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零二章 鬼符宗

    大树粗壮,中空的内部,也颇为宽敞。

    秦雲的血肉本体,气血干涸,躯体干瘪,宛如一具被风干的尸体,就在老妪脚下。

    老妪的脸上,以彩墨,画出诸多诡异符文,如蚯蚓,似某些毒虫,五彩斑斓,望之令人生畏。

    若有寂灭大6的修行者,当一眼能认出,老妪必然出自鬼符宗。

    也唯有鬼符宗,会在身体各方部分,刻画出此类符文。

    “仇姥姥,我在回国途中,被你们鬼符宗袭击擒拿,一直被囚禁于此,根本未曾和虞渊有过任何接触。”秦雲的老儒生形态的阴神,看着老态龙钟,暮气沉沉,有气无力地回应:“他在何处,我真的不知。”

    对眼前的仇菀,秦雲是又恨又惧。

    他一直都知道,仇菀长期出没于乾玄大6,负责为鬼符宗挑选合适的门人弟子,接引到鬼符宗修行。

    鬼符宗,在寂灭大6北部,宗门势力虽弱于赤魔宗、血神教,可也算是同一阶梯。

    也是阴神境后期修为的仇菀,途中和鬼符宗另外两位长老,合击将他重伤擒拿,逼其阴神离体,以特殊器物禁锢,就是在逼问生在陨月禁地的诸多事宜。

    不知通过什么途径,鬼符宗竟然知晓,陨月禁地一座旷古长存的大阵,被暗月城一位名不经传的少年掌控。

    少年叫虞渊,似乎和他秦雲,颇为亲密。

    正是因为这样,秦雲才遭了无妄之灾,被偷袭后,被生擒活捉。

    七神宗在赤阳帝国,算是一方强大势力,可和寂灭大6的鬼符宗相比,则是大大不如。

    鬼符宗行事,也向来不讲规矩和道义,如血神教般,口碑不佳。

    仇菀才不会管秦雲的身份,不会在意赤阳帝国的态度,所以下手的时候,当真是一点不客气。

    “嘿嘿,秦雲啊秦雲,你这性命相修的四支青阳箭,都已经出卖你了,你还要嘴硬?”

    仇菀怪笑着,伸出鸡爪般的五指,轻轻搭在其中一支青阳箭,说道:“那虞渊,只是暗月城一位,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的小家伙,和你非亲非故,你何必要维护他?再说了,你这四支青阳箭,都被他做了手脚,你也是一宗之主,怎受到了如此侮辱?”

    讲话间,她那鸡爪般的五指,骤然扣紧。

    那支,被她抓在掌心的青阳箭,陡然被森白火焰焚烧。

    弯弯曲曲的,怪异至极的符文,如蝗虫、蜘蛛、毒蛇、蜥蜴,灵力化形,纷纷钻向那支青阳箭。

    “我来帮你吧。”仇菀哼道。

    随着那支青阳箭的焚烧,老儒生形态的秦雲阴神,虚幻的头顶,冒出轻烟。

    秦雲凄然低啸。

    ……

    与此同时。

    站在陨月禁地和赤阳帝国出入口的虞渊,轰然一震,面容骤然扭曲。

    他敏锐的感应出,在那赤阳帝国的方向,一缕源自于他的意念精魂,似被烈焰焚烧。

    他眉心传来刺痛。

    一霎后,他仿佛看到了,一尾尾蜥蜴、毒蛇,蜘蛛和蝎子蝗虫,鲜活灵动的,朝着他扑杀撕咬。

    那些毒虫异物,分明是虚幻存在,却透出能噬咬魂魄的恐怖气息。

    他眉心的刺痛感,突然加剧,并且在顷刻间,思绪混乱,像是中了邪,着了魔,陷入了重重幻境。

    “鬼符宗!”

    他用力咬了一下舌头,以另外一种疼痛,强行令自己冷静。

    上一世的他,常年在寂灭大6活动,对于鬼符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圈养各类毒虫,凝炼此类异虫的精魂,炼制为秘符的鬼符宗,在他决心炼制毒丹时,曾经和他有过非常紧密的合作。

    鬼符宗,秘密为他提供了众多,世间罕见,且精心培育的毒虫。

    他则是为鬼符宗,为那些毒虫,炼制了数量惊人的,能令毒虫进阶,令毒虫毒性更恐怖的丹丸。

    鬼符宗在寂灭大6,本来实力较弱,根本无法和赤魔宗、血神教比肩。

    更加难以,拿出来和妖殿、魔宫去相提并论。

    他的存在,他炼制的诸多丹丸,给予了鬼符宗巨大的提升,让鬼符宗的宗门力量,在短时间突飞猛进。

    鬼符宗能够被称作,和赤魔宗、血神教相当的宗门,他功不可没。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料到这一世的鬼符宗,竟然胆敢对我下手!”

    感受着脑海的,那些以毒虫精魂刻画出来的符文,变成栩栩如生的毒虫,以鬼符宗的“暗鬼秘咒”,施加在自己身上,虞渊一肚子的恼火,“难道是,那位七神宗的宗主,悄悄出卖了我?”

    这般想着,他就打算动用杀念,引青阳镇内部魂念的异动,让四支青阳箭瞬间爆灭。

    如此以来,秦雲不死也要重创。

    而鬼符宗的“暗鬼秘咒”,利用的媒介,便是那四支青阳箭的一支,依仗着箭矢内部,自己的意念和自己存在的联系。

    只要青阳箭爆灭,自身遗留的念头消失,“暗鬼秘咒”自当破解。

    然而,就在他欲要下手时,又忽然看到另外一幕画面。

    秦雲的阴神,在一个树洞内,干瘪的肉身,被随意丢在地上。

    那尊老儒生形态的阴神,正在消融着,分明也因青阳箭的焚烧,而持续地遭受着灵魂的伤创。

    霎那间,他便明白过来,知道秦雲也是受害者。

    秦雲,并没有出卖他,只是被人生擒着,被鬼符宗的门人,借助其中一支青阳箭,以“暗鬼秘咒”来向自己下手。

    “秦宗主,对不住了。”

    心中低呼一声,虞渊就在那禁地出入口,猛地静坐下来。

    诸多的毒虫精魂,在他的脑海深处,继续作恶。

    凝神静心,虞渊的天魂,忽释放出悲凉的情绪。

    其天魂,在悲伤的意境下,仿佛化作一位袖珍小人。

    此袖珍小人,非阳神,永远不能脱离其灵魂识海,只是一簇小小魂体,也不可能如阳神那般实质化。

    可就是这袖珍小人,因在化魂池内,被馈赠了丝丝精纯魂力,还沾染了凌厉的剑意。

    “嗤!”

    袖珍小人,似化作一柄锋锐小剑。

    此小剑,璀璨明耀,只在他灵魂识海能凝现。

    璀璨小剑,突然斩向那些诡异出现的,在他灵魂识海出现的众多毒虫。

    确切地说,是斩向一枚枚,毒虫形态的暗鬼符。

    “啊!”

    千里之外,树洞中鬼符宗的仇菀,突鬼哭狼嚎起来。

    ……

    ps:天有不测风云,昨晚到家,就开始烧了,呃,今天就一章了,麻蛋,我身体好脆弱~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