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零九章 威灵王后人

    金藩笑容玩味。

    三个亲传弟子的死亡,并没有能真正影响他,他心情依然畅快,且满怀期待。

    因为他在鬼符宗的授业恩师,也是如此这般对待他。

    他的恩师,在临死之前,才告知他,在乾玄大6的碧峰山脉,暗中潜藏着一个异虫。

    此异虫,世间罕见,独一无二。

    他恩师,是在药神宗上一任,那位疯魔炼药师的帮助下,搜寻三块大6,诸多残忍恐怖毒虫,最终培育而出。

    那异虫,是被那位疯魔炼药师授意,偷偷养在碧峰山脉。

    异虫被独特的囚笼束缚,即便能悄悄成长,也很难在短时间挣脱。

    金藩的恩师,修行之路断绝,依靠各类异虫、灵药续命,可还是因修行的毒功太过于恐怖,血肉脏腑皆被毒素渗透,加大限已到,无药可治。

    生命的末端,只剩下金藩一位弟子,陪伴在身侧。

    临死前,他才吐露心声,告知此秘密。

    因为,金藩其余师兄弟,在漫长时间的争斗竞夺中,要么自己死亡,要么被金藩谋害。

    只有金藩一个还活着。

    他告知金藩,那异虫,是为药神宗那位疯魔炼药师安排准备。

    可惜,那位在炼药中走火入魔,魂飞魄散。

    囚禁异虫的,有那位布置的毒雾阵列,在得知那位死亡之后,金藩的师傅都不敢轻举妄动,怕被那位遗留的后手谋害,白白丢了性命。

    一直过了三百年,金藩的师傅快要死了,觉得时间太久太久,以那异虫的能量和潜力,恐怕早就成长起来,自己解开了诸多束缚。

    所以,他才将此事告知金藩,要金藩尝试着,看有没有可能得到那异虫的认主。

    那异虫若是能认主,他这一脉,金藩这位亲传弟子在鬼符宗的身份地位,将能瞬间水涨船高。

    甚至有望,在鬼符宗登顶,去期望一下宗主宝座。

    金藩对他那师傅,一边满怀恨意,一边又充满着恐惧,知道他师傅一辈子都在铤而走险,也相信师傅的判断。

    因此,对那异虫,他也是寄予厚望。

    死几个亲传弟子而已,他压根不在乎,只要能够得到那异虫的认可,如师傅所说的那般,为自己打下将来问鼎鬼符宗宗主的基础,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眼前这些,区区乾玄大6的年轻炼药师,正是那异虫的可口美食。

    他也想看的仔细点,以魂魄认真感知,弄清楚那异虫的脾性,特点,是不是如师傅所说的那样。

    然后方才能判断出,那异虫在三百多年后,究竟达到什么地步。

    如果实在强大到,一点都没有把握的程度,自己也要提前做准备,另外再做谋划。

    在金藩心中,眼前一众男女,都只是死人罢了。

    “鬼符宗!”

    “你是鬼符宗的人!”

    乾玄大6,那些各大帝国的年轻炼药师,在金藩自报身份后,都微微变色。

    鬼符宗恶名昭彰,只要是修行者,都略知一二。

    “前辈!”

    白莘莘神色不悦,说道:“这里是我天药宗的领地,你们师徒几人,在此游历,也就罢了,为何还要说那种吓人的话?你说的,很好吃,究竟是什么意思?”

    金藩咧嘴嘿嘿一笑,懒洋洋地说:“没什么意思。”

    在场的那些炼药师,望着诡异的金藩,心中也没底。

    神威帝国的柳载河,默不作声地,已在悄悄后撤,以方向来看正是天药宗的宗门所在。

    他已经察觉出不对劲了。

    “莫走。”

    金藩哈哈大笑,才不理会柳载河的出身来头,张口就吐出一团气。

    那团气,氤氲缭绕,鲜艳绚烂,忽然就飞向柳载河。

    一张占地一亩的,巨大的鬼符,就从气团内铺展开来,霎那间,便抵达柳载河的头顶,生成了符隶禁制。

    柳载河在突然间,就觉得自己被一块块看不见的石头,层层的围住。

    严严实实,没有一点缝隙,能够让他通行。

    “石砌符!”

    白莘莘脸色一冷,她能看到许多看不见的灵光,化成一块块石头,从头到脚,四面八方,将那柳载河围在中间。

    这枚“石砌符”,对她或许没有太多限制力,可施加在柳载河身上,神威帝国的年轻炼药师,该是挣脱不了的。

    “他是神威帝国,威灵王的后人!”白莘莘叫道。

    “神威帝国,威灵王……”金藩愣了愣,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那威灵王,确实是一号人物,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么一个祖宗。”

    “收!”

    他大手一抓,一团碧绿电光,从掌心蓬然而出。

    施加在柳载河头顶的,那一张“石砌符”,忽然就重新凝炼汇聚,成为一团气,被他给一口,又吞了下去。

    “既是威灵王的后人,我便网开一面,你小子可以走了。”

    金藩挥挥手,很是不情愿地,对柳载河放行了。

    神态孤傲的柳载河,只是拱拱手,算是打了一个招呼,没有丢只言片语,就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去。

    “是个识相的小子。”虞渊心中嘀咕了一句,不由询问白莘莘,“威灵王,很厉害?”

    白莘莘苦涩一笑,“神威帝国的威灵王,乃上一任帝王的亲弟弟,天纵奇才,从小就被魔宫相中,修行正统的魔决宝典。威灵王,百年前在乾玄大6,以魂游境后期的修为,踏入寂灭大6。”

    “如今的威灵王,乃魔宫的阳神境大修,几十年也没回乾玄大6。”

    “鬼符宗,同样为寂灭大6的宗门,威灵王虽然已经不在乾玄大6,他的后人,也是鬼符宗不愿招惹的。”

    “魔宫和妖殿,在寂灭大6,才是最为巍峨的两座,不可逾越的巨峰啊!”

    白莘莘感叹。

    “你说的没错,我不愿招惹威灵王,我们鬼符宗在寂灭大6,也不想惹来魔宫的报复。”金藩也不嘴硬,斜眼看了一下,剩下的一众小辈,“你们,如果还有人,祖辈和威灵王一样,早早遁入我们寂灭大6,我也可网开一面。”

    “我爷爷,在天源大6的玄天宗修行,已经是魂游境的修为!”一名白裙少女嚷嚷道。

    “玄天宗?”金藩狞笑,“天源大6的修行者,和我们寂灭大6本就是对头,你这个行不通。”

    还有的小辈,也开始嚷嚷,也要前辈名号。

    “来不及了。”虞渊低叹。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