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我穿越了我自己

正文 329章 承包

    军阵森严。

    一路上尽是沉默,耳边只有马匹偶尔的喷嚏声,以及那整齐不断的脚步声。

    连绵不绝的队伍,正沿着官道朝着洛阳前进。

    强弓劲弩。

    长枪利剑。

    周身散着的嗜血气息,让整个士兵的盔甲看上去有一种鲜血凝固之后的紫黑色。

    任谁看来,都是一派军中精锐。

    事实上,这部军队亦是中原,包括四周邻国中屈一指的精锐军队,可谓是百战之师。

    这天下间真正称得上精锐军队事实上并不多。

    四大门阀中只有两家有真正意义上的精锐军队,一者是李阀属于李世民的玄甲军,另外一者则是岭南宋阀阀主宋缺花费十数年积攒下来不过两万上下数目,而且这部分更多的是步兵,不同李阀的玄甲军乃是骑兵精锐。

    剩下的独孤阀有的只是一帮乌合之众,上不了台面。

    至于已经灭亡的宇文阀,在宇文化及活着的时候,他所掌握的军队更多的是属于杨广的禁卫军,但这部分禁卫军的战斗力也只能算是一流,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对精锐。在大隋中,真正算的上绝对精锐的只有没有吃过败仗的张须陀部,百战之师说的便是他们。

    至于四周邻国中,真正算得上精锐的也只有突厥中属于武尊毕玄的禁卫。

    其他者,最多不过一流也。

    更多的还是属于杂兵,多如蝼蚁,不入流的存在。

    但精锐战斗力强,却是未必能赢,面对蝼蚁一般的杂兵,在足够的数量和计策并行的时候,很容易彻底被围剿,分割开来,彻底被淹没在其中。

    而眼下,行走在官道上的正是大隋的精锐。

    属于张须陀部的一部分百战之军。

    为的将领正是罗士信以及秦琼。

    中军。

    一辆巨大的马车正被士兵围在正中央,慢悠悠的随军前进着。

    马车显得极为的奢华,上面点缀装扮,以及颜色都代表着此乃皇室之物。

    罗士信和秦琼两人作为主将正骑着马匹走在马车的两侧。

    作为与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交情不浅,也算是见多识广的罗士信来说,他对此没有什么意外,而秦琼虽然满心疑惑,但也很明智的没有询问什么。倒是走在后面的时候,罗士信小声的给秦琼做过解释,这才让他明白过来。

    马车中,呆的是女眷。

    而在那两人的正前方,则是燕王杨倓同样骑着骏马,慢悠悠的跟随着大军前进。

    车内。

    作为俘虏的宋玉致和傅君婥两人正面无表情的呆在马车的角落里,在两人的对面,则是端坐着白清儿,婠婠以及师妃暄。

    在另外一旁。

    坐着的则是沈落雁与商秀珣。

    至于宋师道……被杨倓放了,他没有选择留下宋师道,反而是留下了宋玉致,他给了天刀宋缺一个很有深意的选择。

    车厢内虽然是七个女人共存,却已经是有了六个势力的暗中交锋。

    是敌是友?

    还是假闺蜜?

    又或者是真感情……

    其中的蕴含的东西,简直让一般人头皮麻。

    这还是小师傅独孤凤不在,那单美仙的女儿单婉晶没有来的缘故,否则的话这小小的马车之中,其繁杂程度会更甚。

    这马车虽小,五脏俱全,却有了一国之迹象。

    此刻七人面色各异,她们都知道了洛阳即将出现的盛会。

    其中尤以婠婠和小暄暄两者面色最为怪异。

    白清儿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而傅君婥和宋玉致两女的面色则是呈现诡异姿态,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唯有沈落雁和商秀珣两女不动声色。

    燕王杨倓没有留任何人在江都,除去那回归的半数禁卫留下来守候萧后之外,其中的一切安排则文交给了房玄龄和杜如晦,武则归于张须陀负责。

    由这文武压阵,杨倓倒也不怕后方会出什么事。

    现在他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便是洛阳。

    佛子。

    论道大会。

    由我白少棠开启的大局。

    一直以来,一体三分之后,三者都万万没有料到率先开启大局的会是白少棠,在三体的计划分析中,原本都以为会是本我月倾池的肆无忌惮会开启原本的大计划。

    正可谓是世事无常。

    在之前有过无间道的计划安排,哪怕是直到现在婠婠和师妃暄两人都是计划中的卧底安排对象。

    但事情的展,却让人只觉得世事无常,命运变化无穷。

    猪队友要远远比神对手更可怕。

    尤其是这两者一同存在的时候,就表现的更为明显了。

    三体之中,本我月倾池最坏,自我杨倓其次最为理智,我白少棠是道德素质最高的,是三观最正的那一个。

    但三体之间,都没有料到开启这局面的却正是道德最正的那一部分。

    “唔!”

    “洛阳将近了。”

    目光顺着道路的尽头,望向那远处已经出现轮廓的洛阳城,骑在马上的燕王杨倓打量了半晌,开口说道:“飞蛾扑火之局,这是纯粹的阳谋,佛门不得不入。”

    “比起任何的手段计策,佛子与明妃,才是对慈航静斋最大的针对。”

    “打蛇打七寸,射人先射马。”

    “慈航静斋啊,这是属于你们的劫数。”

    纵观过往,什么样的敌对才能够做到斩草除根?

    一般来说,立场上的敌对,单纯的敌人都会造就出星星之火,连绵不绝。

    唯有内部纷争,自相残杀,才是上乘之策。

    对你狠的人,通常是自己人。

    佛子与明妃的争斗,对慈航静斋来说,她们绝对不会允许佛子再度出现。更何况在燕王杨倓看来,这会成为一场牵连佛道魔三教的争斗,其他两教绝对会期望佛门内乱。

    对其他人来说,这是喜闻乐见之事。

    佛门:我们不会内乱。

    道门,魔门:不!不!不要你们觉得,我们觉得你们需要内乱!

    围观的江湖人:你们三者脑浆子打出来最好,越热闹越好看!

    本就显得平衡的势力,在佛子出现之后,立即打破了这个平静的局面,一如湖面被突然砸落一块巨石,掀起的不是波纹,而是巨浪。

    现在……

    本我月倾池在干嘛?

    ……

    洛阳。

    净念禅院。

    在王世充前来与了空交涉之后,局势再变。

    城卫军彻底调动。

    在无数江湖人士的面前,上万的城卫军以保护百姓安全的名义几乎将整个净念禅院方圆数里给围的严严实实。

    无论任何江湖人进出洛阳,都得需要受到许可。

    强弩劲弓之下,对危及安全之人可以立斩不赦。

    山顶。

    月倾池居高临下,目光眺望着净念禅院的方向。

    在这里,可以没有遮挡的看到那净念禅院后山那高耸的铜塔。

    一脚踏在巨石之上,月倾池对站在一旁的王世充笑道。

    “王大人。”

    “你泄露一个消息给洛阳城里其他的江湖人士听。”

    “就说这净念禅院的秃子,被我一枝独秀月倾池承包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