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二十八章 上位者

    在他踏入yin风谷的那一霎,瘴气烟云中的它,便清清楚楚。

    虞渊知道,他观察它的时候,它也在审视着他……

    虞渊甚至觉得,因为它的生命等阶,已进阶突破到一个极为强悍高度,自己的一些所思所想,它兴许都能隐隐捕捉。

    它,是被他一手造就。

    便是隔了三百多年,他在上一世烙在它身上的印记,依然不曾磨灭。

    因此,它对自己的情感,其实相当复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是它的缔造者,可以视作它的父母……

    因为,它的存在,是极其特殊的。

    那些遗留的印记,也会提醒它,自己和它的复杂关系。

    只是,随着它的生命进阶,随着它的成长,它也渐渐意识到,自己造就出它,是怀有别的目的。

    ——并不单纯。

    在漫长的岁月中,它于那沼泽内部,其实是被囚禁着。

    它渴望着,等待着哪天,转世重生,改天换面的自己,亲临沼泽地,将它接引出来,让它重见天日。

    可惜,它所期待的那天,迟迟没有到来。

    终于,它慢慢成长起来,依仗着自己的力量,从那沼泽地走出。

    在它眼里,造就它的自己,似乎遗忘了它,或者说,遗弃了它?

    另外,三百年之后的它,依仗着自身的天赋,一点点的积累,已强到如此程度,反观身为造就者的自己,却是那般的……孱弱。

    自己在衡量,思忖和它关系时,它也在考虑,在斟酌判断。

    ——双方该如何相处?

    虞渊锁着眉头,向yin风谷深处而行时,天魂一直都能感应出,它在瘴气烟云的窥视。

    转世重生之后的自己,不论在什么境界状态,都是它的造就者。

    它比任何人都清楚。

    它岂会允许,仇菀这般的人物,杀害自己?

    就是明白这点,虞渊面对着仇菀,才会心无一丝惧意,主动冲出。

    虞渊意识到,在yin风谷内,只要它还在,是不会允许任何人,杀害自己的。

    自己如果真的要死,也只会被它所杀,而不是别人。

    这点上,它,要比龙天啸都靠谱。

    上一世的自己,不相信任何人,而是煞费苦心地造就出它,就是出于这些来考虑。

    宁愿相信它这样的异类,也不相信人。

    “呼!”

    yin风谷的深处,大地被凿开的地洞,山腹的岩洞,都袅袅升腾而出,五彩的浓郁烟雾。

    他看了一眼,就走向最大的一个,深幽不见底的地洞。

    地洞很宽敞,能容纳三五人一同钻入,低头去看,虞渊能感觉里面的烟雾,带着令人骨头冰冻的寒意。

    他知道,这个地洞就能通往地底。

    而yin风谷的地底,就是囚禁着天药宗历史上,众多毒药师的囚室。

    “也不知,那些毒药师,是否还活着。”

    他只是嘀咕了一句,并没有想要深入地底,去探究的想法。

    他越过那些地洞,走到一个岩壁处的岩洞。

    岩壁上,岩洞众多,如妈蜂蜜。

    很多岩洞,都有烟雾流逸而出,那些烟雾皆含有剧毒,汇聚到“幽火流毒阵”,还有第二层的瘴气烟云。

    只有一个,仅能容纳一人的岩洞,并没有烟雾飞逸。

    那岩洞,在众多的岩洞之间,显得很另类。

    虞渊的目光,便落在那岩洞,旋即深吸了一口气。

    “噗!”

    身后,瘴气烟云内,又是一截白莹莹的骨节,如利刃穿刺而出。

    又有两具尸身,被那弯月般的白莹骨头刺透,被带入到瘴气烟云,去消化吞没。

    山谷中,龙天啸也罢,关羡云也好,脸sè都有些yin郁。

    不知来历的,那位身上悬挂着很多小铃铛的黑衣女子,皱眉看了看天空,又看向众人,突然说道:“大家,兴许要想想办法。”

    关羡云率先附议,“尸体越来越好,下一轮的攻势,不会拖太久。”

    龙天啸也道:“我们之前试过了,试着对它下手。可出手者,便是先死的那些人。”

    他们的讲话声音很高,走入山谷里面的虞渊,也听的清清楚楚。

    “率先对它下手的,会先死,我们当然是见识过。”黑衣女子从角落走出,“可被它当做食物养着,等它饥饿之后,再拿我们开刀,也不是办法。我想了很久很久,觉得或许很难攻破那些瘴气烟云,对天上的它有威胁。”

    “我们是不是再试试,能不能破掉笼罩yin风谷的阵列,从谷内走脱?”

    关羡云道:“难。”

    “如果不能破掉阵法,那……要不要,试试地底?”黑衣女子眸光一闪,忽注视着深谷,道:“那位叫虞渊的小子,进入了山谷深处。我们也都知道,传言yin风谷在这里,禁锢着很多毒药师。”

    “我们从过来,就深陷其中,被那东西处处拖着鼻子走。”

    “你们可还记得,我们来yin风谷的初衷?我们要不要学他一样,去山谷深处,看看那些毒药师的禁锢之地?我隐约觉得,那些毒药师就在地底某处!”

    “地底,如果存在着通道,也许没有阵法的隔绝,我们能穿地而出!”

    此言一出,众人眼睛微亮。

    龙天啸泼冷水,“那能令灵魂碎灭的怪异罡风,就是从山谷深处,吹拂而出的。”

    “我知道。”黑衣女子点了点头,“那罡风,是缓慢伤创灵魂,不是吹拂而来,我们立即便魂飞魄散。兴许,我们能够在罡风,还没有让我们魂灭之前,就找到地底的

    囚室,能借机脱身。”

    还不等大家回应,她深吸一口气,说:“叫虞渊的那位,从暗月城而来的少年,已经给我们指引了活路。他已经去做了,我们难道要留在谷内,坐以待毙?”

    话罢,在所有人没有动静前,她第一个行动。

    她尾随着虞渊,按照虞渊所走的方向,也朝着山谷深处而来。

    从虞渊往内去,她就在深思,在想虞渊到底打算干什么。

    她以为,虞渊和她想的一样,是打算以地底的通道,撤离yin风谷。

    “很聪明,很果敢的一个小子,竟然能另辟蹊径地,从最危险的地方,寻一条生路。”她暗暗赞叹。

    站在众多岩洞下的虞渊,转过身来,凝望着背后。

    黑衣女子和龙天啸、关羡云的那番对话,他也听到了,此刻看着那黑衣女子,自作聪明地过来,虞渊冷着脸,突扬声说道:“别来找死!”

    正在过来的黑衣女子,听到这句话,脸sè一冷。

    相隔极远,她止步,静静看向虞渊。

    虞渊的眉心,瞬间传来刺痛感,分明感到一股锐利的魂念,欲要钻进来。

    “嗤!”

    他眉心,突绽开一条纤细血线。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讲话?”黑衣女子那张望着稀疏寻常的脸,突戾气毕露,“别以为,撞了大运害死了仇菀,在这里就有你开口讲话的资格!我念你聪慧,还打算提携你一二,你竟如此不识好歹!”

    “给我一个薄面。”龙天啸喝道。

    黑衣女子别头,又冷冷看了龙天啸一眼,语气漠然地说道:“你一个龙人杂种,连龙身都被打灭的家伙,没有什么薄面。”

    这般讲话时,她环顾四周,看向一位位幸存者。

    那种眼神,是高高在上,是上位者看下位者的姿态。

    在她的黑衣衣衫的背后,有一座悬在云雾中的宫殿,若影若现。

    “玄天宗!”

    “竟然是玄天宗的修行者!”

    “天源大6,三大上宗之一的玄天宗!”

    注意到那座悬浮宫殿的人,皆神sè惊变,纷纷轻呼。

    关羡云,龙天啸,谷内所有的残存者,望着她背后衣衫上,那座宛如坐落在天上,朵朵白云环绕的巍峨宫殿,也面容沉重。

    鬼符宗,在寂灭大6弱于魔宫和妖殿,和赤魔宗、血神教也有点差距。

    此宗底蕴和力量,自然远远弱于玄天宗。

    龙天啸这位龙人,不论是龙族身份如何,还是隐龙湖,也是不能和玄天宗相提并论。

    她,竟然来自于三大上宗的玄天宗,也难怪如此跋扈,如此咄咄逼人。

    因为,在天源大6三大上宗的眼中,他们便是这方天地的主宰者。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