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枯骨生肉

    白衣、黑衣童子,合二为一后,向虞渊透露出不少讯息。

    有一点,虞渊猜错了。

    那一黑一白两个魂灵,并非他所想的,乃所谓消逝的第四上宗的修行者。

    仅仅只是严禄手中,那分魂棍的器魂罢了!

    分魂棍的器魂,本就是一位强大的魂灵,被通天的修行者融入分魂棍,能分离魂魄,对阴神、阳神,甚至自在境的强者,都有压制力。

    分魂棍的主人,才是那第四上宗的修行者。

    他陨寂后,分魂棍的器魂,没有主人压制,从器物内逃脱,在这方被限制的天地,为所欲为。

    虞渊的剑魂,对那白衣、黑衣童子没有敌意,是因为分魂棍属于这里。

    失去器魂后,被严禄掌控的分魂棍,不能再次进阶。

    一黑一白两个器魂,融为一体,告知虞渊在这片禁地,如那青铜丰碑,如那域外天魔般的异魂邪物,数量众多。

    而那位,依附于青铜丰碑的域外天魔,在这片天地大概只能排到前六。

    巅峰战力,仅为第六。

    在那域外天魔前,另有五个异魂邪物,要更为强大。

    越强大的异魂邪物,受禁制的限制越大,所以目前还没有显露,还没有挣脱的可能。

    但,要是给那域外天魔,从其坑洞脱离,他就有可能将另外五位,寻觅到,帮助那五位从无尽的长眠唤醒。

    那五位,若尽数醒来,摆脱这方天地的束缚,乾玄大6恐怕会陷入长时间的动荡。

    即便是天源大6和寂灭大6,对付那五位,都会很麻烦。

    因此,为了避免意外,避免那位依附在青铜丰碑的域外天魔,摆脱那坑洞,就要尽快除掉。

    虞渊依循着剑魂的指引,向先前刻意避开的,那青铜丰碑的坑底而去。

    秦雲,李玉蟾,还有那位七神宗的老者,诸多的试炼者,都心神忐忑,默默跟随。

    秦雲一路上,不断地向虞渊,向李玉蟾说那位异魂的恐怖之处,告诉众人他所接触的域外天魔,和人族的阴神、阳神都不一样,要众人慎重。

    行进途中,大家要么借助灵晶,要么借助灵石修行,积蓄力量。

    蔺家的唯一幸存者,虞渊名义上的未婚妻,通过大家的话语,得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真相。

    帝国血腥女屠夫李玉蟾也好,七神宗的现任宗主秦雲也罢,都对虞渊言听计从。

    被家族舍弃,被她怨恨了多少年的未婚夫,踏入陨月禁地后,开始大放异彩,其璀璨光芒,令李禹、严禄、苏妍,还有她这些帝国的新月,黯然无光。

    虞渊愈非凡,衬托的她和蔺家,愈的可笑。

    渐渐地,她内心竟泛起强烈的自卑,后面的相处,她都在刻意地,避开和虞渊接触,在虞渊讲话时,都不敢与其对视。

    其余人,都注意到她的变化。

    也不知为何,在很多人心中,觉得反而理所当然。

    尤其是李玉蟾、还有七神宗的秦雲之类。

    如他们这般达到阴神级别的修行者,已是一国之栋梁,蔺竹筠背后的蔺家,都不在被他们放在眼里。

    区区蔺家,甚至是蔺竹筠背后的寒阴宗,很难让他们有太多敬畏。

    站在他们的高度来看,率领蔺家族人入禁地,结果连番判断失误,导致族人尽亡的蔺竹筠,根本配不上虞渊!

    蕴灵境的虞渊,在陨月禁地能拥有如今的气象,绝非单单运气好那么简单。

    “呼!”

    一件银白长袍呼啸着,从极远处灵气暴乱的天地,飞逝而来。

    那方天地,电闪雷鸣,神光浩荡,还伴随着千万异魂恶鬼的厉啸。

    往那边而去的众人,皆神色巨变。

    他们都看到,厚厚的云海深处,先降落一道道瀑布般的雷霆闪电,镇压着什么。

    旋即,周边一簇簇的异魂邪灵,疯狂涌向那边。

    奇异的吟唱,如地底炼狱恶鬼哭泣,断断续续传来。

    银白长袍,拼命逃离似的,笔直冲向虞渊。

    长袍内,那至强月魔的绿幽幽魂灵,给人一种极为凄惨的感觉,似随时都会熄灭。

    “是你!”

    修到阴神境的李玉蟾,看到长袍的那一霎,就嗅到熟悉的气息,知道那衣袍内的,就是曾经将她逼到这里的冯馨。

    也就是至强月魔。

    “月魔?”秦雲只是轻轻皱眉,有着阴神境巅峰修为,有四支青阳箭的他,想要灭杀没有实体血肉,只剩下一簇魂灵的至强月魔,会非常轻松,“虞渊,她就是你说的那位,被青铜丰碑的异魂,给拘禁走的?”

    严禄、詹天象一众人,望着那位,在先前的禁地,令众人头皮麻的魂灵,心情复杂。

    此至强月魔,寄托于在冯馨体内时,曾大开杀戒,让很多人都生出窒息般的压力。

    一眨眼,所谓的至强月魔,成为那青铜丰碑异魂的,囊中之物。

    此刻,被一次次重创的至强月魔,孤零零地,似从青铜丰碑那里逃了出来。

    “是她。”虞渊道。

    “她逃不掉的。”秦雲神情淡漠,望着文质彬彬,儒雅非凡,可一支青阳箭,已被他唤了出来,遥遥对向那件银白长袍,“她根本没有一丝可能,从那青铜丰碑内的天魔手中,逃到我们面前。”

    虞渊瞬间醒悟,道:“你,是被他释放的?”

    银白长袍内,那位至强月魔,魂灵闪烁着,只向虞渊一人传递讯念,“是的,青铜丰碑内的域外天魔,感应到你的出现,将我释放出来。”

    “为何?”虞渊眯眼。

    “为了杀你。”

    那位至强月魔,传递出,最后一丝魂念。

    一股悲哀凄凉的气息,从眼前飘荡着的,那件银白长袍传来。

    忽有一截截骨头,由不远处的大地飞逝而来,神奇地在那银白长袍内,临时搭架为一具枯骨。

    枯骨,有灰色,白色,青褐色的骨头,拼凑而成。

    那些骨头,分明属于不同的生灵。

    下一刻,那一具搭架出来的枯骨,开始生出黑褐色的血肉,一条条青色的,妖兽一般的筋。

    另外一股意识,强行抹掉至强月魔的念头和灵智,取而代之。

    月魔,也是域外天魔一族,在浩漭天地之外的星空,天魔之间,强者夺舍霸占弱者魂魄,吞噬魂魄,乃最基本的法则。

    追杀虞渊等人的,那所谓的至强月魔,霎那间,沦为另外一股意识的口粮食物。

    其魂魄消逝,新的意识取而代之,并枯骨生肉,裹着那银白长袍,如人般落地。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