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召唤梦魇

正文 174 离开 2

    呜呜的风声从石殿的破口处灌进来。

    林盛坐在石殿冰凉的地面上,浑身泛着丝丝白光,白光中灰印隐约浮现涌动。

    他进来梦境后,什么也没干,就坐下修行冥想了。

    这座石殿应该还在镇压什么东西,但现在的他连卡都拉都远远不如,就算解开了这里的秘密,也只能干瞪眼,什么也干不了。

    索性他便老老实实的把石殿当作修行地,静静等待下一个梦境的到来。

    如果他没算错的话,梦境就在这几天会生变迁。

    “如果我能再强一些,灵魂应该就不会受卡都拉影响太大,到时候就能让其成为常备分身使用。这样安全系数就大大提升了。”

    林盛心头叹息。

    本来以为自己找捷径搞到好帮手了,没想到还有这种麻烦。

    “希望到离开席琳时,能进入下个梦境,这样也能尽快提升我的灵魂强度。光靠这么苦修实在太慢了。”

    一夜无话。

    林盛闷头苦修,第二天白天则是去找了萨鲁等残余弟子。让其分散离开怀沙市前往其他市区。

    按照雷德翁的条例,只要不离开安度因省,其余都能自由活动。

    林盛也问了萨鲁,让他要不要跟着自己一起走。但萨鲁拒绝了。

    他要跟着自己父亲怀恩一起。同时他想要将铁拳会在席琳国内展起来。

    林盛没说什么,只是将血蓝竖琴送给他,并指导他如何利用竖琴锻炼自身圣力。

    这样一来就算没有灰印,灰印从记忆里消退,萨鲁也能依靠血蓝竖琴的方法,继续修行圣力。

    只是林盛也不知道这么老老实实的修行,萨鲁要多久才能突破到四级。

    按照黑羽城的划分,三级到四级之间,就算是天才也需要至少两年,才能有所突破。

    而萨鲁有了血蓝竖琴,或许可以勉强称得上是天才。两年后,说不定真的有可能突破四级。

    至于黑羽城级别和邪能侵蚀者们的实力等级比较,林盛暂时还没做出一个统一的对比。

    这个需要实打实的交手才能清楚。

    转眼两天过去了。

    两天里,林周年夫妇终于下定决心,把房子和店铺的产权全部转让给爷爷,让其余亲戚帮忙照顾他。

    他们自己则带着一点积蓄,和两个孩子一起,准备出国。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希望能尽快在外面安定下来,努力打拼出一点产业,然后回来接爷爷他们出去避开战乱。

    而铁拳会那边,林盛也将抢来的资金大部分丢给了萨鲁,让其作为第一笔资金自行展。

    有着黑羽城的专业格斗术,以及萨鲁的带领,没有林盛的铁拳会,依旧能有不小的展潜力。

    毕竟不是什么帮派组织,都能有凡者坐镇的。

    林盛还留下了一名地牢士兵,随时看护萨鲁的安全。

    一切准备就绪,第三天,林盛拿着黑卡去验证了下通行证的真假,确定了有效后。

    他带着父母姐姐一起,登上了前往西轮国的海洋银石号邮轮。

    神通广大的陈敏佳,还给他们安排了两个不差的中档双人房。并且给了他们一个紧急的卫星手机号码。

    .

    .

    凉爽的海风伴随着阵阵水花,不时飘到林盛脸上。

    感觉痒痒的。

    他靠着船舷的白色围栏,一只手随意的捏了捏橡胶救生圈。

    手感很硬,还有弹性。就是不知道下了水会变成什么样。

    哗啦。

    不远处一群蓝色海鱼如同箭矢一样,飞跃出海面,又一下扎回去。

    引得船边上的乘客们纷纷惊叹。

    林盛穿着一套简单的黑t恤和牛仔裤。头是简短的寸头,他自己用剪刀剪得。虽然不好看,但重在精神。

    这身打扮虽然正常,但放在这艘船上,就有些不起眼了。

    他站着的左右乘客里,像他这么穿的,大多是来来往往的服务生和水手。

    真正的乘客,多是西装革履,精致礼裙。就算不是正装,衣着设计也多是高档次。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便宜货。

    “敏佳姐这是把我们塞到什么船上来了?”林盛心头无语。不过也可以理解。

    如果不是这种档次较高的邮轮,其他船也根本没法带人离开战区。

    上船时陈敏佳也专门给他们提到过,要注意别和人生冲突,到了西轮就好多了。

    正想着事情,林盛身后忽然传出声音。

    是个年轻女孩。

    “请问,你知道海鱼表演大厅往哪走吗?”

    声音清脆好听,给人感觉十八九岁的年纪,但带着一丝故作姿态的自制感。

    就好像女孩一直在让自己的嗓音维持在最好听的程度。

    林盛回过头。

    身后是三个似乎才参加宴会出来的男女。

    两个女孩一个男生,年纪都不大,约莫十五岁到十九岁之间。

    女孩们一个穿着白色宫廷长裙,露出小半截酥胸,肌肤白得晃眼。

    一个穿紫黑色的束腰小鱼尾裙,小胸小屁股,一脸稚嫩懵懂。

    两个女孩都长得蛮漂亮清纯。一个像水仙花,一个像豆芽菜。

    剩下那个男的,一脸桃花气十足的淡淡笑容,容貌虽然英俊,但总给人一种邪邪的轻佻感。

    “我不是水手,不知道你们说的地方在哪。”林盛平淡回答。

    “那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看海景,偶尔会有鱼跳出海面。”林盛随口回答。

    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邮轮上普普通通的男性乘客。

    从怀沙出,到西轮的爱西亚港口,需要六天时间。他希望这六天里平平安安,尽可能风平浪静的安然度过。

    听到他说海面上可能会有海鱼跳出来。

    三个年轻人也兴致勃勃的站到一旁船舷,一边聊天一边看着海景。

    邮轮长时间航行下,本身就没什么好玩的,所以在船上弄了很多用来打时间的娱乐。

    比如赌场,棋牌室,表演厅,音乐厅,等等。

    三人也是才从音乐厅出来,跳了场舞,热气腾腾下出来散散风。

    林盛则是因为父母和姐姐都晕船,第一天还没适应过来,就他因为身体强健,修行了下圣力后,便出来透气。

    三人过来后,不一会儿又有几人出来,一样站到船舷边闲聊。

    人总是会有群聚效应,特别是这边确实是个安静看海景的好位置时,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