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攻略极品

章节目录 第1583章 请叫我安先生(完)

    严氏上了年纪,又骤逢大喜,巨大刺激之下,竟了风。

    看她痛苦的躺在床上,嘴眼歪斜,嘴角还流着口水,安浩亭十分着急、心痛。

    然而,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在他着急心痛之余,他还有一丝丝的庆幸。

    祖母幸好只是瘫痪,而不是直接——。

    否则,他来年的春闱就要受影响了。

    许是夫Q同心吧,安浩亭有这样的庆幸,他的Q子更是暗自窃喜:瘫了最好,不过是找J个人伺候伺候,这样既不会给她找麻烦,也不至于让自己背负“不孝”的罪名!

    就是周氏,对于严氏的风,也没有太多的关注。

    她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亲闺nv和亲外孙,连自己都顾不上,哪里还能分出心神去关心自己的“天敌”?

    当然了,大家也不会不管严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顾虑,为了名声,他们也会扮好贤孙孝F的角Se。

    这不,安浩亭考了举人,接下来要进京参加春闱,他就表示:他先去京城赶考,如果考了,选了官,就接全家人去任上。

    如果幸运些,能够入选翰林,那么他们全家就都能去京城了。

    这个“全家”,自然也包括生活不能自理的严氏。

    周氏有些不舍,她的雪姐儿还在县城啊。

    不过,这时葛金堂也跳了出来。

    他很积极,在安浩亭考举人的第二天,就赶回了老家,利索的休了糟糠Q,然后把安雪婷母子的名字记在了族谱上。

    随后,听安浩亭要去京城,他大方的拍着X脯:“舅兄只管去,房子的事,你不用担心,包在我身上了!”

    “其实我也想把生意开拓到京城,就是没有门路——”

    葛金堂许下了好处,就开始期期艾艾的提条件。

    安浩亭的Q子也是个通透的人,一听这话,便明白了。

    她矜持的笑道,“我娘家一位阿兄,正好在户部当差。”

    也就是说,只要葛金堂孝敬的银子足够多,她的家族愿意庇护一个小商贾。

    葛金堂大喜过望,他就知道,自己的这笔投资不会失败。

    事实证明,一切都很完美,儿子有了,事业也能扩大……唯一不好的,就是安雪婷太别扭了。

    虽然她想极力变回过去的样子,可葛金堂眼睛太毒了,总能看出她的言不由衷。

    两人,哪怕已经成了名正言顺的夫Q,却没了任何感情,甚至连那种冲动都没有。

    同床异梦、相互演戏,约莫就是他们未来生活的模式。

    但葛金堂也不在乎,他本来就不是为了一个nv人,而是为了他的家族、为了他的子嗣。

    只要葛家能改换门庭,只要子孙有出息,他怎样都无所谓。

    再说了,不就是nv人嘛,他不缺!

    “好,好,那我就陪舅兄先去京城,我别的不成,跑个腿儿、打个下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葛金堂殷切的说道。

    周氏听了这话,慢慢的放下心来。

    她心里更是期盼着安浩亭能考进士,并且在京城做官,这样,他们安家、葛家就都能去京城。

    而她也能随时看到nv儿和外孙。

    就这样,安、葛两家有商有量,谈得彼此都满意。

    半个月后,安浩亭和葛金堂便启程赶赴京城。

    许是真的否极泰来吧,春闱的时候,安浩亭真的一举考,虽然名次不是太靠前,却也是正儿八经的进士。

    他的岳家帮忙运作,又有葛金堂的银子开道,安浩亭顺利进入到了翰林院。

    选了官,就要安家了。

    葛金堂又联系镖局,亲自来负责安、葛两家的搬家事宜。

    严氏被人换了身G净的衣裳,由两个粗壮的仆F抬进了马车。

    但如果离得近了,还是能闻到她身上有一G屎尿的味道。

    她整个人都瘦成了一把骨头,但并不显得可怜,眉宇间的戾气非常重,周身都散发着一GY郁。

    猛地打眼一看,她仿佛是鬼怪故事里的老妖婆。

    严氏的X子也变得愈发坏了,许是知道自己彻底无Y可救,她索X也不装了。

    每天不是骂天骂地,就是摔盘子砸碗。

    起初周氏和新F还能去严氏跟前装装样子,但没J日,她们就忍不住了。

    严氏太难伺候了,骂得话,更是难听至极。还动不动拿东西砸人。

    新F本来就是低嫁,哪里肯受这样的委屈,她直接花钱买了两个粗壮的婆子,让她们近身伺候。

    自己只是每个初一十五,来严氏的房门前站一站,权当尽了孝道。

    周氏也是能躲就躲。

    这不,要进京了,周氏宁肯跟闺nv、丫鬟等一大堆人挤一辆马车,也不愿坐在严氏身边。

    严氏一个人独占一辆马车,她却没有半点高兴。

    一路颠簸,她除了一个胳膊还能动,大半个身子都不能动。

    路上拆洗不方便,她下面都生了褥疮,整个PG都发黑了,PR破了,被屎尿浸泡,那个滋味儿,只把严氏折腾得Yu生Yu死。

    马车走了一路,严氏就哀嚎了一路,弄得一车队的人都十分难受。

    赶了两个月,总算抵达了京城。

    还不等众人去欣赏京城的繁华,便有大队官兵驱散路上的行人和马车。

    “让让,大家都让让,安南夫人的车架到了!”

    “闲人闪避,闲人闪避!”

    官兵们大声吆喝着,迅速将官道清出来。

    “安南夫人?什么安南夫人?”

    这段时间葛金堂忙着回县城搬家,错过了京的新闻,于是他有些好奇的问向来接人的安浩亭。

    安浩亭的表情却十分复杂,望着远处走来的长长车队,幽幽的说了句,“年前,西南战乱,府兵被佛国象阵所困,屡战屡败。危难之时,一位nv子率领西南诸寨土人赶来,不但救下了数万府兵,还一举击溃了佛国的象军,立下大功。”

    “随后,这位nv子又劝导J十家寨子的头人下山,配合官府的改土归流政策,为西南州增添二十多万户的人口。”

    “圣人听闻了这位nv子的义举,赞她凭一己之力、平定了整个西南,实乃巾帼楷模。”

    “为了嘉奖其功绩,圣人特封赏一品诰命夫人,封号‘安南’。”

    安浩亭没有说的是,这位最近在京引起舆论风暴的“安南夫人”不是别人,恰是他的亲姐姐安霓婷!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