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泰坦与龙之王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世界的问题,权利与义务

    “怎么了?”注意到穆瑞亚的异动,苏珊娜看向他,眼中有些疑惑。

    “没什么!”穆瑞亚继续自己擦头的动作,“只是感觉有些惊奇而已。”

    他确实感到惊奇,虽然知道自己在网络上小小红了一把,但是也没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这种影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退,他也没指望能通过这种方式找到比他提前降临的父母。

    但是事实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他的母亲似乎找到他了,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可能而已,毕竟苏珊娜不仅将电话给挂断了,还给砸了,他不能进行确认。

    这也不能排除确实是想通过他蹭热度的不劳而获之徒,毕竟文明展到这个阶段,出现这种人并不奇怪。

    “一群人整天想着不劳而获,想着一夜暴富,干点什么不比这好!”对于穆瑞亚的反应,苏珊娜也不疑有他,怒斥这些天想办法偷拍他们的投机者。

    也所幸他们住在府多瓦利尔的富人区中,所以安保没有任何问题,拦住了一大批人,但是他们总有会出去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周围就会出现一群非常讨厌的家伙。

    “这些人不用理会,要不了多久,等我的热度下降了,他们就会消失的。”穆瑞亚看着有些生气的苏珊娜,安慰了一句。

    毕竟让苏珊娜如此大的火的存在很有可能是他本尊的母亲金龙娘阿特丽斯,这就让人有点小尴尬了。

    安抚了一下自己的母亲之后,穆瑞亚就上楼了,坐在床上的穆瑞亚稍微思索了一下,拿出自己的通讯器,点开简短的通讯目录,略微翻动了一下,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滴——

    仅仅只是打过去不到三秒钟,电话便被接通了。

    “杰洛斯少爷,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帮忙处理解决的?”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通讯中响起。

    “派斯管家,是这样的……”穆瑞亚将自己目前遭遇到的问题描述了一遍。

    “也就是说,您希望将网络上与您相关的报道全部压下去,是吗?”

    “没错!”穆瑞亚点了点头。

    “这个倒是没有问题,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少爷您在追名逐利的年纪,居然能够主动要求压下有关自己的新闻。”老人爽朗的笑声从通讯器的另一端传来。

    “我并非不慕名利,我同样希望我可以名扬世界,但是这种只能给我的生活带来困扰的新闻与名气,毫无意义,我不喜欢。”

    穆瑞亚非常冷静的说道,既然他这一次蹿红让他的父母可以定位到他现在的位置,那么剩下的这些热度,就可以直接压下去了,他不想天天被一群投机者环绕。

    “明白了,很快您就可以恢复到您正常的生活轨迹之中,不会再有任何人窥探您的私生活。”听到穆瑞亚给出的理由,派斯管家笑着的回应道。

    “这样最好!”穆瑞亚点点头,又随便聊了两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穆瑞亚见到了道格拉斯家族的执行力,一夜之间所有关于他的新闻全部都被删除得干干净净,那些蹲他的人也同样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的生活在第二天就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而在几天之后,西里尔学院正式开学了,穆瑞亚也作为紫荆联邦的一名普通的初中生,开始学业,正式接受星甲师教育。

    当然,穆瑞亚所谓的普通相当于他现在所上的这所中学而言,因为他所在的这一所学校是为了培养星甲师而创建的,在层次上就与其他的中学拉开了差距。

    一名普通人想要成为一名星甲师,其契合度必须过2o%,不然的话,连一套星甲都很难武装上,所以御星天赋太低的人只能从事其他的行业。

    同样的小孩,在小学接受了一样的基础教育之后,到了初中,因为御星天赋的不同,进入不同的中学,刚刚进入青春育期的孩子便产生了阶级。

    当然,并不是说不能成为星甲师就是一个失败者,不能改变自身的命运,是相对于成为星甲师的这条道路而言,其他的方法更加的艰难曲折。

    而一位平民阶级出身,且拥有不错御星天赋适配度的孩子,改变自身的命运,进入更高的阶级,几乎是必然的。

    “人挺多的!”开学的第一天,当苏珊娜拉着穆瑞亚前去报道的时候,穆瑞亚看着眼前攒动的人流,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当然多,我们雅库布行省只要是御星适配度过3o%的适龄孩子都会接到西里尔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苏珊娜的脸上带着一丝感慨之色向穆瑞亚介绍道,她曾经就在这里就读过。

    “也就是说,现在这些孩子在未来必定就会成为星甲师!”穆瑞亚看着眼前这些脸上带着兴奋与期盼,还有一丝不安的孩子,挑了挑眉毛,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星甲师太多了!”穆瑞亚皱着眉头,说出他的疑惑,“仅仅只是西里尔学院,前来报到的新生就过了三万,而这只是一所学院的一届,虽然西里尔学院是雅库布行省最好的中学,但是并不是唯一的星甲师学院。

    以此类推,我们雅库布行省每年就可以为联邦培养五万名星甲师!而联邦疆域辽阔,行省足有一百六十三,这样计算的话,联邦每年新增的星甲师数量在八百万左右!”

    穆瑞亚计算出一个十分惊悚的数字,当然,他知道这个数字绝对不是如此,他只是想用这数字从他的母亲那里获得更多的信息。

    果不其然,当苏珊娜听到了穆瑞亚的推测之后,顿时哑然失笑:“只是拥有天赋的话,可不足以成为一名合格的星甲师。而且西里尔学院培养出来的星甲师就占我们整个行省三分之二了,其他的学院很难培养出优秀的星甲师,完全没有竞争力。”

    “但就算是这样,联邦每年新增的星甲师数量仍旧是惊人的数量,但是我记得联邦公布的军队士兵数量只有五千万!这跟新增的星甲师数量完全不相符。”

    “杰洛斯,你要知道一点,不是每一名星甲师都适合战斗的,而星甲师也不仅仅只是用于战斗。

    就比如你面前的这些未来注定成为星甲师的校友,他们之中最多有五分之一会进入军队,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因为天赋的限制,只能成为底层的士兵,运气好的可以成为底层军官,但是他们的成就也就止于此了,不可能在军队的体系之中更进一步了。”

    “这样的话,军队每年新增的星甲师过百万,而民间的星甲师数量也过了四百万,还是不对!”穆瑞亚眉头皱了皱。

    “杰洛斯,这个世界并不是仅仅只有我们人类这一智慧种族!还有异种的存在!”

    “可是异种不是躲在阴暗角落之中,不敢光明正大现身的老鼠吗?人类不是拥有对它们保持着绝对压制吗?”

    “异种的存在是公开的秘密,虽然人人都知道异种的存在,但是却没有人太过担心,因为大多数平民都是跟你一样的想法,异种不足为虑,它们不能对人类造成太大的威胁!但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

    “原来如此!我明白为什么每年有那么多星甲师的诞生,但是联邦军队的数量始终保持不变,而我们平常见到的星甲师数量也不多了!”穆瑞亚脸上露出感概之色。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几乎每时每刻都有着星甲师在跟异种浴血奋战!联邦的和平,是以每年过百万的星甲师死亡换来的。”

    说着,苏珊娜看着穆瑞亚,眼中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你是道格拉斯的正式成员,当你穿上星甲之后,你会收到道格拉斯家族向你颁的清剿异种的战斗任务!”

    “嗯,应该的。”穆瑞亚点了点头,脸色波澜不惊。他对这一点看得很开,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都在享受着道格拉斯家族给他带来的种种福利与好处。

    而以后,他享受完好处,自然要在成年有之后就要履行自己的义务。联邦的顶级家族,在掌握着滔天的权势同时,同样也承担着普通人根本难以想象的责任。

    “杰洛斯,你知道吗?联邦大家族正式成员的平均实力在同龄星甲师中是最高的,但是他们的死亡率也是最高的!”

    苏珊娜看着穆瑞亚,“在我跟你父亲离婚的时候,我就想带着你脱离道格拉斯家族,但是可惜被派斯管家阻止了。”

    “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穆瑞亚笑了笑,能够理解苏珊娜的心情。

    “我知道,但是我不希望那个人是你,可我没有能力去阻止。”

    “放心吧,与异种战斗而已,伤亡率虽然高,但是活下来的人也不少。”穆瑞亚宽慰自己的母亲。

    而在这闲聊之中,他们母子俩抵达了报道地点,因为穆瑞亚过6o%的适配度,还有他作为联邦大家族成员的身份,所以他得到特殊待遇,直接报名,不用排队。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