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熟识者

    龙天啸的龙躯,在半空蜿蜒摆动着,一片片龙鳞,如黄金铸造。

    时隔数月,这位人龙身的大汉,分明变得更为强大了。

    失去龙身,以特色魂体存在的龙天啸,如今在龙魂灵体之中,隐约有气血的能量翻涌。

    虞渊暗中感应一霎,便明白过来,摆脱陨月禁地束缚的龙天啸,不知经历过什么,愈强大了。

    龙天啸,没有龙躯时,龙魂形态类似于人类的阴神离体。

    阴神,乃纯粹的魂灵,没有血肉,很多龙族特有的强大血脉神通,根本没法施展出来。

    只剩龙魂的龙天啸,只能算是苟活。

    可现在,望着依然是龙魂体态的他,看似虚幻的龙躯,竟有淡淡的气血能量。

    这就好比,人类的阴神强者,天魂蜕变为阳神,以纯粹的气血和灵力为基础,再造一具血肉躯体。

    如今的龙天啸,既有淡淡气血能量,就意味着应该是找到了另外一条路,重铸血肉的新生之路!

    龙天啸,非纯粹的龙族,而是龙人,是龙族和人的混血。

    他怕是另辟蹊径,不再执拗于龙族的龙身,兴许以“人”的那一部分,尝试用全新的方式和手段,再造血肉躯体。

    不论哪条路,比起陨月禁地时,他都变强了。

    这也令他充满了信心。

    然而,虞渊一张口就说,让他不要去阴风谷,说他招架不住……

    若不是在陨月禁地,他深知虞渊的奇怪,如若不是他冲离陨月禁地时,虞渊网开一面,他一爪子下去,就将虞渊抓死了。

    人龙身的他,有四条臂膀,两条臂膀呈人的手臂,另外两条能随意变幻。

    变幻为龙爪,动用龙族秘术,能穿金裂石,洞穿并撕裂魂魄。

    小小一个蕴灵境的修行者,没了陨月禁地的阵法庇护,在碧峰山脉这个新地方,还不是随手一抓的事?

    “阴风谷怎么了?”

    龙天啸两条手臂,抱着肩膀,另外两条环在腰腹处,以怪异的姿态,俯瞰着虞渊。

    他终于注意到陈清焰。

    龙天啸的眼眸,突变为金色竖眼,透出灿灿金光。

    陈清焰轻啸一声,一道剑意,突从体内迸。

    龙天啸金色的眼瞳,闪过一道惊诧,不由再次多看了陈清焰几眼,表情都凝重了许多,“很强大的剑意,此剑意应该是师门长辈所赐。”

    陈清焰不敢怠慢,轻轻点头,“吾师,出自剑宗。”

    “看出来了。”龙天啸皱眉,没有和她继续道话的意思,再次看向虞渊,“你在陨月禁地消失之后,不少人都在找你。你既然出来了,不乖乖回银月帝国,来碧峰山脉作甚?还有,那阴风谷,你都知道什么?”

    陈清焰暗暗惊奇。

    那位扶摇在天的龙天啸,比金藩之类的阴神,都要强大一筹。

    如此高高在上的异类,怎么识得虞渊?

    两人不论身份,还是实力,都是天差地别,可龙天啸和虞渊讲话的语气,似乎是平等的,而非盛气凌人。

    她很是困惑。

    “本欲来天药宗,去参加炼药师的考核,临时改变了主意。”虞渊随口搪塞了一句,道:“你去阴风谷干什么?”

    “我察觉出,那边有点不太对劲。”龙天啸也不隐瞒,“在阴风谷附近,有不少生灵莫名死亡,骨头散落了一地。阴风谷周边,本来还存在着奇异阵法,不允许外人涉足。可不知怎么,那阵法失效了。”

    “阴风谷,一直是碧峰山脉最为神秘的禁地,被天药宗捂的严严实实。”

    “很多人猜测,阴风谷乃天药宗摆放珍稀灵丹之地,说那是天药宗的藏宝库。我下一步的修行,依赖很多特殊的灵材和药草,我想去阴风谷碰碰运气。”

    龙天啸直言不讳。

    虞渊为之讶然。

    谣言,被人一传播,很容易被当成事实迷惑人心。

    本来是为了阻止“阴阒罡风”的阴风谷,在外人眼中,竟然成了天药宗的藏宝之地,还惹来龙天啸这类异魂的觊觎。

    “你想错了,阴风谷没有什么丹药和珍稀药草,只有麻烦。”虞渊道。

    “我不怕麻烦。”龙天啸咧嘴一笑,“小小碧峰山脉,区区天药宗,能耐我何?阴风谷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我自己去挖出来。”

    “虞渊,你小子自己保重,别没有死在陨月禁地,反而死在这里了。”

    没有听劝说,龙天啸一路怪笑着,从茂密的森林上方掠过。

    渐行渐远。

    “这种异魂奇物,你怎么认得?他,脾气有那么好,愿意耐心和你讲话?”陈清焰一肚子费解,盯着他看。

    “他脾气确实不错,很乐意提携晚辈。”虞渊笑道。

    “没一句真话。”陈清焰翻了一个白眼。

    两人继续深入。

    随着阴风谷的临近,阵阵的嘶啸声,悄然响起。

    听着,像是风的呼啸,又像是猛兽的怒吼,很是古怪。

    眼看阴风谷将近,直觉敏锐的陈清焰,不自禁地放缓脚步,说道:“虞渊,你说的恐怕没错,在那阴风谷深处,怕是生了一场恶战。”

    “你能感觉到?”虞渊惊奇。

    “不,感觉不到什么级别。”陈清焰摇头,“我能远远看见,阴风谷方向的空中,天地灵气掀起的波荡,非常的汹涌浩大。以我师傅传授的秘法,判断出那边的战斗,应该不是你我两人,能掺和进去的。”

    虞渊突然停下,脸色深沉,“这么说,阴风谷内部,该是强者如云了。”

    “应该是了。”陈清焰答道。

    “咻!”

    从另外一个方位,忽传出一抹光影,黑白相间。

    光影在虚空中,硬生生止住,缓缓变化。

    最终,化为曾在陨月禁地熟悉的,那位黑白相间的童子。

    “虞渊!”

    他张大嘴,大惊失色地瞪着虞渊,喝道:“你来作甚?阴风谷那边危险,你千万别过去!你立即从这里离开,去天药宗避难!在阴风谷深处,有一片毒瘴烟云,里面不知潜藏着什么,正大开杀戒!”

    “他又是谁?”陈清焰呆了。

    眼前黑白相间的童子,又是一种令她全然陌生,费解的生命形态,比龙天啸还怪异。

    这些异类奇魂,怎么都识得虞渊?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