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剑引高人来

    王升这个师兄做的也算相当称职了,大晚上还跑去山下买回两个蚊帐,当晚就给师姐和师妹挂上了。

    以前只有师姐在,王升睡里屋也习惯了;现如今多了迟雯,王升也不好意思再跟她们同室而眠,干脆搬了个蒲团,去院门处打坐修行。

    打坐本就能代替睡眠,而且王升也担心迟雯会在半夜溜走。

    连续下山两趟,确实对自己修行有些影响;王升之前已经摸到了结胎境的门槛,现如今花费了整整一夜,才勉强找到了当初在李宅那次感悟的状态。

    所谓结胎,便是‘自结内胎’。

    修道追求的是天人合一、与道相合,但那是比较高深的境界,并非随便说说、几次顿悟就能触及。

    凝息境时,修士自天地间开始吸纳元气化为己用,按各自心法将元气化作各自真元;

    到了聚神境,灵念体悟天地、自然,开始于苍冥之中追寻道之痕迹,让自身与天地初步相融。

    但若是真元与灵念不断增长下去,抛开瓶颈与各个修士的潜力极限不谈,最终的结果是融于天地间,尘归尘,土归土,化为天地元气的一部分。

    故,这并不算完成筑基。

    修士去修道、去体悟自然,本质上是为了让自身得到升华,追求的是自己飞仙成道。

    所以,结成内胎,自主掌控与天地之间的关联,该与天地相融时能融于天地,该与天地隔绝时就切断联系。——这就是结胎境对修道的意义所在。

    那何为内胎?

    其实这只是一个比较抽象的说法,并不是要在肚子里结出个小人儿,是指的道躯周天圆满,自称内周天循环。

    结胎境前,王升吸纳元气是通过周遭穴位;迈入结胎境之后,是内周天与外周天相连接,从天地间汲取元气。

    凝息境修士,吸纳元气仿若酒盅饮酒;聚神境修士,吸纳元气好似海碗猛灌;结胎境修士则是将自己泡在元气缸里面,全身各处一同吸纳。

    如何能完成完满无漏的内周天,就是王升此时所努力的方向了。

    《纯阳仙诀》中有四句真言对应此境界:

    玄牝藏蕴,动静自然。

    仙脉封闭,辟谷归元。

    简单理解一下,就是反复强调了保持‘纯阳之体’的重要性。

    确实,像王升这种重生之后就上山修道,蕴养了四年的‘阳刚之气’,想要迈入结胎境就会简单一些,也更容易达到‘圆满’境界。

    换成施千张那种三天两头没事去廊烫脚、洗脚城摁头的,结胎境就是个不小的门槛。

    不知何处传来鸡鸣声,唤醒了入定的王升。

    睁眼时,天地清明,朝阳自山间而起,白云卷舒不羁。

    王升灵念扫过,感应到了在炕上打坐的师姐,以及在蚊帐中熟睡的迟雯。

    他轻手轻脚回屋里拿了道袍,把大裤衩换成了练功服长裤,又悄悄离开屋子,带上院门,去紫霄宫领早餐了。

    在小院可以穿的随意些,但在山中走动还是要注意自己的仪态,别给师父抹黑丢脸。

    周应龙像是早知道王升回来,在餐厅蹲守着;见到王升之后连忙迎了上去。

    “王师弟,早啊。”

    王升也有些纳闷,之前也没感觉周师兄这么热络,莫非……

    是对自己师妹有意?

    “周师兄早,”王升笑着应了声,看周应龙一阵不好意思开口,主动问了句:“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周应龙咳了声,目光朝着一旁扫了几眼,音量也不自觉的低了些,“昨晚我思索了一夜,总算想明白了‘达者为先’的道理,王师弟,我正经的问一句,可否指点一下我剑道修行?”

    王升眨眨眼,略有些迟疑。

    周应龙忙道:“不会耽误师弟太多时间,师弟什么时候练剑就给我个微信,我去旁观一下就好。”

    “师兄不必如此,咱们就定个时间,隔天便切磋一次剑法吧,”王升笑着说了句。

    有个人能陪自己练剑,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

    周应龙连声答应了下来,心底一块大石也算是落了地,还热络的要请他们吃早饭,然后尴尬的想起紫霄宫的餐食此时都已是免费供应。

    提着两份清粥,几个素包,王升飘然回了小院。

    迟雯已经起床了,昨晚八九点睡到现在,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穿着睡裙站在屋门旁,不断打量穿起道袍的王升。

    “师姐师妹,过来吃饭了,”王升招呼一声,一阵淡淡的清香飘来。

    师姐哼着小调,挽着湿漉漉的头,从墙角的‘浴室’转了出来,见到早饭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不做饭就能吃饭的人生才有幸福感。

    迟雯抿着嘴站在那,长有些糟乱,小脸也有些泛白。

    王升又喊了句:“过来吃点东西吧,山上吃的比较素净,不会积累过多的油污杂质,有利于初期修行。”

    牧绾萱则直接多了,走过去把师妹直接拉了出来,安排在矮桌旁坐下。

    王升莞尔轻笑,飘然去了院门处打坐,刚入定,就听身后传来了迟雯的抽泣声。

    “师姐,我……”

    “嗯?”

    牧绾萱虽有些无奈,但也只能耐心劝解;王升并没有多做什么,一切随遇而安,也不必多去强求。

    又是一日打坐参悟,王升渐渐的摸到了内成周天的关键,牧绾萱则花费时间帮师妹做饭、洗衣,还特意带迟雯在附近转了转,让她散散心。

    师姐到底是温柔的性子,哪怕知道师妹是‘戴罪之身’,也想着能让她快些振作起来。

    傍晚时王升起身,将闻渊剑拿在身前立了片刻,而后长剑出鞘,却是舞了一段快剑。

    一直到周天星斗浮现,王升方才停下舞剑,站在那仔细感觉着什么。

    这种感觉十分玄妙,万物与我共生却不与我共体,天地与我共存却不与我共情,而后随手甩出一剑,化出了一道剑气,斩断了数十米开外的树杈。

    似乎,自己已经找到了结胎的那种‘状态’,悟通了自己结胎之路。

    接下来就是细细的体会,小心翼翼的向前迈出这一步了。

    随手一甩,闻渊剑准确的落入了几米外的剑鞘中,稳稳的插在地上。

    啪啪啪……

    身后传来了师姐鼓掌的响声,王升扭头看去,却见师姐和师妹正在院门处排排坐,迟雯小脸上写满了惊叹。

    “心情好点了?”

    王升负手而来,笑着问了句。

    迟雯小脸不免有些灰暗,但并没有不理人,点头应了声:“嗯。”

    “师姐带你看过师父住的地方了吗?”王升指着一旁的侧屋,“师父这段时间去突破境界了,具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回来,你安心在这里等就好,但凡有什么需要,就对我开口,不必客气什么。”

    迟雯咬了下嘴唇,眼泪又决堤一样流了下来,让一旁牧绾萱有些手足无措。

    “为什么……明明我们只是刚认识,我做了错事……你们还要对我好……为什么要这样……”

    王升和牧绾萱对视一眼,两人目光中也流露出少许无奈。

    慢慢来吧,小师妹也算是遇到了人生坎坷,只能等她自己迈出这一步了。

    又一日,周应龙持剑而来。

    这家伙还特意打扮了下,穿了一身绸面的道袍,头也竖起了道箍,手中还提着一把冒着灵光的古剑。

    王升也换上练功服,把事前准备好的木剑扔了过去,言道:“咱们只切磋剑法,不可在剑上注入真元……若是这木剑弄坏了,师兄你自己去削一个。”

    “好,”周应龙笑了声,而后就急匆匆的摆出剑势,目光紧盯王升。

    王升倒是全身放松,将这纯粹当成了剑法交流。

    他的七星剑阵重变化,擅困敌,而周应龙所修的是太乙金仙剑,更偏向于招式之精妙。

    且听周应龙轻喝,提剑前来,起手便是一招仙人望月;

    王升放缓七星步法,正面相对,木剑一出便是剑影相随,与周应龙对剑行招。

    就在这院门前,两道不断起落的身影持剑相抗,剑招每有精妙之处,一清晰、一模糊的两股剑意不断碰撞。

    王升在琢磨太乙金仙剑的同时,也投桃报李,用自己的剑意做锤,帮周应龙锤炼他的剑意。

    不多时,迟雯被动静吸引了过来,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外面切磋的两人。

    看着看着,这小师妹又哭了出来……

    正屋炕上,正打坐的牧绾萱也只能苦笑了声,小师妹这个爱哭包,可真是让她头疼的厉害。

    切磋半个小时,周应龙就有些招架不住,向后跳开,整个人都陷入了层层感悟之中,很干脆的就坐下来闭目思索。

    王升持剑而立,也闭目推演一整套太乙金仙剑的剑招套路,与自己的七星剑阵互相印证,顿觉剑道更为宽阔了些。

    周应龙啥时候走的,王升并没有印象。

    他后来就顺势打坐修行了,感觉自己离闭合内周天又迈进了一步,无暇去管周应龙的行踪。

    然而,两日后,周应龙倒是带给了王升一份意外之喜。

    当然不是他有‘喜脉’的那种意外惊喜。

    这天,周应龙带了一位道长前来与王升切磋剑道,这位道长不是别人,正是王升来武当山时一心想拜师的那位高人。

    武当道承,高始行。

    也不能说可惜,当日真要顺利的拜入这位道长门下,王升也就错过了拜师青言子的机缘。

    人生之事,大概便是如此;

    得失之间,何止一个妙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