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零七章 炼药盛典

    浩漭天地,炼药宗门繁多,不止是药神宗一方。

    然而,药神宗在所有炼药师的心目中,都是当之无愧的圣地。

    药神宗,千万年以来,一直都是炼药师梦寐以求的进修之地。

    其余有炼药师的宗门,和药神宗竞夺多年,始终无法撼动药神宗,在炼药师一脉的地位。

    也是如此,就连炼药师的等阶划分,考核,都是由药神宗制定。

    乾玄大6的天药宗,由于和药神宗的关系,是有资格,来考核凡级和灵级炼药师的。

    药神宗,也承认通过天药宗考核的,那些凡级、灵级的炼药师。

    忽然涌现的,衣着鲜艳的众多男女,虞渊远远看了一眼,就见他们胸口部分,绘制着一朵朵火焰,一株株药草。

    炼药师,一共分为五个等级,为凡级、灵级、地级、天级和神级。

    五个等级,又细分为九品。

    每一个等级的炼药师,通过天药宗和药神宗的考核,得到认同之后,就能在胸口绘制独特的标志。

    以证明炼药师的正统身份。

    凡级,胸口绘刻炼药需要的丹火,一朵赤红火苗,代表着凡级一品的炼药师。

    胸口,炼药师衣袍上,若有九朵火焰,便是凡级九品的炼药师,能炼制九品的凡级丹丸,供通脉境和蕴灵境的修行者服用。

    灵级的炼药师,胸口的衣衫部位,有药草纹饰。

    一株药草,代表着一品的资格,九株药草,便是灵级九品的炼药师。

    地级炼药师,标志为真正的丹丸,九枚丹丸,就代表着地级九品的炼药师。

    天级,图案为丹炉。

    神级,乃是最独特的丹魂,是拥有意识魂魄的丹丸。

    天药宗在乾玄大6,有资格考核凡级、灵级的炼药师,在药草的药性,炼药火候,丹丸的习性方面,给予诸多审问。

    可最终,还是以成形的丹丸品质,确定炼药师的等阶。

    眼看一众男女,胸口的衣衫部位,都有着火焰和药草的标志,再加上他们分明属于不同的国家和阵营,虞渊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

    天药宗,对炼药师的考核,要么刚结束,要么快要开始。

    不然,不会有如此多的炼药师,又分属不同国家,齐聚于碧峰山脉。

    “你说怕是要遭,指什么?”白莘莘很是惊讶,好奇地打量着虞渊,说道:“你也知道,近期在碧峰山脉,会进行炼药师的考核?你,不会也想参加吧?所以才,逾越陨月禁地,特意来天药宗?”

    她忽然就误会了。

    她以为,虞渊也是知道,天药宗在不久后,要对炼药师进行凡级、灵级的考核。

    “虞渊是吧?”白莘莘轻轻皱眉,“念在,你是那两位的孩子的份上,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虞家……按道理而言,是培养不出炼药师的。虞渊,我听说在银月帝国,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家族。”

    每一位炼药师的成长,都是需要庞大的灵药、灵草堆砌的,炼药一道,可能是世间,最为耗费物资的。

    以白莘莘对虞家的了解,虞家既没有高的炼药师,也没有充足底蕴,根本难以支撑炼药师的进阶和修习。

    整个银月帝国,也就苏家那边,不惜一切代价的,造就出数位炼药师。

    “没错,我来天药宗,也是想尝试一下。”虞渊摸着鼻子,灵机一动,说道:“炼药师的考核,我想试试。”

    白莘莘瞪大眼,看异物一般,“你可知道,即便是申请考核,也是需要缴纳灵石的?”

    不是什么人,来天药宗进行炼药师的考核,天药宗都许可的。

    炼药师的每一次考核,天药宗需要准备各式各样的灵材、灵药,甚至丹炉。

    这些,并非是免费无偿的。

    很多小的家族,即便是族内有一两个对炼药有兴趣,有了一点点造诣的,都因为天药宗巨额的报名费用,而偃旗息鼓。

    因为,不论考核的结果如何,报名缴纳的灵石,都是不退还的。

    炼药造诣不足,白白缴纳了灵石,也就便宜了天药宗。

    “灵石对吧?”虞渊洒然一笑,从腰间一个布袋内,拧出一块明晃晃的耀目晶体,道:“这个行吗?”

    “灵晶!”白莘莘骇然失色。

    “灵晶!”

    “咦!那小子手中,竟然有灵晶存在!”

    “真的是灵晶耶!”

    踱步而来的,各大帝国的炼药翘楚,在虞渊掏出一块灵晶时,就觉得眼睛一花。

    凝神一看,便现虞渊的掌心,宛如托着一个流光溢彩的月亮,明耀的刺眼。

    灵晶比灵玉高出一等,灵玉比灵石,又高出一截。

    在天源大6和寂灭大6,灵晶都是大修行者的标配,乾玄大6甚少有强者,能拥有此类纯度的灵晶。

    虞渊手中,突然出现一块灵晶,自然就引了注意。

    霎那间,那些男男女女,就蜂拥而至。

    白莘莘疾呼:“收起来!”

    由于和虞渊父母有旧,她可不想虞渊这个愣头青,因为一块灵晶,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更何况,除了眼前这些各大帝国的炼药师,如今的碧峰山脉处处透出诡异,暗中不知道潜伏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修行者。

    一块高纯度的灵晶,极有可能让虞渊,惹来杀身之祸!

    “够吗?”

    虞渊望着她,咧开嘴,嘿嘿笑着。

    “够了!”白莘莘低喝一声,神色不悦:“快快收起来!”

    蓬然光华,骤然收敛。

    那块灵晶,重新落入腰间布袋,虞渊才真正去打量,一众而来的各国的炼药师。

    这一波的炼药师,大多都比较年轻,看起来,很少有过四十岁的。

    人群中,有一位望着孤傲的青年,衣裳胸口处,竟然有七株药草,这分明是灵级七品的炼药师。

    那青年,站在人群中,不为所动,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虞渊显露的灵晶,对他而言,似乎并非什么稀罕之物。

    他脸上,还挂着淡淡的讥诮,仿佛那些轰轰嚷嚷的同伴,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乡下人。

    “神威帝国,威灵王的后人,那小子叫柳载河,早就能炼制灵级七品的丹丸。”白莘莘注意到虞渊目光,悄声说:“柳载河,已被药神宗相中。这趟,没有太多意外的话,考核一结束,就会被药神宗带走。”

    虞渊微微变色,“药神宗,也有人过来?”

    “尚未抵达,已在途中。”白莘莘轻声道。

    “嘿嘿,愈有趣了。”虞渊点了点头。

    也在此刻,极远之处,突传来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

    “是鬼符宗的那些人!”白莘莘变色。

    虞渊神情木然,一言不。

    他心中,则满是冷意。

    “那东西,的确是有鬼符宗的部分功劳。只可惜,那东西属于我,在三百年之后,鬼符宗妄想得到它,不过是做梦罢了。”

    ……

    ps:上午电脑崩溃了,呃,捣鼓了很久,耽搁了,就一章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