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三十章 夺魂

    初生的阴神,其实颇为脆弱。

    一般而言,地魂刚进阶为阴神时,不宜脱离本体。

    只有修到魂游境以后,阴神方能和本体分隔,游荡于千万里之外。

    那位血神教的使者,之所以敢于释放阴神,是因为“血祭法阵”的存在,不然他绝不敢胡来。

    有“血祭法阵”笼罩天穹,他才敢阴神离体,祸乱山谷众人。

    那条沸血之雾揉炼而成的血色彩带,也是他初生阴神的养分,他从中汲取血之精能,助阴神能拥有长时间活动的力量。

    若非“显神尘”,他这具无影无形的初生阴神,还真能在山谷横行。

    因为辕莲瑶,已被他率先重创。

    除辕莲瑶达到入微境,通过灵识的感知,能大体察觉他的方位,其余人都不行。

    只可惜,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虞渊这个怪胎。

    早有所觉的虞渊,和辕莲瑶密议之后,便暗中谋划。

    虞渊对血神教,对所谓的阴神,可谓是熟悉至极。

    “显神尘”所需的材料其实很平常,凝炼也极其容易,难的只是秘法。

    所谓秘法,对上一世的他而言,只是炼药一道的旁门小术。

    在他还没有成为真正卓越炼药师前,如“显神尘”般的偏门异物,就了然于心,熟稔无比了。

    “虞大哥,厉锋真能抹杀那尊血神教阴神?”赵雅芙奇道。

    站在虞渊身旁的她,眼眸深处,已闪烁出崇拜的光芒。

    渐渐地,她也对虞渊生出了信心。

    她忽然觉得,他们赵家密谋实施,却困难重重的“吞龙”大计,或许还真的能够因虞渊而达成。

    那条,深埋于她体内的幼龙精魂,若能彻底炼化,她将受益终身。

    “小渊,如果那尊阴神,真的消亡了。”坚守在他旁边的虞炜,皱着眉头,担忧道:“血神教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血神教……”赵溪也觉压力重重。

    “血神教会不会追究,那是以后的事情。”站了大半天,虞渊觉得疲累,移步到一块碎裂的石块,一屁股坐下来,才说道:“要是眼前这一关过不去,不用等血神教未来怎样,我们现在就要全部死绝。”

    “即便是血神教,也不能在我们银月帝国大开杀戒!”辕莲瑶哼道。

    “城主姐姐,你没事吧?”虞渊一脸讨好地,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来,你要是哪里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辕莲瑶低头,望了一眼胸前高耸,轻声道:“有点胸闷呢。”

    “咳咳,还有没有瓜子?弄一把给我吃。”虞渊岔开话题,一本正经地,朝着她伸出手来。

    赵溪睁大眼,看看虞渊,又看看辕莲瑶,白日见鬼般。

    虞炜坦然自若,目光就跟着厉锋游走,似压根没有听到侄儿和城主的对话。

    赵雅芙低低一声轻笑,在心中骂道:“姓辕的,真是骚,不要脸!身为一城之主,竟然大庭广众下,去调戏我虞大哥!呸!”

    “诺!我给你呀!”

    一精美的白色手袋,被她用力地塞在虞渊摊开的手心,“虞大哥,里面很多好吃的,你慢慢吃吧。”

    她还向虞渊咋了眨眼。

    “那你继续看戏吧。”辕莲瑶一脸莞尔,将掏出来的一把瓜子,又收入丰腴腰肢处,道:“既然大局已定,我先把黄家族人收拾了。”

    九朵红莲,再次飘摇而出。

    辕莲瑶凌空而起,朵朵红莲呼啸着,环绕着她,令她犹如一尊红光熠熠的神明,向胸襟沾满鲜血的黄琛而去。

    相隔数十米,她朱唇轻吐一字:“锁!”

    身形彪悍,肌肉虬结的黄琛,忽然现有丝丝异力,就在他腋下猛然滋生,如钢丝般勒紧了他。

    黄琛轰然变色。

    直到这时,他才突然意识到,他先前被一朵莲花撞到时,就有属于辕莲瑶的灵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潜隐在他体内。

    只等关键时,再突然爆出来。

    而他,却浑然不知。

    “父亲!您,保重啊!”

    眼看着一朵红莲,如狂暴战车撞来,他却动弹不得,只来得及嘶吼一声。

    那朵红莲,冲击在黄琛胸腔。

    如他儿子黄滨般,黄琛胸骨和五脏六腑,被那朵实质非虚幻的莲花,给轰的爆碎开来。

    凌空呼啸的辕莲瑶,娇媚欲滴的那张脸,依然噙着令人心醉的迷人笑容。

    而且,她是径直从黄琛头顶飞掠过。

    都没有低头,去看一眼黄琛。

    似乎,在她的心底,这位黄家第二代的掌舵者,就是个不足挂齿,蝼蚁般的小人物。

    “狠毒的女人。”赵雅芙咬着下唇,小声地说道。

    “呼!呼呼!”

    片片“显神尘”覆盖的阴神碎片,灰褐色破布般,四处飘荡。

    有其中一片,忽落向虞璨和虞郦所在方位。

    “残破的,不完整的分裂阴神,也要在我这边放肆?”虞郦战意沸腾,手持着骊龙剪,便要剪开那碎片。

    所有人都看出,在厉锋的“霜雷决”之下,那尊虚幻阴神,已被重创。

    连之前操控的血色彩带,都被舍弃,如今只能一味躲避。

    脱离躯体的虚幻阴神,本以那条血色彩带的力量,去伤人杀人,可现在什么都没了,单凭残存阴神的魂力,又能如何?

    “呼!”

    令人惊奇的,其中一块阴神碎片,落在紫衣丫鬟安梓晴头顶。

    仿佛有一抹幽光,灌顶而入!

    “梓晴?”

    虞郦突然变色,忍不住尖叫,并第一时间奔去。

    “咻!咻咻!”

    剩下的那些,还在被厉锋追击的,那位血神教使者的阴神碎片,忽地度暴涨,如一抹抹灰色流光,尽数飞向安梓晴。

    厉锋根本追之不及。

    御动着朵朵莲花,在斩杀黄琛之后,将黄家之主黄凡,视为下一个目标的辕莲瑶,身影虚空停滞。

    两朵莲花,飞到她脚底,轻轻托浮着她。

    她回过头,以征询地眼神,看向虞渊。

    虞渊的眼睛,凝视着安梓晴,似在沉思着什么,没有讲话。

    而躲过一劫的黄凡,再也顾不得别的,亡命地在山谷狂奔。

    他奔跑时,一块块埋在地底的金珞石,皆裂地而出,用来拦截那些途中的赵家、辕家的攻击者。

    “躲到金珞山的洞穴!”黄凡嚷嚷。

    “虞大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赵雅芙很是惊讶,“你那个丫鬟,被血神教的阴神,给暂时夺舍了么?”

    沉思中的虞渊,并没有回应。

    “奇怪。”赵溪眉头紧皱,“重创之后,虚弱分离的阴神,不应该让无形之魂,第一时间回归血肉本体吗?”

    他望着金珞山,看着一个个石洞,“那位血神教的使者,本体该在山腹某处啊。”

    “虞渊,对不住了,你这个丫鬟的性命,我可能顾不上。”辕莲瑶迟疑了数秒,就忽然有了决定,“夺舍之身,乃肉体凡胎,都不懂得修行。身死,魂灭之后,他自然要离开。等他再出,以霜雷轰击,必死无疑。”

    话罢,她向厉锋使了一个眼色。

    厉锋轻轻点头,表示明白。

    她的态度很明确,她会击杀安梓晴,令其躯体和魂魄瞬间死亡。

    死亡那一刻,那位夺舍的血神教的使者,只能再一次离魂。

    阴神脱离的那一霎,由厉锋以霜雷轰击,势必要让连番重创的那尊阴神,当场魂灭消散。

    “住手!”

    虞渊霍然而起。

    然后,他就在众人的注视下,飞奔着向安梓晴而去。

    “虞渊,区区一个丫头而已,有什么舍不得的?”辕莲瑶蹙眉,“你放心,我杀了她以后,我辕家的小丫鬟,随你挑选!”

    ……

    ps:喜欢的记得收藏,推荐一下,谢啦~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