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真是够坏的!

    化魂池岩壁的剑痕,能汲取强者魂念灵识,虞渊早已心知肚明。

    他猜测,那座干涸的化魂池,应该真的具备某种奇迹。

    以地魔白鬼所言,化魂池乃“封天化魂阵”的阵眼核心,是运作大阵的能量源泉。

    那口青铜巨棺,冲天而起的那一霎,诸天禁制镇压,却被那位同样出自神魂宗的罪孽,强行挣脱而出。

    或许,就在那一刻,令化魂池本就所剩不多的魂能,消耗一空。

    化魂池的魂能不存,那座和他剑魂呼应的,震慑这方天地的“封天化魂阵”也就失去作用。

    而秦雲、李玉蟾的存在,对那剑痕的参透,分明被岩壁吸纳着魂能。

    他臂骨中的剑芒,有敏锐的反应。

    如今,赤阳帝国一众大修行者亲临,聚涌于化魂池。

    善加利用的话……

    “虞小哥。”

    七神宗的秦雲,哭丧着脸,不断摇头,道:“何必?”

    别人不明深意,李玉蟾心中雪亮,也微微皱眉,以心念传音,“那些岩壁剑痕,诡异莫测,这些赤阳帝国的修行者,很容易沉陷于内。时间太长,一个个的都会阴神受损,万一那些异魂邪灵抵达,如何是好?”

    她当然看赤阳帝国的来客不爽。

    可不爽归不爽,因炎阳大帝和周苍旻的旨意,眼前赤阳帝国的大修行者,在那些异魂邪灵抵达之后,都肩负着铲除的重任。

    此刻被虞渊言语蛊惑,一一放出魂念、灵识,参悟剑痕真谛,恐怕都要脱层皮。

    实力大减,等众多异魂邪灵抵达,若不是对手,该如何是好?

    为了出一口恶气,似乎,不太值得吧?

    “李姐,你不用多管,我诱惑他们参悟剑痕,自然有我的打算。”虞渊眯着眼,也以心念传达,他知道李玉蟾能够聆听。

    “剑痕!”

    元阳宗的段观澜,还有那吴子墨,愣了半响,也不甘示弱。

    就连虞渊这个看不顺眼的家伙,都暂时抛之脑后,选择在那剑痕周边,参详其中蕴藏的剑道真谛。

    虞渊没有说错。

    段观澜和吴子墨,在赤阳帝国可谓是天之骄子,从小被元阳宗选中,赐下精妙灵诀。

    没去天源大6,没踏入宗门前,他们都觉得将来必然是宗门的大道种子,会被寄予厚望。

    然而……

    待到他们成功晋入破玄,被元阳宗的上师带入宗门,他们才明白,他们根本就是坐井观天!

    乾玄大6,赤阳帝国,都是那口井!

    在元阳宗,如他们一般,从乾玄大6、寂灭大6和天源大6被选中的弟子,数量虽然不多,却各个都无比出众。

    他们两人,只是诸多弟子中的两位而已。

    他们在元阳宗,并没有高人一等,在同一批的师兄弟中,甚至都是排名靠后。

    突如其来的打击,令他们认识到一个残酷现实——他们只是赤阳帝国的天才。

    放在整个浩漭天地,放在三大上宗的元阳宗,他们其实很稀疏寻常,并不值得宗门倾尽一切栽培。

    就连各类领取的修行材料,元阳宗也会根据个人的境界、天赋,对宗门贡献划分。

    他们在元阳宗,得到的修行资源其实不足。

    今趟回归赤阳帝国,就是想看看,能否通过背后的家族,带一批有助于境界提升的灵材和丹药,望能够迅从破玄进入微,好追赶上前面师兄弟的步伐。

    陨月禁地乃乾玄大6,甚至浩漭天地都曾盛名不小的奇地,在知道禁地奇变后,两人觉得是个机缘,拼命说服家族的长辈,来此撞运气。

    那些剑痕,对他们一样有着强的吸引力!

    “虞大哥,你真是……”

    苏妍巧笑盈盈,眉目如画,声音清脆悦耳,轻声道:“你真是够坏的!”

    虞渊别头,望着这张熟悉的俏脸,又不由想起前世的那一位,“怎么?”

    “坏归坏,但……”苏妍抿着嘴,想笑,又忍住没笑,“但挺好的。”

    秦雲阴神因剑痕被重创,李玉蟾随后吐血,她看的真切。

    她已经知道剑痕不对劲,对入微境以上的修行者,都会有极大的杀伤力,反而是境界低微的他们,不会有影响。

    虞渊挖坑,给赤阳帝国的那些大修行者跳,令她大快人心。

    再看虞渊时,她芳心涟漪微波,就觉得看着,渐渐觉得顺眼不少。

    不自禁地,她又想起蔺竹筠,那位和她齐名的帝国明珠美玉,想到蔺竹筠失魂落魄地,神神叨叨的独自离去,想到蔺竹筠和虞渊的纠葛。

    她暗下决心,只要能平安返回帝国,定竭尽全力修缮和虞家的关系。

    就凭一个虞渊,便值得苏家,低头去认个错。

    “喂!”

    虞渊轻喝一声,忽移步到吴子墨身旁,笑嘻嘻地,没个正经地说道:“你就别浪费时间了,以你的境界和修为,是看不透剑痕所藏真妙的。”

    “还有……”

    虞渊又扫了段观澜一眼,正要答话时,忽目显诧异。

    那段观澜,神色呆滞迷茫,眼瞳深处,有赤红光烁,一点点闪耀。

    这位元阳宗的入室弟子,望着池壁一块剑痕,竟然还真的有所反应,真的似沉浸其中。

    只是,修到破玄境后期的段观澜,眼瞳深处的赤红光烁,看着分明有点邪门,透着点古怪和阴森。

    吴子墨是没办法,瞧出池壁剑痕的奥妙,在虞渊讥讽后,正要飙,也瞧出不对劲。

    她怔怔地,望着师出同门的段观澜,初始还有些迷惘,过了一会儿,似醒悟过来,急道:“段师兄,你,你修行的灵诀,师门是严厉禁止的啊!”

    “元阳宗的修行者,居然偷偷修行,赤魔宗的赤魂魔决!”虞渊突然乐了,“赤魔宗的赤魂魔决,是从破玄境后期开始修炼,这样会在跨入入微境前,便有几率凝炼灵识。嘿嘿,天源大6的元阳宗弟子,居然修寂灭大6赤魔宗的法决,有趣!”

    段观澜为了追上同门师兄的步伐,暗中修行赤魂魔决一事,恐怕无人知道。

    他应该是,还真的提前凝成几丝灵识,不然无法逸入剑痕,感知其中的奥妙。

    只是,此事一旦暴露,他在元阳宗就再没有立足之地了。

    “可惜了。”

    七神宗的秦雲,仔细看了一眼,摇头轻叹。

    他知道,从此之后,元阳宗就再没有段观澜这个弟子了。

    “还好你境界低微,不然呢。”虞渊皮笑肉不笑地,对吴子墨说:“吴师姐,你会不会和他一样,为了尽早进阶,也偷偷修行辅助的魔修灵诀?如果那样的话,就愈有趣了。”

    “噗!”

    一口赤红浓郁的鲜血,从段观澜口中喷涌出来。

    他轰然倒地。

    “少爷!”

    几乎同时,段家另外一个阴神境强者,似强行摆脱剑痕的束缚,在阴神震散之后,又再次重聚醒来。

    这位段姓的阴神境强者,身材高大,一袭大红长袍,满面红光。

    他阴神重聚的那一霎,虞渊又咧嘴一笑,“也是一个路子啊!”

    段姓的老者,那尊显现的阴神,赫然也是赤魔宗魔修的形态。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