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正文 第699章 您的好意(四千字)

    小兔子遇见猎食者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夜夜子立刻收回所有注意力,面色煞白。

    “无需害怕。”

    刚要切断念力,夜夜子便听到这神秘身影开口,她的念力也不受控制的向前延伸,无形的念力竟然被对方抓住了!

    而且这话语是直接出现在自己的大脑中,心灵通讯?

    漫画中才会出现的能力,要是在考试中拥有了这项技能,简直就是天下无敌。

    心灵通讯的能力似乎是大妖的专属,自己这又是探查到什么鬼怪啊。

    “有趣,人间界竟然有能探查灵力的力量。”

    “难怪会调集大军在此,原来是已经现了此地的问题。”

    威严声音和煦有力量,让人耳中一听便觉得可靠。

    夜夜子觉得这声音耳熟,但情急之下,一时间想不起来曾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他提到了人间界,那可千万不要是裂缝中的怪物跑出来了。

    简单几句话后,神秘存在便不再出声,被抓住的念力也重回夜夜子的控制,但夜夜子能感应到对方距离阵地越来越近。

    “他来了。”夜夜子眼中红光褪去,向着阵地深处缩起身体。

    “谁?”

    看着夜夜子的举动和没由来的话语,所有人都是神经一紧。

    夜夜子位于军事阵地的深处,便是连这次作战的主官都对夜夜子的身份知晓不多,更别说靠近了。

    一道威严的人影忽然从远处走来,他走的极快,脚下仿佛是有风一般,托举着自己的身体向前进,人还未至,对方身穿的服装已经在众人眼前大致看清。

    “崔判官。”

    瞧见出现在阵地外的身影,防卫省副大臣先是疑惑,接着面露震惊。

    此次军事作战意义重大,他作为内阁代表亲自带队前来,不过鉴于自己是个军事外行,这名‘副国防部长’也没有令人厌烦的指手画脚。

    这几日来岛国没有放弃追找地府三人的步伐,找遍了所有疑似的地方,副大臣家中长辈也动族中力量寻找。

    但凡个个都是神龙见不见虚无缥缈的存在,这崔判官根本不见身影,就算想要讨好关系都没有门路。

    没想到遍寻不到,居然和对方在这种情况下碰面。

    对方来福岛县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也是为了那道看不见的裂隙?

    百种念头在副大臣心中转动,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卫队不需要紧张。

    “尔等聚集在此,可是为了黄泉之路的事宜?”

    没有让副大臣继续疑惑,崔判官接着开口道“阴阳紊乱,天道有损,地府冥界中有通道在此黏连在一起,要是不加以处置,此地将会被冥界气息逐渐同化,继而将会有死物跨界而来。”

    “用尔国语来说,此地即将有……”

    “黄泉比良坂现身。”

    黄泉比良坂?

    副大臣全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传说中由人间到黄泉地府必须要经过一条道路,此路便是黄泉比良坂。

    和夜夜子的解释异曲同工,不过更加深入,一下就解开了官府的大半迷惑。

    但解开归解开,崔判官的话语却相当于一下将事情定性,严重级别确定无疑。

    活人生活的世界,死人受苦的地府。

    两个平行的世界若是交错,将会生怎样的变化?稍微一想就令人毛骨悚然,恐怕整个破岛都要拖入地狱。

    判官望着海洋的眼睛中似乎倒影着尸山血海,他能用肉眼真正看到那道裂隙!

    副大臣想得到的是从死亡中归来的方法,可不是让自己身处的人间走进地狱中。

    “如若不相信,便用肉眼看一看吧。”

    令人眼馋的判官笔在空中虚画,基地中几人的眼睛忽然产生了变化。

    世界变了。

    眼前的世界忽然变幻了模样,蔚蓝的天空变得深沉,红色与蓝色交织在一起,恶心的天幕颜色下,远处大海骤然有了新的画面。

    海水上浮着一层黑色的浓雾,浓雾不停翻滚,像是一锅沸水,一根根虚幻枯瘦的肢体从浓雾中伸出,只是受制于浓雾的范围不够大,这些肢体尚无法彻底突破桎梏。

    目瞪口呆的看了三分钟,崔判官才接触了几名官员的‘阴阳眼’。

    “这可怎么办。”来不及去询问长生不死的方法,副大臣焦急问道“判官大人有什么方法能阻止这种情况?”

    “可。”崔判官微微点头,“我等可从地府修补缺损,只需要一些时日,便足以将黄泉路的缺损补漏。”

    副大臣松了口气,有政府管理的地方就是好,不用担心情况会进一步恶化。

    这是个好机会,和地府一同进行工程,就算是只能站在旁边加油鼓劲,也能增进双方的关系。

    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这一过程,也人间岁月来算,大约一两百年便足够。”

    喜悦刚爬上副大臣的脸庞,这一瞬间又立马拉跨了下去。

    一二百年?

    那福岛县这片土地不彻底白给了?整片6地都要被海水侵蚀,岛国这种土地匮乏的国家,凭空倒退数公里土地,简直就是要了老命。

    而且海面下的这群怪物要是挣脱出来,就真演变成人间地狱了。

    “太太太……”副大臣心中升起无力感,一两百年对崔判官来说可能是冗长无聊的时间,但对普通人类来说就是好几代人的成长衰老老死岁月。

    夏虫不可语冰。

    从汉籍中看到的一段话浮上了他的心头,这就是长生种的底气,动辄就是以百年来计数。

    “这太长了,要是如此长时间才补漏完毕,将有多少沿海国民妻离子散。”

    “既然这样……”沉吟了一声,崔判官眼中露出人性化的慈悲光芒。

    副大臣满脸期待,他可是知道粗判官生前是心怀百姓的能臣,一定能理解他们岛国的难处。

    而且唐朝时,岛国可是年年都有遣唐使,将天朝上国舔的十分到位,崔判官生前在大唐任职的时候,说不定就与遣唐使有过交情。

    有这份烟火情在,崔判官不会如此无情吧。

    “你所担心的事情我知道,无非是海水啃食土地,办法自然是有……”

    “不过……”

    自从成为党派里的中流砥柱,副大臣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不过这样的词语了。

    “这个方法有一定危险性,要是运用不当的话,可能会引力量的暴走。”

    “如若力量暴走,需要在第一时间将其击杀。”

    没有磨叽,崔判官忽然看向了南边方向。

    “息壤。”

    “息壤?”

    “用息壤来填补人间界的漏洞。”

    “生生不息之土壤,谓之息壤,昔者鲧曾用息壤来封堵洪水,不过力有未逮,反而招致杀身之祸。”

    副大臣懵逼的点了点头,他从前就对这种神神道道的东西不感兴趣,现在虽然开始恶补,但还没有深入到华国神话中。

    不过听起来就很厉害,可这么厉害的东西他们要到哪里去找。

    “尔等手中的息壤虽说已经失去了大半神性,无法再造出无穷黄土,甚至因为力量流失甚多,只能造出无用黄砂,但砂中也蕴含着部分特殊灵力,足以与这洪波抗衡。”

    “我等……”副大臣脑袋有点懵,他们手中有息壤吗?

    “只是切忌,息壤既以失去神性,便随时都有暴动的风险,必须多加谨慎,务必挑选可靠之人驯化其凶性。”

    “昼夜不停以息壤之砂倾泻,即可停止海水对6地的侵蚀。”

    “息壤,可靠之人……”副大臣和周边人等牢牢记住判官的话语。

    “既如此,那本官便就去探查黄泉路,以好早日修补漏洞。”

    ……

    京都,中京区。

    半个中京区被战斗摧毁,放眼望去只有漫漫黄沙与倾倒的高楼大厦,一派废土余生的景象。

    这里是京都繁华的市中心,精华所在,曾经繁华的商业设施、办公大楼、住宅区域紧密相连,而如今半数基本被黄沙覆盖的情况下,清理出来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

    死亡人数一百余,数量不多,但恐怖的是海量流离失所的受灾者。

    住宅被毁的离乱人足有几十万之多。

    京都府役所在其他区域设立了大量安置点,不过这只能临时解决部分问题,还有整个受灾区域的重建、经济损失弥补等等需要执行,没有来自东京方面的支持京都役所非得破产不可,而岛国达的保险业界也一下陷入动荡。

    一处临时安置点中挤满了受灾人群,大部分人虽都衣着光鲜,但脸上的神色和衣着成反比。

    能在古都正中央买房子的至少都是中流阶级,前几天还是体面人,现在却要为了保险赔偿、重建家园而焦头烂额。

    两代人甚至更多代人在京都奋斗的鲜血都近乎白费。

    “我们一定会尽快重建家园的。”役所的工作人员不遗余力在安置点宣传鼓舞人心。

    可惜现在别说是役所的公务员了,就是找青春洋溢的爱抖露来,都不能消除他们心中的凄凉悲惨。

    “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微笑着面对它,消除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坚持才是胜利,加油!”

    “役所已经在长冈京市给大家寻找适合重建的土地了,只要我们……”

    慷慨激昂的激励没有起到作用,反倒是人群瞬间炸开了锅。

    几名脾气暴躁的灾民更是腾地站起来,将工作人员围在正中央。

    “你个混蛋说什么?!”

    “你知道长冈京市在哪里吗?”

    “在那里重建房子,混账!这是在耍我们?”

    长冈京市仍然在大京都府的范围内,不过就像港区和八王子市同属东京都管辖一样,区位差别太明显。

    比之华夏,有点像是从二环搬迁到密云区的感觉,资产直接缩水,生活水准、社会地位、孩子的教育资源等等不言自明。

    再好脾气的人也不会稀里糊涂答应这样吃大亏的事情,更不用说京都人在岛国是出了名的斤斤计较。

    “请冷静,冷静。”有松岗修造风范的这名公务员摆着手臂,“长冈京没有大家说的那么不堪,只要我们战胜……”

    不远处的土御门一真撇了撇嘴,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世上还有这种傻子,没看出来所有人愤怒的焦点是长冈京吗,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突出长冈京,生怕不会激怒别人。

    将目光收回,土御门一真继续挥着自己‘亲善大使’的身份。

    这是官府给他派的任务,用自己阴阳师公众人物的身份安抚灾民情绪。

    “奶奶,你就放心吧,一定不会吃亏的,而且役所还有大笔的赔偿,像您这样最怕的就是孤独吧,到时候重建的时候,会专门为您这样的老人家……”

    土御门一真现自己在老年群体中还是极有亲和力的,可能是老年人更相信神神道道的东西。

    自己安倍晴明后人的身份,在老家人眼中无异于香饽饽,大行将至的时候,让大阴阳师后人来处理,在地府也会得到什么优待吧。

    “放心,放心。”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土御门一真,认真打量了一会后,她从口袋中找出一张照片。

    “一真。”这才没多久的功夫,老太太就直接称呼一真了,比隔壁大阪人都要热情,“我看你实在投缘,这个社会像你这样踏实稳定的青年不多了,正好我有一个孙女和你一般大小。”

    土御门一真心脏抽了抽,这就是中老年人最爱的当媒人活动,看着有眼缘的就像拉去配对。

    不过也可以考虑考虑,土御门可是在谈话中听出来了,这老太太很是富有,在中京区的一片住户中也是出了名的有钱,当年趁着高展期在京都盘下了大量商铺,分布在各个城区中。

    就算是半个中京区被毁,对老太太也不过是小小的肉疼了下,称不上伤筋动骨,锥心泣血。

    和这种有钱人的孙女结婚,是个好选择。

    少奋斗一百年!

    “哈哈……”土御门一真笑着接过照片,神色瞬间变化起来。

    “结婚什么的,恐怕不行啊。”

    “我现在只想一心秉承祖先的遗志,为了国民的安全,无心于结婚这种小事。”

    “您的好意我就心领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