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六十章 来自樊离的邀请

    “唔!”

    虞渊站在一个洞口,低着头,看了一眼下方深坑,忍不住轻呼一声。

    深坑幽暗,天地灵气竟然异常浓烈集中,并呈现出淡淡的乳白色雾态。

    一股苍莽、浩荡、古老的气息,居然从那些天地灵气内散逸开来,让上方的虞渊,都觉得心神摇曳。

    底下的深坑,底下的月之碎片,和他们先前探索的那个,有着明显不同。

    也难怪,有樊家的族人,于底下高喝,让人回避。

    “凭什么?凭什么不允许我们落下?”

    在另一处岩壁口,另有一行人,愤愤不平。

    “玄月城的试炼者。”辕霆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玄月城的战力,在各大城池中,已经不算弱的了。”

    “你看他们,听到樊家的喝声,不还是原地逗留了?”赵雅芙不屑地说。

    便在此刻,另有一行人,不情不愿地,慢吞吞地,从下方的坑洞,沿着石阶往上攀爬。

    “樊家真是霸道,下方的月之碎片,明明是我们先抵达的。”一位俊秀的少年,满腹牢骚,嘀嘀咕咕地说:“那块月之碎片,能聚涌天地灵气,上面还有许多剑形的灵诀,分明暗含奇妙!”

    “废话,如果是普通的月之碎片,没任何奇妙,樊家会清场,会赶人?”领头的少女,皱着眉头,说道:“算了算了,禁地当中,奇特的地方必然还有不少。这一块我们让出就让出,因为和樊家爆冲突,只会我们吃亏。”

    “哎,确实不如人,不如五大家族的战力强大。”

    “走喽,走喽。”

    先现奇妙的那一拨人,沿着石阶,攀升到一定高度时,注意到空中的岩壁处,也来了两拨人。

    “他们是冷月城的。”赵雅芙出声,向虞渊解释,“冷月城和我们暗月城毗邻,在帝国各大城池的排名,仅仅比我们略好一点。那个,我们和冷月城的关系,其实还算不错。我们赵家,就和冷月城有贸易来往。”

    这般说着,她朝着那位领头的少女,用力招了招手。

    “韩姐姐!”

    韩慧早注意到她,听见她的招呼后,就向身边人指了指,领着他们一道儿,来到赵雅芙、虞渊这边。

    黄庭境中期,比赵雅芙境界还略高一筹的韩慧,看着便秀外慧中,举止和谈吐,都很不凡。

    只是,她明显对虞渊,没有什么好印象。

    她走上来了后,看到赵雅芙身旁的虞渊,就轻轻皱了皱,然后便站在赵雅芙的另一侧,说道:“樊家在底下,他们已经放话出去了,不允许别的队伍染指那块月之碎片。除非,另外四大家族抵达,不然还是早早离去吧。”

    她是一番好意。

    连他们冷月城,连她带领的队伍,都选择忍下这口气了,暗月城有什么理由,去下面自讨没趣?

    “韩慧,底下到底什么情况?”对面玄月城的一位高大青年,扬声高喝,“你们先下去的,可是有什么惊人现?”

    “高鸿,不管下面是什么情况,和你都没关系。”韩慧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樊离就在底下。”

    一听到樊离的名字,对面玄月城的高鸿,脸色分明有点不自然。

    “别有侥幸心理,别觉得没听到樊离讲话,就以为他不在。”韩慧早知道如此,“你在樊离手上,吃过多大的亏,你心里有数。只要你敢领着玄月城的人下去,只要樊离出手,你就只有逃的份。”

    给她这么一说,高鸿脸色愈难看。

    虞渊不知其中隐情,好奇询问,“辕大哥,那高鸿,就那么惧怕樊离?”

    “樊家,才是玄月城的真正霸主。”辕霆满脸苦笑,说:“因为五大家族,能独立成队,所以玄月城那边,樊家不在其行列。也是如此,高鸿才能成为玄月城号施令者。”

    “可是,在玄月城内,他高鸿永远都是被樊离压制,被樊离欺凌的啊。”

    “就连玄月城的那些试炼者,名义上暂时听命高鸿,可一旦碰到樊离,怕是有许多人,要临时倒戈,转而听候樊离吩咐。”

    “你说,他高鸿凭什么和樊离争锋?”

    辕霆小声解释。

    虞渊点了点头,“给你这么一说,我也就明白了。我们对面玄月城的家伙,不但不能指望,还要小心他们,联合樊家对付我们。”

    “嗯,这样想的话,也没错。”辕霆道。

    “指望?指望他们作甚?”韩慧微微皱眉,“赵小妹,恭喜你突破到黄庭境。你我有旧,我肯定不会害你,听我一句劝,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她是极少数,知晓樊离另一面的人。

    她很清楚,樊离模样再出众,表面再和气,骨子里的那个樊离,永远都不会变。

    就是因为以前,她和樊离打过交道,知道樊离的可怕之处,她才不愿意涉险,不愿意为了那块月之碎片的奇妙,和樊离早早就撕破脸。

    被樊离这条毒蛇惦记上,绝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真是没劲,我们走吧。”赵雅芙叹了一口气,向虞渊使了一个眼色,告诉虞渊樊离不好招惹,还是换别的地方吧。

    虞渊当然不傻,肯定明白在现阶段,不宜和樊家立即开战。

    以赵雅芙的实力,稳胜先前三位幽月城的同龄人,连幽月城后续赶来者,都可能有一战之力。

    但樊家,可不是幽月城,不是那三位能比拟的。

    “也好,我们走。”虞渊点头。

    然而,就在这一刻,樊离的声音,忽从下方乳白色的雾气中漂了出来,“我似乎听到,暗月城虞渊,虞老弟的声音了?”

    樊离的声音,听语气,如旧友重返,热情洋溢。

    韩慧微微变色。

    赵雅芙愣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忙道:“别搭他的话,我们赶紧走!”

    虞渊眉梢一挑。

    “嘿嘿,樊离,你耳朵真是尖!”高鸿怪笑一声,说:“没错,在禁地门口,蔺竹筠说的那位,和你同级别,比你厉害的虞渊,就在我们正对面!”

    “高鸿!闭上你的臭嘴!”赵雅芙怒瞪。

    高鸿脸色阴沉,“赵雅芙,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呵斥我?”

    “啊,真是虞老弟吗?”樊离无比惊喜,声音逐渐高昂起来,“快快下来,底下那块月之碎片的奥妙,我愿和你分享。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和蔺竹筠乃是挚友,是过命的交情!你是他未婚夫,你和别人当然不同,你来吧!”

    他主动地,提出了邀请,共享底下的秘密。

    “盛情难却啊。”虞渊叹了一口气。

    “别!别去!”赵雅芙一把按住他,小脸凝重至极,眼中都是劝说,摇着头道:“虞大哥,不要下去。你现在的境界太低了,你要是和他同级,你怎么来都行。可你……”

    她其实对虞渊,从骨子里崇拜。

    可是,虞渊毕竟通脉境啊!

    “你们等我。”虞渊用力地,掰开她的手,对辕霆和虞菲菲说,“就在上面,等着我。”

    “等你?你回得来吗?”韩慧嘴角满是讥笑,“原来,只是一个莽夫罢了。那么低的境界,偏偏要逞能,非要去送死!”

    “我和你一道去!”赵雅芙坚持。

    “不,你留在上面。”虞渊沉着脸,“我妹妹,需要你来照看。”

    他远远看了一眼对面的高鸿,压低声音:“我不放心那些人,还有,如果有机会,给我教训他们。”

    “韩大姐,再会。”

    冲韩慧点了点头,他孤身一人,向深坑沉落。

    韩慧冷哼,看他的眼神,如看死人。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