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七章 炼丹

    葫芦状的丹炉,以红铜四足托起,底部三块赤红“炎晶”,正在持续燃烧。

    “嗤嗤”作响的“炎晶”,释放出的深红火苗,犹如一条条纤细的火蛇,在丹炉底部翩然起舞,灵动而又妖异。

    虞渊手握着一株株药草,神情专注,一瞬不移地盯着丹炉。

    袅袅轻烟,从敞开的炉口升起,散逸出“活血草”独有的辛辣刺鼻味。

    突然间,虞渊鼻翼轻动。

    极其细微的焦糊味,从丹炉内滋生,被他第一时间嗅到。

    其修长的左手中指和无名指间,夹着的另外一株“冰蓝草”,如一抹幽蓝冷电,迅落入丹炉。

    “哧啦!”

    丹炉内部,似有寒芒冰丝,迅中和并遏制“活血草”,然后将其药性给彻底催!

    虞渊两眼猛地生辉!

    因离的较近,“炎晶”燃烧而出的深红火苗,照耀在他那张专注的脸上,令这一刻他的神情,显得异常的严峻和凝重。

    丹药的炼制,最关键就是对细节的掌控。

    火候、灵草药性、投掷丹炉的时机,每一步都极为考究,差之毫厘,炼出的丹药就可能谬以千里。

    是废丹,还是成功的灵丹,或许仅仅取决于一秒的迟缓。

    “呼!”

    他轻缓呼吸着,肩膀下沉,眼睛慢慢地眯起。

    这种状态的他,注意力极度集中,肢体反而能逐渐放松下来。

    数秒后,他长长吐出一口热气,另外一只手紧握的“银月花”、“通灵液”,被他飞地被投掷到丹炉。

    “蓬!”

    炉底,三块“炎晶”,骤然更炽烈地燃烧!

    不知不觉间,虞渊已满脸汗珠,滴滴晶莹的汗珠,沿着他脸颊和脖颈,直往胸口滑去。

    他毫无所动,只是死死地瞪着丹炉,脸上充满了炽热的渴望。

    “炎晶”升腾而出的火苗,似突然化作神明挥动着的笔墨,在丹炉表面不断游动着,将丹炉上本就镌刻着的,许多繁复玄妙的线条,一一润色点亮!

    “哧哧!”

    突有暗红、幽蓝、银白三色轻烟,于丹炉内部,奇妙地交汇融合。

    如三条灵蛇,怪蟒,和恶龙,齐聚在一团团浆糊泥丸,为那些泥丸,赋予了独特药性。

    到了这一步,虞渊已大汗淋漓,整个人仿若虚脱。

    “后面,就只能看天意了。转生之后的第一炉丹药,希望能有个好收成吧。”

    他一步步地往后退,和那丹炉慢慢拉开距离,看着那三块“炎晶”,由晶莹,变得犹如黑炭般乌黑,直至燃尽最后一点余晖。

    丹火终于熄灭,炉盖,也早已闭合。

    他静坐着,以衣袖,随意地擦拭着身上汗迹,默然等候着丹成的时刻到来。

    炼制灵丹,需要丹炉,需要火源。

    丹炉和火源,药材,炼药师的造诣,都关乎着丹药最终的品质等阶。

    火源,可以是火属性的灵石,可以是炼药师体内的火焰灵力,也可以是地底\火焰,亦或者是天降神火。

    上一世,虞渊由于不具备修行资质,他炼药最初依仗的,也是各类火属性的灵石,和火晶。

    后来,他才在师傅的指引和允许下,得以采用药神宗地底\火源淬炼丹药。

    而他师兄钟赤尘,从小修行火焰灵诀,不需要通过火焰灵石、晶块,就能以自身之火,去炼制灵丹。

    在这方面,由于他无法修行,不及他师兄钟赤尘。

    不能修行,不能以自身火焰,去炼制丹药,令他在上一世,颇为遗憾。

    转生之后,以“九耀天轮”迈入修行之路的他,自信在炼药上,将再无这个遗憾。

    丹药,和炼药师、炼器师等级一样,也分凡级、灵级、地级、天级和神级。

    凡丹、灵丹、地丹、天丹和神丹五个等级,每一个等级,又分为九品。

    一般而言,炼药师以自身火焰来炼丹,大多只能炼制凡、灵两种低级丹丸。

    地级、天级和神级的灵丹,往往都需要配合火焰晶石、地底\火源,或者各类天降神火。

    虞家灵草的种类较少,品阶也较低,虞渊所炼制的,仅仅只是最低等级的“拓脉丹”。

    “拓脉丹”乃三品的凡丹,此丹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作用,就是帮助通脉境的修行者,以更快度的开拓经脉,更早地越过通脉关卡。

    在天源大6和寂灭大6,“拓脉丹”并不罕见,强大的宗门栽培核心子弟时,师长都会赐下此丹,供其迅破境。

    当然,这也仅限于那些有潜力有背景的核心弟子,稀疏寻常的宗门子弟,是没资格随意享用“拓脉丹”的。

    至于乾玄大6,应该只有底蕴深厚的大家族,亦或者各大帝国皇室,才有可能为天分出众的小辈,去提供“拓脉丹”。

    毕竟,“拓脉丹”虽然只是最低等级的凡丹,可因为炼药师太过于紧缺吃香的缘故,导致乾玄大6普通的世家,根本没有可能招募到。

    在天源大6和寂灭大6,炼药师都是身份尊贵的象征,会被各大宗门奉为上宾。

    乾玄大6,如果有能够炼制出第二等级灵丹的炼药师,自然而然地,就会被天源大6和寂灭大6的宗门,大力邀请到那两块大6修行生活。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那些炼药师为了追求炼药大道,也都会欣然接受。

    久而久之,就造成乾玄大6的炼药师,愈稀缺罕见了。

    仅剩下的,还没有离开的炼药师,都在苏家这类,一国支柱般的财阀,或直接就被帝国皇室给供奉着。

    “这一炉拓脉丹若成功了,兴许就能改变虞家的现状。”虞渊轻声自语,“在乾玄大6,炼药师比修行者更为奇缺!虞家,又是药材世家,若能出现一位炼药师,即便是最低等级的,都可能会惊动虞家的上家——苏家。”

    “咦!”

    虞渊猛地抬头,目显异光。

    他所处之地,乃老爷子虞璨特意安排的,深藏地底三米的一间密室。

    此密室,早年也是虞璨的修行地,能隔绝声音,不会被外界烦扰打搅。

    人在地下三米的密室,虞渊刚刚明显感应出一股温热暖流,从密室穹顶处悄然掠过。

    “拓脉丹”还没有开炉,“炎晶”早就熄灭了,按道理来说,不可能会有暖流,在这地底密室形成。

    “有入微境的炼气士,以灵识巡察过,其修行的,应该是火焰灵诀!”

    稍稍琢磨了一会儿,他便醒悟过来,猜测出自己以引燃“炎晶”,在最后成丹的那一刻,“炎晶”释放的炎力和丹炉刻画的粗陋阵图呼应,刹那间造成高温火热,回涌到丹炉,该是惊动了暗月城某位修行者。

    那位,修行火焰灵诀者,极可能正在闭关苦修,然后敏锐感应处,城内突有一股异常火热炎能爆,从而以灵识进行感测。

    入微境,上丹田打开,有灵识形成。

    这个级别的修行者,以灵识观察自身,能洞察入微,可以看到自身的血肉、筋骨、脏腑,能看到细微之处,也能切实体悟出地魂、天魂、人魂的存在。

    然而,若是将灵识散逸在外,去感知外界的诸多变化,便神妙大减。

    以灵识,去探察外界,就像是瞎子摸象那般,只能感受出冷热,大体形状,知道是血肉生灵,还是坚硬石块。

    入微者,即便灵识感应出血肉生灵,都可能无法判断出,那到底是人,还是牲畜妖兽。

    而一旦从入微境,迈入到阴神境,便豁然开朗,就能以阴神出窍,去明辨外在,如瞪大眼睛,可看到一切真实。

    并且,阴神还能做到悄无声息,不留丝毫痕迹。

    不像这位暗月城的入微者,以其灵识来探察虞渊所在密室,竟然还被虞渊嗅到了动静,从而判断出,自己的秘密炼丹,竟然不慎惊动了外人。

    只是一阵子,那股温热暖流,就消逝不见了。

    然而,虞渊通过上一世的阅历,已洞察秋毫,猜的八九不离十。

    “不是寒阴宗的那位长老,此人修行的灵诀,和寒阴宗背道而驰,绝非同路人!”

    “入微境,放在天源大6和寂灭大6,或许只是中坚力量。但是,在乾玄大6,在小小的暗月城,恐怕已是顶尖!”

    “修火焰灵诀,并达到入微,会是城内的谁呢?”

    虞渊脸色深沉。

    地魂、天魂刚归来的他,即便是得到了丫鬟安梓晴的诸多讲解,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知晓城内所有。

    何况,这类入微境的修行者,安梓晴未必能了解深浅。

    “老爷子,身为虞家的家主,应该知道那位暗中以灵识,来探察虞家的入微境界者,究竟是谁!”

    “噗!”

    便在此刻,丹炉内部的一股热量,顶开了炉盖。

    虞渊不再多想其它,瞬间站起,迅冲向了丹炉,垂头看向炉内。

    炉底,有八枚拇指头一般大小,色泽深红的,圆溜溜的丹丸,散逸着他无比熟悉的药香味。

    一一捡起,只看形状,色泽,嗅了嗅药香味,他便判断出八枚“拓脉丹”,有五枚品质尚可,能直接服用。

    另外三枚,药效不足,不算是成功的“拓脉丹”,只能叫半成品。

    “嘿!第一次炼丹,一炉出产八枚,成品五枚,半成品三枚,完全报废的还没有。”虞渊眉开眼笑,“看来,在炼丹这一块,我的天赋,依然健在。”

    “三枚半成品,若是再加炼制,还能制成毒丹。”

    盯着左手掌心,另外三枚“拓脉丹”,他嘴角渐渐逸出,如刀锋般冰冷的笑容,“倒是可以谋划一下,给殷绝那狗奴才,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