在唐龙镇里,基本全是宋朝到这里碰运气的商人,他们能够做什么生意有买卖在内地就做了,何必跑到这边陲之地来。这里的生意,说到底,还是要靠跟北方的游牧民族之间的贸易。要想开始,必须有吸引胡商的大笔货物,只有衙门出才有如此大的气魄。

    离了人群,冯原看着车队离去,回到自己的店里,招集兄弟两人道:“好了,好了,衙门运来了几万斤砂糖。不几日,北地必然有数不清的胡商来。我们想一想,如何跟他们做生意。”

    卫八郎道:“知军官人不是说,以后羊毛生意极有前途,让我们收购羊毛吗”

    冯原道:“我们现在从附近的小蕃部买羊毛,品相又不好,又要现钱,生意其实不好做。有了胡商前来,何必再跟他们做生意直接从胡商那里买羊毛不好么不过要从胡商里买,就要有货物跟他们贸易,不能用现钱。你们都出一出主意,什么货物合适”

    鲁行远和卫八郎听了,知道冯原的意思,点头称是,人坐在一起冥思苦想。

    随着黄河冰解,契丹对党项的进攻如箭在弦上,数万大军向边境聚集。东胜州邻黄河岸,是此次进攻的枢纽,西南面招讨使萧蒲挞亲自坐镇。城内外聚集大军,黄河上樯橹相接,极是繁忙。

    耶律不花出了自己住处,翻身上马,出了城门,不多时到了黄河岸边的一处军帐。

    通禀之后,进了军帐,耶律不花满面喜色,对里面的耶律元佐道:“哥哥,南面来的消息,砂糖已经运到唐龙镇听报信的人说,有五万斤之多,这可是发财的好会”

    耶律元佐心一惊,急忙出帐左右看了看,对耶律不花道:“现在什么时候大军即将出征,你小心一些隔墙有耳,如果有人听了你的话,报与大王,我们如何交待”

    耶律不花笑道:“哥哥恁地小心正是因为出征在即,人人忙碌,才没人管我们的事情。年前我到董家寨的时候,问过那里砂糖的价钱,一斤两贯铜钱。五万斤,就是十万贯不说多,我们只要加一倍价钱卖出去,就可得十万贯。十万贯,哥哥,这数目想想就让人睡不着觉。”

    耶律元佐回到位子坐下,沉吟道:“此次去唐龙镇与南人贸易的人不少,许多人一分,十万贯也不剩多少了。唉,这生意虽大,用的人也着实多了些。”

    耶律不花道:“我可不管那么多,我与哥哥分十万贯,别人要赚钱,自己加价去卖”

    耶律元佐猛地抬头:“一人五万贯这数目有些大了”

    “哥哥,这是第一笔生意,不多赚一些如何行以后这路子熟了,生意越做越大,我们要先攒些本钱在。你管着征党项大军的粮草,这会百年难得,万万不可错过”

    耶律元佐与高家奴一样是出于韩家,不过不是同一枝,他这一枝是正式赐姓的,属于皇家。第一任妻子是北院枢密使萧孝穆之女,第二任妻子是北府宰相萧善宁之女,身份远非高家奴可比。此次出征,耶律元佐留守东胜州,主管后勤粮草。耶律不花与耶律元佐自小熟识,故意做这种安排。管着后勤,跟南面的唐龙镇做生意有无数方便,耶律不花有意大干一场。

    劝了一会,耶律元佐终究受不住数万贯钱的诱惑,断然道:“好,等几日后大王出征,我便派商队南下不过,兄弟你心太大了些,一下就要卖出近千匹好马,此事瞒不过人。此次贸易,务必带些于军有用的货物回来。若只是带些茶绢,大王那里不好交待。”

    耶律不花笑道:“此事我早已想到了南国火山军杜知军那里同意,卖我们一千坛好酒。军最好烈酒,又无处买去,大王还能说些什么我们卖马是禁物,酒可比粮食,一样是禁物。”

    此次生意做得过大,耶律元佐有些惴惴不安,对耶律不花道:“五万斤砂糖,你要收十万贯钱,这钱如何收法我们又没有那么大本钱,能把砂糖全部买回来。”

    耶律不花笑道:“哥哥管着数万大军的粮草,下要船有船,要人有人,要驮畜有驮畜,还要出什么本钱一个是运费,一个是税钱,只告诉前去的商人数目,我们收钱就是”

    耶律元佐一惊:“这不是无本买卖”

    “这生意全靠我们才能做起来,担着无数风险,无本买卖怎么了这路子通了,其它人以后做生意赚大钱,人人得利。第一次交易,只好让他们破费一些。”

    耶律不花苦笑:“你这样做,此次贩砂糖的,不得卖十贯一斤”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