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雨大宋

正文 第270章 让一让如何?

    耶律义先抬起身子,脑子一片空白。耳朵听不见,眼睛看着模糊,一刹那间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使劲地摇了摇脑袋,强自镇定下来,才现自己的半截胳膊已经不见了,还有多处小伤。先前帐篷里的人,除了两三个卫士在血泊中挣扎,其余的都已无声息。

    转过身子,看不远的耶律宗真,身上被打出一个大洞,脑袋都被削掉半边,早死得透了。一起来的重臣高官,除了自己,再没一个活着的,连身子完整的都没有。

    如果不是早知道有火炮,耶律义先根本就想不到生了什么,说不定会以为是天罚呢。

    周围乱成一团,却没有人过来,所有人都躲得远远的。刚才的景象实在太过吓人,虽然是在千军万马中,周围全是百战精兵,也都被吓破了胆。

    完了,什么都完了,耶律义先缓缓闭上眼睛,不敢想后边会生什么事。一阵一阵剧烈的疼痛,加上伤口不断流血,耶律义先又昏了过去。

    开花弹虽是重炮所,也远不能与后世的炮弹相比,不能保证完全杀伤。如果是后世的炮弹,一就足以让帐中没一个活人,开花弹还做不到。姚守信拿着望远镜,一直观察着一片狼籍的帅帐。杜中宵给他的任务很明确,一定要来的耶律宗真死在这里,其余的一概不管。如果一轮炮打不死,快完成下一轮炮的准备后,追着耶律宗真打。姚守信盯住了耶律宗真的尸体,命令炮手再次校准。

    震耳欲聋的声音停了下来,杜中宵看城外契丹军阵,最中间的地方出现了好大一块空白。这一轮重炮,不只是打掉了萧阿刺的帅帐,开花弹的碎片杀伤了数百士卒,契丹军阵已乱成一团。

    转身对刘几道:“此时千载难逢的良机!命令各军,依战前安排,全面进攻!”

    刘几称诺,快步跑下城墙,命集中的传令兵向各军传递命令。

    一炷香的时间,宋军开始全面进攻。

    杨文广和赵滋指挥所部,沿着谷地自南向北,逼近契丹军阵。炮位上的其他炮兵,对防备宋军的契丹军阵一轮炮击后,即延伸到谷地中部。隔断后边契丹兵的增援,同时拦住前边军阵的退路。

    帅帐被打掉,又碰到宋军接连不断的的炮击,契丹军阵很快就完全乱掉了。

    石全彬趴在城头,好一会才从击毙契丹国主的兴奋中缓过来。看了城下的形势,对杜中宵道:“待制,那边的契丹国主看来死的透了!不如用炮堵住谷口,把这些契丹人全部留在这里灭掉!”

    杜中宵道:“不必了,远一些的契丹兵,让他们逃出去好了。我已命骑兵就位,让溃兵冲击后边的契丹中军,骑兵尾随。没有溃兵冲散,契丹后续大军不容易打。”

    石全彬连连点头:“待制说的是,就是如此!连契丹国主都毙了,必然要大胜!”

    刚才一幕让石全彬印象深刻,现在杜中宵说什么都是对的,他一概赞成。具体的方略,反正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打,只管说好就是了。

    剩余的契丹将军冷静下来,方才急急带人去帅帐所在,想把耶律宗真等人救回。不想姚守信又一轮重炮打来,几乎无人幸免。到了这个时候,契丹重要将领几乎全军覆灭,大军彻底乱了。帅帐所在,被所有人视为死地,再也没人敢靠近。

    杨文广和赵滋带着本部军兵,一直保持阵形不乱,打得契丹兵快溃逃。

    不管实心弹还是开花弹,都远没有后世炮弹的威力,杀伤力并不惊人。虽然宋军炮火不断,死伤的契丹兵并不多。炮的作用,主要不是杀伤,而是不让敌军集结。只要不能组成军阵,没有组织力的军队对上后面跟上来的步军,几乎是单方被面屠杀。

    直到宋军步兵到了帅帐的位置,姚守信才命令重炮重新布置,向谷口方向射击。把逃跑的契丹兵吓得魂飞魄散,骑兵紧随,直接向契丹大军进攻。

    杨文广亲自带人到了帅帐的位置,见一片狼籍,帐篷早已成了碎片。地上的尸体乱七八糟,还有多名伤员哀叫惨嚎,如同人间地狱。宋军士卒看了,也觉得心惊。重炮的真正威力,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到了耶律宗真面前,杨文广出了一口气。有这一具尸体,就什么都值了。阵前毙契丹国主,而且带回了尸体,这一战的军功实在无法想象。现在正是冬天,耶律宗真的尸体可以完好送回京城,皇帝和百官见了会是什么表情,现在根本想都想不出来。

    士卒检查了现场,杨文广把军队暂交赵滋指挥,自己亲自带人把所有的尸体和伤员送回军城。

    得到消息,杜中宵下了城墙,看过耶律宗真和几位大将的尸体,吩咐带几个俘获的契丹将领来,把人认出来。尸体妥为收拾,就在旁边手书一封奏章,与石全彬一起联署了,先并州韩琦,而后快马送到京城。有火车赶路,明天当到达京城。

    确认过尸体,杜中宵与石全彬一起,去看几位伤员。

    存活下来的多是卫士,只有一位耶律义先,一看就身份非常。

    杜中宵命军医过来为伤员医治,给耶律义先所扎了伤口,看他醒过来,问道:“不知将军姓名?”

    耶律义先看看四周,又看看伤口,知道被俘,叹了一口气,对杜中宵拱手:“北朝武昌郡王、诸宫院都部署耶律仕先。不知相公姓名?”

    杜中宵拱手:“宋天章阁待制、河东路经略副使、管勾六州兵马杜中宵。”

    耶律义先道:“原来你就是杜待制,没想到如此年轻。我已为你之囚,待制欲如何?”

    杜中宵道:“不瞒大王,我本想放你回去的。不过,你身份贵重,非我所能决定的。只能让你先住在这里,等候朝廷旨间。”

    耶律义先沉默一会,才道:“北朝官家——已经崩于阵前了么?”

    杜中宵点了点头:“不错。你们无故侵犯大宋疆土,被毙于城下,也没什么好说的。大王之兄为北院枢密使,你们君主亡于阵前,现在他可非常寻常。”

    耶律义先的兄长耶律仁先,此时任契丹知北枢密院事,就是杜中宵看的武侠小说上的北院大王,是真正的实权人物。契丹分兵,另一路的主帅就是耶律仕先,此时在丰州,准备过阴山回上京。耶律宗真一亡,独掌大军的耶律仁先非常重要,他的兵马对未来的契丹争位双方是重要力量。

    耶律义先对本国情况当然比杜中宵熟,听了这话,道:“待制莫非有意于丰州?何不去大同府?”

    杜中宵道:“不瞒大王,我手下之兵攻丰州或有余,攻云州则不足。战机稍纵即逝,没有选择。”

    耶律义先摇头叹了一口气,再不说什么。

    杜中宵的习惯,战前注意收集情报。虽然到火山军的时间不长,契丹这些重要官员的消息,大致还知道。耶律义先与萧革不和,而萧革随着耶律重元退往大同府,自然想让杜中宵打去那里。

    耶律宗真一死,契丹分裂争位是必然,这种事情已经生不知多少次了。如果宋朝着急进攻,给他们的压力太大,说不定争位不激烈,双方意思一下很快结束,一致对外。幽云十六州此时已经是契丹的核心之地,可不是百年前占来的土地那样看待。宋朝不管是攻云州,还是攻幽州,都是契丹不能放弃的。这样的军事压力,契丹不敢分裂,耶律洪基和耶律重元不敢放手争夺皇位。

    听杜中宵说攻丰州,耶律义先就知道,不是什么兵不足,而是故意要让契丹内乱。知道要如何?现在被俘,只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了耶律义先的表情,杜中宵猜到他的心思,道:“大王,今日一战,觉得与宋军相比,契丹军队的战力如何?我三万对你十万,必能胜你!”

    耶律义先道:“你有这样的炮,一炮可当数千兵,自然是你强。”

    杜中宵道:“灭了来犯唐龙镇的兵马,我兵将未损,可以直进丰州。到时与令兄对阵,大王觉得令兄有几成胜算?我知道他虽然兵马不少,但多辎重,多内眷,多不持兵的人。”

    耶律义先黯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不明摆着,耶律宗真把最精锐的军队带走了,留下的多是后勤,还有随着出征的斡鲁朵的女眷孩子,怎么跟杜中宵作战?

    看耶律义先表情,杜中宵道:“你我皆知,契丹国主一亡,内乱必生。纵然皇太弟重元无心,属下也必然拥他为帝。萧革与你们耶律兄弟不合,此事若成,你们一族危矣。而没了令兄兵马,长子洪基兵马不足,重元有太后为助,其余的就不用我说了吧。大王不如修书一封,让令兄舍丰州,带那几州兵马迅过阴山,回上京,不致太后得了消息,立即起兵拥立重元。如何?”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