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十八章 隐龙湖

    灵宝斋前院殿堂。

    竹竿般瘦高的掌柜秦安,呆呆看着虞渊,握着乌黑的骊龙剪,从后院悠然归来。

    “改日再来拜访。”

    虞渊挥挥手,示意秦安不必远送,然后朝着后院吆喝一声,“多谢了赵叔,待到我们四大家族的三境比斗结束,小侄定会再次登门。哦,忘了说了,三境比斗的通脉境,小侄也是参战者,还请赵叔说一句,让赵家的哥哥姐姐们手下留情。”

    “掌柜的,叨扰了叨扰了,不用送。”

    在秦安幽幽目光下,虞渊踏出灵宝斋,飘然离去。

    他还真是空手而来,携骊龙剪,满载而归!

    “东家?”

    好半响,秦安才回过神来,等注意到赵东升也由后院走出后,犹豫了一下,方问道:“那把灵级三品的骊龙剪,怎么就任由他带走了?”

    “不该知道的事情,少问东问西的!”赵东升语气冷硬,“从现在起,你给我收集这个虞渊的所有讯息!他这些年,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情,我都要知道!越清楚,越详细越好!”

    “是!”秦安噤若寒蝉地应承下来。

    赵东升臃肿的体魄,将殿堂门口堵的严严实实,他眯着眼,冷冷望着虞渊离去的方向,在心中哼道:“待到三境比斗结束,若证明你所言不实,不仅仅是你,整个虞家,都要陪着你遭殃!”

    ……

    半夜,城北虞家。

    “骊龙剪,灵级三品。”

    握着那把乌黑透亮的剪刀,望着刀刃交叉处,镶嵌着的那颗宝珠,虞渊若有所思,“虽说是仿造的骊珠,却暗含骊龙的龙息,应该是隐龙湖的手笔了。”

    乾玄大6和寂灭大6,相隔着浩淼无垠海域,有众多星罗密布的岛屿分布,有险恶秘地存在。

    九幽寒渊,便在其间。

    而神秘的“隐龙湖”,也在那广袤海域深处,不为人知。

    前世身为药神宗宗主,虞渊自然知道隐龙湖的存在,也很清楚隐龙湖的修行者,以“侍龙者”和“龙仆”来谦称自己。

    那里的修行者,灵诀秘法,包括灵器,皆和“龙”息息相关。

    在隐龙湖,真正号施令,真正的决策者,并不是人,而是“龙”。

    ——各式各样的“龙”!

    隐龙湖的人类修行者,只是服务于龙,听命于龙,效忠于龙。

    赵家,就是诸多和隐龙湖相关的,隐藏于乾玄大6的一个小家族。

    龙的寿命悠久,龙的成长也相当缓慢,龙灵智的觉醒、开启,更是比人迟缓的多!

    所谓“养幼龙”,就是剥离幼龙的一缕精魂,融入幼小的人类孩童体内,以人类孩童的聪慧早熟,帮助幼龙迅开启灵智,更快的认识世间和天地,那所谓的人情和世故,助幼龙极早实现“通灵”。

    而幼龙精魄,也能反哺“养龙者”,令“养龙者”未来能成为隐龙湖真正的修行者。

    当然,若幼龙遭遇不测,融入“养龙者”体内的幼龙精魄,经过隐龙湖的秘法激,还能吞没“养龙者”的三魂进而壮大,从而凝炼龙魂,结合龙血,还能令死去的幼龙,血肉骨骼再塑,死而复生。

    赵雅芙,就是得到隐龙湖“青睐”,被融入一头幼龙精魂的“养龙者”。

    若那头幼龙,能顺利地成长蜕变,一步步进阶,赵雅芙将会因此受益,被接引到隐龙湖,成为一名隐龙湖的修行者,成为所谓的“侍龙者”和“龙仆”。

    神秘的隐龙湖,实力比天源大6的七大下宗,都要强盛一大截。

    而赵雅芙,本有光明坦坦的前途,本有望前往隐龙湖,去修行高阶的灵诀。

    只是很可惜,那头和她性命攸关的幼龙,不知因何原因,已死在了隐龙湖之外。

    幼龙死时,赵雅芙就应该心知肚明,依照隐龙湖和赵家的约定,她应该被赵家秘密送往隐龙湖,以自我的牺牲,来换取那头幼龙的再生。

    可赵家,并没有遵守约定……

    赵家不仅隐瞒了,还密谋“吞龙”之计,要赵雅芙吞没那头幼龙的精魂,来成就自身。

    此事,不论成或不成,赵家都已经算背叛了隐龙湖!

    消息一旦走漏,隐龙湖那边的修行者,定会悄然抵达,一夜间,让赵家族人尽数死绝。

    赵雅芙,也会被隐龙湖的修行者,生擒活捉之后,带到隐龙湖,以类似献祭的方式,去复活那头不慎外出死亡的幼龙。

    “胆敢背叛隐龙湖,赵家必然寻觅到新靠山了。”虞渊心中雪亮,“不然,赵家早就应该,将赵雅芙乖乖送往隐龙湖。”

    这般想着,他以指腹,摩挲着刀刃交叉处镶嵌的仿造骊珠。

    “九耀天轮!”

    千丝万缕的淡薄灵气,随着他灵诀的运转,悄然朝着他飘逸而来,透过他的口鼻,周身毛细孔,向他下丹田方位汇聚。

    蒙蒙光耀,骤然从那一颗仿造的骊珠闪出!

    顷刻间,虞渊便敏锐地嗅到,有丝丝异力,从那颗仿造的骊珠飞出,从他按在宝珠的指腹,流逸到他体内。

    异力,径直向下丹田的黄庭穴窍而来!

    在其黄庭穴窍处,九点米粒大小的灵气团,猛地膨胀壮大,亮若明日,光芒夺目!

    “拓脉丹”的药效,突被彻底激!

    九点光团,如九轮烈日,环绕着黄庭穴窍飞逝,形成一条仿佛内含蛟龙的绚烂神虹!

    “仅仅只是仿造的骊珠,所含着极少部分的龙息,在九耀天轮和拓脉丹的作用下,都能有此神妙作用!”虞渊大为惊喜。

    下一瞬,他便集中精力,借那颗仿造骊珠内,少部分的龙息,继续冲击通脉境。

    很快,他便在倒吸一口凉气之后,大汗淋漓!

    骊龙的龙息,加拓脉丹的药效,以“九耀天轮”来运转扭动,所形成的那绚丽光带彩虹,令其经脉骤然刺痛欲要爆裂!

    然,通脉的效率,也再次大大提升!

    “姑姑,侄儿境界着实太低,少许的龙息,配合拓脉丹和九耀天轮,就能令我更上一层楼。”虞渊一边龇牙咧嘴,一边持续地冲脉,“我只借用少许龙息,在三境比斗前,这把骊龙剪,还是会交到你手上。”

    ……

    暗月城,城外,金珞山。

    仅数百米高的金珞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洞口,犹如蜂窝一般。

    时不时地,能看到背着竹篓的矿农,从那些洞口疲惫的走出,将开采出来的金珞石,交给黄家的族人登记。

    金珞石,只是凡级两品灵材,提炼之后,形成的金珞精铁,也只能锻造最低级的灵器。

    但,再普通低级的灵材,数量多了,也是一笔收入。

    这座城外的金珞山,每年开采的金珞石,就是黄家的一大批收益。

    因此,这座金珞山,也极受黄家的重视。

    山腰处,一个最宽敞的山洞中,有名贵桌椅摆布,石壁镶嵌着照明宝珠,亮若白昼。

    “蔺老哥,怎有空来我们黄家镇守的金珞山?”黄琛身高体阔,赤裸着的手臂,肌肉结实,有条条流光,在皮肉下如蟒游荡,同为破玄境修为,他在体魄淬炼上,显然下过苦功夫,“嘿,自从令爱降临我们暗月城,入驻虞家,可没少给我们制造麻烦。”

    话到这里,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才道:“你们蔺家势大,我们惹不起,已尽力忍让了。如今你又突然找上门来,莫不成,是要我们黄家,在三境比斗上,故意输给他们虞家?”

    孤身而来的蔺翰羽,看着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可唯有他自己明白,“鼋血丹”的毒素,虽然已经清除,可他中丹田内部小天地,已千疮百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如今的战斗力,不复巅峰的一半。

    “哐当!”

    他将一布袋,随手扔在黄琛身前的石桌,将黄琛都吓了一跳。

    “蔺老哥,这是何意?”黄琛低头,看了看从布袋内冒出来的灵石,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这些灵石,抵得上金珞山半年的收成了。”

    “你们黄家,没有听到什么消息?就前两日的?”蔺翰羽目光古怪。

    黄琛摇头,“没有。”

    “辕莲瑶,倒是识趣,应该是让虞家闭嘴,并刻意遮掩了消息。”蔺翰羽在心中嘀咕了一句,然后沉声说道:“我要虞渊,死在你们四大家族的,那三境比斗上!”

    黄琛愣了数秒,顿时醒悟过来,他又看了一眼石桌上的灵石,道:“你知道的,我们暗月城的三境比斗,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分胜负,不分生死的。”

    “我自然知道,不过若是参战的双方,都同意的话,也是允许的。”蔺翰羽冷笑,“母亲遗愿,我不敢明目张胆的违背,眼看婚约将至,我希望虞渊死!只要他死了,那荒唐的婚约,自然也就作废了!”

    黄琛犹豫不决。

    “此事若成了,黄家便是我们蔺家的朋友,寒阴宗也欠黄家一个不小的人情。”蔺翰羽蛊惑道。

    “寒阴宗的人情……”

    黄琛眼睛一亮,终有了决定,“好!我答应你,我会和我儿子沟通,筹划一下,让那虞渊死在三境比斗!”

    “好!”蔺翰羽轻喝。

    吕岄死了,殷绝死了,依城主辕莲瑶的说法,在虞渊背后兴许有高人撑腰。

    辕莲瑶也警告了他,让他,让蔺家,都不许在暗月城乱来。

    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和女儿蔺竹筠先撤离暗月城,让辕莲瑶宽心。

    然后,他又秘密找到黄琛,欲要借黄家的力量,于不久举行的三境比斗上,由黄家光明正大地,将虞渊格杀当场,永除后患!

    ……

    ps:觉得还不错的兄弟,记得收藏,来一张推荐票啥的,多谢啦~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