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三十六章 上宗威慑!

    yin阒罡风从那深幽昏暗岩洞而出。

    而虞渊,先前便端坐在岩洞口,晃荡着两腿,高谈阔论。

    就是现在,虞渊还是在岩洞口,只是侧开身子,好让yin阒罡风能顺畅地吹拂。

    “毒药师……”

    屹立在岩洞的他,微微皱眉,看向深谷大地,一个个连通地底的洞口,暗暗感知。

    被天药宗囚禁的,那一位位曾在乾玄大6作恶的毒药师,如今是否依然健在?

    他在思考这个问题。

    有一点龙天啸和关羡云都弄错了,此刻掌控着yin阒罡风的,并不是他,而是瘴气烟云中的那位。

    他只是,和那位,因梅秋容而达成了一个默契。

    他心之所想,那位能第一时间洞彻,会顺势做出反应。

    yin阒罡风的目标,确实是因为他,不断地调整。

    可实际的操控者,并非他。

    “玄天宗的梅秋容,手持一块天宫印,突然在yin风谷出现,其中必有隐情。”虞渊不再理会梅秋容,一边暗自思考着,一边继续进行着“慧极锻魂术”的感悟,保持着和化魂池底下,那奇异空间的隐秘连系。

    他内心有诸多困惑。

    先,在他一观想“慧极锻魂术”,和那奇异空间四个古朴黑字,建立连系的一霎那,梅秋容动用的“玄天幽漩”便瞬间失效。

    他的天地人三魂,能彻底摆脱“玄天幽漩”的牵扯,牢牢地留在自身灵魂识海。

    这太过于匪夷所思。

    玄天宗针对灵魂的大杀招——玄天幽漩,他在前世便有所耳闻,深知此魂术的厉害,知道有众多巨魔、大妖,在那“玄天幽漩”魂术之下,都束手无策,被生生扯出魂魄,且在顷刻间湮灭。

    至少是yin神境的梅秋容,以其yin神施法,其威能他也尝过滋味。

    为何,他和化魂池下方那奇异空间内,“慧极必伤”四个古朴黑字,初一建立连系,玄天宗的这一式奇妙魂术,便突然失效?

    “传言,玄天幽漩并非出自玄天宗,而是属于另一宗门。玄天宗的一位先贤,偶然修行了此术,精研琢磨,再经过玄天宗的大修行者,改良增强,才衍变为玄天幽漩,成为玄天宗的旷世奇术。”

    “另一宗门?”

    虞渊思忖了一下子,渐渐品味出其中隐藏的奥妙。

    “所谓的另一宗门,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恐怕是神魂宗!”

    他嘴角泛起冷笑,霎那间明悟过来,“作为天源大6曾经的上宗,没有被覆灭前,神魂宗宗门底蕴和实力之强大,还凌驾于玄天宗。神魂宗的各式魂术,本为人间生灵最强,威震三块大6众生。”

    “玄天宗的某位先贤,所获的那种秘术,十有八九源自神魂宗!”

    “既然玄天幽漩的源头,出自于神魂宗,而留下白纸扇,留下‘慧极必伤’四个字的,又是神魂宗强者,化魂池也是神魂宗的智慧结晶,当然能不受玄天幽漩的限制和牵扯!”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修行慧极锻魂术,天魂凝炼的自己,也来自神魂宗,且为神魂宗的正统!”

    很快,虞渊便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梅秋容,又是因为什么来yin风谷?我在yin风谷的布置,极其隐蔽,按道理来说,玄天宗应该不知。难道是因为它?也不对,它从

    那片沼泽挣脱时间很短,玄天宗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得到消息。”

    “如果不是它,就是yin风谷内,另有什么吸引着玄天宗!”

    “难道是,那些不知是死,还是活的毒药师?”

    虞渊深深皱眉。

    而这时,梅秋容的本体真身,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满身的鲜血。

    梅秋容的皮肤,绽裂出条条血痕,此刻模样简直惨不忍睹。

    浓稠的瘴气烟云深处,不知名异物对那座宫殿的每一次攻击,都似刺在她身上,令她根本无法承受。

    她一边躲避着yin阒罡风,没办法集中精神,去为天宫印持续施加法力。

    另外,因那尊yin神被奇诡情绪侵蚀,不能重返本体,她就算是停下来,还是难以将天宫印给掌控。

    “雷霄圣殿……”

    血流不止的梅秋容,眼中异光一闪,忽然看向出自雷霄圣殿的三位修行者。

    那三人,在她的目光注视下,莫名地心底一寒。

    “梅上师?”

    身材高大,手抓黄葫芦的那位老者,讪讪干笑,说道:“不是我们不肯援助,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自称为雷霄圣殿大长老的他,五指紧扣着那个黄葫芦,朝着梅秋容点头哈腰。

    既怕得罪梅秋容,惹其不高兴,怕她秋后算账,又担心被瘴气烟云的那东西给瞄上,从而瞬息间惨死。

    “你们还是能稍稍出力的。”

    梅秋容本体真身还在飞窜,她的那一尊yin神,则是突然化作一道流光,向雷霄圣殿的大长老而来。

    “玄天幽漩!”

    同样的奇妙魂术,她再次施展开来。

    这趟的目标,不再是虞渊,而是雷霄圣殿的大长老。

    那位大长老轰然变sè,颤颤巍巍地说道:“上师,您,您这是何意?”

    讲话间,他握着的那个黄葫芦,就要被他打开来。

    然而,不等他做出那个动作,梅秋容的“玄天幽漩”就瞬间笼罩了他,“给我出来!”梅秋容厉喝。

    七个幽暗光点,蓦地在那位大长老头顶浮现,凝做一个吞扯魂魄的幽深异洞。

    奇诡吸力顿生!

    “嗤嗤!”

    七个幽暗光点之下,大长老头顶的方寸之地,虚空扭曲,泛起恐怖怪异的波纹。

    大长老的yin神,如被网兜住的一条金鱼,突然飞离而出。

    金灿灿的yin神,忽然逸入那七个幽暗光点,一闪而逝。

    再然后,未能蜕变成阳神和元神的天魂和主魂,一前一后,相继被硬生生抽离出来,也在一息间,落入那“玄天幽漩”,霎那无影。

    “呼!”

    未等雷霄圣殿另外两人反应过来,梅秋容的本体真身,突在大长老身前出现。

    以yin神,施展出“玄天幽漩”,消融炼化大长老三魂的她,还在持续施法。

    其本体真身,则是过来一把夺走那个黄葫芦,深吸一口气,说道:“如此宝贵此物,又出自雷霄圣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淬炼出来的雷霆精华!”

    那两位雷霄圣殿的修行者,大惊失sè,死死瞪着她。

    “既然雷霄圣殿,和雷宗有着如此深的渊源,就应该明白雷宗和我们玄天宗的关系!”梅秋容冷冷看向那两人,“对雷霄圣殿

    来说,死一个大长老,并不是不能接受。你们两位,也是雷霄圣殿的长老,在他死后,你们接管他的位置即可。”

    “这一葫芦的雷霆精华,暂时,就借我一用!”

    话语一落,她从死去的大长老胸口,居然摸出一张黄纸。

    那张黄纸,手套般,覆盖在他掌面。

    霎那间,便有金sè流光,从那黄纸流溢而出,在她指缝内,水一般往下淌。

    葫芦的塞子,被她扒开了,然后她抓着葫芦,倾泻往下倒。

    哧啦!轰隆!

    条条青耀闪电,伴随着爆裂的雷鸣声,从那葫芦口冒出。

    “死了归死了,也要物尽其用。”

    梅秋容嘀咕了一句,又伸出手来,朝着那位大长老的胸口,按下去,用力一扯。

    一道气血混合,却蕴藏着暴烈雷霆气息的光束,被她给抓了出来。

    霎那间,便在梅秋容周边,布满了条条青耀闪电,响彻出,震裂耳膜的雷鸣声。

    “噼啪!”

    梅秋容周边,突电闪雷鸣,有数不尽的碎芒光流滋生,又顷刻间熄灭。

    梅秋容所在的一方区域,时而大放光明,时而瞬间幽暗。

    yin冷寒洌,夹杂“地心罡雷”的yin阒罡风,吹拂而来,和出自域外雷池的,众多的雷霆电芒碰撞,罡雷被逐个引爆。

    梅秋容握着黄葫芦,将那位雷霄圣殿大长老气血抽尽,看着他软绵绵倒地。

    她没有丁点的歉意,反而趾高气扬地,又去吩咐雷霄圣殿另外两人,“你们好好听命于我,待到从yin风谷出来,雷霄圣殿还会记你们一功。”

    那两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雷霄圣殿,受命于雷宗,而雷宗和我们玄天宗,乃多年盟友!”

    梅秋容冷哼一声,“我手持天宫印,被宗门寄予厚望,此次前来碧峰山脉,也肩负宗门重任!我的事情一旦成了,会被宗门重赏!我在雷宗那边,只要给你们说几句好话,雷宗就会通传给雷霄圣殿。”

    “你们两人,会因为我而被宗门认命为大长老,会被重重赏赐!而如果,我在yin风谷有了三长两短,事后等玄天宗追究起来,你们谁都逃脱不掉!”

    她威逼利诱。

    “谨遵上师法旨。”

    两位出自雷霄圣殿的修行者,也是yin神境,可在大长老被梅秋容以“玄天幽漩”震杀,被她以玄天宗,以雷宗的压迫之下,竟然兴不起丝毫的报复之心。

    不管内心有多少不满,两人最终还是低下头颅,表示愿意继续听从她的吩咐。

    浩漭天地,三块大6,众多宗门错综复杂的渊源联系,造就出此刻奇怪的局面。

    至强宗门,对底层宗门的制衡,就是如此的恐怖!

    如雷霄圣殿般的宗门,由于和雷宗的关系,面对玄天宗梅秋容的欺凌,竟然就是不敢反抗,被打杀了宗门的大长老,都只能忍下来。

    “yin阒罡风,不再对我构成威胁!”

    握着黄葫芦的梅秋容,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召唤她的yin神。

    而虞渊,已从吹拂出yin阒罡风的洞口出来,不知怎么出现于下方,一个通往地底的洞口,他俯瞰着洞口,喃喃道:“所有毒药师皆亡,血腥味弥漫着,感觉,似乎有点熟悉。”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