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冤家路窄

    一股龙息,从赵雅芙周身涌现。

    她突然睁开眼,眼睛笑成弯月,嘴角噙满笑容。

    虞渊率先生出感应,隔着虞菲菲,朝着她轻轻点头,“恭喜。”

    “顺理成章的事。”赵雅芙在一处深坑洞口,看向外面,又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已抵达黄庭境中期,除非遇到五大家族,那几位变态。其他人,就算是比我境界高一筹,在黄庭境后期,我也不怕。”

    “你突破境界了?”虞菲菲惊奇。

    辕霆也被惊动,猛地看来,“你真的,突破了境界?”

    离和韩慧道别,正巧过去三日。

    短短三日时间,赵雅芙的境界,再一次有了增长。

    辕霆还记得,赵雅芙是参加陨月禁地试炼前,刚刚从蕴灵境抵达黄庭境。

    这才过去多久?

    黄庭境初期,到黄庭境中期,才隔了多久?

    若非亲眼所见,他真的很难相信,有人从黄庭境初期到中期,能用时如此之短。

    他当然不知道,以赵雅芙的修行天赋,早就该迈入黄庭境,甚至早就应该如严禄、苏妍般,处于黄庭境后期。

    赵雅芙,只是被那条幼龙精魂压制拖累了,才造成境界被困蕴灵。

    待到那条幼龙精魂,不再是麻烦和制衡,还是助力后,当然一切就变了。

    “哥,我应该也快要破境了。”虞菲菲甜甜地笑了笑,说道:“只要,再多给我一点点时间,就可以了。”

    虞渊嗯了一声,道:“元灵丹不要舍不得,尽管用。”

    辕霆也好,赵雅芙也罢,都是家族的核心弟子。

    辕霆兴许不清楚,赵雅芙可知道,赵家秘密采购的元灵丹,都是从虞家输送过来。

    赵雅芙心中明亮,知道元灵丹的炼制,十有八九也和虞渊有关。

    “蓬!”

    一团绚烂烟花,骤然在深坑中间绽放。

    略显昏暗的深坑,一个个的洞穴,霎那明耀。

    “有人!”

    “暗月城的!”

    “终于找到他们了!”

    深坑上方,有兴奋的欢呼声传来。

    其中,就有让虞渊熟悉的声音。

    “幽月城。”

    虞渊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家伙的运气,还真的不算好。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你突破到黄庭境中期,自己送上门来。”

    数日前,三位幽月城的试炼者,因调戏虞菲菲,被他给狠狠教训一番。

    事后,嫌麻烦的他们,就此离开了。

    在心底,虞渊从来没有将幽月城的人,视作自己在禁地的对手。

    原因无他,只是对方太弱。

    “虞渊,赵雅芙,你们敢不敢上来?”

    有气急败坏地声音,从深坑上的旷野传来,听着就充满了怨恨。

    “又是那家伙!”

    虞菲菲板着脸,道:“哥,是那个,捏我的脸,差点被你将脸撕烂的家伙!”

    虞渊点头表示明白,“走吧,上去看看便是。幽月城的麻烦,也的确应该解决。不然的话,幽月城那边还真的以为,我们好欺负呢。”

    “嗯啊。”

    赵雅芙答了一句,一马当先,沿着石阶,就向上方攀爬。

    虞渊等人旋即跟上。

    待到,虞渊从深坑中间的洞穴,终抵达地表的旷野时,忽意外地,看到了远处的另外一拨人。

    他突然皱眉,脸色有些阴郁,扬声道:“冷月城的朋友,不会是我们拒绝了和你们的同盟,就故意找到我们,将我们卖给幽月城吧?”

    他看到了韩慧,看到了武吉,看到了冷月城的试炼者。

    “你别血口喷人!”武吉立即大声嚷嚷,“我们只是凑巧,碰到幽月城的人,又碰到你们而已。”

    韩慧没理睬虞渊,而是对赵雅芙说:“赵小妹,不管你信不信,我们和幽月城都没关系。他们在前,我们在后一点,是因为听到他们的吆喝声,才从别处凑过来观望。”

    赵雅芙盯着她,仔细看了两眼,微笑着说:“韩姐姐,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如果你们介意,我们这就离开。”韩慧又道。

    这番话,她既是说给赵雅芙听的,也是说给幽月城的人听的。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让那两方产生误会,误会她想坐山观虎斗,再渔翁得利。

    “无所谓啦。”赵雅芙神态轻松,“你们想看就看,不想看,要走也可以。”

    “别,别离开,我就希望你看着,好做个见证者。”幽月城那边,一位领头的青年,咧开嘴,嘿嘿干笑了两声,“韩慧,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误会你。而且,我也不怕你在事后,向我们下手。”

    此人信心十足,“虞渊是吧?我弟弟的脸,就是被你撕扯的?”

    他猛地瞪来。

    “正是在下。”虞渊满不在乎。

    “好!很好!”那人重重点头。

    “哥!”那位先前被赵雅芙生擒,被虞渊差点撕破脸的少年,猛地跳出来,指着虞渊说道:“你帮我对付赵雅芙那丫头就好!这个叫虞渊的,我要亲自来!”

    “也行。”那人怪笑着,提醒说:“不过你记得,要按规矩来,不能真杀了他。除了杀死,别的倒是没什么忌讳,你自行斟酌。”

    “我心中有数。”

    欲要报仇雪恨的少年,有他做底气,立即向虞渊而来。

    赵雅芙微微皱眉。

    就在她,打算出手时,一把青色小伞,被幽月城领头的那人撑开。

    青色小伞,被他轻轻旋转。

    蓬蓬青幽灵力光幕,从那小伞的边沿,荡漾开来。

    相隔有十几米,赵雅芙顿觉一股压力,如浩渺无际的海,猛然席卷淹来。

    “呼!呼呼!”

    肉眼不可见的灵力洪流,在那人撑开伞的瞬间,其实就奔涌而来。

    赵雅芙当其冲,承受着最强压力。

    她哼了一声,站在最前方,一动不动。

    然,除她之外,包括虞渊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往后退。

    一步接着一步,退向攀爬上来的深坑。

    “詹天象,你别胡来啊!”

    韩慧看着情况不妙,突然出声,“他们后面的深坑,幽深无比,如果被冲的跌落,都将尸骨无存!”

    “不劳你费心,我有数。”幽月城的詹天象,哼了一声,不为所动。

    那名,被虞渊狠狠修理过的少年,则是趁机窜出,直奔虞渊而来。

    “暗月城,真是不堪一击。”武吉很是无语,“就他们这种战力,居然好意思说我们是弱者,他们是强者?他们,还不愿意和我们结盟?”

    别的冷月城的试炼者,也都是脸色古怪,轻轻摇头。

    “辕霆,赵小妹,你们现在反悔,现在愿意结盟,也还来得及!”

    冷月城的韩慧,在这个时刻,突然喝道。

    武吉愕然,不解地说:“这时候?”

    “我喜欢雪中送炭,不喜欢落井下石。”韩慧道。

    看她的意思,只要辕霆、赵雅芙点头,她愿意领着冷月城的人,和暗月城一道儿,给予詹天象压力。

    “韩慧,别太高估自己了。”詹天象扯了扯嘴角,不屑地说:“加上你们,依然是输!你以为两只羊联手了,就能斗过狼了?做梦吧你!”

    “你还真以为,你是狼,我们是羊?”节节后退的虞渊,一脸啼笑皆非,道:“差不多啦。”

    “哦。”赵雅芙无奈道。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