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谍影风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心灰意冷

    “别的办法?”李志群顿时来了兴致,他又何尝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只是搞不清楚具体的方向。

    余信鸿点头应道:“部长,其实我之前早就有打算,我们警政部的财务状况吃紧,急需要资金的补充,而目前上海的商业模式都已经固定下来,传统行业敛财的度太慢,利润太少,可谓是远水难解近渴,想要短时间里赚取大量的资财富,必须要行非常之事。”

    说到这里,余信鸿轻咳了一声,打起精神来,把之前的一些打算和盘托出:“目前上海最赚钱的生意,就是走私管制物资,其实我们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我们可以在这方面想一想办法,如果得到影佐将军的支持……”

    他话还没有说完,李志群就有些失望的摆手说道:“信鸿,你是清楚的,在上海,这种生意都是藤原会社垄断的,他们的行事霸道,不会允许其他人插手其中,不要说是我们,就是那些日本商人们,不也是乖乖地当他们的供货商,我们根本拿不到货,而且就算是有门路走私进来,我们也不敢出手,一旦让藤原会社察觉到,必然是一场祸事,太冒险了。”

    李志群一口否决了余信鸿的提议,不要说是他,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影佐裕树,也不会去惹藤原会社这个庞然大物,他可不想再被日本宪兵藤原会社做客。

    余信鸿听到李志群如此忌惮,赶紧解释道:“部长,您误会了,我们当然不可能在本地销售货物,您是知道的,这些管制物资如果运到国统区,利润是何等的惊人。

    我的打算是,通过影佐将军,试一试能否打通第三舰队的门路,让我们使用他们的专用码头,这样就可以不经过海关,只要做的隐秘,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物资运进上海,然后用我们特工总部的名义,运送至杭州,进入江西就可以和国统区做生意,这可是一门好生意,说是一本万利也不为过。”

    所谓的第三舰队,就是一九三二年的“一二八事变”后,日本为进攻上海而编组的日军中国方面舰队,一九三七年淞沪大战,日军全面侵华,作为日本唯一部署在中国的海军部队,始终驻扎在了中国的长江流域和沿海地区,虽然拥有的军舰不多,但拥有着多支精锐的海军6战队,司令部也设在了上海,在上海有自己的专属军用码头。

    李志群闻言,沉默了片刻,在脑子里仔细盘算此事的可行性,走私管制物资自然是利益非常庞大,足可以解决所有的财务危机,有了这条财路,周福山之流自然不用放在眼里,警政部和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可以得到更大的展,自己在南京政府的地位也可以更加稳固。

    但是愿望是美好的,可这里面的风险也太高了,先必须得到影佐裕树的支持,不然,一切都是妄谈,其次还要躲避藤原会社的耳目,否则以藤原会社的作风,后果会很严重,他思来想去,还是不敢下决心插手其中。

    好半天还是摇头说道:“走私管制物资固然是利润丰厚,这里面操作的难度太大了!”

    余信鸿看到李志群态度迟疑,心中暗自着急,他现在负责李志群手下的财务工作,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手中无钱,他经常是拆东墙补西墙,日子并不好过。

    这次回到上海,又被李志群安排管理沪西的烂摊子,他夹在李志群和青帮之间,也是备受煎熬,度日如年,搞不好还有性命之忧,所以他才苦心积虑寻找新的门路,试图摆脱现在尴尬的处境。

    于是他接着努力劝说道:“部长,这一次警政部的经费缺口,您请影佐将军为我们解决了一部分,可是接下来怎么办,日军的经费也是紧张,他不可能总是为我们开口,问题早晚也要解决。

    再说现在日军高层也不乏插手走私物资的,赚了不少的利润,影佐将军也未必不愿意,他之前也是拿了藤原会社的好处,可是怎么也不如自己参与拿的多,您试一试总没有坏处。

    如果能够同意,那以后利益相关,影佐将军岂不是对您更加信任,这也是拉近和维持关系的一个办法。

    还有,国统区里也有很多日本人需要的货物,比如桐油,猪鬃之类的战略物资,我们打通渠道,换回这些物资,也是大功一件,影佐将军肯定是愿意的。

    至于藤原会社方面,我们也没有什么大的利益冲突,不过是借用上海这个港口进货,所有的走私物资秘密送往杭州,都不在上海地区和华中地区销售,我们自己运往国统区,并不影响藤原会社的利益,就算是他们知道了,有影佐将军的支持,他藤原智仁再霸道,也不会一点面子都不给。

    部长,非常之事行非常之法,如果没有开拓新的财源,警政部的工作很难进行下去,您这个警政部部长名存实亡,难道真的要放弃南京,回到上海当草头王吗?”

    余信鸿的这一番话让李志群心头剧震,话中的道理很清楚,自己在南京政府里属于异类,不被王填海信任,又被周福山一系排挤,如果不思变,打开一条财路,自成体系,最后只怕真的会退守上海,就难有展了。

    思来想去,李志群终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尽快回南京一趟,向影佐将军请示,但愿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第二天的上午时分,李志群把骆兴朝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通知了自己赶回南京的事情。

    “兴朝,我这一次有要事赶回南京,家里的工作就又要交给你了。”

    骆兴朝突然接到这个通知,心中不由得暗自一松,这一个月来,李志群坐镇特工总部,督促各方工作,自己也搞的很紧张,现在听到李志群要走,自然是颇为高兴。

    但是嘴里却是惋惜的说道:“主任,怎么这么快回南京?”

    李志群轻叹了一口气,他摇头说道:“这次回来,资金的问题还是没有着落,我准备回南京向影佐将军求助,不过这次我很快就会回来,我叫你来,是有件事情安排你。”

    “您尽管吩咐!”

    “我不在的时候,你要派些人手保护好信鸿的安全,陈金宝那些人不安分,我怕我一离开,他们就要搞事情。”

    李志群之前虽然嘴里安慰余信鸿,可是他毕竟不敢冒险,所以对余信鸿的保护工作还是要做好,他手下大多都和青帮有瓜葛,这项工作还真不敢随意指派别人,骆兴朝在他不在期间,主持特工总部的工作,出身又是日本间谍和军统人员,都和青帮无关,由他来保护余信鸿,自己还是放心的。

    骆兴朝闻言不禁一愣,他没有明白李志群的话,李志群只好把沪西的情况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陈金宝现在越来越过分了,竟然插手特工总部的运作,我之前看在师父的面子对她一忍再忍,可是她却得寸进尺,这个女人的性格倔强,手段狠辣,做事不考虑后果,就怕她趁我不在上海胡来,兴朝,你要多留心。”

    骆兴朝闻言不禁眉头一皱,缓声说道:“主任,既然这个陈金宝不晓事,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过是个女流之辈,除掉就是了,万不可有妇人之仁呐!”

    他要想在特工总部里掌握更多的主动权,掌控行动力量的吴世财就是他最大的阻碍,这一次针对吴世财的行动,却因为陈金宝的支持,致使功败垂成,骆兴朝一直颇为惋惜。

    由此可以看出,有陈金宝做吴世财的靠山,自己很难对付得了吴世财,不如借李志群之手,除掉陈金宝,同时削弱吴世财的实力。

    李志群闻言,看了看骆兴朝,其实从他知道陈金宝在沪西地区做手脚的时候,心中就有这个想法,沪西的生意是他的钱袋子,陈金宝想打这方面的主意,就已经犯了他的忌讳,只是他一时下不了这个决心。

    现在看到骆兴朝也这么说,语气犹豫的说道:“这么做,会不会引起内乱?”

    骆兴朝看到李志群意动,心中一喜,李志群的为人最为擅权,最怕别人算计他手中的权利,陈金宝过于强势,终于让李志群起了杀心。

    “主任,所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再说除掉陈金宝,也未必就乱了局面,这堂口里这么多老字辈,您随便扶植一个听话的,不就风平浪静了。”

    李志群坐在座椅上,好一会儿没有说话,骆兴朝知道李志群心意已动,也就不再多言,不然过犹不及,接着汇报道:“对了,主任,之前对查玉堂的失踪调查,我们做了一些工作,可是收效甚微,我只是调查到,在查玉堂失踪的前一天,在公共租界的美国驻军抓捕了一个男子,此人是菲利普斯下令抓捕的,后来就关在了军营里,后来经过了一番审讯,第二天查玉堂和他的手下就失踪了,这个男子也再也没人见到过。

    还有,查玉堂的住所和办公室也被美国驻军搜查,所有留下来的东西,都落在了菲利普斯的手里,期间并没有现上海情报科插手的迹象,菲利普斯的身份特殊,又是在公共租界,我实在不敢冒险,所以……”

    “好了,情况我都知道了!”李志群摆了摆手,他让骆兴朝调查查玉堂的事情,其实本来也没有抱多大希望,对手既然下了死手,也不会留下太多的破绽,尾处理的干净利落,现在听到骆兴朝的汇报,也彻底死了心。

    “其实我也知道,真要是和上海情报科有关,以他们的行动能力,我们也难找到他们的踪迹,这件事先告一段落吧,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唉,这次回上海,前前后后全都是坏消息,实在是头痛!”

    李志群此时不禁有些心灰意冷,这次回上海,吴世财把沪西财政捅了一个大窟窿,好不容易招揽的查玉堂失踪,骆兴朝在租界也是无功而返,刘建志的在黑市上调查无果,对上海情报科的追查工作屡屡受挫,毫无进展,这一切都让李志群非常的沮丧和无奈,不由得有些意气消沉。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