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显形

    “虞渊!”

    “赵溪!厉锋!保护好虞渊!”

    辕莲瑶和赵正豪,几乎不分先后地大声疾呼,神色焦急。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隐隐看出,那位想要成就阴神的血神教使者,因虞渊的一番话语,已将其视为了最大威胁!

    而此刻,辕莲瑶因朵朵性命相修的莲花,被其以血色彩带打散,气血和灵力紊乱,正处于虚弱之际。

    辕莲瑶,已没法在第一时间重聚力量,向虞渊伸出援手。

    赵正豪先前,忙于援救赵家族人,还有他儿子赵东升,距离虞渊也太远。

    而无影无形的阴神,牵动着血色彩带,则是迅如闪电奔雷!

    “要你话多!”

    赵雅芙在一旁,白了虞渊一眼,旋即一把抓住他的臂膀,拖着他就往后退。

    “蹬蹬蹬!”

    虞渊不受控制地,被她给拽的,连连暴退。

    从她小手传来的力道,极为蛮横霸道,令虞渊都暗暗吃惊,心道:“幼龙精魂,长期温养于体,在不知不觉间,令她的血肉之躯受益,竟强健如此。”

    对赵雅芙的身体状况,他又多了几分新的认识。

    眼看危机来临,赵溪、虞炜和厉锋,加众多暗月城的守卫,一副慷慨赴死的神情,都化作血肉城墙堵在前方。

    灿烂的灵力光幕,从他们体内,还有他们的器物中,逐个绽放而出。

    虞渊凝神一看,就望到诸多湛蓝、银亮、绿幽不等的灵力光幕,如护盾般,或腾空而出,或挡在众人身前。

    ——皆是拼命防御的架势。

    很明显。

    面对着那尊尚未成形的阴神,赵溪等人都自知毫无还手之力,只想尽可能地阻拦一下,好让辕莲瑶腾出手,让赵正豪能及时赶到。

    入微境的辕莲瑶,面对驾驭血色彩带的那尊阴神,都被瞬间击溃。

    他们,便是能阻挡片刻,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我爷爷正赶来!”

    赵雅芙的小手,紧紧抓住虞渊的臂膀,因太过用力,让虞渊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赵小妹,你别太紧张,稍稍冷静一下可好?”虞渊龇牙咧嘴,另外一只手,轻轻拍打她手背,让她安静下来,说道:“我才通脉境,灵力还没能流转浑身血肉经脉。你体魄又太强悍,你下意识地用力,对我已是折磨。”

    他这么一说,赵雅芙顿时醒悟过来。

    “你这人,难道不知道害怕么?”赵雅芙松开手,盯着他的眼睛,从中真没有瞧见半点恐惧,“那尊阴神,是想要杀你啊,你怎么不怕?”

    虞渊摞起袖子,看了看有着五个明显血红指印的臂弯,“你要是再不松手,我担心先被你给杀了。”

    话罢,他才正视那条飞逝如虹的血色彩带,眯着眼,道:“至于他么?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虞大哥,你臭屁的很没有理由。不过,倒是很有魅力呢。”赵雅芙莫名心安了,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真能活下去,不死的话,那就更有魅力了。”

    “噗嗤!”

    也在此刻,数名迎向那尊无形阴神的,暗月城的守卫,被彩带洞穿躯体。

    如被血矛穿透而过!

    那几位守卫,周身灵力,如气泡爆灭,身形软软落地。

    厉锋红了眼,冷喝道:“血神教!”

    飞逝的彩带,稍稍在那几具尸身处缓了一缓。

    众人都注意到,那些暗月城守卫的尸体,转瞬间,就变得干瘪。

    鲜血,一一融入那条血色彩带!

    “你?”

    赵雅芙盯着虞渊看,现这位被父亲惦记,说是有可能助她“吞龙”的神秘少年,脸色漠然,眼神未变,似根本没有因为那些保护他的暗月城守卫的死亡,而心起波澜。

    “真是个冷血无情的混蛋!”她暗自腹诽。

    “看来,我的确是判断无误了。”虞渊冷笑,“在这个杀我的关头,竟然还不忘记,将那些守卫鲜血抽离。若是血神教,真正凝炼成功的阴神,根本无需如此。”

    顿了顿,他再次道:“既然是这样……”

    “怎样?”赵雅芙急道。

    御动血色彩带的,那尊肉眼不可见的血神教阴神,如今分明饱饮鲜血,又要再次作恶。

    更远处,虞家老爷子,两手都要将木椅扶手给抓碎。

    “大伯,别紧张,那混小子一点不怕,该是有所依仗的。”虞郦嘴里劝说着,一双明亮的眼睛,也一瞬不移地,凝望着虞渊,心道:“千万不要出事!千万,千万不要!”

    在她心中,真正苏醒过来的侄儿,已成为虞家的顶梁柱,主心骨。

    她真的希望,虞渊能迅成长,独当一面,重振孱弱虞家的声威!

    岂能,刚刚瞧见一丝希望曙光,就昙花一现?

    “别死啊!”她在心中祈祷。

    虞渊突然一声暴喝:“厉大哥!”

    神经绷紧的厉锋,一激灵,下意识地高喝回应:“我在!”

    “仔细看好!”

    一把把灰褐色沙尘,被虞渊从袖口扬起,就在众人头顶挥散起来,“看‘显神尘’的动向,锁定那尊阴神方位,然后请你全力下手轰击。”

    灰褐色沙尘,迎风吹散。

    飞扬的沙尘,如幕布般,突然覆在一抹看不见的影子上。

    那影子,仿佛穿了一件灰褐色的沙尘衣裳,从无形状态,瞬间显形!

    “显神尘”乃虞渊在辕莲瑶的帮助下,特意凝炼出来,针对的就是无影无形的阴神!

    此沙尘,没有任何攻击效果,唯一的用途,就是能显现出阴神活动轨迹,锁定其方位!

    “厉锋!动用霜雷之力!”辕莲瑶的眸中,突显一丝明亮神采,“快!”

    “嗤嗤嗤!”

    一束束银灿灿电芒,从厉锋的短矛疾射而出,电芒深处,隐隐可见一点点,碎小的冰晶,暗含着微弱的雷霆之力。

    霜雷决,便是厉锋苦修多年的法决!

    低阶的霜雷决,兼有寒霜和雷霆异力,只是因灵诀等阶较低,真能牵引聚涌的雷霆之力,仅有一丝半缕而已。

    然,即便是一丝半缕,也是雷霆之力!

    而雷霆之力,恰恰就是此类脱离血肉躯体,纯魂灵状态的致命克星!

    “显神尘!你怎会有显神尘,你究竟是何人?!”

    仿佛身穿灰褐色衣袍的,那位血神教的使者大人,猛地尖利地怪啸。

    啸声中,充斥着惊惧和不安。

    他停留在那条血色彩带处,正全力以灵识,牵动着彩带,汲取其中鲜血的精华,根本想不到会因“显神尘”给显形出来。

    显形出来,虚幻阴神,也无惧很多攻击。

    可雷霆之力,却是世间所有魂灵恐惧之物!

    何况是,他还只是尚未凝炼成功的阴神?

    不等他反应过来,一束束银灿灿的电芒,就穿射而来。

    霜雷银电内,那些碎小的雷霆之力,对他而言,宛如强硫酸。

    “啊!”

    凄厉痛苦的惨啸,从那灰褐色的“衣裳”内传来。

    众人都注意到,被那“显神尘”给裹着的,那尊血神教的所谓阴神,很轻易地被厉锋的霜雷银电穿透。

    如一个人躯体,被凿开了,一个个拳大洞口。

    “真要是凝炼后的阴神,一念动,便能迅疾避开。”虞渊嘴角满是嘲弄,“可惜是个半成品,才缔结不久,才能脱离血肉离体,还没熟悉纯魂灵的形态。仗着阴神的无形,就以为能大杀四方?”

    “你,你,你是谁?”

    那位血神教的教徒,虚幻魂体,忽化作一片片,四散着飘零。

    没有一片,胆敢接近虞渊。

    或者说,他不敢去接近,修行“霜雷决”,能通过“显神尘”确定他位置的厉锋。

    “此人的半吊子阴神,已受重创。”虞渊微微一笑,对厉锋说:“麻烦厉大哥,就盯住那一片片分裂的阴神碎片打。只要所有碎片,都被一一碾碎,这位血神教的前辈,也就死透了。”

    “好!”

    厉锋提着银亮短矛,呼啸而去。

    辕莲瑶趁着这段时间,也恢复过来。

    不远处的赵正豪,虞璨等人,眼看局势瞬息万变,虞渊已经脱困,反而那位血神教的使者,狼狈地四散飘落,都生出不真实的感觉。

    一尊,血神教的阴神,就这样在虞渊的安排下,要被打的魂飞魄散?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