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五十七章 虞渊回来了!

    暗月城,虞家。

    地底十丈,一间密不透风的石室中央,摆放着一张石桌。

    桌台上,有一独特的透明玻璃器皿,里面盛放着一块,剔透晶块。

    那晶块,呈不规则多面体形状,释放出湛蓝sè的明净光泽,并冒逸出,一缕缕烟丝般纤细的冰蓝轻烟。

    轻烟,被那玻璃器皿阻绝,不会散逸在石室。

    在石室拱顶一颗颗宝石明珠的照耀下,那块有常人头颅般硕大的晶体,显得是那么的耀眼夺目。

    “这块,便是九幽寒渊的冰魄寒晶吗?”

    从赵家的灵宝斋,将那些灵石带回的虞郦,看着那块明净的晶块,也觉得目眩神迷,“这寒晶,真的是极美。”

    旁边,老爷子虞璨,还有第二代的虞炜、虞镰,也都赫然在列。

    虞家最关键的人物,皆在密室,看着那块晶体,脸sè沉重。

    “世间的丹丸、器物和灵材药草,被划分为凡、灵、地、天、神五个等级,每一个等级又分为九品。”

    虞璨开口,“绝大多数时候,要炼制地级、天级的丹丸和器物,都需要以同等级的药草和灵药为主材。譬如,若要淬炼一枚天级丹丸,便至少需要一株天级的药草打底,再辅助一些低等阶的药草,方有成功可能。”

    “若要炼制天级的剑或器物,也必须同样以天级灵材为基石,再加以各类精铁熔炼。”

    “深藏在九幽寒渊,极深之处的冰魄寒晶,为寒渊内极寒之力的结晶,世间罕见。”

    “冰魄寒晶被评定为,天级七品的珍稀灵材,我们虞家所藏的这块,块头极大,能作为炼制器物的主材。”

    “就这么一块冰魄寒晶,在寂灭大6的器宗手里,能锻造出两柄气息冰寒的剑!”

    “炼器师的境界足够,若能铸剑成功,剑的等级,便是天级的!”

    话到这里,老爷子神sè激动。

    “除了用来铸造器物,冰魄寒晶内的极寒之力,还能有助于修行。黄庭境,甚至破玄境的修行者,如果修行的灵诀为寒属性,借助这么一块冰魄寒晶,将会让下丹田黄庭穴窍,有翻天覆地的蜕变!”

    “破玄境,也能以这块冰魄寒晶,洗涤淬炼骨骼脏腑,能起到伐骨洗髓的玄妙作用。”

    “如蔺竹筠那般的丫头,若手持这块冰魄寒晶,当可以在破玄境迅突破境界桎梏,极早便能抵达破玄境后期,从而有望冲击入微!”

    话罢,虞璨冷哼一声。

    从蔺家那边传来的消息看,在陨月禁地神秘消失的蔺竹筠,其实是被寒yin宗的人找到,直接领入了寒yin宗。

    蔺竹筠在寒yin宗,被大长老收入弟子,已经是破玄境的实力。

    所以,他才拿蔺竹筠来说事。

    “蔺家的处处针对,想要的,就是这块冰魄寒晶?”

    虞家第二代的虞镰,皱着眉头,望着那块美轮美奂的冰魄寒晶,说道:“他们想拿到这块冰

    魄寒晶,交到蔺竹筠手中?”

    “不是。”虞炜摇了摇头,看着弟弟,长叹一声,“蔺家不止是想要冰魄寒晶,还想让我们家破人亡。这块冰魄寒晶,即便是交出来,蔺家也不会放手。”

    “那?”虞镰张嘴。

    他不知道大伯虞璨,为何着急他们三兄妹,齐聚在这间密室。

    “不止是蔺家,帝国很多人,都在打这块冰魄寒晶的主意。”虞璨沉着脸,“我们虞家,藏有冰魄寒晶的消息,应该就是蔺翰羽放出去的。我不清楚在陨月禁地,小渊儿究竟做过什么,惹来不少大修行者的针对,可小渊儿现在……”

    话到这里,老爷子眼眶一红,忽然说不下去了。

    孙儿十几年浑噩,一朝醒来,便一鸣惊人。

    他对虞渊寄予厚望,而虞渊苏醒之后的一连串表现,也令他感到无比的欣慰,他正要大展拳脚,让虞家再次腾飞时,忽闻噩耗。

    说他孙儿,丧生在了陨月禁地?

    他难以接受!

    消沉了很久很久,见虞家每况愈下,因各方针对快要揭不开锅,都要向赵家借去灵石,才能维系家族的正常支出,老爷子被迫无奈下,只能想别的心思了。

    “那小子,吉人自有天相,未必就如外界传言那样出事。”虞郦一看老爷子情绪失控,急忙劝说,“都只是说他在陨月禁地丧生,可谁亲眼见过?没有见过的事,都存在着变数,不能当真的。”

    这时,虞镰轻声嘀咕一句,“别人都回了,他却消失那么久,以常理看……”

    “闭嘴!”虞炜瞪了他一眼,旋即道:“大伯,这块冰魄寒晶,你打算?”

    “找一个买家吧。”虞璨一脸颓丧,“辕家,赵家,都不可能无止境的帮忙。”

    看了一眼,虞郦从赵正豪手中,带回来的那一袋子灵石,说道:“借的东西,终究是要还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块冰魄寒晶落在虞家手中,既然惹来那么多人觊觎,还是趁早出手吧。”

    “买家?找谁?”虞炜奇道。

    “整个银月帝国,敢接手这块冰魄寒晶的,唯有帝国皇室。”虞璨沉声道。

    “李家?”虞郦微惊。

    “李玉蟾,上次途径暗月城时,悄悄找过我一回。”虞璨道。

    “那个血腥女屠夫?”虞镰猛地变sè,“她在陨月禁地,境界提升到yin神以后,又开始领军和赤阳帝国作战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返回帝国了,她会理睬我们虞家,会愿意买下这块冰魄寒晶?”

    “她,对小渊儿评价极高,当初秘密见我时,曾告知我联系方式,让我当真有了困难,可找她帮忙。”虞璨也想不明白,在帝国境内,都名声不佳的那位女将军,为何会青睐虞渊,并且愿意为了虞渊,去关照虞家。

    “如果是她的话,倒是可行。”虞郦点了点头,说:“可是,以后呢?如果我们始终没有稳定的灵石来源,单靠一块冰魄寒晶换取的,早晚都有耗尽之时啊

    。”

    “以后,以后再说吧。”虞璨也感到心累无奈。

    ……

    “大人!”

    城主府内,侍卫长厉锋,没有披着重甲,身穿便服来叩见。

    空旷的殿堂,忽然飘出一朵红灿灿的莲花。

    莲花从合拢状态,忽然绽放开来,只见鲜红的莲花中央,端坐着一道,即便是坐在,都显得身姿妖娆的身影。

    从修行中,被唤醒的辕莲瑶,神sè不悦地说道:“何事?”

    因李玉蟾进阶yin神,这位从陨月禁地归来后,便长时间闭关,疯狂修行的城主大人,如今已晋升到入微境后期!

    而她,和虞渊初识时,不过只是入微境初期而已。

    她能够在短短时间,从入微境初期提升到后期,和她在陨月禁地的奇遇有关,然后另外还有赤魔宗的暗中提携帮助。

    辕秋舫被方耀带入赤魔宗,她辕家和赤魔宗就搭上线,方耀还秘密来过一趟暗月城。

    方耀走后不久,她便从入微境中期,跨入到入微境后期。

    只是,离李玉蟾的yin神境,依然还有一个巨大关卡。

    很早前,她就和李玉蟾暗中较劲,可因为李玉蟾出生在帝国皇室,得天独厚,她在境界和战力上,始终追赶不上。

    直到,现在辕家和赤魔宗有了渊源,加上她在陨月禁地化魂池内,得到了福源,才能快进阶。

    她极其珍稀眼前,得来不易的机遇,返回暗月城后,就言明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不允许来打搅她的修行。

    厉锋,也言听计从,一直没来烦她。

    可在她这趟,最专心致志时,厉锋忽然冒出来,将她从修行中唤醒,自然令她不悦。

    厉锋深吸一口气,道:“大人,虞渊回来了!”

    “什么?!”辕莲瑶娇躯轰然一震,美眸绽放出不可思议的光芒,“此话当真?那小子,当真回暗月城了?”

    “还没回城,刚在虞家镇现身,兴许连虞家那边,都尚未得到消息。”厉锋解释,“毕竟,虞家没有专门用来传讯的阵列。”

    “咻!”

    厉锋后面的那句话,还没有说完全,就现那位闭关许久,不允许外人打搅的,愈美艳动人的城主大人,已失去踪影。

    “那虞渊,究竟有何奇特之处?”

    厉锋愣了愣,轻轻摇头。

    辕莲瑶闭关时,叮嘱过他,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允许他以秘法传唤。

    但,如果虞渊现身,或者说有确凿的关于虞渊的消息,他务必要第一时间告知。

    ——不论是不是在闭关紧要状态。

    ……

    虞家镇。

    “您老人家,怎么还在这里?”虞渊笑望着宁骥,心生暖意,“按道理来说,您早该离去了。”

    “我一直在等你。”宁骥微笑,“我坚信,你定然能活着归来。”

    ……
Back to Top
TOP