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第一序列

正文 113、心理平衡了(第七更)

    几千人的队伍往前走着,大部分人都饿的前心贴后背,尤其是在这个初冬里,没有吃饭的人会觉得天气格外寒冷。

    野菜到了这个季节都有些蔫了,就连生命力顽强的荠荠菜也正在枯萎。

    逃难的人群一边走一边搜刮着路边能吃的东西,植物,树皮,树根……

    一开始壁垒人还有着自己的矜持,可饿到这个份上什么面子与尊严都不复存在。

    反倒是任小粟他们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横竖平日里吃的也都是这些东西啊。

    生吃野菜是苦的,吃完之后嘴里都涩,有些人吃完之后就吐了,根本受不了这种食物。

    然而有些人更倒霉,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之后便口吐白沫躺倒在路上。

    没有人会去管这些倒在路上的人,大家只是漠然的从他们身边经过,然后继续前进,犹如一群行尸走肉。

    只有任小粟经过的时候会驻足,他看着那个人对颜六元说道:“这是吃了白头翁的症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野芹菜或者毒人参。这玩意叶子长的非常像芹菜,一旦误食会出现恶心、呕吐、手脚冷、四肢麻痹,严重的可致人死亡。”

    身后默默跟着的姜无便把这句话给记了下来,然后告诫学生们千万不要摘那种叶子像芹菜叶子的植物,结果学生们茫然:芹菜叶子长什么样?

    这些学生平日里在壁垒生活,自然有父母帮他们准备好衣食住行,谁在意过芹菜叶子长什么样子?

    这几千难民经过之后,他们所走过的路上犹如被蝗虫过境一般残破,就在此时任小粟忽然看到前方有一辆越野车,那不是罗岚所乘坐的车辆吗?怎么孤零零的停在这里?

    大家走过去一看,赫然现这越野车的大梁竟然断了,以至于根本无法修复。

    这荒野上的土路颠簸不平,越野车虽然厉害,但也架不住这么折腾。

    恐怕罗岚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碰到这么个破事,最终只能弃车了。

    一群难民疯狂的打开车门想要搜寻车里有没有什么吃的,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车里特别干净,甚至连座椅的皮套都被卸走了……

    不光如此,还有一些方便携带的零件也全被拆走,任小粟估摸着拆走的零件是拿去当备用零件,以防其他车辆再出现什么故障,然而这辆车算是彻底废掉了。

    任小粟心说这罗岚是全力赶路去1o9壁垒吧?按道理说罗岚现在可能已经到1o9壁垒了。

    今天很多难民都在讨论他们还能不能进入壁垒的问题,有人说1o9壁垒凭什么不让他们进?他们可是壁垒里的合法居民!

    虽然现在各个壁垒分裂的厉害,基本都是各个实际掌控的财团说了算,可名义上所有壁垒都是统一战线的。

    也有人说他们可能进不去了,之前他们在的113壁垒归庆氏财团管,现在要去的1o9壁垒却是李氏财团管,人家说不让你进去,你还真没什么脾气。

    任小粟心想,例如罗岚这样的财团大人物通常不用考虑能不能进入壁垒的问题,李氏毕竟要给庆氏一些面子的。

    但其他人,可能真的悬了。

    他们继续往前走,结果没多久,任小粟竟然又看到一辆运兵卡车孤零零的停在路上……

    这是又坏了一辆吗?大家走近一看,原来是爆胎了!

    难道没有备用轮胎什么的吗,任小粟好奇。

    当时运兵卡车从任小粟身边经过时,他看到里面满满当当的全是士兵,明显是载了很多。

    这要是车再继续坏几辆,任小粟估摸着罗岚恐怕是很难到1o9壁垒了……

    不过,大家看到这些损坏的车辆都很开心,之前罗岚等人开车风驰电掣而过的时候,难民们就在想凭什么大家都是走路,你们却能开车。

    现在好了,大家心理平衡一些了。

    当天晚上大家就在运兵卡车边上休息了,这时候都不能叫“宿营”,纯粹是一大堆人挤在荒野上席地而睡。

    地面是很凉的,躺在地上会感觉地下的凉气在渗透着身体。

    很多人有心想升点篝火起来,可问题是他们没有带取火的东西啊!

    任小粟把颜六元他们安顿好之后就去捡柴火了,这鬼天气越来越冷,柴火必须够烧一整晚才行,不然大家第二天早上起来很容易感冒烧。

    虽然王富贵那里有药,但闲着没事谁愿意生病啊?

    这季节,干柴倒是挺好找,等任小粟抱着一大堆干柴回来的时候,他正好看到姜无正趴在地上钻木取火。

    这位女老师组织学生们一起捡了许多柴火回来,然后打算硬生生用手搓着木棍点火了……

    任小粟暗自摇头,这女老师一看就是细皮嫩肉的没怎么干过活,正常人想要拿手去钻木取火,恐怕手心磨出水泡都不管用。

    姜无跪在地上倔强的继续钻木取火,有男生说道:“老师,让我来吧?”

    姜无摇摇头:“你们是学生,不用干这种苦活,去休息吧。”

    她下意识的看了任小粟那边一眼,想看看任小粟是怎么钻木取火的,她也好学习一下。

    结果,她就看到任小粟拿出一盒火柴来……

    这人怎么什么准备都有啊,姜无抿着嘴,明明大家都是逃难出来的,可她总觉得任小粟这队人比其他人轻松好多!

    当任小粟这边第一堆篝火升起来时,整个营地的夜晚像是多了一抹暖色,原本冰冷的月光也仿佛有了一丝温度。

    当然,整个营地并不是只有任小粟他们升起篝火了,事实上还有些烟民也带着火柴呢,但有几个女人去找那些烟民借火,却都被提出了很非分的要求,这才刚逃出来多久,谁会因为一团火出卖自己?

    姜无犹豫了很久忽然朝任小粟那边走去,小玉姐等人原本正在聊天,然后见姜无走来之后便都停下来看着她。

    “能不能……”姜无斟酌着语气说道:“能不能让我借点火,我可以把我们的一些干柴交换给你们。”

    “可以,”小玉姐笑眯眯的说道:“不用给我们干柴,我们的够了。”

    “谢谢你,”姜无有点激动:“真的太谢谢了!”

    她跑回自己那边抱了点干柴过来,用任小粟他们的篝火点着,旁边的学生们一个个期待的看着,像一群嗷嗷待哺的雏鸟。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