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雨大宋

正文 第75章 大军到来

    秋风起,天气不知不觉就凉了。秋收不能耽搁,征调来的民夫6续返乡,铁监附近一下冷清下来。

    何员外坐在自家酒楼门口,看着旁边树上的黄叶飘落,对身边的吕主管道:“唉,这才热闹了没多少日子,便就冷清下来。酒楼里没有生意,如何是好?纵然不赚钱,酒课却一文不少,日子难摊。”

    吕主管道:“员外不须忧心,我听人说,拉纤的厢军就要到了。等他们来了,生意自然会好起来。”

    何员外只是叹气:“只贪这一两个月的利息,急急把酒楼开起来,着实失策了。那个时候四方人口辐集,我们酒楼的生意好,衙门那个时候定酒课,未免太高。”

    酒课是一年一定,何员外只看见那个时候周围人多,必然生意好。却不想那个时候衙门定酒课的数额,自然也高。到现在生意冷清,就觉得不划算了。

    正在这时,店里的小厮挎了个篮子回来,到两人面前行个礼道:“员外,主管,小的适才到那边去买菜,见到来了许多人。拖家带口的,听说是拉纤的厢军来了。”

    听了这话,何员外大喜,腾地站起来,对吕主管道:“主管,我们过去看看!”

    这些拉纤的厢军从许州来,有数千人,在路上绵延数里。在河北岸开店铺的人家欢欣鼓舞,一起夹道观看。看他们在军官的带领下,到了渡口那里,上了渡船过河,不由一起顿脚:“唉呀,怎么这么急就过河去了!在我们这里,吃碗酒饮杯酒也是好的!”

    另一边的人道:“对岸铁监已经建好了房屋,他们自然到那边收拾了住进去。何必心急?他们安顿下来之后,少不了到我们这里寻吃的喝的,只要有人,还怕没生意么?”

    此时正是澧河涨水的时节,这一带河道弯曲,水流平缓,是天然的渡口。渡口的北岸,是民间建的各种店铺,以何员外的酒楼为中心,沿着河边的一条大道分布。渡口的南岸,则是铁监的营房,并不沿河分布,而是成方形,向南绵延。

    走在石板铺就的街道上,看着两边的房屋。都是三间正房,带一个小院子,齐齐整整,如同划出来的棋盘一般。房子都是用砖瓦盖成,与此时乡间常见的夯土草房迥然不同,看着就舒心。

    身材高瘦的童安路喜道:“没想到这里盖的营舍如此整齐,想来是给我们住的了。听说春天到唐州营田的,都要自己盖房,自己修路,却是不如我们。”

    一边的连阿爹懒洋洋地道:“你如何就知道是给我们盖的?这样整齐的营房,依我看,只怕是给军官住的。我们这些拉纤的军汉,怎么会有这种地方住!”

    童安路道:“我们走了一里多路,全是这种房屋,一眼望不到头,怎么可能是给军官住的。我们一营都头以上才几个人?他们哪里住得了这么多房子!”

    一众纤夫有悲有喜,缓缓经过营舍中间的石板路,一路向南行去。

    走了约有三里路,才到一处巨大空旷的场地,各营军官吩咐自己的队伍停了下来。

    不多时,就见几个吏人快步走来,找到带队的戴都监,叉手道:“运判吩咐,都监带营指挥使以上的将官,到前边衙门相见。其余人先在这里歇息,听候吩咐。”

    戴都监不敢怠慢,吩咐下去,不多时各营指挥使前来参见。

    一行人穿过空旷的场地,经过一处有兵士守卫的营门,就见一排高大气派的房屋,正是新建的衙门所在。吏人当先带路,进了衙门里。

    杜中宵和苏颂、柳涚等人坐在那里,一边等候,一边说着闲话。这里并不是铁监衙门,只是管理此处这一处营房的。按初步规划,这一带的营房要住三千人左右,是第一处冶铁中心,分为烧焦炭、炼铁和炒钢等几个工种。作为第一处冶铁中心,是整个铁监的种子,官员格外重视。杜中宵亲自坐镇,能够抽来的官员全部都到了,力求初战告捷。

    戴都监上前叉手行礼:“下官戴明,奉朝廷差遣,带厢军六指挥二千七百六十五人,前来听候运判吩咐。路上有七十八人因为身体不适,沿途留下治病,约定两月后全部会齐。”

    杜中宵道:“都监辛苦,且请落座,我们商量你的人如何安排。”

    戴都监谢了,带着下的指挥使在旁边的凳子上落座。

    拉纤的厢军不可能满员,能有两千七百多人,还是临行前进行了整编,补充了人进来,不然人数更少。他们是开封府西部诸河的拉纤厢军,在许州会齐之后,由戴都监带领前来。这些人拖家带口,路上走得不快,短短两三百里路,就有七八十人掉队。

    杜中宵问了戴都监路上的情形,对戴都监道:“我已经吩咐了铁监,准备了酒饭为你们接风。今夜兵士都是两个馒头,一块肉,两块咸菜,一碗酒。一会都监与我一起,去看准备的饭食如何。”

    戴都监叉手:“一切但凭运判吩咐,下官禀命而行!”

    杜中宵笑道:“都监,到了这个地方,我们不是打仗,而是要住下来,开矿冶铁。前来的兵士要分成诸多工种,进铁监里做活。这比不得行军打仗,要按着他们的脾性,擅长做的事情分派。重要的不是令行禁止,而是耐心仔细。这几日大家歇一歇,了解一下周围情况,我们从容安排。”

    戴都监叉手称是,一副军中整肃的样子。

    杜中宵道:“你们来之前,我们从附近州县招募了不少吏人,以后要靠他们与你们一起,管理铁监事务。一会柳主簿会跟各营指挥使一起,分派公人吏人,到你们各营去。一般来说,每一都有一个贴司一个书手,一营有两位押司,再上面是孔目官。这些人与原来的指挥使和都头一起,管理属下。都监和一众将官初来乍到,诸事不熟,多听听他们的。”

    戴都监和几个指挥使一起叉手,哄然应诺。有的指挥使心里已经犯嘀咕,听杜中宵的意思,铁监的吏人直接分到都,岂不是把他们的军权夺了?以后铁监的管理,只怕不再是原来的体系。

    杜中宵是吸取了唐州营田的教训,直接按军队的编制分配营田,造成许多混乱。铁监炼铁比种地更加复杂,再用那种办法,还不知道要出多少乱子。干脆他们一来,便就直接派吏人下去,把管理权接收过来。这些吏人是从周围几州招来的读书人,已经培训了几个月,自有一套管理体系。至于原来的军官,在保证待遇的同时,工作会按各人的特长重新分配。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